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杀!”

    台下,近万武卒齐声呐喊,声势直上云霄,澄清寰宇。

    旋即,又有元国的五千骑兵,上演骑射之术,各个精壮彪悍,虽然队列散乱,充满了一种野蛮之气,但那种久经杀伐的凌厉,还是让诸国国君色变。

    “我汗王有命!”

    八王子格日图旁若无人地道:“今次盟会,执牛耳者,必是我国!否则……”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诸国早已心知肚明。

    秋风起矣,正是南狩之时!

    “呵呵!”

    闻言,武国国君不动,武无道却是冷笑一声:“若八王子能立下誓言,歃血为盟后,必不犯南方之土,我们便认你为盟主又有何妨?”

    这条件自然不能答允。

    答允下来,不过是示敌以弱,反而让元国看清了虚实,只会南下得更加不遗余力。

    实际上,胡人狼子野心,不论盟会上获得什么,都必然欲壑难填,继续南下劫掠,这已经是诸多国家的共识。

    目前,也唯有靠着盟会之上,将其嚣张气焰打压下去,令其略微知晓分寸了。

    “阅兵已毕,当开演武!”

    八王子自然不会如此愚蠢地发下誓言,当即冷哼一声,将话题转移到了其它方面。

    如果说阅兵是底层实力的体现,那演武便是高端战力的展示了。

    特别是,诸国中若有纷争,也可以此形式了断。

    但此时,最大的矛盾,仍旧是元国铁骑的威胁!

    因此,诸位国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陷入一片沉默中。

    寂静之下,还是夏国国君站了起来。

    此人年纪不轻,脸色苍白,说话却还算有力:“孤王德薄,自治国以来,天灾不断,当虚位以待贤君,今有幽山府主方元,人品贵重,领有幽山府,孤王愿封土建稷……”

    “且慢!”

    武国国君开口打断,声音洪亮。

    “莫非夏国主的意思,是要让方府主裂土封王?那封地何处?”

    “自然是幽山府!”

    谢灵韵硬顶了回去。

    “呵呵……”

    武乾坤摇头:“莫非孤王老眼昏花了,日前国书之上,贵国可是已经将幽山府一地,尽数割让给本国了,你想裂土封王,唯有再割别的土。”

    这话一说,不仅谢灵韵眼角狂跳,就连兰笑生也是心里惴惴。

    “说的甚是!”

    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周围立即传来诸多不可思议的目光,赫然是方元!

    “这幽山府,原本从属夏国!后又被割让给武国!”

    方元侃侃而谈,似乎胸有成竹:“我再从武国之手抢来,士卒百战而得其地,与武国百年不犯,有契约为凭,自古得国之正,莫过于此!”

    所谓的‘得国之正’,实际上就是一点,掌握绝对的力量!

    说到这个,武国几人都是跳脚。

    特别是飞龙家与武无道,之前的大败,可谓是一生之耻辱。

    ‘此人丧心病狂,还不知道已经成为了我等的眼中钉、肉中刺,这次盟会,便是他的死期!’

    武无道却是心里盘算,又看向八王子。

    那八王子同样看了过来,若有所觉,直接开口:“你们南人便是如此婆婆妈妈,土地之事,自然谁占据便是谁的,而要在这盟会上理论,那便直接演武而定!”

    ‘说白了,不就是生死擂台么?’

    方元听了,却是暗自翻了一个白眼。

    此时代表幽山府的,也就唯有他一个,自然必须下场。

    到时候,各种手段,自然便可接连而上了。

    哪怕元国肆虐,也不过一次牧马南山,终归要回到草原,甚至破家灭门的都是下层。

    但若出了一个通元灵士,恐怕所有诸侯国都要被骑在头上了!

    这当中的厉害关系,明白人自然心里清楚。

    若不是方元已经突破通脉境界,还当真不敢如此大摇大摆地来这龙潭虎穴。

    “善!”

    武乾坤率先赞成。

    他之前失利,大部分原因都在方元身上,自然份外看不顺眼。

    哪怕已经定下百年之约,不会侵犯幽山府,但不代表不能拿方元开刀。

    “师父?”

    谢灵韵脸色有些苍白,偷偷靠近:“武国能人辈出,事不可违,不若静待下次!”

    “不必了!”

    方元一摆手。

    他左等右等,不就是要借着这个机会,一下震慑八方么?

    一个有潜力晋升通元境的,是天才,要针对扼杀,但一个已经晋升的,却是霸主枭雄,只能跪下唱征服。

    “你们,谁来送死?”

    方元飘然下场,虎目环视,自有一股纵横披靡之气度。

    飞龙将、武无道等人与他目光一对,竟然心里一寒,仿佛做了什么绝大的错事一般。

    一人之威,能令三军俯首!

