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八十八章 情劫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5/177887.html
    一  礼炮燃放,喜字高挂。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司仪高唱声中,一对新人互相对拜行礼,又被送入洞房之中。

    新郎穿着吉服,胸前披着红缎,这时用如意挑开头巾,但见红烛之下,一名佳人戴着凤冠霞帔,略显羞涩,却是明艳不可方物。

    “娘子!”

    “夫君!”

    龙凤烛灭,一切无话。

    ……

    恍惚间,情景又是一转。

    一迎亲队伍敲锣打鼓,里面的新娘却是泪流满面。

    忽然间,行经一座山丘,她忽然疯了一般,从花轿上跳下,奔向路边的坟冢。

    这时撕开外面的凤冠霞帔,里面赫然穿着重孝。

    “小娘子不要啊!”

    媒婆、轿夫都是惊呆,看着这新娘手持匕首,来到墓前,面若梨花带雨。

    “生不能如愿,死当合穴葬!”

    这新娘却甚是绝决,抚摸石碑,忽然一头撞了上去,闷响当中,一缕血色在墓碑上缓缓流下。

    坟冢开裂,似有两只蝴蝶飞出……

    ……

    画面忽然又是一转,来到一处山峰绝地。

    一对青年夫妇,手持长剑,女的手里还抱着一个襁褓,正在遭受一大批武林好手的追杀。

    “爹爹!”

    女子看向后面一老者,脸上顿时放出凄然的色彩来:“我与天哥,乃是真心相爱的,我们两家,结为世仇以来,两百多年,死了多少人,还不够么?”

    “大胆,你便是嫁猪嫁狗,也比嫁了这人好!”

    老者气得三尸神暴跳:“我宁愿没有生你这个女儿,或者当初就将你溺死!”

    “师父……”

    男的看向自己师门中人,也是苦笑。

    两边势力血斗数百年,这次倒是因为自己两个,总算联手了一次。

    “唉……你自尽吧!”

    那师父直接说着,难得与仇家在意见上达成了一致。

    “梅妹,你可曾后悔?”

    男子大笑,又看向妻子。

    “无怨无悔,只要与天哥你在一起,我终不悔!”

    梅儿眼中放出坚定的光芒:“无论你做什么,都是如此!”

    没有多久,一场血斗登时爆发……

    ……

    大乾世界。

    夜风寒凉,黑鹏兽蓦然长啼一声,加快速度,背上却甚是稳当。

    黑鹏客栈,某个隐秘房间之内,黑鹏子忽然睁开了眼睛:“阵法?入梦?”

    他虽然不能窥视各个梦师的隐私,但这种越界打击,还是在监视范围之内的。

    这时看看房间编号,更是一目了然,有些头疼:“是界盟与圣莲教的事,只要不闹出大动静,打扰其他人,我还是少管为妙,免得惹祸上身!”

    “咦?”

    过了片刻,又是一奇:“想不到这候补圣女竟然还有此等异宝,那梦师危险了,希望不要闹出大事来才好……”

    幸好等了片刻,两个房间都是相安无事,终于令他略微放心。

    只是片刻后,面色又是一变。

    因为他赫然看到柳梦眉从自己的房间中出来,到了方元的房间之前。

    这种天字号房,都有着住客的神念烙印,临时操纵权限,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显然是得了里面之人的允许。

    柳梦眉迟疑一下,走了进去。

    再接下来,就不是他能看的了。

    虽然很想知道这次交锋谁胜谁负,但冒然入侵,必被发觉,这就要结下大仇。

    “或许是不分胜负,罢手言和了?”

    黑鹏子摸了摸下巴,有些疑惑。

    ……

    “你来了!”

    房间之内,方元盘膝而坐,笑而不语。

    “妾身自然要来,你这个占妾身便宜的家伙!可害死妾身了!”

    柳梦眉脱口而出,眼眸似嗔似喜,又带着点柔情款款的味道,竟然没有多少愤恨之色,外人看了必然要十分惊奇。

    “此所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方元摇头。

    “算了……”

    柳梦眉叹息一声:“反正你已经成为了妾身的心魔,不论做什么,我都会原谅你的!”

    就从她的状态,方元就知道已经彻底折服了此女,心里一喜,旋即又是深深的寒意。

    ‘主动入侵其他梦师的梦境,是一种很危险的举动,当然……这女人借助异宝之力,想要彻底折服我,更是下了本钱,真灵入我主场,第一个梦境,让我几乎迷失,若真的被她得逞,我此时恐怕就会成为她的裙下之臣。’

    ‘当然,现在情况就反过来了,她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被我入梦真灵,种下百世情劫心印……虽然只能影响倾向,但已经足够了!’

