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六十七章 考举(2400加)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128558.html
    “公子可是要住店?”

    入城后,依着记忆,方元先找了一家旅店。

    这店位置较偏,牌匾有些老旧,但收拾得颇为干净,一桌一椅纤尘不染,又带着点古朴的光泽。

    当然,最重要的是,价格便宜。

    一进门,一个伙计就热情地迎接上来,姿态十分谦卑。

    “嗯,有上房没?”

    “有,当然有!”

    伙计眉开眼笑。

    方元点点头,当即租了十日,先交了三日的订金,伙食另算。

    “客人想要吃什么菜尽管说,哪怕小店没有,也可以为您跑腿买来!”

    到了厢房,小二殷勤地说着。

    依照他的眼力,对面这少年虽然穿着普通,但气度过人,非同凡响,保不准就是某个大世家出来游戏风尘的,想要讨赏钱找他就对了。

    “先不必了,你们店里有什么?”

    “客官来得正巧,店里刚收了两大块牛肉,还有一腔羊,鸡鸭什么的后厨早已齐备,本店还有一味青荷米,乃是灵种,吃过齿颊留香,招牌响当当。”

    小二不暇思索地道。

    ‘嗯,先来一盘牛肉,炒两个素菜,再来一碗青荷米!’

    想不到区区一个小店中,竟然也有灵米供应,方元随意点了几样。

    片刻后,小二提着一个食盒过来,里面的牛肉酱香扑鼻,又有一盘炒青菜,一盘蘑菇肉片,还有一碗青盈盈、散发着荷花清香的米饭:“客官,你的饭菜上齐了!”

    “嗯!”

    方元抛出几个赏钱,打发走小二,夹了一筷青荷米。

    这灵米口感香软绵糯,却一点都不沾牙,荷香萦绕,补充的灵力虽然不如炎玉晶米,与红玉灵米也相差仿佛,再考虑到这只是一个小店,就相当不错了。

    “只是……梦境之中,竟然如此真实!”

    方元又夹起一块牛肉,心里的思绪却早已飘飞出老远:“也的确容易令人沉迷。”

    长叹一声后,又想到了其它方面:

    “此时王夫人八成已经知道出了意外,难保没有其它后手,保险起见,先去衙门录名再说!”

    大乾帝国的官府,可不是夏国那般扑街。

    正相反,开国太祖乃是传说中的神魔人物,镇压天下,哪怕如今的朝廷中,也是能人异士数不胜数,天下门派、世家,皆要夹起尾巴做人,仰其鼻息。

    之前杨凡醉心考举,也未必没有借助官府之力,对抗家族的想法。

    但此时,方元却只是想拿个名次出来,试探一下这个梦境到底如何通关罢了。

    打定主意后,他走出客栈,来到郡城中心。

    衙门便是座落与此,大门南开,前面两头似狮似虎,头生独角的石像怪兽盘踞,眼眸炯炯有光,不像死物。

    此乃神兽‘瞳明’,据说善决狱,眼睛能分辨善恶,大乾衙门,最喜用此物为镇守。

    方元经过之时,感觉又有不同。

    “法器?”

    在那神像的瞳孔中,他明显感觉到了灵术波动,不由又暗自一叹,这大乾官府,果然奢侈之际。

    “要考举明算科,必须先录名,要求身家清白,写明籍贯,相貌,还要有人作保……当然,我是杨家子弟,在这方面世家总算还有点优待,不过一样要交钱!”

    跟着几个读书人模样,也是来录名的人进了一处小门,方元冷眼旁观,暗自熟悉流程,心里却在吐槽:“若在前世古代,每次科举之前官府都要收费,恐怕立即就要沸反盈天了……”

    轮到他时,还是上前,填写名姓,签字画押,交了费用之后,顿时领到一面木牌。

    上面写了他的详细信息,还有相貌描述,一式两份,到时候作为入场凭证。

    “听说这规矩也是大乾太祖所定,标新立异,当初仕林震动,很是沸反盈天了一阵!”

    走出衙门后,方元磨蹭着手中的木牌,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若真的是前世古代那种世界,对读书人折辱至此,沾惹铜臭,恐怕立即就有儒生要痛心疾首,死谏之类。

    但这个世界到底不同!

    掌握力量者方才掌握权势,有着一堆武宗、灵士在,读书人能翻了天才是见鬼。

    若不是儒生中也有部分修炼与倾向者,恐怕连个浪花都翻不起来。

    “这位兄台留步!”

    方元正想着离开,后面一个穿着青衫的文士便追了上来:“在下萧木,兄台可也是准备这次考举的读书人?”

    “在下杨凡!”

