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二章 出现(1900补)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130311.html
    “项兄弟,想不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牛顶天浑厚的声音传来,带着震惊。

    项子龙知道无法逃避,与一众校尉来到门外,借着火把光芒,就见到方元、牛顶天、张庆丰几个带着府兵,已经将此处府邸牢牢围起。

    当先的牛顶天身躯巨震,似还是不能置信:“项兄弟,你为何要如此?”

    “嘿……成王败寇,既然被你发现,还有什么好说的?”

    项子龙冷笑一声,望向方元:“只是本人到底哪里露出的破绽?还请府主大人不吝赐教,让本人死得瞑目!”

    “并非有破绽,只是一见面之时,我就怀疑你了!”

    方元摇摇头:“夏阳府重重陷阱,你们两个武宗,竟然都能逃出来,实在是太过侥幸!”

    实际上,这仅仅只是一点由头。

    最关键的,还是他精修梦师之道,在项子龙的眼底,时常感觉到一抹隐藏极深的恶意。

    “就因为这个?”

    项子龙无法置信。

    他一直对刘衍忠心耿耿,甚至,在此次夏阳府之行前,还没有动过当内奸的念头,被对方一照面就揪出来,当真难以置信。

    “便因为这个……再说……”

    方元轻轻一笑:“我为幽山府主,要怀疑你,还需要理由么?哦……还要感谢你将我想要告诉对面的情报传过去,作为回报,或许可以让你死得更痛快一点!”

    “你……”

    项子龙额头立即浮现出冷汗。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这位少年府主,心思竟然如此深沉!

    不仅早就发现了他有问题,更是闭口不谈,视若不见,令他不知道传了多少假消息过去误导武国。

    但蝼蚁尚且偷生。

    与身后已经目露绝望之色的众校尉不同,项子龙飞快观察着周围环境,准备逃跑!

    他是武宗,天下都可去得,别的不说,只要逃到对面大营,下半辈子也能活得舒舒服服的,怎么会甘心死在这里?

    但就在他念头升起的一刹那。

    咻!

    对面的方元身子一晃,幻化出漫天残影,如电如雾,眨眼间来到他面前,一爪抓出!

    嗤嗤!

    周围空气一下紧缩,仿佛虚空都在对方的一爪之下化为了锁链,层层叠叠,绵绵密密地向自己缠绕而来。

    哪怕知道是幻象,项子龙的心灵也震惊到了极点。

    这位新府主的武道,竟然如此可怕!

    “啊!”

    他脸色涨红,诸多细小血管爆裂,在生死之间催发潜力,硬是躲过了方元的咽喉一爪,疏忽间暴退出三丈之外,一跃而起,漫天腿影宛若雨点般洒落。

    “降龙神腿!”

    项子龙同样是武宗,经验丰富,知道此时转身就逃,根本是死路一条,唯有死中求活,方有一线生机。

    因此他直接抢攻,一出手便是自己的绝学。

    噼里啪啦!

    漫天腿影落在方元身上,发出雨打芭蕉一般的声响,方元却不管不顾,宛若对手的招式都是清风拂面一般,硬顶着上前,又是一爪!

    “硬功?比牛顶天还要可怕的硬功!”

    项子龙心里电光火石间闪过一个念头,旋即就听喀嚓一声脆响,整个人倒在地上,惨叫起来。

    蓬!

    血花漫天。

    直到这个时候,围观众人才发现这位武宗的小腿,不知道何时竟然已经被方元抓断,掉落在地。

    数招之间,成名幽山已久,为幽山府兵都统的武宗项子龙便这么败了?

    不仅败了,甚至还如此轻易,摧枯拉朽?

    牛顶天眼珠瞪成了铜铃大小,又连连拍打自己的脸颊,几乎以为在做梦。

    “将人带下去,好生看押起来!”

    方元抽出一条白色手帕,擦拭着手上的血迹,随口吩咐道。

    “府主,这帮校尉如何处置?”

    此时,张庆丰也将密谋的校尉拿下,跪地请示。

    “此等背主之人,还多说什么?直接杀了!”

    牛顶天眼珠里充满血丝,不仅是痛惜项子龙,更是恨铁不成钢。

    “虽然是一群废物,也有废物利用的价值!”

    方元突然生起个念头:“今夜项子龙本就想要献城,索性就用他们为饵,钓一钓武军好了……”

    “府主大人!标下愿意戴罪立功!”

    一听到还有活命希望,几名校尉立即挣扎着跪下,连连叩首。

    ……

    子时。

    城门之外。

    一队人马蹑手蹑脚,刀剑上蒙了黑布,偷偷摸到城下。

    学了三声老鼠叫之后,但听城墙上探出个脑袋,旋即里面几声闷哼,城门打开一道缝隙,现出一名校尉的身影:“怎么此时才来?”

    “为了万无一失,多做些准备!”

    领头将领低声问道:“里面如何?”

    “守门校尉已经被我等放翻,其余皆是反正义士,跟我来!”

