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六章 突袭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东夷郡,某条山间荒路上,一支车队正在缓缓前行。

    这车队装饰雍容华丽,骑士坐下清一色的白毛追云马,配合雪白绣金线的云衫,看着精气神都蓦然提高了一大截。

    若是放在野外,此等豪奢的车队,必然是各类山贼水匪、剪径大盗之目标首选。

    但现在,一路走来,却是秋毫无犯。

    这一切都是因为车队上面那张小小的三纹云水旗。

    但凡有点见识的蟊贼,都知晓此旗乃是徐家族旗,意义非凡!

    徐家即使在东夷郡中的势力排不入前三,但绝对可以稳入前十,家族中有着一位灵阵师坐镇,人脉广泛。

    当然,最重要的是,徐家的嫡长女徐夫人,嫁入了秦家,此时为一家主母!

    由于这个原因,哪怕排名还在徐家之前的家族,在日常交往中,也少不得要给几分薄面。

    “哈哈……原本还以为这一路有着什么危险,现在看来,只不过游山玩水罢了……”

    一匹白马之上,身穿锦袍的少年不屑一笑,脸上傲色充满。

    他脸色苍白,眼眶微陷,带着点黑眼圈,明显有些过度沉迷酒色,催伐了本身元气。

    “诶……三弟,此时正值危急关头,否则大姨也不会求着老祖宗出手!”

    旁边一名年纪稍大的青年顿时说道:“但只要我老祖宗亲至,那些人便翻不起大浪来!秦家,终究是我们的!”

    “大少爷所言极是!”

    其他人纷纷附和。

    在那位灵阵师的羽翼庇护下,整个徐家都很久没有遇到过危险,这骄傲自满的心态,也不是顷刻间可以改变的。

    三弟看了一眼车队中间的某个车厢,只觉心里大安。

    在徐家中,老祖宗便是定海神针,神祗一般的存在。

    “我徐家,自老祖宗那代而兴起,短短数十年,便称霸一县,纵然在郡内也可排入世家前十,这次一旦成功,必可将秦家取而代之,成为东夷郡第一家族,未来哪怕是沙州,也阻挡不了我家的脚步!”

    他望着光芒万丈的朝阳,心里充满了豪情。

    忽然间,这三少爷眼角一抽,感觉东面的山峰上,仿佛多了一个黑点。

    那黑点从峰顶消失,似是一跃而下,倏忽间冲来,从黑点一下化为黑影,挥手间,一道赤红的火焰轰然炸开。

    “敌袭!”

    面对九条扑腾而来的火龙,这三少爷只来得及大叫一声,旋即整个人就在烈焰中化为了焦炭。

    吼吼!

    火龙咆哮嘶吼,口吐烈焰,肆意扫过车队,向最中心的那节车厢扑去。

    “哼!好胆!”

    马车当中,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带着睿智与沧桑的味道。

    “山峦,起!”

    在马车身上,诸多灵纹闪烁光芒,又一下炸开,化为一个小型的阵法,将周围的徐家子弟团团护住。

    “马车上的灵阵?哈哈……风龙,出来吧!”

    黑影大笑一声,又有九道青色的龙卷出现,与火龙融合。

    火借风势!

    顷刻间,这道仓促搭建的灵阵就宣告崩溃,诸多徐家子弟、长老……连哼都没哼一声,便成为了干尸,或者更惨,尸骨无存。

    哗啦!

    马车裂开,现出一个满头银发,惊慌失措的老者形象。

    嗖!

    风火巨龙炸裂,当中浮现出一个人影,如天神般降临,一拳轰出。

    轰隆!

    在他身后,三道灵脉汇聚,节节贯穿,化为强绝之力,一拳砸在老者身上。

    噗!

    老者衣衫表面一串灵纹闪过,化为一层半透明的光甲,凝实无比,但在这一拳之下仍旧被打得颤颤巍巍,令他脸色一红,吐出一小口鲜血,飞快暴退:“你是……通脉武宗!此等高手,又怎么会默默无闻,前来刺杀老夫区区一个老头子?”

    “你挡了很多人的路了!”

    来的人自然是方元。

    当秦家姐弟彻底屈服,被种下禁制之后,他自然要开始谋划秦家,推这两人上位。

    虽然嗣子选拔,要在秦家宗族大会上才会盖棺定论,但他当然不会傻乎乎地等到那个时候再与准备好的敌人硬拼。

    抢在之前,将所有有威胁的敌人一下解决,才是正理!

    这徐家老祖,便是排在第一位的不稳定因素。

    首先,他是徐家大妇的铁杆支持者,不可能再转换阵营。

    此次,一位灵阵师,若是早有布置,恐怕足以将未来参加秦家大典的族人一网打尽!哪怕方元,也不想在一位灵阵师精心准备的大阵之内与他动手。

    这时自然是天赐良机!

    要一位阵法师从戒备森严的老巢中走出来,天时地利人和都缺一不可。

    现在,对方没有时间布阵,只能靠着身上原本携带的法器灵具抵挡,正是自己这个通脉武宗的发挥良机!

