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神道之力,在于潜移默化,以及对一片范围的掌控。

    方元此时已经很清楚地明白了这一点。

    就好像这卓别山神,只要有心,在卓别山之内发生的一切,都隐瞒不过祂的耳目,甚至还能在卓别山域之内给予公门中人加持,好比之前那些巡捕联合起来的阵法,若没有祂在暗中支援,威力必然还要小上数分。

    并且,这山中珍藏,全部知晓。珍禽异兽,都要听祂差遣,神通不可谓不大。

    但说弱,也实在是弱。

    毕竟是阴神,不能长久存在于现世,当然,以此神的级别,或许还是能短暂突破限制。

    但一个阴神,还现形出来,不是抢着给方元送菜么?

    因此,祂只能做着辅助的工作,最多驱赶野兽示威,连面都不敢露。

    “不仅如此……这山神土地,特别是城隍之类的人道神,要想香火旺盛,必须要求得王朝册封,每年死去的英灵高官那么多,国君手里的位置也是有限,要平衡各方也不容易,因此神道之中,竞争也非常激烈……就比如这次的卓别山神与城隍。”

    有关这些的情报,还是方元刚刚入梦,从秦义的记忆中整理出来的。

    “这卓别山神,死前也是一任大员,素有清望,门人弟子也十分得力,这才运作到册封……此还是数百年前的事情了……”

    看着飞禽走兽组成的大军,方元手里把玩着一丝赤红色的剑气,悠然一叹:“可惜……这种形式的长生,我不愿啊!”

    咻!

    真实梦境之内,八门剑阵的虚影各自颤动,其中的火行之剑更是一下炫目,光芒万丈。

    咻咻!

    下一刹那,赤红色的剑气,骤然自方元周身爆发,仿佛雨点一般落下。

    噗噗!

    血花纷飞,惨叫哀鸣混杂一体,又夹杂着火光!

    纵然方元此时还无法具现完整的火行神兵,但仅仅只是一些剑气,就足以杀伤武宗级别的高手!

    此时万剑齐发,不仅野兽,就连整个山林中都燃烧起了熊熊烈焰。

    这火非是凡火,而是灵火,在赤红色的剑气中蕴含,星星点点一般,不断向外蔓延,又一下炽烈,天火燎原。

    赤红一片的火烧山中,似有一个惨呼声传来,又渐渐稀薄,直至消失不见。

    “如此弱?”

    虽然早知道神道脆弱,但到这种份上,还是令方元有些诧异。

    他此时手上提着一柄赤红色长剑虚影,盘龙为柄,中带青光,半透明,与真实梦境中那把神兵利器十分相似。

    “还准备等到山神现身,就赏祂一剑呢,想不到居然如此无用……”

    方元摇摇头,转身就走,消失在天际。

    小半天之后,更多的官府中人赶到这里,看着满目疮痍,都是骇然无言。

    ……

    “整个晖之界中,不论什么天材地宝,风信子等人都带不走……”

    方元脱离卓别山地域,一边飞快恢复实力,心里却是不断盘算起来。

    “哪怕是什么特殊的功法,也因为世界不同的缘故,只有一些参考价值,只能算聊胜于无……除非,是某些特定的至宝,还必须能介于虚实之间转化,或者能被收入神魂带走的……这么一样样排查下来,目标就很小了!气脉!”

    方元忽然眼睛一亮。

    对于他们这等梦师而言,任何有形有质之物都是累赘,唯有无形无质之物,才是最应该追寻的宝藏!

    而气脉就十分符合这一点!

    “按照晖之界的说法,天地之间,有着气脉,为一切之宗,大者散之于国,是为国脉,小者散于水土之中,则是灵脉、地脉!国家依托国脉,才能依照官职,封赐气运,给予加持。而但凡城隍、山神、河伯等等地缚灵,也必须依托灵脉,才可生存……”

    “最关键的是,这气脉,若能截断收取,就完全可以放在神魂中带走!”

    风信子他们几人,若没有什么更加机密的至宝情报,打这方面主意的可能性最大。

    有了这个推测之后,方元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两日之后。

    一块青石之上,方元周身气劲汹涌,三条武道灵脉赫然浮现,赫然已经恢复了全盛时期的修为。

    “果然……我的异能,能让我即使夺舍附体,也能很快恢复。”

    他站起身,看向自己的属性:

    “姓名:方元

    精:36

    气:30

    神:21

    职业:梦兵师

    修为:虚圣、武宗(三脉)

    技能:巨鹰铁身功【四层(1%)】、百毒炼金身【一炼】、八门剑阵【一剑(10%)】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五级】”

    随意动弹一下,身上的骨节顿时爆响。

    “到底还是恢复过来了,之前那种束手束脚的感觉,还当真憋屈!”

