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夏历,七月十五,为大吉日,宜开业、远行。

    天气晴好,微风不燥。

    幽山府城之内,家家户户将原本纪念刘衍的白幡取下,换上了充满喜庆的红幅,来为新任的幽山府主贺喜。

    方元选择今日举行他的继任大典。

    而早在数日之前,来自郡内的世家豪门、宗派名流,便尽皆汇聚一堂,令幽山府城更多了几分人气。

    城主府中门大开,迎接四方宾客,车水马龙,连绵不绝。

    “烈阳郡守到!”

    “五鬼门代掌门到!”

    “苍夷郡守到!”

    “巨鲸帮帮主到!”

    ……

    在司仪的唱名中,一个个幽山府有份量的大人物、大势力首脑纷纷登场,济济一堂。

    玉新楼等人费尽心思,从礼仪规范,再到迎宾细节,没有一处失礼,充满了庄严与隆重之意。

    “大人继任府主,乃是众望所归!”

    不远处的高台上,方元静静看着这幕,身后的张庆丰不由说道。

    “是啊,众望所归!”

    方元此时也换了一身锦袍,头戴玉冠,宛然一蹁跹佳公子,眸子开阖之间,又有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霸气。

    此次他继任大典,基本上,在幽山府中有头有脸的势力,都派出使者前来恭贺,几乎没有反对的声音。

    出现这个情况,一来是他们知晓在武国入侵的威胁下,这个位子虽然权重,却也是个火坑。

    而第二,就是方元的名正言顺了。

    幽山府主,在约定俗成中,便是由本府的最强者担任。

    论实力,此时的幽山府中,又有谁能比得过双宗师的方元?

    甚至论势力,他既有着幽山府兵的效忠,更有清河郡青叶城这个属于自己的基本盘,再加上最后牛顶天与项子龙的回归与支持,真真是众望所归,没有第二人能够代替。

    实力与大义都有了,权势名分便是理所当然。

    当然,越是如此,肩负的责任也就越大。

    “吉时到!”

    伴随着数声礼炮,前面司仪的声音也越发高亢起来。

    “走吧!”

    方元接过金色的大氅,随意往身后一披,龙行虎步,来到迎宾堂。

    “见过府主大人!”

    此时,不论哪个宾客,都是笑脸相迎,奉承连连。

    若不是方元修炼梦师之道,神元惊人,对人的情绪把握越发精细入微,根本观察不到隐藏在这表面之下的暗流汹涌。

    ‘怀疑……恐惧……还有害怕……真正忠诚者,寥寥无几啊!’

    方元脸上笑容愈盛,眸子却是越发冰冷。

    他步履沉静,走上主台,旁边,张庆丰一脸肃穆,捧着一个托盘,上面一枚黑色的印玺,是为幽山印。

    实际上,权力移交什么的早已进行过,此时不过走个过场罢了。

    “请府主掌印!”

    钟鼓齐鸣中,张庆丰肃穆跪下,将托盘高举过头。

    “嗯!”

    方元将幽山印拿在手里,来到主位之上,平静落座,气息沉凝,渊渟岳峙。

    “府主即位,属下行礼!”

    在司仪高声当中,哪怕此时心里再怎么转动阴暗念头的人,也得随波逐流,跪了下来,一拜、二拜、三拜、山呼恭贺。

    ‘这便是人君之乐啊!’

    不得不说,看着下方诸人跪伏,一片黑压压的人头簇拥在一起,掌握生杀予夺之大权,的确很容易令人迷醉,生出几分大丈夫当如是之感觉来。

    但方元毕竟是方元,经历过梦中之迷后,对此脱身更快。

    只是念头一转,眼睛中便恢复清明。

    占据青叶也好,接掌幽山府也罢,不过都是他对抗其他人的手段。

    真到了该舍弃之时,当也能不介于怀,不羁于物。

    “人世如棋,苍生若子,今日便以这府主之位,来与周围几国好好下一局棋!”

    一念至此,方元感觉神思通透,心境修为又似更上一层,不由若有所思。

    梦中经历,终究是虚幻,现实中的红尘炼心,对于心境修为却是大有助益。

    当下收摄心神,清清如玉的声音就在礼堂内响彻:“诸位请起……本府初掌大位,百废待兴,种种之处,还望诸君慷慨相助!”

    底下众人起身,偶尔一瞥,就见位置上的君主雄姿英发,顾盼生辉,令人一见心折。

    其气质威势,竟似比刘衍年青之时还要超出一筹,不由心里一凜。

    “武国使者到!”

    这时,门外一阵骚动,旋即司仪有些迟疑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府主大人?”

