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分封八汗之后,草原遂平。

    元武盟会圆满结束,或许从此以后,应当改名为夏幽盟会,各与会国君也是带着精兵强将离开。

    此次虽然过程惊险无比,头顶又多了一个太上皇出来,但好歹瓦解了元国实力,没有胡人南下之祸,因此走得时候脸上的表情都是十分复杂,犹以武乾坤为甚。

    他这次损失最大,不仅断了武无道与飞龙将这左膀右臂,连国土都被割掉一大块,回去之后如何压服臣民,也是一个极大的问题。

    但方元当然不会理会这些。

    盟会之后,他就与夏国国君、谢灵韵分别,独自骑了一匹枣红马,进入草原深处。

    呼呼!

    狂风吹过,牧草倒伏,枯黄僵硬,寒冷中带着一点衰败之气。

    “寒冬将至!”

    方元深深呼吸了口空气:“元国牧民的这个冬天,可不好过啊!”

    八汗自相残杀,又不能南下,整个元国今年冬天无疑会冻饿死很大一批人,除非发疯一般地抢掠北面,将其它游牧部族压榨至极限,但这必然留下血仇,种祸不浅。

    不过这都不干他的事。

    “前方再去二十里,有一个大湖,夕夜部之前便是驻扎在此,又被巴图帅军追上屠戮……”

    再往前走,一股腐臭之味顿时传出,带着浓郁的腥气。

    天空中,大量的秃鹫与乌鸦盘旋,仿佛在享用一场盛宴。

    “听闻夕夜部在元国北方也算小有名气的部落,有着数千成年壮丁,真要屠灭,起码得建个万人坑了!”

    方元策马上前,就来到了一处战场,虽然已经被清理过,但仍旧有断肢残骸被随意抛弃在路边,引来野狼与灌狗的争夺。

    战场之后,原本应该是一片蒙古包,此时自然只有一片残骸,地面焦黑,似乎有着烈焰焚烧过。

    惨!惨!惨!

    这人间地狱一般的景象,顿时令方元深深叹息。

    他默然了一会儿,闭目掐诀,身前又浮现出那个紫色的烟团。

    呜呜!

    这紫烟龙蛇不定,伸缩游走,最后化为一个箭头,指向某处。

    方元不再疑惑,直接追随紫烟而去。

    大湖过后,草原微微起伏,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裂谷。

    方元下马,跟随着紫烟,顿时来到裂谷深处。

    一日奔波之后,天色已晚,金乌西沉,玉兔东升,洒下清幽的月光。

    裂谷深处,只有一个小潭,当中倒影着一轮明月,洋洋洒洒,如梦似幻。

    在潭边的一块青石上,半躺着一个美得犹如梦境一般的女子,赫然是紫梦。

    “你来了?”

    她仰起头,以一种纯净的目光注视着方元,仿佛早就知道他会找到这里来一般。

    “你不是人!”

    方元深吸口气,以一种凝重至极的声音道。

    “我怎么不是人?”

    紫梦微微一笑,举着自己的手掌,在月光之下,竟然如美玉一般晶莹剔透:“有血有肉,会哭会笑,女子有的,我都有,为何不是人呢?梦师大人?”

    “你果然知道……”

    方元叹了口气。

    从一接触这女子开始,他就察觉到对方身上有着一种熟悉的气息,这时却是可以完全确定了。

    这个名为紫梦的女子,并不是大乾世界原本的人类,而是一位梦师的梦中造物!

    梦师之道,极高能创造世界!自然可以化生万物生灵!

    但从死物、灵物、到活物、开启灵慧的活物、最后到人类,显然都是一个个巨大的关卡。

    若这位制造紫梦的梦师还活着,其修为或许还要超过问心居士!

    “虽然我也有着听闻,在大乾世界,有着‘梦族’,却想不到在这里还能见到活生生的一个!”

    方元一叹:“你的主人呢?”

    “主人?”

    紫梦的脸上带起天真的笑容:“相比于这个称呼,人家更喜欢尊称他为‘父神’呢!”

    方元默然,对能化生世界、创造人种的梦师而言,神明这个称呼,完全担当得起。

    “可惜……人家并不知道!”

    她绝美的脸上带着一丝惋惜:“父神已经不在了……甚至,我都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只记得天空撕裂,大地崩溃,我被抛弃在了此处,一直在草原上游荡,直到夕夜部的人找到了我,供奉了我……”

    “之前,巴图来了,屠杀了夕夜部的人,我就要为他们报仇,老汗王已经死了,巴图接下来也会死!”