    方元有着预感,这个特性,必然能让他在日后大放异彩!

    “以风信子他们的眼界,小灵脉恐怕根本看不入眼!”

    “那就唯有那些名山大川,浑厚的地脉灵气了,若能封印入神魂,再带入大乾,应当是不错的材料,或者……修炼资粮?”

    方元开始思索:“早知道如此,之前就不该那么直接,好歹也要拿下卓别山神,好生查探一番!”

    他封印气脉的实力肯定有,但却缺了最为关键的手法。

    毕竟风信子第一次拉他凑数,又怎么可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推心置腹呢?

    “所幸三月时间还长,有的是机会再去试试!”

    方元看着某个方向,神色幽然。

    ……

    金龙泽。

    此乃烈国首屈一指的大湖,与数个大郡接壤,水路纵横,物产丰饶,很是养活了附近的一大帮人。

    当然,这里最出名的,还是有着一位水神,金龙君!

    此神成名极早,还在烈国建国之前,乃是前朝册封,多有灵验,又依托大湖气脉,硬生生扛过了烈国崛起的战乱之劫。

    到了建国之后,国君派人查验,金龙君依旧能白日显圣,展露不凡,因此还是给予册封,实际上就是拉拢。

    “此君,倒是堪称神道中的一方大佬了!”

    在方元看来,依托大国气脉,烈国国君对于低级的城隍土地等神,自然是生杀予夺,掌握权柄。

    但面对金龙君这等古老神祗,特别是有着一条中等气脉的,哪怕不能与国家之力对抗,也足以自保,这就有些力有不殆了。

    这金龙君,便是烈国神道中的藩镇,不仅自己是老大,还庇护了一干河伯水神下属,势力非同小可。

    方元有着目标,一路展开轻功,专门找着人迹罕至的途径赶路,到了金龙泽范围之后,才慢慢降下速度。

    三天之后,他翻过一个山头,前面就出现了一个渡口。

    周围,人烟渐多,方元走到官道上,装作远行的游人,来到渡口之上。

    “风波渡?”

    看了看老朽木牌上的名字,他来到码头:“这是昌流河么?我要雇个船家,前往金龙泽!”

    这时他说得,自然是秦义贡献出来的烈国官话,字正腔圆,带着国都口音。

    周围的渔夫舟夫,顿时就有些肃然:“小阿郎要去金泽湖?此去有两日水路,需费二十个大钱!”

    烈国的钱币乃是小刀模样,末端有着一个小孔,可以用绳串起来。

    方元摸出二十枚刀币,这同样是那些死鬼们的贡献,光澄澄、亮闪闪、一看就让人很是喜欢。

    “阿郎不愧是国都人,大气!”

    这种新币,份量足,不掺假,一枚甚至能抵两枚旧币,那些舟夫的眼睛顿时亮了。

    互相眼神对视一番之后,一名老渔夫便走了出来:“若阿郎不弃,便坐老夫的船吧!”

    “哦,你是……”

    方元扫视了一眼,就见这船老大四十岁模样,不过久经操劳,头发斑白,有些显老,手上骨节粗大,显然力气不小,是一把操舟的好手。

    “行舟之人,有啥名字?阿郎叫我鱼大便行了!”

    鱼老头呵呵笑着,将方元引到一艘看似破旧,却相当结实的舟楫上面,开始起锚、扬帆、出港,一举一动皆是有条不紊,有着一种赏心悦目的流畅感。

    “嗯?你觉醒过属相?”

    方元眼睛一眯,看到此人行动之间,身上更是有着一股隐约的水汽,化为黑鱼模样,不由问道。

    “客人法眼如炬,老汉有着黑鲤之相,年轻时侥幸炼了一枚黑鱼精的鳞片入体,没有什么大用,就是能加些水性,感知水流罢了……”

    鱼大呵呵一笑。

    像他这种人,资质低劣,又没有后台,能开启修炼之途,就相当不错。

    饶是如此,没有官职气运的加成,极难突破,也就比普通人稍微强点,有着一点助益罢了。

    水流潺潺,因为是顺流而下,行船很是快速,方元则是有一搭没一搭地与鱼大闲谈:

    “客人此去金龙泽,是为了干啥?”

    “拜神!”

    “那是!”

    鱼大一挺胸膛:“我们金龙泽的湖君,是最最灵验的大神了!就是……”

    不知道想到什么,脸上又有些黯然,看着河面,又沉默不语。

    ‘就是下属精怪时常骚扰地面,民生不靖……’

    方元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不过这里已经是金泽水系的蔓延范围,你当然不敢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