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矗立在绿洲上的瀚海城,在辉煌阳光的照射下,仿佛披上了一层金衣。

    它就像一位仁慈的母亲,敞开双臂,宽容地接纳了远行归来的疲惫游子。

    瀚海城内的建筑大多低矮,为土木结构,窗户很小,在路上行走的大多是穿着劲装,面露精悍之色的刀客。

    当然,也少不了来自四面八方的驼队,以及衣着大胆华丽,表演胡旋舞的艳姬。

    “大人!前面就到了我们白驼商会的总部了。”

    商队一路往前,来到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八角大楼前面。

    阿休达飞快跑进去,没有多久,一个气度过人、双手上满是各种奇异宝石的老者,就在八名女姬的簇拥之下,款款走了出来。

    在他前面,数名白衣侍童趴在地上,恭敬地铺开金色的羊毛毯。

    “欢迎您,远道而来的客人!”

    白胡子老头张开双手,显然已经听说过方元的强大:“老朽白驼商会的会主,白三通,见过方宗师!”

    “哦?”

    方元却是有些诧异:“你是……大乾遗民?”

    “本人祖上,的确来自大乾!”

    白三通苦笑一声:“实际上,这瀚海城居民,大多都是穿越三界山而来,只是多与胡种混婚,这才有些异族习气……”

    “原来如此!”

    方元点点头,没有多说。

    但白三通却丝毫不敢怠慢。

    能穿越白沙漠,必然是武宗一级的高手!

    更何况,对方还来自白沙漠之后,那更为恐怖的天罚之地,实力绝对非同小可!

    “不知道方宗师想要如何,只要力所能及,老朽一定全力以赴!”

    白三通抱拳,肃穆地说道。

    “很简单……我需要三界山的相关情报!当然,也少不了报酬!”

    方元一扬手,一只玉瓶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亮丽的弧线,直接落入白三通手中。

    “这是……灵丹?”

    白三通倒出一丸丹药,眼睛立即就瞪圆了。

    方元看了,心里暗笑。

    丹师、阵师,到底还不是多么常见的人物,特别是这几块险地元气贫瘠,资源不足,灵丹的价值就要更高了。

    拿这个出去砸人,比提着黄金砸人还要震撼与有面子。

    “请大人放心!”

    白三通将灵丹小心收好,面上的恭敬程度又增加了一个等级:“三界山的资料,老朽一定会将其搜集齐全,奉送于大人面前!”

    光是为了这些灵丹,也值得他去拼命了!只是收集情报,又不多么费劲,推辞了才是白痴。

    若不是方元看重他地头蛇的优势,也不会让他来占这个便宜。

    ‘只是……打听三界山的情报……’

    白三通恭敬退开,将方元迎接入商会,心里还在疑惑:“搜集三界山资料,莫非这位大人,竟然准备重新进入大乾?这真是……”

    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说好了。

    从大乾外逃出来,他们乃是罪民,心里惴惴,仇人在那一日,一日便不敢回去。

    更不用说,逆行三界山的危险,要远远超出普通人的预料。

    正因为这两个原因,哪怕瀚海城乃是距离三界山最近的城市,也很少听闻有人起这个疯狂念头的。

    但此时,他却看到了一个!

    ‘无论如何,只要伺候好了这位,让他多多赐下灵丹,便足够了……’

    白三通心里想着,目中就浮现出坚定之色。

    ……

    三日后。

    白驼商会总部,一间华丽的厢房之内。

    地面上铺着金色的羊毛毯,上面是不着鞋袜、露出晶莹玉足的艳姬,在乐师应和中翩翩起舞。

    方元靠在锦缎之上,神情慵懒。

    面前,几名艳姬伸出雪白的手臂,争相为他倒满殷红如血的葡萄酒,送上各种美食。

    “葡萄美酒夜光杯!这生活……当真不错!”

    方元一口将殷红的葡萄酒饮尽,脸上浮现出一丝酡红。

    在这葡萄当中,也混杂了灵果,滋味相当不错,最关键的是,的确能令他享受到一丝醉意。

    “大人!”

    房门打开,阿休达轻手轻脚地走进,神态谦卑,又送上数份文书:“这是敝东主搜集到现在的三界山之情报……”

    “嗯,你们都出去!”

    方元摆摆手,不论舞姬、乐师,都是肃穆一礼,恭敬退了出去。

    “三界山!”

    对于正事,方元却是颇为清楚的。

    他眸子一清,顿时恢复了清明,看向情报。

    “三界山!这是连接蛮夷之地与大乾的枢纽,分割三界,其中的两界,是大乾与蛮荒,而还有一界,则是幻梦界!”

    “这幻梦界……传闻中,乃是一位梦师中的高手大能,陨落之后,所留下的具化之地……只是……并非灵地,而是凶地!”

