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四章 陆路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许仁手持长剑,护住妻子,看着渐渐逼近的水匪,额头冷汗簌簌而下。

    他薄有武力,却算不上练家子,对上这一群水匪,着实希望渺茫,但爱妻就在身后,也只能拼死了。

    噗通!噗通!

    这时,不知为何,后面的两个水匪,却是忽然一头栽倒在地,生死不知。

    “怎么回事?”

    水匪大惊,一人上前,摸了摸鼻息,顿时跳了起来:“老大,他们都死了!”

    “嘶嘶!”

    一个声音传来,黑光一闪,又是一人倒了下去。

    “蛇!有蛇!”

    这次凶手直接盘踞在地,倒是让他们看清楚了,几人不由大叫出口。

    “不就一条毒蛇么?”

    白里浪胆气最壮,之前不知道原因,心里还有些惧怕,此时却是豪气冲天,吼着:“看我宰了它!”

    说着,一刀就是劈出。

    呲啦!

    刀刃在蛇鳞上划过,发出一点火花,旋即就被弹开。

    “怎么可能?”

    白里浪顿时大惊。

    “妖……妖怪!”

    旁边的渔夫更是大叫起来,开始分头逃窜。

    噗噗!

    这黑蛇弓起身体,有若利箭一般,连连突刺。

    但见血雾喷涌,剩下几个水匪都是胸口破开一个大洞,软软倒了下去。

    “鬼……鬼啊!”

    白里浪彻底被吓呆,瘫软在地上,胯下湿了一大片,有着腥臊味传出。

    “果然,这个身体,还是很好用的么!”

    方元试了一下,对这黑蛇之身表示满意,至少比之前的鲤鱼强多了,见到白里浪求饶,又是冷笑一声:“你害人也就罢了,居然还敢要小爷的性命,合该你下地府!”

    说着,直接上前,结果了这汉子的性命。

    “啊……是这蛇救了我们?”

    婉儿惊魂未定,又看着爬上桌面,鳞片在烛火之下摇曳生辉的黑蛇,仍自不敢置信。

    “自然是我!”

    方元口吐人言。

    “妖……妖怪!”

    婉儿脸色苍白,吓得几乎晕过去。

    “婉儿,不要怕,人有好有坏,这蛇既救我们,那便是义妖!”

    许仁勉强正了正衣冠,向黑蛇一礼:“小生许仁,多谢相救!大恩大德,感激不尽,必奉三牲以报……”

    “罢了!”

    蛇首垂下,一道黑气浮现,现出方元的黑衣少年阴神。

    “我名方元,这次救你,也是机缘巧合,更有一件事要你去做!”

    “只要不违圣人教诲,尽请恩公吩咐!”

    看到方元现身,许仁更加确定这是一头大妖,语气不由又恭敬数分。

    “嗯,实际上也没啥,主要便是那金色鲤鱼,需要借助你身上的功德官气,庇护一段路!”

    方元大大咧咧地说着。

    实际上,这也是为了自己考虑。

    毕竟,那三头齐湖大妖已经满世界在通缉他,哪怕此时转换了身份,在水底赶路也是麻烦,不若混入人族当中,蒙混过关,一路畅通无阻。

    哪怕妖族再有想象力,也猜不到到他是以这种方式转进。

    这许仁要去的金泽府,刚好就在金庭湖边上,也不算绕路。

    “庇护?小人才疏学浅,德行浅薄,恐怕……”

    许仁先是迷糊,旋即就有麻烦上身的感觉。

    这可是妖怪之间的争端,若是波及到他头上,那可轻易承受不住。

    “我说你够,你便是足够了!”

    方元冷笑一声:“莫非你要忘恩负义不成?”

    他此时乃是妖修,一丝煞气外放,许仁手上一软,长剑当的一声,直接掉在地上。

    ‘此时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得认了,唉……想不到才脱狼穴,又入虎口……’

    许仁心里哀叹,此时只能再行礼:“如此,敢不从命?”

    “哈哈,好!”

    方元神魂归体,大大咧咧地往床上一盘:“你去将船靠岸,手尾都处理了……还有,那金鲤鱼盆,搬到我这里来!”

    “遵命!”

    许仁答应下来,这时走出厢房,见到自己几个亲随都倒在血泊当中,不由悲从中来。

    还有许夫人,见到满船死尸,吓得几乎流产,让许仁花了好大功夫才安抚下去。

    没有多久,那许仁果然将李鸾搬来,旋即退了出去,至于接下来怎么将船靠岸,通知官府,那就是他自己的事了。

    ……

    死尸搬出去之后,房间内倒是清静许多。

    反正许仁夫妻今夜是绝对不敢入眠的,这房间也献了出来,全当孝敬黑蛇大爷了。

    窗外流水潺潺,屋内一灯如豆,散发温暖光芒。

    “怎么?你还不现身?”

