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走在十绝关街头,看着充满大乾风情的建筑与衣物,秦家姐弟神情怔怔,有着一种梦游般的错觉。

    万老板虽然收费很贵,但花钱办事,一分钱,一分货,当真带着他们绕过了最危险的关卡,成功进入十绝关之中。

    当然,一到安全地点,他就立即甩下方元三人,显然不想与没有身份令符的他们有着丝毫牵扯。

    “这就是大乾?”

    方元深深吸了口气。

    虽然在杨凡的真实梦境当中,他也有了一段在大乾生活的经历,但亲身到此,感觉又是不同。

    “我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再考虑以后之事!”

    他神识一扫,只觉这城池设计大气,带着肃杀的味道,两边房屋低矮结实,不时就有士卒巡逻而过,不由说道。

    “一切都听大人的!”

    秦卿姐弟知道还没有躲过危险,当即都是点头。

    半个时辰之后,一间饭铺之内。

    楼下,各种吵杂的声音传来,酒香混杂着肉香,勾人馋涎。

    十绝关之内的店铺很难找,秦家姐弟也是找了好久,总算才找到一个有包厢的餐馆,至于住宿?拿出身份证明先!

    “现在还好,到了晚上,十绝关立即就会进行宵禁,有着士卒在街道上巡逻,遇到夜晚行走者,有身份令符的,一次警告、二次罚金、三次直接贬为苦役,而没有身份令符的,都是杀无赦!”

    秦卿面色忧虑,看着面前的满桌美食,却没有多少胃口。

    “对于我们而言,虽然通过了最危险的十绝关,但要去大乾,路上还有几道关口,都会检查身份令符……”

    秦云面色忧虑:“要不通知下家族中倾向我们的那些人,以他们的能力,应该能为我们搞到几个假身份吧?”

    “绝对不行!”

    秦卿立即摇头:“我们姐弟虽然逃亡蛮荒,但此事万万不可被外人知晓!”

    别的不说,若是他们大娘徐夫人知道,只要略作手脚,咬死他们的罪民身份,那秦云姐弟立即就要被官府抓了处置,家主什么的就成了浮云。

    “身份令符么?我有!”

    方元做了一个伸手入怀的动作,实际上,在真实梦境中,三枚菱形的令符已经浮现出来。

    ‘这令符不过材料难得,还有一个微型阵法在上面罢了……在我梦师的造物之能,还有阵法能力面前,还真算不得什么……’

    秦卿姐弟却是张大嘴巴,看着方元摸出了三枚菱形的令符。

    “怎么可能……这是怎么拿到的?”

    秦卿眼中似乎有着精芒。

    “来历你们不用管,只需要知道,它有着七八成把握,能瞒过普通法器检测就行了……”

    至于更高级的,由灵阵师直接检查,方元也不指望自己随手做的小玩意能蒙混过关。

    “这两枚令符,此时还是一片空白,要想上面的微型阵法运转,需要你们的一丝气息!”

    方元伸手一抓。

    咻!

    气流涌动,秦云蓦然感觉身上仿佛少了什么,有些茫然若失。

    旋即,他接过自己的那枚令符,顿时见到上面的阵法已经自动运转起来,散发出一股灵性的光芒。

    “很好,看起来是激活了!”

    方元点点头,又看向街道上,那边,一队军士正在巡逻而来。

    “你下去,试一试这令符功能!”

    他撇了撇嘴,以命令的语气道。

    “什么?”

    秦云直接吓得面色惨白。

    明知道这是假货,还要去挑衅卫兵,他毕竟是个少年,顿时双腿都开始打颤。

    “如果必须要去试的话,小女子……”

    秦卿咬了咬朱唇,站起身。

    “不!”

    方元一竖手掌,又看向秦云:“你也知道,你们这次回来,就是孤注一掷,要争夺家主之位的吧?若是连这点危险都不愿意冒,让我如何相信你的能力,从而在你身上下注?”

    秦云咬了咬牙齿,忽然想到了老周等骑士,站起身来:“我去!”

    ‘到底还是少年,好控制啊!’

    方元含笑点头,不着痕迹地瞥了旁边的秦卿一眼:“只要将这女人收服,便足够了……”

    ……

    “站住,干什么的?”

    不得不说,秦云实在没有历练出来,即使什么都没有干,站在那里就是一个嫌疑人的小受模样,顿时引起了巡逻兵的注意。

    一名队正模样的军官走了过来,狐疑的目光上下扫视:“你看着很面生啊……”

    “咯咯……我是……我是……”

    秦云之前血气上头,这时面对全副武装的士兵,胆气顿缩,连说话都变得吞吞吐吐起来。

    “哈哈……看这头傻鸟,细皮嫩肉,却是个草包!”

