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呼呼!

    北风狂啸,天地无情。

    放眼望去,入目所及,皆是一片白茫茫之景,滴水成冰,飞雪如刀,直如寒冰炼狱!

    “这就是白毛风?想不到元戎大草原极北,竟然是如此景象!”

    方元此时正以一个暧昧的姿势,与紫梦骑在独角兽上,呼吸间,口鼻中就嗅到了前面佳人的幽香,几缕青丝调皮地在他面上拂拭。

    至于原本那匹白马?早在进入白毛风地界数个时辰之后就被冻毙,此地的凶险,普通野兽根本无法适应。

    哪怕是紫梦的独角兽,这时也从独角上放出一层白茫茫的光晕,笼罩全身。

    不仅如此,它四蹄上的鬃毛散开,宛若一个个巨大的吸盘,这才能在厚厚的雪面上行走,不至于落入陷阱。

    ‘能做到这点,必然也可踏水而行,夏国中就有着传说,之前有某位杰出的大将,坐骑便有着踏水之能,屡屡救他脱离危难,是为瑞兽……’

    与美同骑,到底不同,方元的心里也有了略微的异样。

    紫梦仿若未觉,忽然回过头,以清泉般的声音道:“此地只是白毛风的外围,若想前往大乾,必须通过极北之地的核心,我已经带你绕开了外围的寒冰部落,但荒原深处的危险与凶兽,就要靠你自己了。”

    “你……不想回大乾,去寻找你的主人么?”

    从紫梦的话语中,方元听出了分别之意,不由有些疑惑地问着。

    “主人……你是说我的父神?”

    紫梦凄迷地一笑:“他的伟大,是现在的你所远远不能企及的,我向他祈祷、向他倾诉我的一切,他一直与我同在!”

    方元不由沉默。

    他感觉前面这个女人,有着成为狂信徒的倾向。

    ‘梦师到了最后,便是成为神祗么?’

    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对,或许那位梦师已经陨落,因此这个紫梦才会产生此种想法。

    呼呼!

    北风愈烈。

    前方,一个阴影出现,越来越大,最后形成了一个巨大峡谷的模样。

    不!

    这简直已经不是峡谷,而是天国的门扉!

    两边冰崖顶天立地,几乎遮蔽住天空,视线所及,尽数都是此冰崖的峰线,根本看不到尽头。

    “要小心,冰谷当中,有很多危险,或者说,干脆就是另外一个世界……”

    紫梦下了马,略微欠身:“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多谢!”

    方元摸了摸鼻子。

    实际上,若不是有紫梦带着他,光是绕过外围那些寒冰部落,还有找到这里,恐怕就要花费不少手脚了。

    “预祝你心愿得偿!”

    紫梦笑了笑,转身上马,刹那间消失在风雪中。

    “梦族……真是有趣!”

    方元望着她背影消失的方向,忽然一笑,转头看向冰谷。

    呼呼!

    冷风愈急,因为两边的夹谷影响,使得谷口的寒风越发凄厉。

    方元的身体都几乎要被吹飞,好在他早有准备,脚下用劲,宛若扎地生根一般。

    突然间,一道黑影激射而来,其势若强弓硬弩。

    “嗯?”

    他右手一夹,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大量的冰晶碎开,在手上留下一层寒霜。

    这寒冰大峡谷的谷口,于狂风中竟然夹杂着冰棱之箭,万箭齐发一般,简直比什么陷阱都要恐怖!

    “冰棱?!此种程度,恐怕就算是四天门的高手,都要被射成筛子吧?”

    方元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有些倒吸冷气。

    自己的反应、防御、以及出手速度,可不是普通武宗可比。

    这还只是一根,若接下来密集聚火,恐怕武宗都要手忙脚乱,乃至重伤毙命!

    在这里,一旦身上破开伤口,功力宣泄,八成连血液都会瞬间结冰!

    “幸好我前来之前,特意强化过肉身,一炼金身的境界,到底要强过普通武宗太多了!”

    白光一闪!

    方元手上就多了数条铁链,尖端处还有长长的钉子,又粗又大,笨重无比,表面泛着黑黝黝的光芒。

    这都是用百炼玄铁打造,放在世俗中,只要一点就可以铸就所谓的神兵利器,但对方元而言,也不过是一件工具而已。

    “喝!去吧!”

    他右手一举,力发千钧,数百斤重的铁钉连带着锁链,顿时化为一道乌光,笔直突破冰面,直入岩壁,牢牢定住。

    “走!”

    方元看了谷口一眼,毫不犹豫地向前走去。

    嗖嗖!

    冷风如刀!当中更是夹杂着万千冰棱!

    越靠近谷口,冰棱便越发密集,带着惊人的动能突刺!

    啪啪!啪啪!

