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这金鲤河伯虽然不是金龙君,却也是一方水神,带有龙性,或许还是金龙君的直系血脉后裔。

    如此身份,又坐镇一方,身上当有金龙泽的气脉庇护存在。

    因此,方元第一时间就锁定了它的尸首,更是动用梦元力,想要将它收摄入真实梦境之内。

    有形有质之物,自然无法被收摄。

    空间一阵扭曲中,只听砰的一声大响,原本的尸首就炸成了碎末。

    但与此同时,方元神色一动。

    他的真实梦境,也并不是一无所获。

    就在鲤鱼粉碎的刹那,一小节白色的气脉瞬间浮现,消散大半,又有一道小尾巴被捕捉到,投入梦境当中。

    “凝聚!”

    真实梦境之内,方元的真我浮现,伸出右手。

    虚空震颤,无数白色的毫芒汇聚,来到他的掌心,化为半截气脉,通体纯白,有若颤动的蚯蚓。

    “若非我对这真实梦境绝对掌控,还真会让它消散掉,气脉一旦没有了限制,就会立即散归天地么?或者可以说是……天地灵脉?”

    方元沉吟了下。

    如果说之前那金鲤河伯身上的气脉有着十成的话,此时落在他手中的,就连五成都不到。

    哪怕已经尽量加快动作,也是被气脉消散了不少。

    而金鲤河伯身上的气脉,只不过是得自金龙君的册封,恐怕连金龙泽真正气脉的百分之一都没有。

    “两百分之一左右的气脉,有着何用呢?”

    他沉吟了一下,放开双手,让这气脉消散于空间中。

    风信子等几个虚圣梦师,八成谋算的就是此物,应当能有些作用的。

    这气脉一旦没有了限制,消散起来极快,刹那就无影无踪。

    “没有变化?”

    方元看了看真实梦境的周长与高度,摇了摇头,忽然间,调出自己属性栏:

    “技能:八门剑阵【一剑(11%)】”

    “离火之剑的凝聚度,增加了1%?”

    方元摸了摸下巴,看着几乎毫无变化的离火剑柱。

    若非自己有着属性列表,这等微小的影响,还当真不会察觉。

    “不过,这一点是1%,那若搞到完整的金龙泽气脉呢?”

    方元眼睛大亮:“纵然后面凝聚几剑的难度不可能与离火之剑一致,但也应该足够我具现出真正的离火神兵,并且开始凝聚第二把灵剑了吧?”

    “虽然不知道风信子等梦师,要收集这气脉,到底为何,但对我而言,能增益修为,已经足够了!”

    “只是,还缺一门封禁之法!”

    若是他自己蛮干,哪怕辛苦击杀了金龙君,所获得的收益也会自动损失大半,这怎么能忍?

    因此,专门封禁气脉的手法,必须要搞到手!

    风信子等人既然已经在此世界布局良久,应当有着相应准备才是。

    方元闭上双目,来到现实。

    大江滚滚。

    之前他在梦境中所做之事虽然复杂,但在外界也不过几瞬罢了。

    不论是身边名为灵儿的少女、还是旁边不远处船上被吓瘫的鱼大,以及岸边混乱的人群,此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河伯被杀!

    自金龙君登位以来,哪里发生过这样的大事?

    “走吧!”

    对于岸边隐约的骚动与混乱,方元没有丝毫兴趣,直接对灵儿道。

    少女往岸上看了一眼,眸子中带着不舍,却没有反抗。

    毕竟,她自己也应当知晓,不论此事的结果如何,她都不适宜再回去了……

    ……

    三日之后,金龙泽。

    此湖广阔无涯,水路纵深,不知几许,湖面之上,终年烟波飘渺,大量岛屿点缀其中,隐藏大量水民,只信奉金龙君,不知外界,自成一体,纵然烈国也奈何不得。

    这一日,大湖边上,一间酒楼中,方元叫了一壶清酒,几个小菜,自斟自饮,倒也颇为得趣。

    那名叫灵儿的少女,已经被他送了点钱财,随手打发掉了。

    反正随心所欲,想帮就帮,只是小事。

    倒是这金龙泽,在金鲤河伯被杀之后,居然还如此一片平静,让方元高看了一眼。

    “外松内紧?想必此时早已暗流汹涌了吧?”

    方元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准备起身结帐。

    就在这时,他神情一动,又缓缓坐了下来,面上带着一丝笑意。

    蹬蹬!

    脚步声响起,从木楼梯缓缓上来两人,看到方元,神情不变,径自走过来。

    “方兄!”

