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道?”

    方元有些讶然。

    对于此时的刘衍而言,所谓的‘道’,应该便是通元境界了。

    连府主之位都舍得拿出来做报偿,显然也是对于权势没有多少眷念。

    以方元的神元,能很轻易地判断出来,刘衍此时说得乃是真话。

    “既然如此……为何不默默蛰伏,以府主的天资……”

    方元说到这里,话语突然一滞,细细打量起刘衍来,眼眸里闪过一丝骇然之色。

    “小友也看出来了!”

    刘衍无奈摇头:“老夫已过三百岁,侥幸依靠一枚火龙赤果,勉强延命,但之前数次大战,耗竭精气神,已寿元无多了……”

    “以老夫目前的状态,连身躯都开始渐渐衰老死亡,绝无可能在寿元耗尽之前突破,唯有求助一些歪门邪道……好在陆仁迦留下的典籍之中,便有如此一门秘法,可以用大量的高阶同属性灵物,增加突破的可能……”

    刘衍的眸子里有着野心在燃烧。

    若是突破了通元境界,必然能大大延寿,可以说这次便是殊死一搏了。

    “府主大人竟然连这种事都跟我说了!”

    方元幽幽一叹。

    刘衍命不久矣!

    这个消息若放出去,还不知道要引起多少地震呢!

    并且,此时刘衍跟自己说此事,不仅是推心置腹的意思,更有破釜沉舟的味道。

    “奈何……本人对于幽山府主之位,同样没有多少兴趣,大人还是另请高明吧!”

    方元摇了摇头。

    如此逆反天下,生死一搏的事情,他可没有兴趣参与。

    或许刘衍是快老死了,根本无所谓,但他可是还风华正茂啊!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将自己搭进去,实属不智。

    “嗯?”

    刘衍赤红色的眉头一挑。

    他自问已经对方元掏心掏肺,之前又是颇多提携,却想不到到了现在,对方竟然还不肯上自己的船,顿时就有一种遇见白眼狼一般的感觉。

    熊熊!

    灵士一怒,周围虚空一下灼热起来,仿佛数堆火焰正在燃烧一般。

    一道道流光溢彩的纹路在虚空中浮现,一下凝结为数条火蛇,颇有化为蛟龙的架势。

    ‘嗯?一言不合就动手?莫非修炼火行灵术的灵士,脾气都是如此火爆的?’

    方元有些诧异,看向目前刘衍的目光中更带着奇怪。

    此人真的有些修炼修傻了的味道,毕竟他乃是法武兼修,要想拿下自己,要闹出多大动静?令整个幽山府城都知道此时内讧,难道就很有好处?

    恐怕夏阳府众人都要弹冠相庆了吧?

    但方元当然不是坐以待毙之人。

    早在火光浮现的同时,在他身周,一层细密的水雾同样浮现,层层叠叠,突起波澜,遍布整个书房。

    “哼……萤火之光,也敢于皓月争辉?给我去!”

    刘衍一挥手,九道火光霎时突出,宛若强弓硬弩一般,在方元胸口破开一个大洞。

    噗!

    然而,此时的‘方元’却是神色木然,荡漾起一股股水波般的纹路,蓦然化为一团云雾,消散不见。

    “迷踪步!”

    方元身化无数幻影,一瞬间破开房门,来到了广场之上。

    “啾啾!”

    天空当中,铁翎黑鹰盘旋着,长鸣不断,似乎随时就要落下。

    “好胆色!”

    刘衍怒发冲冠,大踏步而出,随手一挥,一道青色火龙就凝聚而成,游走周身,张牙舞爪。

    “九天元气,听我号令……”

    他口诵神咒,天地元气突然剧烈波动起来,显然也是动了真怒。

    ‘这刘衍……找死!’

    方元眼睛微微眯起。

    “两位且慢!”

    就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一道黑影飞快在场中落下,赫然是追风隼,将刘衍与方元隔开,木离道人从鸟背上一跃而出:“两位都是我幽山府的豪杰,何必为一件小事而伤了和气?方宗师年少气盛,纵有不对,赔个不是也就罢了……”

    他明显一副息事宁人的态度,而更加奇异的是,伴随着和风细雨的声音,之前还怒发冲冠,似恨不得给方元一个教训的刘衍,面色瞬间沉静下来,火龙散开。

    “木离道长说的是,在下冒犯,多有得罪,还请府主大人多多包涵!”

    见到此幕,方元眼里更是闪过一抹异色,却清楚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立即躬身致歉。

    “哼……罢了!”

    刘衍冷哼一声,木离道人又飞指弹出一枚哨子,直飞半空,发出尖利的哨声。

    “警戒解除!”

    周围被惊动起来的幽山府兵纷纷回转,宛若清水流入沙滩一般,顷刻间消失不见。

    “在下尚有要事,就此告辞了!”