    哪怕在说杀人这么严肃的事情,她的表情依旧淡淡,有着苍生蝼蚁,万物刍狗的淡漠:“你要来阻止我么?”

    “虽然在草原上有着布置,但巴图死了,大不了让他的儿子继位……左右没有什么区别!”

    方元耸了耸肩膀:“但作为交换,你的确欠了我一次,我需要你赔偿!”

    “赔偿?”

    紫梦笑了笑:“这位梦师大人,你可知道,对于梦族而言,梦师们就是绝对的主人,难道……你就不想给我打上烙印,彻底奴役我么?”

    方元长出口气。

    不得不承认,面前这个女子,的确是一个尤物。

    奈何他从对方美丽的眸子当中,却是看到了一丝深沉的悲哀之色。

    人之所以为万物灵长,便是因为懂得思考,但也也并不全是好事,比如偶然就会陷入对自我存在的怀疑当中。

    特别是对这梦族而言。

    由梦师凭空造出的他们,活在这个世界上,到底算是真实,还是虚幻?

    若连自我中的‘我’都失去了,那又应该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莫名的,方元的心灵就有着一种触动,不由开口道:“生存与繁衍,是所有生物的两大原欲,但实际上,这两种原欲,又可以概括为‘存在!’,向世界、向自己证明,自身的存在感!”

    所谓的永生、永恒,实际上也不过是一种持续的‘存在’罢了。

    “对于这个世界而言,存在即合理!既然你已经活生生地存在了,便是一种证明,又何必再纠结于人的概念?”

    紫梦听了,却是娇躯一震。

    良久之后,才娇笑道:“你这人,口是心非,一开始还斥责我不是人呢,转眼就开始安慰起来……不过不得不说,你的话的确很有些道理,看来我不应该待在草原,应当南下,去看看你们的书籍,文化,这里面原来有这样多的道理……”

    “巴图是你扶持的人,我杀了他,的确欠你一次,你要什么?”

    这姑娘认真地考虑了一下,竟然问道。

    方元也发现了,这个名为紫梦的梦族之女,心思似乎比普通人要单纯一点。

    ‘是那位梦师的设计,还是天生的缺陷?’

    方元心里默默吐槽了一下:“我也不需要什么,只要通过元戎大草原,前往大乾帝国通道的情报,便足够了!”

    “大乾,你想去那里?”

    紫梦望了一眼方元,显得有些诧异,先点点头,又摇摇头:“元戎大草原深处的危险,要远远超出你的想象,我当初便是差点死在那里,幸好为夕夜部所救,但是你的话,或许可以……”

    “哦?草原深处,有着什么恐怖之物么?”

    方元越发来了兴趣。

    “我只知道一点点……”

    紫梦的声音变得有些迷离:“在元戎极北,几乎全是天天刮着白毛风的恐怖地狱,我当初第一次来到这个世界,就是出现在那里,虽然只是边缘,但也压制得我立即重伤,并且……那里并不是一无所有,仍然有着可怕的生物徘徊……”

    “传闻……前往大乾帝国的走廊,就位于白毛风的深处,你若想去那里,首先就得穿过元国极北的地域,除了自然之威外,生活在那里的牧民与部落也是凶悍无比,同样有着萨满与勇士的存在,甚至连元国都不愿意招惹。”

    方元一边听,一边仔细记忆,不断点头:“你放心!在未曾彻底失去希望之前,我也不会轻易前往大乾的。”

    他早就知道,从这片大陆前往大乾帝国,绝非什么容易之事。

    否则的话,当初的邪派梦师杨凡,还有自己的师父问心居士,都不会选择此地避难。

    “多谢姑娘相告,从此你我两不相欠!”

    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之后,方元抱了抱拳,转身就走,毫不犹豫,倒是令紫梦诧异非常。

    ‘这梦境生物诡异,更何况背后还站着一位强大的梦师,哪怕看起来曾经遭到劫难,却也不清楚有没有死透,冒然牵扯上,绝非什么好主意。’

    裂谷之外,方元翻身上马,目中精光连闪。

    这次前来草原,总算收获颇丰,突破通脉境界,打压元武两国,以及最后的紫梦情报,都是不胜之喜。

    “接下来,就是回到青峰灵地,好好修炼了……”

    他吐出口长气,眼眸里浮现出坚决之色。

    师父问心居士的遗憾,还有自己的追求,都不是这片小小的大陆能够承载的。

    唯有大乾帝国,才是自己更大的舞台!

    当然,自己也不会这么傻乎乎地一头撞去,必然要先将这片大陆变成自己的后花园,搜刮全大陆资源供给自己,直到修为进无可进之时,再尝试前往大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