    这两人是一男一女,男的豪武,女的艳丽,赫然是火龙真人与清荷仙子。

    当然,虽然习惯了新身体,但见到熟人,两人脸色仍旧有着一丝别扭,寒暄过后直接坐下。

    清荷仙子附身的豪武大汉一扬手,周围顿时笼罩了一层水雾,从外界看去,却还是三人言谈甚欢的画面。

    “好了,此时我们当可放心交谈了!”

    清荷仙子望着方元:“数日不见,方兄就做下好大的事来!”

    “哼……”

    旁边火龙真人附身的女子冷哼一声:“你冒然杀了金鲤河伯,可知道给我们的计划带来了多大的麻烦么?”

    “不知!”

    方元老实地一耸肩膀,一脸无辜:“我们之前不是商议定了,分头行事的么?我如何知晓你们的目标是金龙泽中的那位呢?”

    火龙真人一滞。

    实际上,他与清荷仙子之前早已说好,这次最主要的目标便是金龙君,这才一进入便直杀向金龙泽而来。

    并且,在听到河伯被杀的消息之后,立即不管不顾,从闭关恢复中出来。

    却根本没有多想,此时的方元还是一个新人,他们又没有跟他商谈过‘大计’,出这种事实在太正常了。

    “倒是你们……”

    方元神色愤愤:“明知道气脉有着如此神妙功用,却不提醒我,究竟是何居心?”

    他一发怒,周围虚空都似乎微微凝滞,有着一种浩大的威严。

    清荷仙子与火龙真人对视一眼,都是大惊:“你此时的修为……恢复多少了?”

    “三四成吧?”

    方元张口说瞎话。

    “呵呵……这气脉之事,只是听闻苏过转述,在未曾确认之前,我们也不敢冒然行动啊……”

    清荷仙子笑呵呵地打着圆场,说出的字方元却是一个都不相信。

    “如此看来,风信子与语天姥的目标,也是此处了?”

    方元目中精光一闪,忽然问道。

    “不是,风信子的心很大……至于语天姥,神神秘秘的,没有谁知道她究竟想做什么……”

    火龙真人看向方元,似有些捉摸不透,举棋不定。

    “道兄!”

    反而是清荷仙子,很豪气地一挥手:“既然方兄不请自来,也是有缘,此事便也算他一份如何?毕竟多一个人,我们也多一份实力的!以此时金龙泽的情况,我们两人也力不从心!”

    “不错!”

    沉默良久之后,火龙真人方才点头。

    “哦,那真是承蒙厚爱了!”

    方元笑着一拱手,完全是个演技派,一时间,三名梦师你来我往,尔虞我诈,气氛却是十分融洽。

    “不错……方兄你猜测不差,我们二人此来,的确是为了金龙君,或者说……这八百里金龙泽的气脉!”

    清荷仙子点头:“此气脉经过我研究,不仅能增益虚圣梦境修为,在炼丹、炼器方面,也有着奇效的!”

    “只是此物难得,又极难保存……”

    方元摇头叹息。

    “看方兄这情况,之前击杀金鲤河伯的气脉,已经逸散大半了吧?”

    清荷仙子抿唇一笑:“小女子倒是可以先将封印手法传授,作为合作诚意的。”

    “哼……那金鲤河伯乃是金龙君三子,颇受宠爱,若是由我们动手,绝对能保留九成气脉之力的!”

    火龙真人有些痛心疾首。

    “哈哈……在下一时鲁莽,两位有怪莫怪!”

    方元微微一笑:“既然清荷仙子已经将话说到这份上了,两位也是一开始圈定这金龙泽之人,小弟自然听凭驱使!”

    “太好了!”

    清荷仙子大喜:“有着方兄加入,这次十拿九稳了!”

    哪怕是火龙真人,对此也没有反驳,倒是令方元有些诧异。

    看来,那位金龙君的实力,果然还要超出自己的想象。

    果然,清荷仙子当即就开始讲述金龙君实力:“此神君麾下,河伯水怪,巡河夜叉等等,就不必再言,最为关键的还是掌握金龙泽气脉,实力足以比拟三四重的虚圣,哪怕风信子都不愿与它在金龙泽正面相对……但凡此类掌握气脉者,在领域之内,最为麻烦,好比烈国国君,有国脉加持,万法不沾,连语天姥都奈何不得……”

    “原来如此!”

    方元点头。

    “实际上,这晖之界气脉,在大乾也有显现,不过形式不同罢了!”

    火龙真人补充道:“就比如那大乾皇室,若非因为得了天意眷顾,执掌龙运,早就不知道被天邪教与圣莲教的疯子灭了多少回了。”

    “天意眷顾,执掌龙运?”

    方元一个激灵,开始略微知晓大乾皇室的底气与依仗所在了。

    “嗯,此烈国国君,就好比一个小号的大乾皇帝……身负一国之脉,我等难近,不过若能夺了他的气脉……”

    清荷仙子话语当中,带着一丝诱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