    “巨鹰铁身功!”

    “一炼金身!”

    方元沉喝一声,周身萦绕起一层金色毫光,六元之力尽数爆发的他,在此时的徐家幸存者眼中,就宛若一头人形暴龙。

    “休伤我祖!”

    看到他好像撕棉花一般撕扯开徐家老祖的防御,徐家中一名族人忽然爆发,奔行绝迹,如燕子抄水,霎那间来到方元后背,一拳轰出。

    嗡!

    拳头毫无阻碍地落在方元背部,旋即发出洪钟大吕一般的震撼声响。

    “蚂蚁就给我滚开!”

    方元不屑地一挥手,那武宗面露愕然,一下倒飞出去,胸口肋骨都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血洒长空,当中又夹杂着大量内脏与骨骸碎片。

    “你是……那对秦家姐弟请来的人?”

    看到灵甲罩身,水火不入,就连武宗攻击都若无其事的方元,徐家老祖宗不断后退,是真正的怕了。

    若是给他时间,从容布置,哪怕再来一个通元武宗都是不惧。

    但此时,最缺的就是时间!

    三步之内,人尽敌国!

    在武宗的突袭面前,灵阵师的缺点顿时暴露无遗!

    “他们给你多少,我都可以翻倍!不……三倍!”

    方元又是一拳,将徐家老祖打得吐血,身上最后一层防御碎开,这老头狼狈不堪地在地上倒爬,一边用尽余力吼道:“我为他人布置灵阵,积累了大量财富与人脉,放过我,你将得到我的友谊,还有数不尽的天材地宝,相比而言,秦家姐弟能给你什么?”

    “他们当然能给我,报酬也是你所付不出的……”

    方元上前,幽幽一叹:“他们能给我整个秦家,你呢?”

    “整个秦家,你……”

    徐家老祖瞳孔紧缩,旋即就见到了一根白玉般的手指。

    这手指圆润修长,宛若最上等的白玉雕琢而成,比例完美,没有一丝破相,此时笔直戳来,正中徐家老祖的额头!

    噗!

    徐家老祖脑袋后一声爆响,眉心祖窍碎裂,笔挺挺倒了下去,已是气息全无。

    这个神通惊人,阵法造诣高超的灵阵师,在突然袭击之下,连丝毫还手之力都没有,便成为了一具尸体。

    “嗯?也不是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的!”

    神识一动,方元瞬息间退出数丈,随手抓来一名徐家子弟,往前一抛。

    “啊!”

    这徐家子弟惨叫一声,被徐家老祖上一道乌光击中,额头皮肉翻开,浮现出一个黑色的鬼脸烙印,栩栩如生。

    一波强大的神识扫过,将他的神魂气机尽数记录下来,又带着暴怒的味道。

    噗!

    这神念来得快,去得也快,刹那间便消失无踪,但方元却知晓刚刚发生了什么。

    “死亡标记?应当是一个更强的灵士,设定在徐家老祖身死之时,就会立即触发,锁定最近之人……”

    若是被标记烙印上去,恐怕立即就要多一个不死不休的大敌。

    奈何方元除了武宗之外,更是一位梦师,天生擅长迷惑与幻术,在发现不对的一瞬间,立即找到替死鬼,并且施展幻法,让标记落在徐家自己人身上。

    咔嚓!

    再次确认之后,方元随手掐断了这个倒霉替死鬼的脖子,开始打扫战场,将徐家幸存的倒霉蛋一个个干掉,旋即是搜刮战利品。

    最关键的当然是徐家老祖,这人身家丰厚,不能错过,接下来便是那位徐家隐藏的武宗。

    ‘不过……那个黑色的鬼脸,似乎有些熟悉……’

    方元略微沉吟,眼前就似乎浮现出一个青色鬼头图案。

    ‘青鬼尊者?不!似是而非,但很有可能这两者间有着联系,都是出自那个邪恶的梦师流派么?’

    搜刮完战利品之后,方元直接再放一把大火,将现场焚烧得一干二净。

    “徐家外援阻击完成,接下来,便是清洗秦家了吧?”

    ……

    十三日,东夷郡天高气爽。

    秦家大宅内的气氛,却是显得相当诡异。

    外院中车水马龙,大量的族人忙碌着,为宗族大会做准备。

    而在长房后宅中,气氛却是滴水成冰。

    “老祖宗许久不至,我心实在难安!”

    徐夫人手持珠串,低眉顺目:“徐复,你前往城门等候,若今日午时还不至,就直接沿着路去找!”

    “遵命!”

    徐复便是那个黑衣人,这时没有丝毫迟疑,大声答应着。

    “报!夫人,不好了!”

    这时候,一个管家仓惶跑来,被门槛绊了个马趴,磕掉门牙,满口鲜血,看起来十分可笑,但说出来的话语却是有千钧之重:“城外发现一处灵士战场,经勘探,正是徐家车队!此时恐怕已经……凶多吉少!”

    “什么?”

    徐夫人一下站起,眼前一黑,整个人都是摇摇欲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