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听着这名魔宗高徒的感慨,韩景问有些不解。

    他不明白对方为何如此镇定,不第一时间想着逃离。

    “你也是他们的人?”

    在下一刹那,他看向那名一开始阻路的修行者,想到了某种可能。

    那名带着浓厚的北魏口音的素衣男子转过身来,看着这名入圣境的修行者,认真躬身行礼,道:“是的。”

    “原先你应该是我们的人。”

    韩景问深深的皱起了眉头,他想着此人先前出手逼出洪锦等人身影的画面,心中骤然清晰,“只是要让我现身过来,所以你们的目标是我?”

    “正是。”

    这名带着浓厚北魏口音的男子挺直身体,他身上的素色衣衫随着他体内的真元流动,竟是奇异的慢慢发光,衣衫表面甚至开始显现出一些玄奥的黑色符文。

    “他的名号我知道。”

    韩景问确定了这些人想要做什么,反而平静下来,他看了一眼洪景,然后又看着这名素衣男子,道:“你是魔宗的另外一名高徒?想要尝试越境杀我的,不是普通人,我想要知道你的真正名号。”

    “我叫宗升星。”

    素衣男子摇了摇头,“我并非魔宗大人的真传弟子。”

    韩景问再次皱了皱眉头。

    他有些怀疑对方说的是否是真名,因为在他的印象里,他从未听过北魏有这样一名强大的修行者。

    听着这些人的对话,车列里那名身穿深红色官袍的官员却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想要等着我们杀了你们,然后再杀所有人灭口,然而我不这么想。”

    也就在这时,洪景的声音响了起来。

    洪景温和的看着这名身穿深红色官袍的官员,说道:“所以如果你能够明白,等下你可以设法先行逃离。”

    “横云先生,应该真的就是这样?”

    这名官员摇了摇头,不见恐惧,只是用一种很遗憾和痛惜的神色看着韩景问,道:“别说是在现在,就算是在前朝,也过了。”

    韩景问沉默不语。

    “你们先走。”然后他看着这名官员,说道。

    车队里所有人都看向这名官员。

    这名官员沉下眼睑,返回车厢,示意出发。

    车队沿着这条官道继续前行。

    车列之中没有人对韩景问表达谢意。

    “做的漂亮。”

    洪景微笑着看着韩景问,道:“只是横山先生,这样做法也圆不过去,今日只要你来了,有些事情我便会设法传出去,你们南朝皇帝也是真正的聪明人,他自然会分辨。”

    韩景问看着这名和自己名字有一字相同的魔宗高足,他越来越不明白对方为何面对生死还会绽放如此自信的笑容。

    他没有再言语。

    他只是确定,如果面前的这些人,尤其是这名魔宗的徒弟不死去,那导致的结果会更加可怕。

    他的身体瞬间绽放出耀眼的光亮,就如一轮烈日,瞬间将他的整个身体包裹。

    没有任何的狂风或者令人恐怖的气息,只是一味的让人觉得难以理解和强大。

    道路上车队的所有人都震撼的回头看着那个光团。

    他们所有人都没有见过入圣境的修行者的出手。

    轰的一声巨响!

    那光团还停留在原地,但是那名身穿素色衣衫的北魏修行者宗升星周围地面掀飞,烟尘如喷泉般往上涌起。

    宗升星身前的空气里有无数晶莹的纹理在扩散,就像是洁净的琉璃突然出现了裂口。

    一团血雾在宗升星的身后震出,直接飞散。

    宗升星站在原地,他的脸色苍白无比,脸面上都出现了许多裂痕,却没有血水流淌。

    他的胸腹处出现了一个大洞,这个大洞前后通透,可以看见断裂的白骨和破裂的内脏。

    车队之中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凝滞。

    这样恐怖的伤口,应该瞬间死亡。

    然而即便是已经隔得很远,车队之中的人还能听到宗升星的心脏和血脉的跳动声。

    韩景问的身体出现在光团的前方。

    他举着拳头,还未收回。

    这名强大无比的入圣境的修行者,他最信任的武器居然是他的拳头。

    此时他的拳头和整条手臂上,都流淌着鲜血。

    他眼中的神色极为复杂,面色凝重。

    和车队之中所有人想象的不一样,他这条手臂上的鲜血,并非是宗升星的,而是他自己的。

    他的衣袖上有数十道细微的破孔,破孔下方是皮开肉绽的伤口。

    伤口的内里,有数十片三角形状,如同蛇头一般的金属碎片,正在顺着他的血脉,往上逆行。

    “值得吗?”

    韩景问看着胸腹间破开可怖伤口的宗升星,认真的问道。

    “我会进入祖先的猎场。”

    宗升星笑了起来,“死亡对于我们落月族而言,是永恒的开端,而不是结束,唯有英勇的战死,才能进入荣耀的殿堂。”

    韩景问的眉头深锁起来。

    他听说过北魏边地那些奇特的部落,其中便有将战死视为最高荣耀的落月族。

    也就在这一刹那,宗升星的眼瞳变为红色,用秘法依旧压制在体内经络之中的真元,从他胸膛的伤口中尽数喷薄而出。

    韩景问一声闷哼。

    他手臂伤口内那些诡异的金属碎片以比飞剑还快的速度朝着他体内穿行,最为关键的是,他的真元无法阻止这种碎片的逆行,反而只能让其变得更快。

    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他的真元在自己的肩头炸开。

    他这一条右臂齐肩而断,朝着天空飞了出去。

    一片抑制不住的惊呼声在远处的车队之中响起。

    修为越高,越境而战越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谁都无法想象,一名入圣境的修行者,竟然会被迫直接断臂。

    便在这时,韩景问身周的光线变得更加明亮了些。

    有一些如同黑色碎布般的元气悄然浮现,在韩景问的身外飘舞。

    “应该够了。”

    洪景对着宗升星的遗体认真行了一礼,然后决然的往后退去。

    韩景问紧抿着嘴唇,他止住自己肩上伤口的流血,凝立不动。

    这些黑色元气里,不只是拥有着强大的真元波动,还有着许多毒物的味道。

    在洪景转身离开的刹那,从他和那几名随从的身上,韩景问也感受到了一些特别的毒物的气息。

    即便他没有断臂,能够杀死这些人恐怕也会付出不少代价。

    他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天空中坠落的自己的断臂,心中明白了洪景离开时那四个字的意思。

    一名入圣境的修行者在这里断掉一臂,的确已经足够引起整个南朝的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