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不论星落城、瀚海沙漠、还是万鬼涧、死亡走廊……都不是十分适宜人类生存之地。

    之所以还有如此多城村,实在是迫不得已。

    他们的先祖,都是大乾几次斗争中失败之人,不得不远走异国他乡。

    这一路上,不知道铺满了多少先人的白骨与血泪。

    只是,哪怕星落城主这一支的先祖,也是被恐怖的冰风暴所阻挡,无法越雷池一步!

    ‘不对……’

    方元看着此时的星落城主,心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

    ‘这里的上层,或许已经彻底安于现状了,毕竟,哪怕下层平民再怎么苦难,他们也能过得很好,对于冒险前往更南方,却是没有多少渴望……与其孤注一掷,去赌通过冰谷的概率,还不如直接回转大乾!’

    哪怕是元武大陆,与大乾相比,也成了穷乡僻壤。

    有着杨凡记忆的方元,对此可是非常清楚。

    这好比偷渡,只有穷国人冒着危险,不计生死地往富国去的,极少有着逆反。

    ‘也是……这星落城主都不知道是第几代了,既然大乾帝国的仇家都没有追杀过来,那想必也是放弃了,这时若偷偷回去,隐姓埋名,还是有很大概率能活到老死的……只是,这种生活,恐怕还没有在本地称王称霸来得快意……’

    方元心念电转,只觉对于这些路线上弃民的心理把握,又增加了一分。

    当即哂然一笑:“是否来自冰谷之南,又有何重要?”

    “这倒也是……”

    星落城主抚须不语,显然自己不会冒着生死危险,去探索那或许存在的南方大陆。

    “城主今夜前来,可是为了那红叶村之事?”

    方元换了一个话题:“满村之人,竟然尽数失踪,血流成河,尸体却消失不见,实在是大大的怪异之事!”

    “小友不是我们星落域的人,可能不知晓,这鬼怪之事,在这里,却是常情了……”

    星落城主目光幽深,忽然一叹:“几乎每年,都有着怪异之事发生,少则十几人,多则数十人、上百人,至于这次整村消失,也不算太过罕见……”

    “那城主觉得,这里的鬼怪诅咒,是从何而来?”

    方元颌首,目光逼视。

    “按照我的推测……或许乃是来自一位大能!”

    星落城主面色凝重:“我等存在,只是超凡,距离真正的大能,差距还是不可以道理计……”

    “那种大能,哪怕陨落了,随便逸散的一个念头、一丝怨恨,都会长久地存在下去,一旦遇到风云,便会化成毒龙!”

    “食气者神明不死……”

    方元目光闪动:“城主觉得,此地徘徊着一个怨灵么?”

    “是与不是,又有何重要?”

    星落城主笑道:“有着四相灵阵在此,不论是怨灵还是诅咒,都无法越雷池一步!”

    至于村落什么的?

    万民如草,割完复生,真当他会在意?

    “果然如此……”

    方元叹息一声。

    在这个体力量超凡的世界,还对这些高层抱有幻想,未免就太过天真了。

    “那城主此来,究竟是为了何事?”

    “本城主只是听说城内来了一位武宗,很有些意思,特意过来看看!”

    星落城主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方元:“不知道小友是否愿意成为我星落城的供奉?只要你答应下来,待遇立即便与空明神僧一般!”

    “空明大师可是阵法师!”

    方元有些讶然:“莫非城主觉得在下小小一个武宗,竟然能与他相提并论么?”

    “本城主自有打算!”

    星落城主自信一笑:“不知道小友意下如何?”

    “抱歉!”

    方元听了,却是毫不犹豫地摇头拒绝:“在下志在大乾……”

    “那真是可惜……”

    星落城主倒也没有显得多么沮丧,反而似好心提醒道:“那瀚海沙漠,万鬼涧,还有死亡走廊,可都不是什么容易通过的地方,只有很少地域能够让人生存,其余地方充满了危险,小友若反悔,随时都可以回来,切记星落城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多谢!”

    方元以一句感谢,结束了这次会面。

    ‘此星落城主,实在是热情得有些过份,八成心里有鬼!’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对于人心的把握,不论哪个世界,都不会有着不同。

    但第二天,星落城主便命人送来了一张兽皮地图,上面线条虽然粗略,但也大致描绘出了星落城、瀚海沙漠、死亡峡谷等等地表的位置,很有诚意的模样。

    “替我多谢你家城主!”

