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七章 马匪(为风少888贺!)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177490.html
    一  “嗯,爱妻辛苦了!”

    张翰走了出来,揉了揉有些发红的眼睛,感慨说着。

    他也就二十来岁,身穿儒衫,却非是秀才青衣,显然没有功名在身,脸颊消瘦,日子很是潦倒。

    这时见到自己碗里的鸡蛋,还有对面妻子的清汤寡水,胸口顿时就沉甸甸的:“眉儿你嫁我以来,已有三年,却要每日操劳,没有过一天好日子,实在是苦了你了……”

    当下就拿着筷子,要拨鸡蛋过去,却被妻子温柔笑着制止了:“眉儿不苦,再说夫君读书,才是一等一的大事!”

    “我一个便够了,你多吃些!”

    张翰坚持着,不是不想将两个都给,而是知道如此,妻子必然坚决不受。

    这时给了一个,又在妻子注视之下吃着自己那份,她终于笑了一声,开始吃起鸡蛋来,又似有些小小的窃喜。

    或许,在她心里,这便是幸福了吧?

    就这一幕,张翰眼角顿时泛酸,差点流下眼泪。

    吃罢早饭,眉儿开始收拾碗筷,张翰却是以手支颌,眼神有些迷离。

    嗯,自己名叫张翰,字子修,宜山人士,家里有着十亩薄田,几间农舍,还有一个妻子。

    幼时家境尚可,请得师傅开蒙,总算开始读书,奈何后来兄弟争产分家,自己势单力孤,只余下这点,读书又迟迟不能中个秀才,很是成为十里八乡的笑话,生计也渐渐返贫。

    “眉儿,你放心,我一定会考上秀才,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张翰说着,握紧了拳头,似是下定决心。

    “是啊!妾身就等着享福了呢!”

    正在忙碌中的爱妻回过头来,温婉一笑,眉宇中全是温柔与鼓励之色。

    古代秀才地位非同一般,可见官不跪,又免徭役,甚至官府还会赏赐些田地,若是在县学考核中出类拔萃,成了禀生,那更是可每月发给一定量的钱粮,大富大贵不至于,但要家境小康,却是甚为容易之事。

    当然,张翰有些书呆子气,读书入了牛角尖,屡试不中。

    今日张翰感觉又有些不同,看着爱妻忙碌着要下田,当即走过去:“我来帮你!”

    “不,夫君你是读书人,怎能做这些粗活?”

    眉儿很是抗拒,又有些惶恐地说着。

    “那我陪你走一路!”

    张翰被逼得无法,只能说着。

    夫妻两人走在田垄上,此时寒意更重,旁边的树叶草叶上就挂了露珠,有的甚至结了微霜。

    张翰随手折了一节树枝,挥舞了几下,不成章法,但虚空中却呼啸隐隐,仿佛原本就会一般。

    “夫君,秋露寒重,还是早些回去吧!”

    眉儿提着篮筐锄头,似有些担忧地说着:“你身体一向不太好……”

    张翰自幼体弱多病,倒是真的,这时虽然没有多少厚衣物,却也不觉多少凉意,笑着牵上了眉儿的手:“你放心,为夫身体结实着呢!”

    虽然只是寻常不过的亲昵动作,眉儿也是脸上飞着红霞,一路直到耳根:“不……不要,万一被人看到就不好了!”

    嗯,古代礼教森严,哪怕是明媒正娶的夫妻,大庭广众之下做这些,还是会传出风言风语,而这就足以杀人!

    张翰是读书人,这道理自然明白,不过却没有松手:“你看看这周围,哪有人呢?”

    小两口说笑着,就来自家的田里。

    眉儿下田耕作,张翰几次要帮手,都被坚决拒绝之后,也就坐在田边一个木桩上,翻开随身带着的书本诵读。

    伴随着太阳日高,一滴滴汗水也就自眉儿脸上、手上浮现,滴落入土中。

    “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啊……”

    张翰摇摇头,放下书卷,又给爱妻倒了一碗茶:“眉儿歇歇,我来替你做罢!”

    “不用!马上就好了!”

    虽然这么说,但眉儿也笑开了颜,放下手头的活,接过茶碗。

    正想说些体己话,突然间,凄厉的马蹄声就打破了宁静。

    踏踏!踏踏!

    远处,陆地与天空交接的尽头,几骑黑点浮现,越来越大,附近的农夫农妇见了,都是呆头鹅一般,定在原地。

    蓦然间,一个惨叫顿时响起:“马匪来了,快跑啊!”

    一名老农大叫着,才刚刚跑出两步,就被后面的骑士追上,刀光一闪,一颗头颅就飞了起来,鲜血直喷,身子仍旧往前跑了几步,这才倒下。

    “爹!”

    一名壮汉惨叫一声,舞着锄头上前:“天杀的!我跟你们拼了!”

    咻!

    只是他终究普通农夫,体力、技巧、还有兵器都与马匪相差老远,大笑声中,就见一骑奔过,长刀毫无阻碍地劈开锄头,直接将他也斩为两截,大量血液与内脏横流,场面惨不忍睹。

    “跑啊!”