    方元又从山河珠中取出一面巨大的铁盾挡在身前,顿时宛若雨打芭蕉一般,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

    大量的冰棱碎裂,在他的铁盾上结上了厚厚的一层冰面。

    冰凉刺骨的寒意,又沿着铁盾一路蔓延。

    这种程度的寒冷,哪怕是武宗,肉身都有可能被冻僵坏死!

    “光凭我的肉身,在这里也有些难以维持了!”

    方元眸子一凝,身上三道灵脉的光芒浮现,化为一层盔甲笼罩全身。

    嗡!

    光芒闪烁中,原本的寒意立即被排开。

    不仅如此,他的手掌一下炙热如铁炉,带着滚烫的温度,沿着铁链铁盾传递,大量白气蒸发,化开寒冰。

    “再来!”

    方元走到铁链标记前,拔出铁钉,又是一甩。

    咻!

    黑光如同乌龙出渊,死死扎在了岩壁之上。

    “此种程度……恐怕通脉武宗,都不一定能安然通过啊!”

    在峡谷谷口风眼所在,气流激荡,寒冰破空,方元咬了咬牙:“这还只是通往大乾的第一道难关,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前来此地的逃亡者那么少了,一是穷乡僻壤,第二要通过这重重险阻,也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他师父与杨凡都是虚圣梦师,神通广大。

    即使那个聂狂,也是将百毒炼金身修炼到十炼境界的人物,肉身强横至不可思议。

    除了这三人之外,换成普通的通脉武宗,哪怕通元灵士,面对这自然之威,恐怕也要节节败退。

    噼里啪啦!

    又是一阵冰风暴席卷而来,重重砸在铁盾之上,竟然令这百炼铁盾表面都浮现出裂痕!

    “要命!”

    方元眸子一凝,手上铁链连放连收,开始飞快赶路。

    百炼玄铁的盾牌都成这样,哪怕他对自己的肉身再有信心,也不认为能在此天险下支撑多久。

    砰!

    前进数十丈之后,原本的冰棱中,又夹杂了冰块、冰巨石,从高空中坠落下来。

    当!

    方元举盾一挡,将一块上百斤的巨石磕飞,半条手臂略微发麻,元力一转,又瞬息间恢复过来。

    “跑!”

    他眼中放出精芒,施展开身法,迷踪步幻化万千,躲过巨石,在谷口艰难穿行。

    偶尔遇到实在躲不开的巨石,就用铁盾硬抗,至于飞刺而来的冰棱,此时实在顾不上,只能用肉身硬扛。

    好在他肉身强大,铁布衫加一炼金身,到底非同凡响。

    若是换成普通武宗前来,身上恐怕立即就要多出几个血洞。

    “不仅是防御上,普通武宗,那点元力根本就不够用啊!”

    方元心里一叹,忽然间,后背汗毛倒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骤然袭击而来,令他泥丸宫都是一跳。

    哗啦!

    悬崖之顶,一块如山岳般巍峨的冰山,底部层层断裂,仿佛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砸落而下,遮天蔽日。

    “我……靠!”

    方元眼珠瞪圆,看着这阴影将自己笼罩,立即一扔盾牌,亡命奔逃起来。

    ‘如果被这冰山砸中,我根本活不下来的啊!’

    他双手持着铁链,飞速前进,浑身硬气功运转至极点,任凭冰棱飞刺,在元力护罩上留下点点碎屑。

    呼呼!

    呼呼!

    黑影越发扩大,竟然连原本的气流都仿佛受到了干扰。

    “开玩笑,我才不要变成冰块,迷踪步!”

    方元奋力挥舞铁链,一下前进数丈,面色涨红,眼珠里面都似带着血丝。

    咔嚓!

    这一跃而出,顿时仿佛迈过了某个界限,前面的狂风一下削弱了数成。

    “进入冰谷之后,由于这谷腹空间远比谷口宽大,因此风力也小了不少!”

    面对这千载难逢的良机!方元毫不犹豫,迷踪步运转至极限,化为漫天幻影,每一脚都在冰层上留下一个深邃的脚印。

    轰隆!

    冰山终于毫不留情地砸落,在谷口掀起一场地震,碎冰碎石飞溅。

    嗖!

    人影一闪。

    方元的身影于间不容发之际躲过冰山范围,但饶是如此,也被飞溅的碎冰突袭,身上元力护罩一下崩溃,大量碎石碎冰砸在后背。

    “呜!”

    他闷哼一声,借着这股力量,却是越发向前疾行,终于彻底出了冰山范围。

    “好险!”

    越过一处地裂,方元看着身后的一片狼藉,犹有余悸。

    “这里……便是冰谷内部?”

    此时彻底进入冰谷之后,一个全新的世界,顿时浮现在他的面前。

    虽然周围地面依旧凝雪成冰,坚硬无比,但天地为之一阔,狂风渐渐变小,不远处,似乎也有了一点生命的气息。

    “过了鬼门关之后,果然是另外一重新的天地啊!”

    方元满足一叹,目中泛出精光:“大乾……我来了!”2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