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幽山府,倒是好生热闹!”

    新年伊始,幽山府照例送来请柬,邀方元等武宗灵士、地方豪强,前往幽山府饮宴。

    重新再到这幽山府城,感官又有不同。

    “哈哈……项老弟!”

    牛顶天与他一路,入了城主府,看见项子龙,眼睛顿时一亮:“你牛哥可想死你了!”

    说着,就上前,给了对方一个熊抱。

    “多谢牛兄关心!”

    项子龙面色有些晦暗,勉强一笑:“只是在这城主府中,勿要高声喧哗,城主这段时日又发落了不少人……”

    若非关系亲近,还真不会如此提醒。

    牛顶天顿时面色一变:“怎会如此?”

    “府主大人,威严日盛啊……”

    项子龙无奈摇头,看到方元在场,明显不想多说。

    “见过项都统!”

    方元不以为意地上前见礼:“不知府主大人何在?”

    “府主大人正在书房接见贵客,诸位嘉宾还请先往大殿饮宴!”

    幽山三都统中的最后一位冷凝走出,向方元行礼。

    “贵客?”

    方元心里一动,面色如常,进入大殿,顿时受到诸多恭维。

    毕竟,他这个少年双宗师,一看就是前途无量,不知道多少人想要攀上关系。

    ……

    恰巧,在书房中的幽山府主刘衍,同样也提到了他。

    “嘿嘿……我听闻王女你先往清河郡一行,莫不是想来挖老夫的人?”

    刘衍望着面前的谢灵韵,面露冷笑。

    此时,在刘衍面前,谢灵韵束手而立,眼睑低垂,似乎大气都不敢喘上一口。

    这位幽山府主给她的感觉,与之前那位少年宗师完全不同。

    不仅更加威严肃穆,甚至,充满了贪婪与侵略,那可怕的气息,甚至令她都有些说不出话来。

    但在这时,仍旧咬着银牙,眉宇间有些不服输的味道:“幽山府本就是夏国之土,出了一位宗师,灵韵代表王室慰问,有何不可?”

    刘衍一滞。

    纵然此时的夏国王室被再怎么架空,毕竟还是名义上的正统,这点还当真不好反驳。

    当即一声冷笑:“再扯这些亦是无用,王女此来,究竟所为何事?”

    “自然是为罢免干戈而来……府主想对夏阳府用兵?不知可得了我王室诏命?”

    谢灵韵凛然道:“若没有,是为无道无义,休怪我王室与其它二府联合了!”

    无论此时的幽山府如何发展,两府之力再加上王室,当真是要实力有实力、要大义有大义,纵然刘衍也得掂量一二。

    “哼……那夏阳府主挑拨离间,之前的陆仁迦之乱,便是他暗中挑起,老夫要报仇,如何不可行?”

    刘衍一声冷哼。

    “无凭无据,如何指证?”

    谢灵韵摇头道:“若府主大人愿就此罢手,王室可居中调停,并让夏阳府做出赔偿……”

    这实际上就是来提底线与条件的意思了,并且还有一点点的威慑,堪称软硬兼施。

    但谢灵韵的心里还是有着一丝悲哀。

    什么时候,夏国王室已经衰微到要来做这各府间中人的地步了?

    虽然心里悲哀,却当真不想见到夏国内乱,谢灵韵以优雅的声音道:“不知刘府主需要看到怎样的诚意,才肯罢手?”

    “这便是让老夫开条件?”

    刘衍抚须一笑:“那老夫便不客气了……炎玉赤石三块、深海火珊瑚一株,长度不能短于三尺,还要烈阳定心丹十枚、千年火精芝……”

    “嘶……”

    虽然早知道刘衍会狮子大开口,但真的听到了条件,谢灵韵不由还是倒吸一口凉气。

    “府主大人真是好大的胃口……炎玉赤石只在火山深处才有,必得武宗才能冒着大危险采集,超过三尺的火珊瑚,那是我们夏国的镇国之宝,还有火精芝、烈阳定心丹,都是高阶的灵物灵丹,更是夏阳府主压箱底的珍藏……”

    谢灵韵脸上带着苦笑:“若是府主只要其中一样,或许还可商量,但一开口便是如此条件,不觉得太过强人所难了么?”

    “哼,他不给我,我自取之!”

    刘衍冷哼一声,眉毛上似有火焰闪动。

    ‘这刘衍……果然是聚元境巅峰,距离通元境只有一步之遥了……’

    别人不知道,谢灵韵对此中奥秘却是十分清楚。

    光看刘衍所求之物,都是火属性高阶灵物,便知他正处在一个极为关键的瓶颈,急需大量辅助突破。

    这就更万万不能妥协。

    否则,给出这些,等到对方顺利晋级通元境,也是免不了头上那一刀。

    但不给,立即兵连祸结,对方逞强来取,也是一样。

    这就是早死与晚死的区别,透着无奈。

    同时谢灵韵也知道了,这刘衍并非丧心病狂,只是为了积蓄突破所需的资粮,已经开始不惜代价。

    ……

    “府主大人与王室使者到!”