    方元拱拱手,一跃而上铁翎黑鹰的鹰背,铁翎黑鹰振翅高飞,刹那间远去。

    “想不到,此子竟然如此烈性,修为更已臻至这等境界……纵然一些积年苦修的灵士,恐怕也有所不及,今日之事,倒是老夫鲁莽了……”

    等到黑影彻底消失不见的时候,刘衍这才幽幽一叹。

    不跟方元交手,连他也不知道对方的修为,竟然已经到了此等鬼神莫测之境!

    “此等修为,担任一府府主,的确是绰绰有余了。”

    木离道人同样面色凝重:“此子当真是天纵奇才!”

    他正是看出方元实力,知道府主大人骑虎难下,才特意出来做的和事佬。

    否则,两人真的大打出手,最后刘衍也不一定能将对方拿下,反而闹得满城皆知,后果便不堪设想。

    对于最近的兵事,更是极为不利。

    “传令下去!”

    刘衍眉头皱起:“今日之事都给老夫闭嘴,若有泄漏,直接灭他满门!”

    “诺!”

    木离道人退下,眼角却似带着一丝诡秘……

    ……

    第二日,府城之中。

    八方赶集之人汇聚,形成了一个极为庞大的市场,行情极为火热。

    方元换了一身葛袍,大大咧咧地来看这年市。

    昨日虽然只过了一手,刘衍想必也会知晓自己的能耐,配合铁翎黑鹰,只要不是自陷绝地,那便一定跑的掉!

    既然如此,再来找他麻烦又有何意义,不过徒增仇家罢了。

    ‘撕破脸也好,拒绝的理由就更充分了……’

    ‘我观昨日刘衍的气象,虽然灵压逼人,印堂上却又似有着一丝邪气,看来他那门所谓得自陆仁迦的秘法,也不会是什么好货色,隐患颇大啊……’

    方元在商道上随意穿行,兴之所至,也在几个摊位前停下看看。

    以他目前的眼力与境界,自然看不上这些平凡之物,甚至哪怕有着几个所谓的‘漏’,也是根本入不了眼,不由有些遗憾。

    ‘也是……天下哪有那么多巧合,好东西都明珠蒙尘,再送到主角面前,当是小说么?’

    方元哑然失笑,抬头看了看日光。

    时至正午,暖洋洋的太阳洒落在身上,别有一番滋味。

    正想着是不是去找家饭馆,满足一下口腹之欲的时候,一辆朴实无华的马车已经停在了方元面前。

    “方公子,又见面了!”

    车帘掀开,现出谢灵韵亮晶晶的眸子:“还请上车一叙!”

    “又来?”

    方元摇了摇头,不过知晓自己在幽山府城的一举一动,恐怕也瞒不过刘衍的耳目,再加上昨晚之事,却是干脆利落地上了马车。

    “去最好的酒楼!”

    他一入座就吩咐着,仿佛真的将谢灵韵当成了车夫一般。

    “既然公子有着雅兴,灵韵自然愿意奉陪到底,改日公子若到了王都,灵韵还可做东,请公子品尝清泉庵的素宴,保管永生难忘!”

    谢灵韵抿唇笑道。

    “抱歉,我乃乡下土鳖,对于王都无甚兴趣!”

    方元嘴角露出一丝嘲讽的笑意。

    “请公子恕罪!”

    谢灵韵大礼拜下,神情肃穆:“之前灵韵行事,多有得罪,还望公子勿怪!”

    “你既然来此,看来消息倒是灵通,竟然也知道了昨晚之事,不过你也不必再求我了,我们那位府主的求战之心,可是无比热切,恐怕任凭谁都劝不回来的……”

    方元摇了摇头。

    “果然……”

    谢灵韵娇躯一颤,几乎瘫软在车板:“我夏国谢家的基业,莫非真的要就此断绝?”

    “停!”

    方元摆了摆手:“为何你如此沮丧气馁?莫非觉着合夏国之力,都拦不住刘衍么?”

    “纵然拦住又如何?旁边的元、武等国虎视眈眈,一旦看到我夏国内乱,必然要兴兵讨伐,灭我社稷的……”

    谢灵韵苦笑一声。

    “那为何不干脆举国之力,帮助刘衍冲击通元瓶颈算了,若他能侥幸成功,那两国又如何敢犯?”

    方元有些疑惑,旋即不等谢灵韵回答,自己就先了然了:“也是……你们如何能信得过刘衍?太阿倒持,终究非是长久之策,只要他稍有野心,也是泼天大祸!因此,你们只怕是最希望局势稳定的了。”

    越是权势上层,越希望下面稳定,阶层永远不变,最好有如一潭死水一般,半点波澜都不兴起。

    这时候,那种‘雄主’或者‘变革家’出现,所受到的阻力,当真不是一般的大。

    刘衍当然够不上这两者,但也算最大的不安定因素,被如此多势力注意到,除非能一举冲破枷锁,否则下场实在堪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