    在格日图之后,元国第一勇士卓力格图狼目大亮,舔了舔嘴唇,也似有些热血沸腾起来。

    “既然是幽山之事,自然我武国出人!”

    武乾坤刚想点飞龙将出马,却见到此人脸上的震惊之色,心里就是不喜:“就麻烦国师了!”

    “甚好!”

    武无道一拂云袖,飘然上场。

    他跟方元之间,也是有着死仇,一个聚元境的弟子都被活活斩杀。

    若不是当时他身上有着伤势,恐怕早就与方元拼命了。

    “老夫武无道!”

    武无道踏前一步,气势有若巍峨高山:“幽山府主,你杀我爱徒,又占我国土,今日便要做个了断!”

    “我也正有此意!”

    方元淡然一笑,心里却在琢磨着,此时的自己全力而发,以武道论,几拳能砸死这个老头。

    ‘一拳?太过惊世骇俗了吧?’

    ‘那就两拳,还是很惊悚,三拳不错……’

    ‘算了,想这么多干什么,还是一拳打死他算数!’

    若被武无道听到他的心理活动,保不准又要一口老血吐出来。

    “呜呜!!!”

    然而,就在格日图面带兴奋之色,准备观看大战的同时,远处,一道苍凉的号角声响起,越来越近,带着烽烟。

    “什么?竟然是苍狼号?”

    格日图与心腹面色顿变,震惊站起,连原本仪式都顾不上了:“国内到底出了何剧变?”

    “这是……苍狼号?”

    诸侯们也是一下反应过来,心思各异,诡秘的目光,就钉在了格日图身上。

    格日图身上一个激灵,顿时感觉入了狼群。

    “走!卓力格图,你去接应信使,我去调集部下!”

    元国有制,苍狼号起,代表本国之内发生了天翻地覆一般的剧变!

    见到此幕,哪怕八王子,也没有丝毫稳坐钓鱼台的心思了,匆匆站起,就要离开。

    “等等!大礼未毕……”

    武乾坤好整余暇,暗暗命令飞龙将下去整军,脸上却是似笑非笑:“八王子既然代父前来,怎么能提前退场?”

    “我蛮夷也!何必理会你们这等南人规矩?”

    国内十万火急,火烧眉毛一般,格日图当即爆出一句粗口,直接大步下了高台。

    诸多精锐射雕者紧随其后,牢牢护卫。

    “唉……看来元国之内,当真有着要事!”

    夏国国主望着小王子一干人消失的背影,忽然道:“不若将盟会暂且推迟,如何?”

    “这个自然!”

    “老成持重之言!”

    其它国主的心思也纷纷被这大变吸引,恨不得立即回去,召集心腹,打探消息,都是附和。

    ‘可惜……让这小子逃过一劫!’

    武无道再怎么不甘愿,此时也只能收手,恹恹退回了武乾坤身后。

    “不过……”

    武乾坤点点头:“诸位国君不必着急离开,草原剧变,对于我等而言,也是大好事啊!”

    ‘可惜……’

    殊不知方元的心中也有与武无道同样的想法,同时,更是在暗暗吃惊。

    元国之内,到底发生了何等天塌地陷的大事,才会让这八王子如此失态。

    ……

    当夜,方元等高层便得到了详细奏报。

    “国崩……”

    乍听到这个消息,谢灵韵却最为镇定:“莫非这老汗王身体早就不行了?因此连会盟都让八王子来?”

    “不可能!”

    旋即,她自己就将这种念头否决了。

    “若真是如此,哪里还会闹这一出,看八王子急调大军返回,明显是毫不知情!措手不及的模样!”

    “这个自然!”

    方元点头:“元国各王子都有部属、军队,哪怕他被定为储君,这种时候都十分危险,更不用说还是在外面了……”

    “此时我们诸国精锐俱在,若雷霆一击,直捣敌首……”

    兰笑生双手攥着折扇,连呼吸都有些粗重起来。

    “没可能的!”

    这提议显然充满了诱惑,谢灵韵眸子一亮,旋即黯淡下来,看向军营之外。

    诸国军营,不仅隔了甚远,还都是一副戒备森严的模样,明显人心不齐。

    “甚至……哪怕倾国一战,灭了元国,到头来,元戎大草原上必然还有其它部族崛起……等到羽翼丰满,照样还要南下。”

    方元摇摇头,这是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天然冲突,无法避免。

    农耕要想占据草原,除非工业革命,否则在古代,不是失败就是被同化,绝无出路。

    “就是不知武乾坤,现在是如何反应?”

    谢灵韵眸子一转,看向武国大营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