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八章 秘辛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168009.html
    “黑子河神万安!”

    “大慈大悲黑子河神,请庇佑吾等……”

    ……

    不知不觉中,三年时间一晃而过。

    黑子河沟旁,一个小小的祭坛摆出,香烟缭绕,又有瓜果、鲜花、猪头羊头等供奉,被祭祀后抛入河中。

    自从许仁废了血祭,改以普通三牲祭祀之后,这水神竟然也未发怒吃人,反而比之前要求更少,令这片居民都是感恩戴德。

    与此同时,这许仁的官声也是渐渐传播出去,有了仁爱的美名。

    河底,水脉灵穴之内。

    一条大蛇盘踞,似在冬眠,身周丝丝缕缕的香火光芒缠绕,星星点点,光芒万千,看着很是不凡。

    “嗯?”

    方元醒来,心里蓦然一动:“这次闭关,原来已经一年了?”

    他看了看自己身躯,只见原本三尺长的身躯,此时已经长到六尺,并且足有水杯粗细,鳞片光华闪闪,一看就很是吓人:

    “姓名:方元

    种族:黑蛇

    精:21

    气:21

    神:21

    职业:???

    修为:???

    技能:九变化龙诀【第四变】、控水神通【三级】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五级】”

    “有着灵气与龙珠之助,修为果然暴涨啊,想必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化蟒了!”

    蟒者,巨蛇也!

    从黑蛇变到蟒蛇变,倒是没有多少关卡。

    不过蟒者巨大,又有些不同,毕竟蛇喜凉,冷血,蟒喜热,温血,若能成功转化,蛇躯上的限制就又被去除不少。

    “还有这些……”

    方元动弹了下身体,顿时看到了萦绕的点点香火光芒。

    哪怕他没有出去兴风作浪,但毕竟占了原本水神的名号洞府,黑子河的祭祀,还是有大半落在他头上。

    并且,由于没有杀伤,更是得了村民感激,念头真诚,看得方元啼笑皆非。

    “嗯,这些七彩光芒,乃是香火愿力,能不沾惹,还是尽量不要沾惹了!”

    方元打开灵眼,细细辨别,又发现了不同:“还有最外围这一圈薄薄的金光,却是人道功德,能抵消人劫……”

    他想了想,顿时蛇吻张开,探出信子一吸。

    七彩斑斓的愿力丝毫不动,最外围那层金光却是被一股无形之力牵引,不断浓缩,化为一朵宛若黄金铸就的小花,落在身前。

    “去!”

    神念一动中,一个冥冥的世界打开,虚空一震,这朵人道功德就被送入真实梦境之内。

    “果然可行!”

    方元见此,瞳孔中立即闪过一丝振奋。

    原本此世界规则严苛,相距太远,哪怕真实梦境都无法传递多少力量。

    但这功德之花,得此方天地认可,又无形无质,总算可以被送入梦境带走。

    “就是不知……在我那个世界,此花又有何功用?”

    方元有些沉吟:“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功德越多,福泽越深,气运隆重,出门就可以捡到神器,还可抵消灾劫……但本世界的功德,大乾世界会承认么?”

    一念至此,顿时觉得有些不靠谱。

    “还是尽快用掉吧!”

    他神念一动,那朵金花顿时炸开,散归梦境之中。

    金光一闪,整个真实梦境没有丝毫变化。

    “感觉没有什么用啊……”

    方元有些无语,再细细体会,终于有着察觉:“似是我的真实梦境,更加协调了一点?还有……与这个世界的联系,也变得紧密了一些,通道巩固,若再消耗大量人道功德,说不定便可以动用八门剑阵!”

    “莫非这人道功德的效果,便是可以帮助我融入此方世界?”

    他心里隐约有着猜测,“要验证是否正确,只需要再次获得大量人道功德就行了,在这天地大变之际,此种机会绝不会少!”

    一念至此,他等到夜色降临,立即外出,来到黑泽县衙。

    “官气堂皇,若火冲天……不错,这气象又浓烈了一分!”

    方元点评一声,化为一阵风,这县衙气运对他而言还是没有多少阻力,让他轻而易举地闯入其中。

    后衙,书房。

    许仁此时留了两撇胡须,看起来更加沉稳,此时正秉烛夜读,眉宇微微皱起,显得有些愁思。

    “老爷!夫人熬了燕窝粥来,请老爷用了,早些歇息!”

    外面,一个明眉皓齿的丫鬟提着食盒进来,打开后香气扑鼻。

    “辛苦夫人了!”

    许仁对妻子还很是满意,毕竟相敬如宾,又给他生了儿子,当下取来勺子,慢慢舀着粥吃:“只是我新掌县衙,诸事繁杂,不比之前了,你回去告诉夫人,让她早些休息,不用等我了!”