    拿到地图之后,方元也不废话,直接与空明神僧告辞,大步走出了报身寺。

    “师尊?”

    空明神僧一路将方元送出数里,手里一直捻着珠串,低诵佛经。

    旁边一名入室受戒的弟子终于忍耐不住,问道:“为何不……”

    “缘生缘灭,缘起缘散,都是冤孽!”

    空明神僧叹息一声,没有过多解释,直接一拂袖:“我等回寺,你们记住,最近若无大事,都不要再出来了……”

    ……

    重新走在星落城头,看着诸多新入城的村民羡慕、崇敬等等的目光,方元觉得颇为有趣。

    在不知不觉间,他已经走到了东门附近。

    “若要动手,就应该选择这里了……”

    方元忽然叹息一声。

    波!

    果然,下一刹那,他周围的虚空仿佛水纹一样波动起来,倾刻间天旋地转,等到再回过神来的时候,周围的行人、街道、喧嚣的集市、高大的城墙,都尽数消失得无影无踪,唯有一个巨大的广场,方元孤零零地矗立在正中心。

    “阵法?转移?”

    方元看了看周围,脸上露出一丝敬佩之色:“当真不错!”

    “此乃四相灵阵中的青龙腾空术法,能得武宗一赞,在下也是与有荣焉!”

    空旷的广场上,一个声音忽然响起。

    人影缓缓走近,赫然是星落城主!

    “果然是你!”

    方元叹息一声:“我无意窥视你的秘密,甚至已经准备远走高飞,你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此事……的确是我不对!”

    星落城主沉默良久,叹息一声:“作为补偿,我可以将前因后果都告诉你!”

    “不用告诉我,我也大致可以猜到……红叶村,乃至之前的鬼怪惨案,实际上都是你做下的吧?”

    方元摇头叹息:“本意……不是献祭,就是交换,以获得力量!”

    “不错,要维持整个四相灵阵运转到现在,你觉得需要消耗多少?哪怕在阵眼处埋了一颗星核,阵法之力也是远远不够!每隔一段时间,就必须检修一趟……”

    星落城主叹息着:“为了这一城人的生命,牺牲外面区区的几个村子,又算得了什么?”

    “与我想象的差不多……”

    方元点头:“那此时,为什么要找上我?”

    “因为前些时日,为了抵御一头寒风吼,这四相灵阵的一个阵脚出现了破损,我虽然尽力修复,但其中却还缺了一样关键材料,老夫也是冥思苦想了许久,才想到利用一名武宗的气血精元,外加现有的材料,替换原本之物的李代桃僵之法……”

    “此城的武宗,都是你们自己人,因此也唯有傻乎乎送上门来的我了……”

    方元叹息一声。

    “不错!”

    星落城主肃穆行礼:“还请小友安心上路,整个星落城上下,日后都会感激您今日的付出……”

    他此时义正言辞,浑身就萦绕着一股‘正气’!

    通过他的眼神,方元心知,他必然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乃是无比正确之事,在他号令之下,哪怕方元这个武宗,也得乖乖地牺牲小我,完成大我,成为四相灵阵的柱石!

    “此种神态,还当真是令人……厌恶啊!”

    方元摇了摇头,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你以为,你还逃得出去么?”

    星落城主的声音自信无比,带着从容不迫的味道。

    他当然有理由如此。

    毕竟,此时的方元,已经位于四相灵阵当中。

    数代阵法师的布置,完全令此地变成了绝地、险地,根本没有人能逃得出去!

    此时,他再一拍手,两名武宗的身影又浮现出来,脸上带着狞笑,开始缓缓迫近。

    天时、地利、人和尽数处于劣势,若是一般的武宗,恐怕真的只有乖乖引颈就戮一条道好走。

    ‘这真是……’

    方元弄明白了前因后果,却是有些哭笑不得,眼睛里面就带着寒光。

    “我不想找你麻烦,你却不放过我了?”

    饶是如此,这个四相灵阵的虚空挪移之能,还是令他大吃一惊,有着开了眼界的感觉。

    “罢了,今日我便让你知晓,你究竟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方元深吸口气,身上的气机顿变。

    “不对劲!”

    就在这时,星落城主的面色也是狂变了:“刚才星核给我传来了消息,挪移此人,消耗竟然是普通武宗的十倍!他并不是普通武宗,而是通脉!”

    “答对了!可惜已经太晚!”

    方元狂笑一声,三条灵脉自身上浮现,化为灵甲,毫无保留地挥出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