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六章 陨落(1700补)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119524.html
    “嗯?那是……”

    九天之上,方云驾驭红眼白鸟,翱翔云雾之中,浪迹天涯之外,速度惊人至极点。

    只是,到了夏阳府城地界之后,他面色顿时肃穆起来。

    在府城方向,强大的灵压接连爆发,肉眼可见的火焰自城内升腾而起,黑烟笔直而上,烈火焚城,一副末日景象。

    “莫非刘衍焚了八个城池还不够,连夏阳府也要烧了?”

    方元随口吐槽,面色却是一下变得凝重起来。

    此时的夏阳府城当中,必然是发生了某种剧变,有黑手出现,围杀刘衍!

    “以刘衍此时的实力,怕是唯有国家层面的势力插手,方才能将他逼迫至这步……这莫非也算风水轮流转?此人还来不及逼迫两府武宗灵士效忠,自己就要先被碾压了……”

    方元微微一笑。

    刘衍如此,对他未来是福是祸尚算难说,但至少这次前来,却是不必被逼迫表态了。

    “小白,再飞高一点!”

    想通这些之后,他立即对红眼白鸟王下了命令。

    反正如今那边乃是狗咬狗,一嘴毛,他还是坐山观虎斗比较保险一点。

    ……

    相比于方元的云淡风轻,府城内的数人却不能如此镇静。

    吼吼!

    城主府上空,九条赤色的火龙张牙舞爪,尾巴连接缠绕在一起,喷吐着丹火,将整片天空都染为一片橘红。

    “天火炎龙?”

    谢灵韵看着这幕,明眸中神情复杂,也说不清是忌惮还是后悔:“刘衍既然走到此步,恐怕真的触摸到通元瓶颈了!”

    “正因为如此,才是此人的取死之道!”

    玄生老道毫不犹豫地说着:“附近武国、元国……乃至夏国本身都没有通元灵士坐镇,不论那位国主又或者势力首脑,会愿意见到头上多出个太上皇?”

    谢灵韵苦笑一声,识海之中,不知为什么,突浮现出一个少年的身影。

    心知以对方的绝世奇才,日后突破通元的概率绝对远超刘衍,想必此役之后,各种或明或暗的打压,立马就会接踵而至了。

    “武无道!老夫纵然今日身死,也要拉你配葬!”

    天空当中,刘衍身影傲然屹立于火龙头顶,盯着驾驭飞叶法器浮空的武国国师。

    他披头散发,胸膛破开数个大洞,神色狰狞,却豪情大笑,猛地一咬舌头,吐出一口紫红色精血,浑身毛孔炸开,大滴大滴的血珠涌现出来,化作一个血人。

    “燃血秘法!九九归一!赤龙火丹……给我爆!!!”

    吼吼!

    九条火龙悲鸣一声,吐出拳头大的虚幻内丹,又互相融合,几乎有着人头大小,赤焰熊熊,似突破虚空般来到武无道面前。

    “疾!”

    见到这拼命一击,饶是武无道也不敢怠慢,疾速暴退,一层又一层的五行光芒却是自他身上浮现,宛若蛋壳般将他包裹在内。

    在下一刹那。

    火丹便追击而来,与防御相触。

    轰隆!

    闷响当中,天地都是一暗。

    狂风呼啸,化为利刃席卷,将地面都刮去一重。

    “咳咳……”

    尘土飞扬中,玄生老道略有些狼狈,睁大眼睛望着天空:“可恶……若血魔还在,这刘衍最后的燃血秘法必然落入陷阱中,被他克制!”

    “那他为何不来?”

    谢灵韵敏锐抓住了什么,冷声问道。

    “这个……老道又怎么知晓?”

    玄生双目游离,看到一处,立即奔行过去:“国师大人无恙否?”

    “咳咳……老夫无事!”

    谢灵韵紧跟其后,来到一块残破倒塌的石墙前,就见上面一人,胸膛衣衫尽毁,连皮肉都被烤焦大半,小腹处还插了一柄铁矛,竟然被活活钉在这墙壁上,鲜血兀自一滴滴划落。

    此时见到玄生到来,眼睛立即微微一眯:“老夫虽然挨了那刘衍一飞矛,但他也中了老夫的搜神手,眉心祖窍碎裂,神仙难救!这最后一局,到底是我胜了!咳咳……”

    他表情略微得意,旋即就大口大口吐着鲜血。

    “你先不用管我,去给刘衍收尸吧!还有,将这城的幽山府兵杀绝,尤其不能放过那三个武宗都统!”

    武无道摆了摆手,右掌一抓铁矛,竟然就这么直接拔了出来,立即血如泉涌。

    “遵命!”