    原本的黑泽县令,三年任满后,户部得了上等考评,已经升到府中,由许仁顶了位子。

    毕竟是进士授官,升迁起来超乎寻常。

    当然,这也与许仁自己的努力有关。

    只是真正接手一县,成为百里候之后,方知道其中艰难。

    “黑泽县大体尚可,只有两大患,一是邪神、二是水匪,我既为一地父母,当筹谋除之,方才不负本职!”

    喝完粥,打发丫鬟走后,想起自己少年时的豪言壮语,许仁不由握紧拳头。

    “水匪隐藏金庭湖中,行迹诡秘,出则聚啸,糜烂一方,散则隐入湖中,神鬼难寻,怀疑有着其它势力背景,前任几次出兵,也只能保境安民,无法犁庭扫穴,荡涤乾坤!”

    “而邪神之患,更是触目惊心,哪怕是我,也只能尽力扶持善神,与邪神对抗……”

    许仁想到这里,不由就看向后院池塘,眸子里露出一丝精光来。

    之前黑子河水神为患,他借那黑蛇之力,予以解决,三年来水患不起,又不需血祭,实在是一次很好的例子。

    有着开头,那后宅中寄居的金红鲤鱼也是渐渐恢复神通,或许便可为我所用。

    对于后宅中居住着一妖怪之事,他之前还是有些不愿与心惊。

    但三年下来,那金红鲤鱼也没有丝毫冒犯,反而暗中相助,帮他解决了不少事情,渐渐得着信任,程度还要在方元之上了。

    “县尊,有故人来访!”

    此时,金红光芒一闪,一名眉目如画的仕女就出现在书房中,正是李鸾。

    “李姑娘,故人?是谁?”

    许仁吃了一惊,能让李鸾现出阴神的,自然非同小可。

    “是我!”

    外面黑气蔓延,化为一名黑衣少年,星眉剑目,面如冠玉,推门而入。

    “果然是道友!”

    李鸾微施一礼:“三年不见,道友道行大进,委实可喜可贺!”

    “原来是恩公!”

    许仁也起身,自行礼。

    “哪比得上李姑娘,毕竟公门之中好修行么?我三年苦修,还是遇到瓶颈,不得不来!”

    方元在客座上坐了,望向许仁:“许大人三年前发下的宏愿,此时还作数不?”

    “自然作数!”

    许仁知道方元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时再一听,顿时心里大动,直接脱口道。

    “好!既然如此,我便助大人成了这利国利民之事!”

    方元颌首。

    “若如此,本官必上书,举你为县城隍!”

    许仁大喜,直接说着。

    “呵呵……此事日后再说!”

    方元身影一闪,又消失不见,李鸾神色一动,紧跟上去。

    霎时间,书房之中,又只剩下许仁一人,之前种种,仿佛是幻境一般。

    ……

    “你究竟意欲何为?”

    后衙,一处花园,方元盘坐在池塘边上,尾巴有一摆无一摆地划着水面。

    一尾金红鲤鱼游来,传出李鸾的声音。

    “我欲何为?”

    方元哑然失笑,目光却注视向另外一边,仿佛穿透了墙垣,见到了一处主卧之中的景象。

    在那里,婉儿做妇人打扮,正满脸慈爱地哄着一小儿入睡。

    这幼儿不过三岁,生得粉雕玉琢,很是可爱,但相貌不凡,眉宇之间,隐见峥嵘。

    观其气运,虽然只是普通,却有着一种隐忍不发的味道,令方元很是熟悉,引动他体内一物,知晓此子未来必然不凡,八成就是大劫当中兴风作浪的人物。

    “你问我意欲何为,我倒要问问你呢,许仁一介凡人,莫非真看得住你,之前还可以说养伤,此时呢?”

    他看向李鸾:“想不到道友也预见到了天地之变,竟然在提前下注了……让我想一想,你在这小鬼身上下了什么?嗯……我之前接到情报,安江龙君通缉一名妖修,说是那妖修偷了祂一件龙宫重宝,该不会是蛟龙珠吧?”

    “你……”

    李鸾脸上立即浮现惊骇之色来。

    她根本想象不到,自己以秘法种下的种子,竟然会如此轻易地被方元发现。

    方元则是心里暗笑。

    他体内藏着一枚龙珠,品阶还要在蛟珠之上,感应一下自然十分简单。

    “不过蛟龙珠乃是妖修重宝,与人何用?”

    方元看向李鸾,眼中带着一丝探询。

    见此,李鸾也只能深吸口气,全盘托出:“当日江中,妾实在是身受重伤,才不得不托庇许家,只是见到此子出世,大是不凡,才起了一点心思!”

    “那蛟珠,并非安江龙君性命交修之物,而是前代龙君遗留,上有功德气运,却无多少龙性,被我以秘法植入许廷心中,又遮掩其异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