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望着广阔无垠的草原,方元低低一叹。

    秋天的原野正是草长莺飞之时,在大道上纵马疾驰,令人心旷神怡。

    背后,一支数千人的军队缓缓前行,气息凝重如山。

    不过,这波人马当中,各自又甲胄不同,旗号鲜明,明显不是出自一路。

    “方府主第一次来草原边界?”

    一骑从军队中出来,来到方元边上,与他并肩缓缓而行,赫然是清泉府府主兰笑生。

    他虽然与夏国貌合神离,但面对盟会也毕竟忐忑,看到幽山府与夏国王室勾搭起来,当即也表示出亲近之意。

    这次一起前往元武盟会,也可谓抱团取暖了。

    此时,他对方元就似乎颇有兴趣。

    而方元也不得不承认,这人礼数恭敬,令人讨厌不起来,倒算个妙人——若不是骑墙派属性太明显的话。

    他可以确定,自己跟对方说的每一个字,第二天八成就会出现在各国细作的桌案头,但在自己彻底败亡之前,此人也绝对不会跳出来与自己为敌!

    这一切无关大义,只是为了生存而已。

    “的确是第一次!”

    方元叹息一声:“我听说这元戎大草原无比广袤,就连元国也只能占据最肥美的草场与几处大城,还不得不时常遭受小部落的骚扰?”

    “正是!”

    兰笑生明显对此有些了解:“元戎大草原上诸部林立,哪怕元国,当初便是由一个最强大的黄金部整合而成,饶是如此,也只能占据靠近我们的这部分……从另一方面来看,它未尝也不是替我们阻挡了来自大草原深处的恶意。”

    “草原深处啊……”

    方元目中放出向往,带着一点热切:“据说在那之后,便是通往大乾帝国的古道……”

    虽然已经在梦中神游过,但对于真正的大乾帝国,他还是有着一探究竟的渴望。

    ……

    时间入夜。

    草原上,诸多的帐篷搭起,一营营隔开,中间点燃着一团篝火,上面煮着菜汤等物。

    大量士卒啃着干粮,拿着木碗,排队等着分羹,有条件的军官,还有肉汤的供应,以及姜醋饼之类。

    “若无准备,此行大凶!”

    不远处的一个山坡,方元躺在草丛上,神情慵懒。

    身下,略带枯黄的草丛十分松软,耳边是静谧中偶尔传来的几声虫鸣,鼻尖萦绕着青草的芬芳,不必抬头,漫天的星辰、明月、银河……便尽数印入眼帘。

    “人与天地相比,不过渺小一物,与自然造化相比,更是什么都算不上,却拥有最无限的可能性!”

    方元拔开酒壶塞,狠狠灌了一大口。

    灵酒芳香浓郁,一道火线坠入小腹,暖洋洋的,又丝丝缕缕地散发出灵气,弥补身体各处。

    “这酒壶内含乾坤,每日还可自生美酒,不比山河珠差半分!”

    方元手上灵光一闪,酒壶又消失不见。

    他现在修炼巨鹰铁身功,每日胃口大开,这点灵酒只是小补而已。

    若不是还有山河珠,在内部储存了大量灵米灵果,恐怕这一路上就要断了顿。

    此时,遥望着灯火辉煌的军营,心里却是冷笑不断。

    “以我的年纪,天资,又不是元武两国的王室,必然被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此时还去元武盟会,岂不是送货上门?”

    他缓缓站起,眼睛微眯,身上一道灵脉浮现,游走不定,带着虚幻之意。

    “巨鹰铁身功!”

    相比于梦师而言,武道的瓶颈更小一点。

    方元此时一有时间,就在不断揣摩灵脉的凝聚之法,哪怕熟练度无法提升,对于武学也是大有好处。

    “天人之道……宇宙之道……灵脉!以外道,弥补人身之不足……”

    只是今天这次,明显有了不同。

    之前仰观星空,似乎触发了一次顿悟,再加上他本身的厚积薄发,一种奥妙的变化,顿时在方元身上形成了。

    咔嚓!

    忽然间,一声轻响从他身上发出,有如炸裂一般。

    灵气如云,汇聚漩涡,丝丝缕缕地被毛孔吸收。

    只是刹那间,方元便感觉自己对于天地元气的吸纳速度,又增加了将近一成!

    方元怔住,神情却有些恍惚:“这是……灵脉!”

    武宗之后,武道前进无路。

    大乾世界的武宗们,却集思广益,想到了破局之法。

    既然武宗已经穷究人体极限,那元力境之后,就必须从外部入手,凝聚灵脉,炼化入体,增长资质底蕴!