    高阶梦师,陨落之前,完全可以将梦境部分具现化而出,遗泽后人。

    比如绝心居士,就留给了方元青峰灵地,还有一道梦师传承。

    但也有例外,比如存心想报复世人,就当然不会留下灵地,而是遗留凶地、绝地!

    当初那位梦师大能不仅修为非凡,并且在被逼迫得陨落之时,更是机缘巧合,遇到了某种神秘的未知影响,令他具现出来的凶地也发生了诡异的变化,与两界山融合,又处于一种十分奇怪的状态,似虚似幻,迷离不定。

    若是从大乾到蛮荒,还只是会偶尔遭遇凶地,危险并不是十分大。

    但若要逆反而行,则是必然遭遇凶地,其中不仅危险,更是奇诡绝伦!

    普通的武宗、灵士,哪怕梦师,去了都是凶多吉少!

    久而久之,瀚海城中之人,便再也不提回返之事了。

    “一个梦师遗留的真实秘境,只会不定时开放,带来危险……”

    方元摸了摸下巴,露出一丝莫名的微笑来:“倒是要见识一二!”

    ……

    与此同时,瀚海城中,某个密室之内。

    “少爷,小姐,有着最新的密信!”

    一名气息精干的刀客穿过重重警戒,进入密室之内,拿出一份信笺。

    “密信?鸡毛血箭印记?是来自大乾的?”

    里面,两个少年男女看了,都是面色剧变。

    “能逼得家族启动如此暗手,看来真是发生大事了!”

    那名女子年纪要比少年大点,直接道:“云弟,打开看看吧!”

    这信封上有着专门的封印,若是没有正确的开启之法,只会带着整封信自毁。

    “知道了!”

    秦云摸出柄小刀,割开了大拇指,令上面的血液滴落到鸡毛印记之上。

    “咯咯!”

    下一刹那,红光一闪。

    一头昂首挺胸的五彩大公鸡虚影浮现,引吭高歌,蓦然一啄。

    呲啦!

    一道封印破碎。

    这信笺上的印记,竟然仿佛要特定的血脉,才能开启。

    少年秦云眉头都不皱一下,抽出信纸,上面是一片空白。

    “果然如此,拿来吧!”

    女子见此,脸上就带着一丝喜色:“应该真是亲近我们的人送来的!”

    秦云将信纸铺在桌上,少女扭开手上一个翡翠戒指,倒出一种暗黑色的粉墨,又用清水化开,均匀地涂抹在信纸上,放在火炉旁边烤干。

    随着纸张渐渐干燥,上面也浮现出一个个殷红色的字体。

    “这……”

    秦云凑过一个脑袋,脸上就带着喜色:“秦风雨……死了?”

    这是秦家长房的嫡子嫡孙,天生获得万千宠爱,将来必然继承秦家家业的。

    至于他们两个,不过普通庶子而已。

    秦家家大业大,并且还有一个世袭爵位,乃是一郡霸主,围绕着家主之位的争夺,自然也激烈非常。

    他们两个虽然是庶子,但血脉却十分纯正,因此成为了一些人眼中的目标,也卷入了漩涡中,为了活命,不得不奔逃出秦家,甚至直接逃出大乾。

    但此时,却想不到喜从天降。

    一次袭击,长房损失惨重,不仅嫡系继承人秦风雨,就连其它几个嫡子,都是或死或残,举目四望,唯有在逃的这对姐弟,反而是最有继承权的两个了。

    因此家族中的亲近派就发来消息,召回这对姐弟。

    “姐姐……要回去么?”

    秦云心里有些火热,又有些忐忑。

    “必须要回去!”

    少女咬了咬牙齿:“莫非你忘了娘亲的遗愿?”

    “当然没有忘,可是大娘那里……”

    秦云踌躇着。

    “那个恶毒的妇人,你还叫她大娘?”

    少女眉毛一竖,竟似带着煞气。

    “我只是习惯了而已……”

    秦云一缩脖子,这大娘,自然是他们爹的正妻,势力颇大,当初便是被她逼得不得不逃出大乾。

    这次若回去继承嗣子之位,最大的危险,同样来自这个女人!

    “不!不仅是那女人,还有三界山!”

    少女咬了咬牙齿,叫来一人:“周叔,可有突破三界山的办法?”

    这周叔手长脚长,脸上满是风霜之色,骨节粗大,皮肤精黑,却是十分精明:“小姐、少爷……三界山易出难入,若是大乾到这里,不会有着多少危险,但若要逆行至大乾,必然会遭遇凶境!老朽不过武道十二关圆满,很难庇护你们周全!必须找人借力!”

    “我知道!”

    少女咬了咬牙齿:“为了回去报仇,任何代价,我们都可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