    其它农夫农妇,看到这一幕,终于醒悟过来,亡命般向村子跑去。

    “哈哈……”

    马匪大笑着,驱赶农户,间或兴起,在后面杀着几个,一副悠闲的模样。

    哪怕整个村子有着上百人,他们只有几骑,但这武力的差距,终究不是人数可以弥补的,更不用说,还制造混乱,令壮丁不能集合了。

    “走!”

    张翰握着眉娘的手,只觉一片冰凉,此时根本顾不得,一路狂奔。

    奈何他们两个一个读书人,一个女人,脚步都不是很快,立即就落到后面,引起了马匪注意。

    “咦?那女人不错?”

    一个马匪看到眉儿,眼睛一亮,顿时驱马上前:“哈哈……书生,你媳妇就送我了吧!”

    “夫君!快走!不要管妾身了!”

    这时,眉儿脸上露出坚决之色来,将张翰一推。

    “不!”

    张翰咬着牙:“不求同生,但求共死!”

    “切,好一对亡命鸳鸯,可惜爷就不成全你们!”

    马匪大笑着,追到背后,只是一捞,眉儿就被掳上了马,旋即马刀当头盖脸地劈下。

    “夫君……”

    在眉儿如杜鹃泣血的惨叫中,张翰却是面色一变,眸子呆滞,身体却早早动作了起来。

    刀光临体的那一刹那,他突然弯身,躲过枭首的大祸,右手闪电般突出,抓住了马匪的手腕,又是一用力,那马匪惨叫一声,刀柄直接落下。

    嗤!

    张翰单手持刀,略微一划,半空中就闪过一道辉月般的冷锋。

    那马匪额头浮现出一道血红色的细线,笔直从马背上摔落下来。

    这夺刀、杀人……就发生在瞬息之间,后方的马匪还维持着轰然叫好的姿势,就看到那马匪倒下地来,一时间都是愕然。

    “驾!”

    张翰跃上马匹,带着妻子,蓦然一催。

    这坐骑顿时化为一阵黑风,冲向后面呆滞的马匪。

    “杀!”

    他一刀挥出,人借马力,深得骑战精髓,仿佛一道闪电,顿时将一个还来不及反应的马匪斩成两半。

    “啊!”

    最后几名马匪大叫着,顿时上前:“你敢杀我们的人?”

    “哼!”

    张翰不答,又是一转缰绳,骏马飞驰起来,刀光连闪,如同收割生命的死神,只是瞬息之间,又有两人被斩落马下。

    “好汉饶命!好汉饶命!”

    见到这幕,最后一个马匪顿时吓得屁滚尿流,直接转头就走。

    咻!

    刚刚策马跑出没有多久,一道乌光飞出,笔直没入他的背心,赫然乃是一柄钢刀模样。

    马匹惨叫着,将背上的尸体摔了下来,径自越跑越远。

    “呼……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

    杀光马匪之后,张翰这才停马,收刀,又注视着怀中的丽人,神情略显复杂。

    “夫君……你……”

    眉儿却是被之前的变故吓得小脸惨白,惊魂未定地道。

    “也蒙蔽了自身记忆么?真是下本钱!”

    张翰!不,此时应该是方元,面上就带着叹息之色,一指点在眉儿心口。

    “你……”

    眉儿嘴角溢出鲜血,面露疑惑,显然还是不相信这是自己夫君所为,眼眸中的光芒渐渐黯淡。

    就在下一刻,她闭合的眼睛睁开,放出玄迷的光芒:“不可能!我已经借助异宝与阵法之力封禁,你为何还能如此快地恢复真我?”

    若方元不觉醒,这痴情书生必然死在马刀之下,而眉儿也必是殉情,这记忆情感,绝对刻骨铭心。

    如此再来几世,必可让面前这梦师真灵永坠在此!

    “你不需要知道这个……只是你敢潜入我的梦境,做好被反噬的准备了么?”

    方元诡秘一笑,左右眼中发出水火剑气,笔直刺入眉儿眼眸:“颠倒红尘,梦中之梦!起!”

    柳梦眉脸上忽然放出恐惧之色来,旋即整个人一下昏死过去,气息全无。

    “抓到你了!”

    方元微微一笑,抱着手上的尸体,又有些黯然。

    这时自然知道,之前三年的相濡以沫,不过是借助梦境与异宝,强行编织的一段背景记忆,严格来说,梦境只从今日早晨开始,柳梦眉不会让他占那么大便宜。

    但她为了引动自己情绪,赫然也是真灵附身,甚至还封印了原本记忆,只以真性情出现,也算是下足了本钱。

    “五蕴皆迷,人生若梦,不过如此了!眉儿……谢谢你!”

    方元下马,挖了一处墓穴,将眉儿埋葬。

    做完这些之后,他神思如剑,刹那间就恢复本来面目,天地开始破碎。

    作为梦师,便是要立志超脱迷幻,这段梦境或许是他记忆中美好的一处,却绝对不会造成束缚。

    入梦而出梦,是为超脱之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