    方元拱拱手,看着这萧木的表情却有些奇怪。

    之前没有怎么注意,还未曾发觉,但此时,在他身上,赫然有着一丝极其细微的梦元力,形成了一个印记。

    这代表着他已经入了某一个梦师的眼中,不容外人插手。

    好比此时的方元,见到之后,立即就生出几分忌惮之心。

    “会被梦师看上……”

    方元神元一放一收,顿时心里了然:“资质很不错,修习灵士丹师,都是绰绰有余,但梦师还差点,恐怕不是收徒,而是有恶意!”

    灵士有着灵仆,梦师也差不多,特别是这种印记打上去,简直如同奴隶烙印一般。

    方元再看向萧木的脸色,就带着点同情了。

    这人脸色苍白,眼睛下面有着浓重的黑眼圈与眼袋,想必最近都没怎么睡好。

    “原来是杨兄!”

    萧木抱拳行礼:“我观兄台风姿,实在仰慕非常,很想与兄台交个朋友……”

    “朋友?”

    方元一笑:“在下一心为了功名,此时正准备闭关苦读,若是兄台有意,等到考举过后,倒也可邀上几位朋友聚聚!”

    “在下冒失了,抱歉!”

    萧木脸上一红,连连行礼,又拐弯抹角,想打探方元落脚所在。

    方元顿时露出几分不喜之色,拂袖而去。

    “兄台……等等小弟!”

    萧木连忙追上,奈何体力实在不佳,一条街之后就只能望着人流傻眼,脸上浮现出一丝绝望之色。

    忽然间,他面色又转为痛苦,摸着自己的脖颈,转入一条小巷,呼吸渐渐变得粗重起来。

    “呼呼……”

    萧木面色扭曲,脸上青筋暴起,喘息地说着:“不要……不要再折磨我了……那个人!刚才你也发觉了,那个人!一定能满足你的要求,去找他,不要再找我了!”

    他眼珠通红,泛着血丝,最为诡异的是原本光洁的脖颈皮肤上,一个青色鬼头赫然浮现出来,如同纹身一般!

    ……

    “那小子是个很大的麻烦!”

    方元回到旅店,回想起萧木身上的诡异之处,面色同样凝重起来。

    若是遇到其他人,他恐怕早就打晕入梦,深究奥秘了,但萧木身上既然已经有着梦师的印记,必然被做了手脚,要是冒然入梦,说不得就会中了陷阱,乃至与他背后的梦师交恶。

    无缘无故惹上一名大敌,那是白痴才去做的事情。

    更何况,这与自己来时的目的不符。

    “此人包藏祸心,更是与我同场的考生,哪怕此时避而不见,考举之后也必然牵连不休……正好,那时再陪他玩玩!”

    方元打了个哈欠,翻开带来的书籍。

    此世考举,注重实务,自己先有杨凡六年的积累,再加上前世经验,却是凛然无惧。

    唯一可虑,便是注释、考据等等超出大乾范例,因此还必须重温一遍。

    ……

    时光匆匆,转眼便到了考举之时。

    此世虽然官必从吏中提拔,但吏员分了数等,从最高的典吏,到令吏,再到役丁,也是等级森严。

    一旦考举有成,立即被授予典吏之职,只要没有大错,三年后必提拔,成为从九品官身,更不用说有着朝廷眷顾,仕林也当成自己人,有着庇护,因此也算条很不错的出路,前来参考的书生很是不少。

    在天微微亮时,考场外面,诸多学子汇聚,提着灯笼,捧着用具,有点地位的,后面还跟着家丁服侍。

    方元眼尖,一下就看到了萧木。

    此人汇聚在人群中心,一副长袖善舞的模样,目光游离,仿佛在找什么人。

    ‘贼心不死!’

    方元冷笑一声。

    此时,人群中的萧木明显也见到了方元,脸色一喜,似乎想过来叙话。

    梆梆!

    蓦然间,伴随着铜锣声,考院大门一下洞开,两排兵士列队而出:“时辰到,学子入场!严禁夹带,违者杖五十,流三千里!”

    哗啦!

    学子的洪流顿时汇聚成江河,百川归海般向院门涌去。

    虽然考场的位子早已安排好了,但他们似乎生怕入场晚了会吃亏一般。

    在这浩浩荡荡的潮流中,萧木只能随波逐流,被挟裹着向考院而去,给了方元一个无可奈何的苦笑,向考场涌去。

    方元则是暗叹谁跟他做朋友才是倒了八辈子的大霉,同样前进。

    “学子搜身,不得夹带!”

    在大门之前,按例有着检查,却不是人工,而是利用瞳明兽石像,宛若照妖镜一般,诸学子依次而过,但凡有着鬼祟的,必然被搜查出来,用水火棍叉出受罚,再怎么痛哭流涕都没用。

    “只是郡级考试,竟然就有灵士坐镇?”

    方元却是看到更多,不由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