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金泽府位于金庭湖边,有十万户,五十万人。

    虽然山水破碎,耕地不多,但依靠金庭湖,倒也能勉强过活,甚至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其府内有五县,以稻米与生丝特产出名。

    当然,祭祀也非常多,各种精怪时常作乱吃人,但好歹金庭湖还维持着开发,只要敢于搏命,总能有着收获,让全家老少活下去,至于那千百分之一葬身妖腹者,也只能怨他们命不好了。

    但相比于其它地方,这生活居然还算不错,因此户口繁衍,人数不减反增。

    有大儒见此,曾经感叹——‘苛政猛于妖也’!

    奈何数十年过去,仍旧该怎样便怎样,没有丝毫变化。

    许仁被外放的,便是这五县之一,黑泽县的县丞。

    大楚官制,一县中有县令,为百里之长,正七品,又有县丞一人,正八品,为县令副手,实际上就是预备役,不需做事,而是专门学习的。

    在县城之下,又有县尉、主簿、六司曹吏等等,分管诸事,堪称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放大了,到府里乃至朝廷,也大体就是这个架构,最多精细些罢了。

    许仁到了黑泽县,自然先得拜过县令,再与前任交接,又宴请同僚,选择吉日上任,零零总总,当真是繁杂得很。

    哪怕是许夫人婉儿,也不得不拖着孕身操劳。

    但这一切都与方元二妖没有关系。

    以他们如今的情况,去了反而是吓人。

    此时,在许家后院,一个小池塘中,方元就趴在水草之内,懒洋洋地抬起头。

    夜色降临,前院一片灯火通明,又有丝竹管弦之声传来,乃是许仁在宴请同僚,通宵达旦。

    “人道气数,倒是有些不可思议!”

    方元默运妖力,就开了灵眼,看着前院的目光顿时变化。

    在他视界当中,前方气运冲天而起,光华灿烂,竟然有些凛然不可侵犯之意。

    “特别是那许仁,之前还不怎么觉得,但继任县丞之后,也是气数大涨……当然,我真要杀,还是可以杀了,但由此牵连的后果乃至天谴积累,还当真有些令人心惊胆颤呢……”

    “人道集众,自有气运,不过这都是随官位而来,无根浮萍一般,哪如我们之力,乃是深入骨髓,只要一息尚在,气运不散!”

    水池中,一条金红鲤鱼探出头来,李鸾的声音传出。

    “这倒也是!”

    当中分别,方元自然清楚,闻言不由点头。

    “李鸾道友就准备在此静养了?”

    他看向金红鲤鱼,有些好奇地询问着。

    “嗯……此宅有着吉气,正适合我修养!”

    李鸾的声音很坚定,实际上,她也有托庇于许仁气数之下的心思。

    方元一眼看穿,却不多说,笑了笑,直接爬出小院。

    此时乃是深夜,他这蛇身通体漆黑,又有无匹大力,行动如风,常人难以发觉。

    趁着这个机会,就将县城逛了逛,第一感觉就是人气充裕,而第二感觉就是庙宇多!实在是太多了!

    什么水神祠、将军庙、湖神祭之类,简直层出不穷,令人眼花缭乱。

    再一细看,妖气繁杂,虽然也有清心寡欲,有着福德的正神,但更多的都带着一丝血色,显然也是时常享受血祭的货色。

    “妖怪害人,又以敬畏之心收割香火信仰,竟然已经到了此种程度!”

    方元幽幽一叹:“连官府都受其钳制,不得不加以封号赏赐,实在是悲哀啊……”

    当然,天道有常,今日种因,明日必然有果。

    这些神祗享受人道供奉,到了日后杀劫之时,恐怕也不得不站出来抵债。

    不过,因为是顺势而为,还不算凄惨。

    至少,方元可以猜测,有着如此多人道功德抵偿,祂们的天劫应该会容易度过一点,这就导致封神派实力壮大,日后也是妖族中的变数。

    哪怕本体再凶恶的神祗,信仰的人多了,也会渐渐改易形象,变成符合大众心理的那一面。

    这就是愿力挟裹之道,方元记忆里,在西方神祗中更加常见,所谓成也神道,败也神道,就是此故了。

    “此世神道,似乎知府就可上封号,一般由县令上书,府里都不会拒绝……那许仁,之前就说要给我修个庙宇,报答大恩,不若就叫‘乌龙将军庙’如何?”

    他一边胡思乱想,一边翻入一条小河。

    噗通!

    甫一入水,一种通体舒畅的感觉顿时涌遍全身。

    哪怕已经化蛇,此身还是保留了诸多鲤鱼习性,这时乃是真真正正的如鱼得水了。

    “好!”

