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四十七章 挟持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119680.html
    “幽山府主?”

    山洞之内,看着刘衍僵硬下来的尸体,方元手上把玩着漆黑的幽山印,半天默然不语,旋即摇头:“还当真是出了一个难题给我!”

    毫无疑问,刘衍死前,还是有着私心,相让自己为他报仇。

    这个府主之位,便是诱饵!

    但方元也不得不承认,对方有一点没说错。

    在势力均衡之时,不论哪个灵士有着突破通元的迹象,都必然会成为各国一致的眼中钉、肉中刺。

    那自己这个以二十之龄,便法武兼修,双双突破元力境的天才呢?

    之前感觉风平浪静,恐怕是因为在幽山府已经有着一个刘衍当了靶子,为自己吸引火力。

    更何况,他们也不知自己真正的修炼进度有着多么恐怖。

    若是被武国知道此时的方元已经到了聚元境巅峰,那刘衍的待遇立马就会落到他头上。

    纵使现在不知,在将来接手幽山府的时候,各种针对性的手脚也必然少不了,哪怕隐居深山都躲不开!

    “这是根本上的矛盾!我们两边都不可能对对方放心的,特别是在刘衍之死后……”

    方元幽幽叹息:“唯有一方被彻底毁灭,又或者占据绝对的优势,才可勉强维持,否则必然引发血战!”

    此时他的名声必然已经落入武国耳朵,却再没有一个刘衍给他挡灾了。

    一旦夏国真的割了幽山府,那自己直接落入武国管辖,生死都不能自己。

    “如此看来,这幽山府主,倒还值得做做!”

    为今之计,要么直接抛下基业,远走高飞,要么就要与武国做过一场。

    左右都要开战,自然还是接了幽山府主的大位,更加有大义名分收拾幽山府,增加实力。

    “便陪你们玩一玩好了!”

    方元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他与刘衍最大的不同便是还年青,有着丰厚的本钱,一旦事有不谐,直接骑鹰而走,有的是卷土重来的机会。

    舍得舍得,能舍弃才有获得。

    毕竟,方元可不是一棵树上吊死的人。

    ……

    想到就去做。

    靠着红眼白鸟王,方元的速度可谓天下无双。

    硬是抢在夏阳府剧变消息传到幽山府之前,他便来到幽山府城之中。

    “真论起速度,红眼白鸟王冠绝诸国……但消息传递可不是光靠人的,若武国早有布置的话,应当此时就有发动了……”

    方元在城上盘旋一圈,心里顿时就有了数,一拍红眼白鸟王,落到城主府前。

    “来者何人?”

    霎时间,一群幽山府兵气势汹汹地围上,见到方元,立即又萎了三分。

    对于这位宗师,他们可是记忆犹新,更知道对方连府主面子都敢不给,何况他们?纷纷行礼:“见过方宗师!”

    “嗯,留守城守可在?带我去见他!”

    方元点点头,毫不迟疑地道。

    “城守大人病了,不能见客,实在抱歉!”

    一名幽山校尉听到方元的要求,脸色一变,连忙说道。

    “哦?病了?那倒更该见见!”

    方元莞尔一笑,来到此人身边:“莫非你忘了我乃是府内名医?那城守得了何病,待我去看看!”

    “这……”

    此校尉明显心里有鬼,眼神游离不定,正想说些什么,就被方云一手扣住脉门,大半个身体立即酥麻起来。

    “前面带路!”

    方元似笑非笑地说着,威胁之意十分明显。

    他有着至高武力在身,要动手便是如此简单粗暴,令人措手不及。

    “好……”

    自古艰难唯一死。

    在外人看来,方元神色和蔼,与这校尉言笑晏晏,但唯有校尉本人才知晓其中厉害,苦着脸,几乎是一步一挪地进了城主府大门。

    刷拉拉!

    刚刚走到广场,只听众多甲胄拖地之声在四面响起。

    一队队幽山府兵凛然出列,刀剑出鞘,弓弩上弦,对准了方元。

    一名黑脸校尉高举着枚令牌:“城守大人有令,今日不见客,还请宗师退下!”

    “嗯?好大的胆子!”

    方元呵呵一笑,声音远远传开:“纵然刘衍在此,也不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你莫非假传将令,图谋不轨?”

    不得不说,这几日府城气氛着实奇怪。

    连代理城守都是对外称病,不见客人。

    一念至此,不少披坚执锐的府兵就神情闪烁,有些畏缩。

    哪怕黑脸校尉是他们的上司,又拿着城守手令,也不能让他们跟一位武宗加灵士拼命啊!

    对于此种存在,若无同样的元力境武者压阵,那要死伤多少兄弟?

    “违令不尊,便是逆贼,给我放箭!格杀勿论!”

    黑脸校尉此时骑虎难下,只能喝令着:“凡我士卒,有后退者斩!”