    此种境界,是为通脉!与灵士中的通元境界等同。

    “因为炼化灵脉入体,乃是后天之法,尽夺造化,因此每增益一步,武者的资质也会有着提升,就是不知日后凝聚出来的武道圣体,又该有着怎样的恐怖……”

    方元摸了摸下巴,颇有计划赶不上变化之感。

    “原本知道元武之盟危险,想以它为压力,带来突破!”

    “但想不到,只是一次顿悟,便有着如此效果,却是不必再行险了!”

    嗖嗖!

    忽然间,一道人影从军营中跃出,动若雷霆,瞬息间来到山坡,面上带着惊疑不定之色:“方府主,之前那是……”

    “哦,练功略有所得罢了!”

    方元矜持一笑。

    “原来如此,不愧天纵奇才!”

    兰笑生丝毫不吝赞美之词:“府主天资,实在令我等汗颜!”

    哪怕是他,也不过以为方元只是在聚元境界上前进了一小步罢了,通脉什么的……根本就不理解,又怎么看得出端倪?

    只是对于方元的天资,心里还是有着浓郁的羡慕。

    “方府主的气息……”

    不过,此时还是发现了些许不同,面色有些惊疑不定。

    “哦,刚刚修成了一道灵术,气息有些变化么?”

    方元睁眼说瞎话。

    “原来如此!有着方府主在,本次元武之盟,我们必然能满载而归的!”

    看着皮笑肉不笑的方元,兰笑生干笑两声,眼底的光芒似有些迷离。

    ……

    元武盟会,乃是此片大陆诸侯国之间的会盟。

    当然,由于元国实力日涨,行为也是越发跋扈起来。

    此次会盟的地点,就被它定在了草原边界,一处月牙湖边上。

    等到会盟之期临近的时候,大量的营帐汇聚,诸多旗帜迎风飘涨,中间还有一个巨大的高台。

    朱、齐、昆、虹……诸多小国国君早早到了,摆出仪仗,看着倒也颇为威武。

    方元骑着高头大马,饶有兴趣地在谢灵韵的指点下辨认那些小国旗帜。

    与那些都没幽山府大的诸侯国一比,方元顿时觉得自己的逼格高了不少,就连朱国,似乎都可以算个庞然大物了。

    “怎么不见武国与元国?”

    一行来到湖畔,大军自去觅地扎营,方元登高望远,忽然问道。

    “他们两个,自然要最后出场!”

    谢灵韵身骑白马,就在方元边上,蒙了一层面纱,遮住了如花似玉的容颜。

    此时一双妙目盯着方元:“师尊似乎又有突破?连气质都有了不同呢……”

    方元笑而不语:“乖徒儿你不去看着你的国君?”

    这是国君盟会,夏国国主也到场了。

    但方元看了,却是十分遗憾,不过一个面色苍白的中年人罢了,不仅病恹恹的,更是连话都说不太清楚,一个妥妥的傀儡模样。

    很显然,在夏国当中,这个傀儡国主说话没有半点用处,之前的国务等等,恐怕都是面前这个美人儿徒弟一手打理。

    “此次盟会之上,武国必然逼迫徒儿,师父可要给我做主啊!”

    谢灵韵眨巴着眼睛,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呵呵……哪怕没有你的事,武国也会来找为师的麻烦的!”

    方元眼睛微微眯起:“正好……这次的事情,就可以一并解决了!”

    呜呜!

    苍凉的军号声响起。

    远方,草原与天空交界之处,蓦然多了一道黑线。

    一个个巨大的士卒军团,排成方阵,不断往前,如山岳之重。

    “武国武卒!?”

    谢灵韵低呼一声:“武国国君,到了!”

    方元没有说话。

    不得不说,这一万大军结阵而来,对于月牙湖畔诸多小国的威慑,可谓无与伦比。

    军阵来到湖畔,蓦然间,鼓声一停,两边士卒山呼万胜,恭敬退开,让出通道,一名金甲骑士呼啸而出,身手矫健。

    “这武国国君,倒是雄姿英发,听说还不到四十岁!果真不错……”

    方元颌首,旋即敏锐的灵觉,又感受到了两道仇视的目光。

    “嗯,一个是武无道,一个是飞龙将,都是熟人啊!”

    他眼睛望过去,顿时一笑。

    倒是武无道与飞龙将两人如临大敌,来到金甲骑士身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什么。

    那金甲骑将脱下头盔,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向这边望来,有着一种指点江山,挥斥方遒的张扬之气。

    他虽然不是武宗,但以一国之主的地位,配合此时的军阵,给谢灵韵所带来的压力,竟然丝毫不比武无道轻半分!

    “嗯,武国与元国都到了!”

    谢灵韵正感觉有些窒息,一只手掌便搭了过来,令她神思一清。

    这时看向北方,顿时见到一道黑线狂飙而来,声势惊天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