    要彻底控制一位梦师,自然不可能,哪怕有着办法,也会立即被高阶的梦师发现。

    因此,方元选择的是另外一种形式,通过梦中之梦,百世纠缠,施加暗示,让此女不自觉地从情感上偏向自己。

    这是她本身做出的选择,乃是本性,也没有被任何功法控制,自然了无痕迹,却又近乎大道。

    当然,这种情况非常罕见,必须要梦师主动真灵入侵,又被对方反击,真灵失陷梦境之中,方才有着动手脚的可能。

    但主动挑起入侵的一方,不是修为高深,就是已经准备万全,又怎么会犯下此种低级错误?

    也就这柳梦眉,挑错了对手,这才导致自己落得如此下场。

    “夫君在想什么……”

    见到方元沉思,柳梦眉主动说着:“妾身这次带来的都是心腹,只要一声令下,必不会泄漏了夫君的行踪,至于圣莲教那里,倒是有些麻烦,不过也就一个梦莲与夫君有着死仇,我当为你筹谋,永绝后患!”

    “这听着是不错!”

    方元汗了一下:“但能不能不要叫我夫君了?”

    “妾身已经是情根深种,不可自拔……”

    柳梦眉凄惶叹息,又有些垂然欲泣的味道:“再说……梦境之中,夫君都已经占了妾身的大便宜,这便要不认么?”

    饶是方元脸皮够厚,听此也是不由一红。

    之前此女主动设计梦境,还没有让他占什么便宜。

    但后来轮回百世,却是他在玩弄此女真灵,当然不会有着什么顾忌,很是如胶似漆了一番,此乃神交,本质还要在单纯的鱼水欢好之上,此女在他面前,当真是什么秘密都没有了。

    “好吧,随便你了!”

    方元知晓,经此一役,自己已破其心,成为了此女的‘心障’、‘心魔’之类。

    此女接下来要进步,要么挥慧剑,斩情丝,要么彻底倒向自己,绝无第三条路好走!

    一念之差,万劫不复,这就是梦师对战的恐怖!

    “还有……我们的表面关系,还是要维持,你今夜来找我,必得一个理由,嗯!就用梦中交手,不分胜负,又上门挑衅吧,等会略微造出点动静,想必黑鹏子便不会怀疑了……”

    此时已经得了好处,自然要大加利用,方元立即吩咐,又问着:“你身上……还带了什么宝物?”

    “妾身身为圣女,有圣莲烙印守护,还有青阳神灯……”

    柳梦眉款款说着,令方元额头有些冷汗浮现。

    此女不仅修为到了虚圣,更是有着诸多至宝护身,若是真的与自己当面厮杀,鹿死谁手还真不可知。

    “很好,你我明天继续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等到了中州之后,你便向教内传信,说我棘手,已经放弃任务,不必做得太过活,以保全自己为重!”

    掌握这样一枚棋子,自然十分不错,方元立即开始筹谋。

    “多谢夫君为妾身考虑!”

    柳梦眉眉毛一动一动,笑颜如花,令方元知晓她确是很开心。

    毕竟梦境中经历这么多,早已熟悉至极点。

    “还有,你回去之后,为我注意两件事,第一件,就是邪圣门的情报,有关天邪子的……还有一件,则是注意寻找一些炼化异力,特别是异种梦元力的法门!”

    方元闭上眼睛,缓缓说着。

    柳梦眉神色肃穆:“有关邪圣门的情报,妾身明日便可整理出来,而炼化异种元力的法门?以妾身目前的身份,只能接触到一种,那就是完整版的九炼法,能炼化异种元力……对于梦元力却是无效,倒是我听长老说过,这九炼法还有一个版本,号称化尽万物,想必异种梦元力也不在话下!”

    “你先将完整版的九炼法兑换出来给我!”

    方元直接道,又掏出炼火长老所给的那柄小剑:“你认得此物不?”

    “不认识!”

    柳梦眉立即摇头。

    方元也不过抱了万一的希望,此时只能叹息一声,将小剑收好。

    这枚信物的构造有些奇异,并且方元也不敢自己作死,将这来历不明之物收入真实梦境之中。

    甚至,他怀疑此物根本就不能被收入梦境,否则炼火长老也不会如此大费周章地找人送信了。

    ‘看来,这迷团只能等到了中州之后,再尝试解决了,天母山么?’

    他当即心里就决定,要柳梦眉发动一切渠道,打探有关此山的消息。

    虽然都是入梦轮回,但他超脱物外,柳梦眉却是深陷其中,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境遇,自然造成了不同的心态。

    实际上,若当初柳梦眉成功,现在的他,恐怕比此女还要凄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