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秦家,大宅之内。

    家主书房,秦云身穿暗金色长袍,头戴银冠,上唇蓄了两撇胡须,看起来整个人沉稳了不少。

    在书房之内,点燃的是上好的龙诞香,悠长隽永,回味无穷。

    一片寂静之中,唯有噼里啪啦的算珠声不断炸响,仔细一看,除了秦云之外,便只有秦卿一人,玉手在算盘上飞快划拨,面前则是堆着厚厚的一叠账册。

    作为秦家明面上的最高掌权者,秦云手头根本没有几个可用之人,此时除了自己姐姐之外,更是谁都不信。

    良久后,算珠声一停,秦卿寥寥写了数笔,长出口气,靠在椅背上,费劲地揉着额头。

    “如何?”

    秦云端上杯灵茶,似随口问道。

    “去年……我家各项产业,还有在邙魂山的队伍,共计收入十万八千五百元晶,当然,是下品的……除去各项家族开支后,大概还能余下五万元晶!”

    秦卿眉宇间没有半点喜色,反而带着哀愁。

    “但除了寻常开支之外,沧海营得由我们自己负责,这一年下来,起码需要两万元晶的开销,每年还要向长老堂送去不下四万元晶的供奉,还要满足长老们的各项要求,搜集珍惜灵丹灵植,费时费力……”

    “嘶……”

    秦云倒吸一口凉气:“这么说来,我家竟然是入不敷出?”

    “从账册上来看,的确如此,之前几年,徐夫人都在动用原本秦家的库藏……只是哪怕先人积蓄再多,年年放血下来,也要坐吃山空了,除非……削减其它开销!”

    秦卿摇了摇头。

    “家族开支已经压缩到极限,减无可减,唯一能削的,就是长老堂供奉与沧海营……但这两样偏偏又是最削不得的!”

    秦云使劲摇头。

    沧海营乃是沧海子爵的私兵,自从继承爵位之后,他就掌握了控制沧海营的法器,可以说五百人的身家性命尽数操持在手,立即得了效忠,这就是自己的班底,自废武功的事情,当然不能干。

    而长老堂供奉,看似开销大头,但却是最削减不得的一个,否则,下一刻长老就可以开祠堂,执行族法,废了他的族籍!

    “这千头万绪,无法节流,就只能开源了……”

    秦云说着,忽然面色一变,摸向自己的后颈。

    在头发之下,原本光洁细腻的皮肤上,忽然浮现出一朵黑色曼陀罗的印记,花瓣慢慢展开,栩栩如生。

    “是大人在召唤我们……”

    秦云喃喃说道。

    对于这位大人,他心底是既敬畏,又感激。

    徐家何等势力?有着一位灵阵师老祖坐镇,照样精锐全灭,元气大伤,此时已经退出东夷郡世家序列,残余族人逃亡外地,据说被原本仇家追杀,过得很惨——这其中,秦家姐弟也在后面推波助澜了一把,算是报了大仇。

    而秦家体量远比徐家庞大,照样被杀了徐夫人,甚至家老还一致推举他上了家主之位,这又是何等威慑?

    秦云对于方元,自然敬畏无比,又有点对于恩人的感激。

    “这手段……竟然能瞒过诸位家老,我们速去拜见吧!”

    秦卿点点头,交待一声,与秦云一同出了秦宅。

    ……

    东夷郡中,有着一处名胜,是为沙洲冷,向来游人如织。

    此时,一辆马车低调地停在一处阴影中,里面的秦家姐弟盘膝而坐,各自面露不安之色:“大人怎么还未至,莫非出了什么大事?”

    “或许是……我们被跟踪了?”

    秦卿冰雪聪明,更知道并非做了家主,便是掌握了秦家的一切。

    至少,在家主身后,长老堂的阴影,仿佛触手一般,蔓延并缠绕了秦家的方方面面。

    哪怕是秦云这个家主,做起事来也是多有掣肘。

    “大人……会害怕秦家长老堂么?”

    秦卿摇了摇头,忽然间,一股困意泛起,整个人昏昏沉沉,眼皮重如千钧,靠着车厢,直接睡了过去。

    “嗯?姐姐!”

    秦云惊呼一声,体内元力涌动,化为毫光防御。

    此时的他,赫然已经武破十二关,成就武宗之位!

    但伴随着一丝雾气涌入之后,照样什么用都没有,眼前一黑,栽倒在地。

    ……

    “这是……哪里?”

    强烈的失重感传来,秦云全身一弹,猛地站起,却发现自己所处乃是一片雾蒙蒙的荒地,在旁边,一个惊疑不定的倩影也是怔怔望来。

    “云弟?”