    牛顶天立即上前。

    他是个粗人,突围后知道了刘衍的布置,立即就向方元投诚。

    方元自然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直接委以重任。

    还有那项子龙也是一般,不过他有伤在身,还在修养。

    此时牛顶天觉得武国使者来者不善,立即来到方元边上:“要不俺去打发了?”

    “今日本府大喜,来者即是客,也一并请来吧!”

    方元摇摇头,传下命令。

    没有多久,一名仙风道骨,穿着葛袍,做道士打扮的老者便昂首入内,一双眼睛中似有着琉璃之色闪烁。

    “贫道玄生,代武国国君而来,恭贺府主继位之喜!”

    玄生老道一拱手,也没有显得多么恭敬:“特献上黄金百两,如意一对,还有一封国书!”

    “国书?”

    方元似沉吟了下:“上言何事?”

    玄生老道抚须微笑,丝毫不在乎这是敌营之中,充满了一种上国外交的自信:“此份国书,乃是夏国国君与本国所签,已将幽山府之地,尽数割与武国!”

    “什么?”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

    纵然有的世家门派已经提前得到消息,但也想不到夏国竟然做得如此丧心病狂,将小半国土送与邻国。

    霎时间,整个礼堂中就似起了一个惊雷,议论纷纷,不绝于耳。

    “肃静!”

    方元面色淡漠,右手一按。

    嗡!

    一股强大的气场顿时降临,笼罩而下,整个厅堂之内的吵杂一下断绝,仿佛所有人都被掐住了脖子一般。

    不少首脑头目看着这一幕,额头就有些流下冷汗。

    这位新府主给他们的威慑感觉,竟然不比刘衍逊色丝毫,这实在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按照国书,此时的幽山府,已经是我武国之土,大人这个府主之位,同样应该得到我武国国主册封,方才有效!”

    玄生仍旧侃侃而谈:“不过我国国主乃是爱才之人,若府主备上重礼,与我一同面君,府主之位,又舍你其谁?”

    他说话极有煽动性,连牛顶天都摸了摸脑袋,觉得十分为难。

    玄生静静等着,心里有些期待。

    ‘只要这方元答应下来,那便是定了君臣名分,幽山府不攻自破……纵然拖延不决,只要他肯与我入武国,便是自投罗网,都是大善!’

    转动诡秘念头的同时,玄生望向方元,眸子中的琉璃之色越发鲜艳起来。

    ‘嗯?这老道心思不善,还想迷我神魂?’

    与对方视线一触,方元顿觉识海一沉,有些不受控制地想答应下来。

    但他是何人?

    梦元力略微一转,又瞬间恢复清醒,心里怒火升腾:“嘿嘿……夏国国书,又算什么东西?”

    “什么?”

    玄生脸色狂变:“此人年纪轻轻,神元之高,却简直不可思议,竟然能从老道的六道魂眼中挣脱出来……大敌!若给他继续成长下去,必然成为我武国的心腹大患!”

    只是此时,他骇然发现,自己脖子僵直,竟然离不开对方的视线,仿佛变成了扯线木偶一般,四肢都动弹不得,更是惊骇欲绝:“反噬!”

    他的六道魂眼虽然有着种种神妙,但若施展对象远强于他,却也会带来可怕的反噬,重伤身死都有可能。

    方元却自顾自起身,撕破脸皮:“武国,丧心病狂之国也!武国之君,贪婪无度,杀戮成性,前任府主刘衍,便是死于你等之手,还想让我臣服?”

    “我幽山府自立自强,何须外人册封?倒是夏国国主,失地辱国,不堪为君,本府总有一日要将其问罪!”

    “噗!”

    等到他话语说完,玄生老道突然一口鲜血狂喷出来,明显吃了个大亏。

    不仅如此。

    他捂着眼睛,惨叫连连,等到再起身时,一对眼珠赫然已经爆掉,留下血淋淋的两个窟窿,令人一见就毛骨悚然。

    “好……好……”

    玄生老道脸上全无血色,宛如夜枭般笑起:“贫道有眼无珠,这招子合该被废!只是幽山府主你也休得猖狂……我武国国师并十万大军,早已在边境整装待发,只等一声令下,你小小幽山府立成齑粉!”

    不得不说,这威胁实在不小,不少人就脸色苍白。

    “府主大人……竟然……”

    只是牛顶天心里,却是惊讶无比,看着方元,简直说不出话来。

    他自然知晓这老道的实力,绝对是灵士级别,原本还担心方元吃亏。

    但现在,只是一个照面,对方不仅自承不如,甚至连眼睛都被废掉了?

    此等鬼神莫测的手段,恐怕就是刘衍相比,都要有所不及。

    “很好,那你也替我带句话给你们国师!”

    面对威胁,方元冷笑回应:“就说,我等着他前来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