    对于这位国师,玄生道人显然极为恭敬,立即起身,向下属下达着命令。

    后面,谢灵韵怔怔望着这幕。

    经此一役,夏阳府城被打残,再加上之前的焚城之事,整个夏阳府都可谓元气大伤。

    刘衍死后,按照约定,武国便得到了幽山府一府六郡,实力更上层楼。

    强者恒强,弱者愈弱,等到百十年后,夏国还有何余力能应对武国的觊觎?

    恐怕连保留祖宗祭祀香火,为一乡下小族都不可得了!

    一念至此,目光不由森然。

    ……

    “咳咳……”

    施展燃血秘法之后,刘衍自忖必死无疑,但蝼蚁尚且贪生,打退武无道之后,立即便向城外突围。

    之后的事情,他脑袋昏昏沉沉,却是懵然不知了。

    直到这时,一股清流自咽喉灌下,略微平复体内火焰,令他清醒过来,睁开眼睛。

    入目所及,乃是一处寻常山洞,地面潮湿,又黑又暗,旁边的青苔上犹自挂着几滴露珠。

    “老……老夫……”

    他一张嘴,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沙哑到了极为难听的地步,宛若夜枭一般,不由嘴角略微翘起,露出苦笑。

    纵然这个动作,也令他感觉身体仿佛要裂开一般。

    特别是眉心,中了武无道一记搜神手,祖窍炸裂,修炼至今的元力一朝丧尽,已经变成了一个废人。

    如此重伤,早就应该死了,不死才是奇怪。

    ‘此时还能维持一线生机,莫非是得高人相救,又或者无意中吞了什么天材地宝?’

    刘衍眸子里燃起点希望,旋即就发现视野里多了一人。

    “刘府主醒了?”

    这声音非常熟悉,等到对方取出一枚夜明珠,照亮一室之后,刘衍更是发出一声惊呼:“是你!方元!”

    “自然是我!”

    方元微微一笑,毫不客气地在刘衍旁边坐下:“除了本人之外,又有谁还能为你吊命呢?夏阳府城之内,究竟出了何事?”

    只是这一问,就令刘衍心里有数,知道面前这位天才宗师,并非武国之人。

    又念及之前的惨败,脸上更是一片灰色:“武国国师武无道邀战,木离道人乃是暗间,害了老夫与那满城府兵……”

    此时他不用脑袋也可猜到,这次派入夏阳府的府兵必然全军覆没,就连三位武宗都统,八成也是凶多吉少。

    “武国国师?”

    方元点点头,又看向刘衍:“你祖窍碎裂,神元逸散,必死无疑!以我手段,最多为你延一时三刻之命,府主大人若有什么遗言,大可说了!”

    “你会为老夫报仇?”

    刘衍眸子里似燃烧着火焰。

    “非也……”

    方元嘴角带着戏谑的笑意:“只是若你所求之事不难,我若心情好,那自顺手帮你做了,若太过艰难,那便休想,最多好生安葬你,也算全了我们之前的交情!”

    想到之前两人交恶的画面,刘衍不由老脸一红,什么求肯的话更是说不出口。

    片刻后,才幽幽一叹:“老夫求道而死,死得其所,只是未曾突破通元之境,遗憾非常……”

    “但方兄弟你欲置身事外,恐怕也是妄想!”

    “哦?此话何解?”

    虽然方元也有推演,此时听到刘衍所言,心里也是不由一沉。

    “嘿嘿……武国这次为何出手相助?必然是在夏国王室那里拿到了足够的好处!哼!那群蠢虫,此时除了国家大义,还有什么好卖的?其它条件老夫不知,但必然有一项是割地赔款!”

    “割地?”

    方元摸了摸下巴:“论国土交界,地域便利,的确是幽山府首当其冲!”

    “那武国……咳咳……”

    刘衍咳嗽几声,满面红光,明显已经到了回光返照的时候:“……觊觎幽山府已久,之前被老夫挡着,此时便只能靠你们自己了,方小兄弟,老夫有一不情之请,还望你莫要推辞!”

    “你先说说看!”

    方元脸色有些难看。

    “老夫望你能接掌幽山府主之位!”

    刘衍一字一顿,肃穆至极地道。

    “我?”

    方元指了指自己鼻子,旋即默然。

    府主之位,向来是力强者得,此时的幽山府内,的确没人比自己更合适了。

    “不错,这是老夫一点报仇的私心,但对小友也是绝对有利的!”

    刘衍挣扎着,示意方元从他怀中掏出一枚黑色的印玺。

    “此乃幽山印,小兄弟持此去,府内六郡的残兵当还可调遣……老夫在幽山城主府内还有一些珍藏,此时便尽数送与小兄弟吧!切记,武国狼子野心,更不会容忍外国有人能晋升通元之境,既然这次阻击我,下次必然不会放过你的!”

    刘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抓紧了方元的手。

    旋即,这位叱咤风云,半生英武,到老更是震惊数国的幽山府主,便双目圆瞪,就此气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