    方元现出阴神,注视着鱼盆。

    金红鲤鱼无奈,一闭眼睛。

    一道光华流转,房间内顿时多了一位眉目如画、仙子娉婷的女子。

    在她身周,还有微微的水汽凝聚,越发映照得这阴神如幻似画,反正就不像凡人。

    “你这阴神……有伤在身啊!若不是黑夜,连现形都办不到!”

    方元看了,大摇其头。

    这阴神修炼,自然也是由虚化实,借假修真,越真实,代表修为越高。

    就好像他此时化身的黑衣少年,在烛火之下,呼吸血肉都有,宛若真人。

    相比较而言,这女子的神魂就虚弱得紧了,任何人看了都会当成鬼魂一流。

    不过方元也看出来了,这不是这金红鲤鱼修为不济,而纯粹是因为有伤在身。

    “妾身无法久在人前维持,实在失礼!”

    李鸾行了个仕女礼,脸上一红,告罪一声,又化为云雾,回归本体当中。

    “嗯,你得罪的是哪个?”

    方元看着她这模样气质,倒是来了一点兴趣,随口问着。

    “……是安江龙君!”

    李鸾沉默,旋即长叹一声,老实交代。

    毕竟,面前这妖聪明无比,不说也能猜测到几分,隐瞒没有多大用,这满江的通缉,也根本隐瞒不过去。

    “好!有个性!”

    方元笑了,自己惹得不过是几头大妖,候补水君,便如此狼狈。

    这小妮子倒好,直接惹了一位龙君!

    能称龙君的,起码也有着龙身,又有神敕,恐怕就是那齐湖中的大妖都不敢招惹。

    “你如何惹到祂的?”

    他眸子里带着一点好奇。

    “此是大秘,我不会说的!”

    李鸾决然说着:“说出来也没用……反而会牵连了你!”

    “那现在呢,你准备怎么办?”

    方元也看出来了,不论这李鸾之前如何,此时却是毫无还手之力,那个阴神根本就是个虚影,连迷惑凡人都做不到。

    “道友既然已经做出布置,又何必问我?”

    李鸾反问道:“走人族途径,前往其它水域,的确是个好办法!”

    “喂喂,你要搭顺风船,问过我没有?当心我给你扔下去!”

    方元一翻白眼。

    “之前道友不是跟许仁两位说,我要借助他们气运避祸么?”

    李鸾眨巴着眼睛,一副十分无辜的模样。

    当看到方元冰山一般的面容时,还是只能投降:“你要什么?妾身这里倒是还记得几处宝藏所在,以及几篇经典与功法……”

    ‘这小妮子,身份不简单啊……可惜还是涉世未深,太嫩了一点……’

    方元心里不屑,旋即做出被打动的模样:“好!那我今天就帮你这一把,至于报酬么?我们慢慢谈!”

    他虽然不会主动惹事,但这梦中世界,死了却不是真的死了,有时候自然要冒险,博取最大收益。

    ……

    许仁看样子挺聪明的,折腾了良久之后,终于学会了控制船只,停靠在岸边。

    旋即,就是寻找人迹,并且差遣农夫,飞速呈报当地县令。

    一船的死尸,这是了不得的大案,当即就有衙役与班头捕快到来。

    这场面,换成普通行脚商,恐怕不死也要脱层皮。

    但许仁有着功名在身,又是进士补官,待遇自然大是不同,直接指认白里浪等人为水匪,又出钱安葬了忠心护主的丫鬟仆役,官面上畅通无阻,三日之后,就继续启程。

    不过此时,这夫妇已经对船只产生了心理阴影,宁愿走陆路也不愿意继续行水路了。

    对于方元鱼李鸾来说,这根本无所谓。

    甚至,因为远离水路,反而能避开很多追踪,自然也是求之不得之事。

    “这小县城,还是蛮热闹的么……”

    马车之中,摆了一个鱼缸,里面一条金红色的鲤鱼来回游动,看着很是怪异。

    而更加奇怪的是,在许仁身上,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冒出,又有一个蛇头出现,就在他衣领上,好奇地探着。

    “恩公说得是,此地县令还算治理得力!”

    许仁脸色有些发白。

    任凭谁,身上时刻被一条蛇缠着,还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毒蛇,脸色都不会好看到哪里去的。

    这便是方元钳制他的手段了。

    否则,他还真怕此人丧心病狂,直接去找和尚道士来对付他。

    此时人族想要生存,这类奇人异士还是少不了的,保不准就会让方元阴沟翻船,是以要未雨绸缪。

    现在看来,效果相当不错。

    这许仁果然尽心尽力,更是一点手脚都不敢做。

    毕竟,他不敢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

    “这一路,神庙祭祀很多啊……看来在这个世界,还是妖鬼盛行……”

    方元念及所见,不由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