    城门缓缓打开,这将领眼中露出一丝激动之色,带着大队人马偷偷潜入。

    这古代城墙,并非进了城门便是城内,还有一道,是为瓮城。

    “不对劲!”

    到了瓮城之内,这将领还不如何,旁边一名副将模样的人就尖叫起来:“速退,有陷阱!”

    “落城门!”

    咔嚓!咔嚓!

    但听数声巨响,之前来时的城门处直接放下铁闸,四周火把明亮,诸多弓箭手弯弓搭箭,对准下方人马,开始了屠杀。

    “嗯?想不到还有一名灵士随行?既然来了,还想走?”

    一阵箭雨过后,下面的人马已经死伤惨重,方元眼睛一亮,飞扑而下,命牛顶天跟上。

    ……

    “该死!中计了!”

    城墙之外,武国大军不知何时已经悄悄集结,玄生道人感受着瓮城处的喧嚣,大惊失色。

    “此时敌人已经有了防备,撤退吧!”

    飞龙将军遥望城墙,听着里面渐渐变小的喊杀声,也是脸上肌肉一抽。

    “出此情况,不是项子龙降而复叛,便是已被识破!”

    武无道心里渐渐变凉。

    那混入夜袭队中的,乃是他的一名弟子,在他心血栽培之下,已经晋升灵士!

    但此时,同样失陷在城内。

    一种冲动,几乎令他恨不得直接带上所有高手,强攻城墙,将爱徒救出。

    可惜他的飞叶法器早已被毁,又看着面如止水的飞龙将军,以及双目失明的玄生道人,牙齿几乎要咬出血来。

    谁能想到,原本只是为以防万一的举动,竟然会搭上自己的一名徒弟!

    “奇哉怪也!”

    玄生道人盛怒过后,同样也是疑惑:“以灵士的神识,怎么可能没有发现异常,直接进入城内?”

    他有着感觉,自从与这位新任的幽山府主为敌之后,他们便似乎处处受制,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此种憋屈之感,几乎令人想要吐血。

    这些武国高层当然不知道,方元乃是梦师,在蒙蔽与幻术一道上堪称宗师,特别是他亲自坐镇,布置的陷阱,若是被一个刚入门槛的灵士看破,那才会令人笑掉大牙。

    “传令,大军回营,明日再战!”

    飞龙将军命令大军回转,临走之前,又望了一眼城楼,心里宛若黑云压城一般,充满了不祥的预感。

    ……

    “竟然没有直接攻城?”

    城墙之上,目送武国大军离开,方元冷笑一声:“真是能忍,不过……忍字头上一把刀啊!”

    “今晚不破,明日再破敌,也是一样的!”

    他站在城楼,面色沉凝。

    “明日破敌?”

    牛顶天、张庆丰位于他身后,虽然已经对这位府主佩服得五体投地,但乍一听,还是十分疑惑。

    “不错,吩咐下去,明日早食加肉,让将士们饱餐一顿,准备破敌吧!”

    方元嘴角露出一丝诡秘的微笑。

    在他身下,城墙跟脚,不知何时,突然传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

    ……

    第二日,烈阳高悬。

    “来人,将项子龙与昨夜那灵士俘虏斩了祭旗!”

    方元毫不客气,在城头之上,将捉到的两个元力境高手,仿佛杀鸡一般宰了,头颅抛下城墙。

    见到此幕,还有旁边面容扭曲的武无道,飞龙将军心里叹息一声,再没有丝毫留手的想法,命令大军全力攻城。

    哪怕之前遭遇小挫,他也相信自己的兵法正道。

    自己这边实力,还是远超对方,只要以堂皇之势碾压过去,便不惧一切鬼域伎俩,最后的胜利,一定还是属于武国的。

    轰隆!

    轰隆!

    投石机连连咆哮,武国士卒几乎舍生忘死地上前。

    很快,城墙便仿佛化为了一个绞肉机,不论敌我双方,都是损失惨重,血肉成泥,将城墙染红。

    “报!西城门危急,敌人已经杀上城墙!”

    “报!东门急报,儿郎们死伤惨重,还请速速支援!”

    ……

    急报飞雪一般地压来,这便是军力弱小的惨酷,整道城墙几乎处处漏洞。

    “府主大人,让我去吧!”

    牛顶天、张庆丰等人立即跪下请战。

    “不必了!”

    方元摆摆手:“命守军撤回,与敌巷战!”

    “什么?”

    众人都是大惊,这种时候,一旦撤退,简直是兵败如山倒,还谈什么反击?

    “这是军令!”

    方元眼睛一瞪。

    旋即,就听东门附近传来一声巨响,伴随着阵阵‘城破了’的欢呼,诸多武国士卒仿佛潮水一般涌了进来。

    “幽山府兵,比我想象中更加没用啊……也好,这样就更像了……”

    方元点点头,看着一连发下十三道军令,命全军压上的武国大军,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遥遥举起了右手。

    哗啦!

    城墙各处,地表突裂,一株株磨盘大小的花卉现出,刀光连闪,刹那间将周围不知所措的武国大军乱刀分尸。

    城外,飞龙将军看着突然变成花草之城的苍山城,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