    “姐姐!”

    秦云上前,握着秦卿冰凉的手掌:“这到底是何处?”

    “若我所料不错,这是……我们的梦境之中!”

    秦卿肯定地道。

    “好!果然冰雪聪明,不枉我提拔你们一场!”

    雾气汇聚,化为一个白衫青年的身影,正是方元。

    “原来大人竟然是一位梦师,之前真是失敬失敬!”

    秦卿连忙一拉秦云,直接下拜行礼,神态恭敬。

    心里,却是有若惊涛骇浪一般。

    这位大人之前所展露的不过武宗,也会灵术,他们一直以为乃是法武兼修,但想不到,竟然是一位梦师!

    在大乾世界,梦师的地位,可远远比灵士高多了。

    毫不客气地说一句,哪怕是最初级的入梦师,仅仅凭借着本身位格,也足以与秦云这个秦家家主、沧海子爵平起平坐!

    “起来吧!秦云,你做得不错,果然当上了秦家家主……居然还接受灌顶,成为了武宗么?”

    方元淡淡说着。

    秦云体内的变化,自然隐瞒不过他。

    并且,这种只有一元之力,最初级的武宗,他早就不知道杀过多少了,自然不会放在心上。

    “大人法眼如炬!”

    虽然也踏入了元力境,但面对方元,秦云仿佛又变成了那个畏畏缩缩的少年,连声音中都带着颤抖。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方元的禁制,没有被长老们发现了。

    梦师的手段,便是有着此种神鬼莫测之能。

    当然,这也跟他自己有意隐藏相关。

    否则,若是真相大白,长老堂也不会同意一个被种下禁制之人当上家主的。

    秦卿妙目流转,却是想得更多。

    此时方元展露实力,自然是为了震慑她们,免得以为借助秦家,就可罔顾之前的誓言,生出背离之意。

    因此直接道:“大人为我们报仇,我们姐弟永感大恩,从此但有驱策,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远远没有那么严重!”

    方元摆摆手,两人都是身不由己地站起:“我现在……只需要你们替我打听两件事罢了,第一,就是一个家族的兴衰,以及它的一切。第二,将大乾地形全图,还有官制、各地世家、宗派的实力分布,能知道多少,都尽数报来!”

    “你们今日行事不密,已经被人盯上,从今而后,我们便以这入梦之法联系好了……”

    “什么?”

    秦云姐弟一惊,对视一眼,都想到了长老堂的影子,此时只能答应下来:“诺!”

    “很好,你们去吧!”

    方元点点头,整个梦境一下消散。

    ……

    车厢中,秦云浑身一震,醒了过来,看向秦卿,两人对视一眼,都有一个强烈的意思浮现。

    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不虚。

    “回去吧!”

    秦卿按了按秦云的手掌,带着点深意。

    “我明白的!”

    秦云用力点头,此时方元势大,必须顺从,并且,姐姐似乎还有借助方元之力,压制长老堂的打算。

    虽然明知道有些玩火自焚,但他们身有禁制,也是不由自主,只能一个劲地向前冲了。

    “不过……竟然敢跟踪我,这几人不能留了!”

    秦云掀开车帘,注意到几个黑影一闪即逝,目中不由闪过冷色。

    此时与长老堂翻脸殊为不智,但杀鸡儆猴,却是必须的了。

    新掌大权,不树立威严,怎么行?

    ……

    不远处,方元头戴斗笠,与游人混在一起,似是欣赏沙洲冷之美景,嘴角却带起一丝笑意。

    ‘这梦师之道,果然奥妙无穷,随意一个应用,便神通广大,万难提防!’

    有人跟踪又如何?

    自己哪怕当着他们的面,明目张胆地传递消息,不是梦师,也只能干瞪眼地看着。

    能克制梦师的,永远只有另外一名梦师!

    “我现在也相信了,这梦师,绝对不是大乾世界本土的职业,超出其它道路太多了,简直不可以道理计……”

    越是经过实践,方元对于那个《梦溪笔录》里面的记载也就越发深信不疑起来。

    “绝对的武力,必然掌握绝对的权势!”

    他遥望沙海,面色却是变得凝重起来。

    “梦师不仅掌握至高的力量,更是资源的提供者,完全可以自给自足,甚至供应外界……这两者合一,会不觊觎权力么?”

    哪怕他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这是不可能之事。

    “虽然不知道大乾皇室凭借着什么,还能在这种情形之下屹立不倒,但这种平衡,无疑是很脆弱的,或许……只要某个关键点变化,就会被打破,到时候……”

    他闻了闻虚空,仿佛嗅到了血与火的味道,那是战争将至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