    大殿之内,正在饮宴的众人听到司仪唱名,顿时纷纷停下手上动作,望着并肩而来的两人。

    “呵呵……一元复始,万象更新,今新春之喜,又得王室之贺,诸位不可不多饮几杯!”

    刘衍径自在主位上坐了,笑吟吟劝酒道。

    “为府主贺!为夏国贺!”

    底下人自然从善如流,一饮而尽。

    借着喝酒机会,方元打量了上面两人,只见谢灵韵与刘衍都是面色如常,丝毫看不出喜怒,也不知谈判结果如何,在外人面前,却是保持了一副宾主和谐之相,倒都是有几分根基的。

    ‘但瞒得了别人,又怎么瞒得过我……此女心事重重,必然事有不谐……夏国从此多事了……’

    方元心里幽幽一叹,飞快扫了刘衍一眼。

    在他感应之中,对方身周的火焰越发浓烈,简直有着灼烧神元之感,心里更是大凜。

    ‘这刘衍修为,又进一步,看来是陆仁迦的遗泽了……’

    那位炼丹大师身死,虽然秘笈丹书什么的被方元抄录了一份,但多年积蓄下来的灵丹灵材之流,刘衍可没有留给方元半分,尽数私吞了。

    此时看来,得那些灵丹之助,此人修为却是更上一层楼,仿佛随时都会突破通元瓶颈一般,也难怪行事会如此嚣张霸道。

    毕竟,若真的成就通元,那刘衍便是附近数国灵士中第一人!

    不要说讨伐夏阳府,纵然是灭了夏国,自立为王,恐怕也没有多少阻碍。

    大宴之后,一名侍女当即前来小声禀告,言府主大人请方宗师一聚。

    方元心里哀叹着‘会无好会’,却还是只能跟着她,来到书房当中。

    “小友来了!”

    明亮的灯光下,刘衍负手而立,背对方元,似在欣赏着墙上一幅雪梅画作。

    “见过府主大人!”

    此时距离越近,对方给予方元的那种压迫也越发强烈,简直好像神元都开始燃烧起来一般。

    “我观小友之精气神,却是有些变化,想来最近又有进益,实在令吾等老朽汗颜!”

    进阶筑梦师,在聚元境界中前进了一大步,气息自然会略有不同。

    只是换成以前那个刘衍,还不一定能看出,方元心里更是凛然:“不过又修成一门灵术罢了……府主果然慧眼如炬!”

    “原来如此!”

    刘衍点头。

    哪怕是他,也根本想不到方元在短短时日之内,就达到了聚元高阶的地步,距离他此时的境界也不算多远。

    而修成一些奇诡的灵术,的确对于气息有着改变,也就默认了方元的说法。

    “不知府主大人唤我前来,有何要事?”

    方元略略欠身问着。

    “小友不觉自从陆仁迦伏法之后,我等便生份了许多么?”

    刘衍见此,嘴角似乎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苦笑:“不止是你,纵然老夫那帮手下,都是如此,唯有木离道人,还能与老夫交交心了……”

    这话一说,方元心里顿时就有些警惕,更有些讶然。

    ‘想不到那个木离道人,竟然是此时刘衍最信任的人……等一等,大奸若忠,大奸若忠,能修成灵士的,又有几个易于之辈?’

    他心里立即多了一点对木离道人的猜忌。

    “本府有意进兵夏阳,这次同样要请小友相助一臂之力了!”

    只是刘衍也不等方元开口,直接就将要求提了出来。

    “在下才疏学浅,恐怕……”

    方元摇了摇头,婉意推拒。

    他疯了才会跟着刘衍,与整个夏国为敌。

    除非刘衍此时就突破通元境界,那还有得考虑。

    “嗯?”

    刘衍眉毛一挑,豁然转身,方元顿觉一股极大的压力扑面而来,如同巍峨高山一般。

    “在下闲云野鹤,若府主没有其他事的话,便先告辞了!”

    但方元丝毫不惧。

    他法武兼修,此时灵士又到了聚元境高阶,哪怕打不过刘衍,也一定能跑掉!

    铁翎黑鹰就在城主府上空,随时等着呢!

    既然有着退路,那自然俯仰无惧。

    “若小友肯助我,事成之后,老夫愿以府主之位相偿!”

    刘衍显然也感觉到了这点,更知道以势力亲属逼迫更是下下策,当即开出条件。

    “嗯?”

    方元一怔:“既然府主无心权势,又为何非要起着兵戈?”

    “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亦往矣!”

    刘衍回答得斩钉截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