    方元略微一运功,只觉大量水行灵气涌来,速度之快,简直不可思议,不由大喜:“看来跃过龙门之后,好处果然多多,有着如此灵气积累速度,还有体内的龙珠,却是不必每天出门捕猎血食了!”

    要完成九变化龙诀,需要极其庞大的资粮。

    在之前,方元无法,只能以量补质,大肆捕杀鱼类,吞食消化,补充元气。

    但有了一丝龙性之后,已经能直接攥取日月精华,天地玄机,采湖中灵气,又有龙珠补充,对于血食自然就没有了要求。

    ‘我这也算完成血腥的资本原始积累了吧?’

    方元心里,一个诡异的念头突然浮现出来:“日后,便是开始伪装,食气者仙风道骨,但本质上还是贼,天之大贼!大道之贼!”

    无论进食过程怎么升级,终究还是逃不过掠夺的本质。

    道经有云,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在水底,他速度飞快,化为一道黑箭,顷刻间越过小河,来到一条江里,又随波逐流,汇入金庭湖中。

    轰隆!

    刚一入湖,方元只觉比之前醇厚倍许的灵气蜂拥而来,简直醺人欲醉。

    “好,好!这还只是普通的湖水,就有如此灵气,若是寻找到一处上佳的灵脉,开辟洞府呢?”

    方元的修行,已经从血食阶段进化到了攥取天地元气的阶段。

    此时选择修行地点,就不是哪里食物多了,而是要看灵气充沛与否。

    “哪怕已经看穿世界潮流,大势走向,没有一定的实力,又怎么参与进去呢?”

    他巡视一圈,避开令自己心悸的气息,找了几处水脉灵脉,都是无语:“稍微好些的灵脉,早就被占据了,哪怕是精怪,也有着本能,哪里还有沧海遗珠?”

    若说抢占一处,也未尝不可,但其中的分寸就要把握好。

    毕竟是外来者,不能惹了众怒,被群起攻之。

    “幸好我已经修成了黑蛇变,否则还是顶着黑鲤鱼之身,如此高调的话,保管第二天满湖水族都要杀上门!”

    方元想了想,没有冒然动手,直接回转黑泽县城。

    “拜见恩公!”

    此时许仁刚刚结束饮宴,还是一身酒气。

    不过见到黑衣的方元,立即什么酒都醒了,躬身行礼,姿态甚是谦卑。

    “这金庭湖甚是不错,我意长居!”

    方元开口,说出了令许仁长松口气的话,他还真怕这条蛇妖钉死了他一家呢。

    “只是……你欠我的一个庙宇,准备怎么解决?”

    方元又问。

    “这……打通关节,还需一段时日,特别是场地,不易划拨!”

    许仁面上泛起难意,他说得是大实话。

    这事要通过县令,呈递公文至知府,一来一往,都需要时日。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场地问题。

    满城如此多祭祀,已经将香火占满,哪里还容外人前来分赃?

    “哈哈……此事甚为容易,我且问你,诸多水神之中,可有凶残暴戾,喜好血食,贪婪无度者?若有,便成全了你的政绩如何?”

    方元大笑。

    “如此,当多谢恩公!”

    许仁听了,脸上就露出喜色来。

    ……

    半月之后,黑子河。

    “水神爷要取用血食,一对童男童女,快快送上!”

    河沟之前,一名巫婆神神叨叨,脸上涂着油彩,大声向村民威逼。

    “明明今年已经献过两回了……”

    “唉,谁让它贪婪呢,也算我们黑河沟赶上了……”

    “只是可惜了杨娃与玉娃……”

    ……

    村民纷纷叹息,但要他们抵抗,还是不敢。

    就连里正,也同样只能叹息。

    “时辰到!”

    巫婆见此,越发得意,心里觉得今年还能多向这村勒索些钱财供奉,不由更加卖力起来:“将祭品送入河沟!”

    “慢着!”

    这时,一声轻喝传来。

    数名衙役开路,许仁穿着官袍,蓦然多了几分威严,又有一身正气:“且慢动手!”

    “原来是县丞大人,拜见县丞!”

    旁边的里正看了,连忙行礼。

    虽然县丞只是副手,平时不怎么管事,但毕竟是正八品,不是他这个没有官身之人能够怠慢的。

    有他带头,百姓也纷纷跪了一地。

    “原来是县丞大人?”

    巫婆桀桀怪笑:“这黑子河水神,也是得了封号的,莫非大人要阻止水神爷享用祭品?那祂老人家发怒起来,老身可就管不了啦!”

    “非也!”

    见到这种妖人,许仁眼中闪过一丝怒气,旋即转为柔和,笑吟吟地道:“只是这童男童女太过枯瘦,未免不美,劳烦神婆你先下去,与水神说一声,待本官寻了更好的,改日再祭!”

    说到这里,他脸上就带着一丝煞气:“来啊,请神婆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