    幽山府兵训练极为严酷,令行禁止,此时长官有命,诸多府兵便毫不犹豫地射出手上箭矢,令方元手上的俘虏气得大骂:“好你个黑三,胆敢害我?!”

    咻咻!

    强弓硬弩,箭如雨下。

    原地,那个倒霉校尉刚刚叫骂一句,立即就被四面八方的箭矢射得千穿百孔,有若马蜂窝一般。

    而在他身边的方元,却是面带微笑,任凭箭矢穿过,如同穿透一层湖水一般,荡漾起微微的波澜。

    “幻术?不好!”

    黑脸校尉也是无比警觉之人,飞快倒退,身上一道灵符亮起,一圈水波宛若帘幕般落下。

    “迷踪步!”

    眨眼间,方元身化无数幻影,满场游走,蓦而又是一收,真身来到这校尉面前,一爪抓出。

    “区区一道灵符,也想阻我?”

    咔嚓!

    在黑脸校尉惊骇欲绝的目光中,水幕防御如同脆鸡蛋壳一般碎裂,竟然连阻挡片刻都做不到。

    方元旋即长驱直入,一把抓住他的咽喉,仿佛提着小鸡仔一般将他提起。

    “你一个灵徒,竟然屈尊在这府兵中做一个校尉,当真是屈才了!”

    他调笑一声,目光似蕴含利箭,环视一圈,诸多幽山府兵不敢与他对视,纷纷低垂脑袋。

    “此人乃是外府奸细,意欲对你们城守不利,我受幽山府主之托,前来拨乱反正,你,带我去见城守!”

    他随意指了一个身边小兵:“不敢?”

    “这……”

    小兵脸上一阵踌躇,旋即就被方元一把抓死:“此人必是叛党余孽!”

    顿时再换一人:“你,速速带我去,否则知道下场如何!”

    哪怕武国已经渗透入幽山府兵,乃至控制了城守,此时的幽山府兵当中,也必然还有几个忠臣。

    方元也不着急,就这么一个个点名。

    当杀了三四人之后,终于有一名府兵承受不住,蓦然跪地:“大人饶命,一切都是黑校尉逼迫小人干的,小人立即就带你去见城守!”

    “走吧!”

    看着面露狐疑之色的府兵与赶来的军官越来越多,方元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命此人在前带路。

    没有多久,来到一个小院,方元直接踏开房门,顿时就见到数名武者围着床榻,似要搬运病人,见到方元闯门,更是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就要杀人灭口。

    这也是方元太不按照常理出牌,出其不意的缘故,立即就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大胆,竟敢挟持城守?”

    方元眼睛一眯,手上灵光闪烁,一道青色的细线飞行绝迹,在房间内绕了绕。

    那几人都是内家高手,连四天门武者都有两个,但方元出手实在太快,他们还未明白发生了什么,就变成了青蛇古匕的刀下亡魂。

    “城守大人,真的被挟持了?”

    外面,数名校尉跟了进来,见到床上横躺着,口不能言,露出激动之色的老者,都是纷纷大惊:“黑三,你怎能如此?”

    “好了,你们先出去,收束手下,我给你们城守看看!”

    方元将手上的黑三仿佛抛垃圾般一抛,颐指气使道。

    此时他在这伙府兵当中已经竖立了权威,几名校尉面面相觑,旋即抱拳出去,没有多久便有呼喝声传来,渐渐归于肃静。

    方元来到床榻边上,看着这倒霉的城守。

    对方有着四天门修为,算是不错,奈何遇到了武国处心积虑的陷阱,照样被料理得生死不能自已。

    “中了毒?简单!”

    以他的医术,要救这人不过等闲尔,看准病情之后,立即塞了一枚阎王帖,外加一枚竹果,便静静等着。

    片刻后,老者猛地起身,吐出一口黑血,脸上当即多了几分血色,大礼拜下:“张庆丰谢过宗师大恩!”

    “嗯,这次,可是武国对你出手?”

    方元双手负于背后,直接问道。

    张庆丰一震:“大人料事如神,我有一名亲信被对方收买,见拉拢我不成,便痛下毒手,若不是还要靠着我这张老脸镇压幽山府兵,恐怕……”

    一念至此,额头就有冷汗簌簌直下。

    “很好,认得这个不?”

    方元点点头,将幽山印甩了过去。

    “啊?这是……”

    张庆丰顿时大惊,仔细看了几眼,又大礼拜下,双手捧着印玺:“卑职见过府主大人!”

    “你竟然不惊疑?”

    方元这时倒有些惊讶了。

    “府主大人临行之前,曾对卑职有着嘱咐,无论何人,只要拿着幽山印,便是幽山府主!”

    张庆丰虎目含泪:“并且,被钳制之时,威逼利诱中,他们也透露了不少消息,原本以为只是虚言诓骗,动我心神,想不到竟是真的……大人,您要为老府主报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