    军官大笑,眼睛里却带着狐疑与杀气,一挥手,一名士卒顿时掏出一面铜镜,对准秦云。

    嗡嗡!

    一蓬黄光从镜面中冒出,落在秦云身上。

    秦云身体一颤,感觉呼吸都停止了,四肢僵直,动弹不得。

    肩膀上,令符所在位置,忽然发出一声轰鸣。

    嗡嗡!

    黄镜之上光华几闪,最后停滞在绿色。

    “身份令符没有问题,应当是来这收购的商号公子,嘿嘿……后生,这十绝关可危险得很,不是你这种人该来的地方!”

    军官露出一口黄牙,用刀柄拍了拍秦云的脸颊,又似无意问道:“不知道贵宝号是?”

    呜呜!

    就在这时,苍凉的军号声,在整个十绝关上空响起。

    踏踏!踏踏!

    一队骑士飞快通过闸门,在街道上奔驰。

    “闹市行马?这是出了什么天塌地陷的大事?”

    这军官面色一凝,再也顾不上心惊胆颤的秦云,发着命令:“撤退,回军营!这次怕是要出大事了!”

    ……

    秦云望着这伙人的背影,半天之后,才猛地反应过来,大口喘息着。

    “做得不错!”

    方元来到他边上,以一种淡漠的口吻鼓励道。

    “既然此地驻军都发现不了你的问题,那我们也可以尝试过关了……事不宜迟,现在就动身吧!”

    呜呜!

    秦卿走在最后,一回头,还可以见到整个十绝关都骚动起来的模样,心里顿时浮现出一丝阴霾:‘莫非……是草原之事泄了?’

    ……

    就在方元三人一路顺利通关的同时,草原荒漠之上。

    地表火势未去,方圆数十里内尽成焦土。

    外面,数百骑兵默然不语,结成圈子,哪怕坐骑都没有丝毫异动。

    “找到了!林校尉最后气息爆发之处,就在这里!”

    一名白衣羽士手上冒着灵光,看着某处,大声说着。

    “竟敢杀我十绝关校尉,当真好胆,九阳门之人,什么时候还有如此实力了?”

    旁边,一名黑甲将军大踏步走来。

    他人高马大,猿睛虎髯,方面大耳,每走一步,地面就仿佛掀起了一场小地震。

    砰!

    这黑甲将来到中心,握紧五指,轰然一拳。

    泥土飞溅,现出一个大坑,一股尸臭味顿时逸散开来。

    方元没有那么好心,这自然是九阳门众人的手笔。

    奈何,他们如此处心积虑,依旧被发现了痕迹。

    咻!

    尸坑当中,几块碎片仿佛受到无形之力牵引,落到黑甲将军手中,组合为一面铜牌模样。

    “林全南的符印在此,看来是遭遇不测了……”

    黑甲人闭目:“好强大的灵术,以木为基,风火双杀么?九阳门什么时候,竟然有了此等强援?”

    “报!”

    这时,伴随着一头鹞鹰落下,一个骑兵单膝跪地,大声禀告:“前方传来消息,九阳门一行已经穿过大漠,进入三界山当中,我们是否继续追赶?”

    “不必了!”

    黑甲人一挥手:“之前的惨事,难道你还想再经历一次?”

    这幻梦界实在太过诡异,甚至失陷过通元境界的灵士!此种损失,饶是十绝关,也有些伤筋动骨,从那以后,三界山便成为了禁地。

    “总觉得……有些不对呢!”

    白衣羽士找到了林全南的尸首,仔细蹲下,面上又带着饶有兴趣之色:“虽然千机牵引之法告诉我,杀害校尉的,是九阳门之人,但这些骑兵,却并非死于九阳门之手……”

    “莫非……”

    黑甲将军一怔,旋即拍了拍手掌:“林校尉运气不好,遇到了某个路过的邪派强者,此地还有这等级数的强者,也唯有三界山之后的蛮荒了!不好!”

    他眼中露出精光,忽而翻身上马:“立即传信城内,注意警戒,有着罪民要潜回大乾!”

    “还有,命令各骑兵队,严查各条走私线路!”

    这黑甲将军对此显然早有经验,一条条命令发布下去,皆是有条不紊,更慢慢张开了一张天罗地网。

    奈何,他根本想象不到,此时的方元三人,已经早一步离开十绝关,甚至通过后面的关卡,真正进入了大乾腹心!

    沙州。

    此乃大乾九十九州之一,位于西北,民风彪悍,辖下六郡,东夷郡为其一。

    郡城之中,人流熙攘,一辆马车之内,秦家姐弟看着外面的一幕幕,已经是热泪盈眶。

    “终于……回来了!”

    秦卿脸颊上挂着泪珠,又有些咬牙切齿:“我一定会……报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