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人他……一定能行的。”

    被放掉大量血液的皮特脸色苍白,感觉脑袋都有些微微的晕眩。

    在担任血袋之后,对于现场毫无作用的他,立即被方元一脚踢出来看门。

    “对吧,芬里尔?”

    当然,让一个小孩担任警戒,无论怎么看都不靠谱。

    因此,之前一直隐藏在荒郊野外的魔狼芬里尔同样出现,懒洋洋地躺在了屋前的草坪上。

    只是偶尔张开的狼眸中,看向爱蒙所在的方向,就带着精芒。

    此时听到皮特的话语,又略微点了点头,似乎是在表示赞同。

    “嗷嗷!”

    突然间,伴随着一声嚎叫,恐怖的血红色光芒从小屋的缝隙中不断冒出,带着爱蒙痛苦的嘶吼。

    浓郁的恶魔气息外泄,即使有着遮蔽的阵法与魔器,也是不能阻挡分毫。

    很显然,如果爱蒙还呆在琴伦城里,光是这下爆发,就足以引来一大帮的猎魔人驱除邪恶了。

    饶是如此,浓烈的恶魔气息,也令芬里尔与皮特浑身汗毛倒竖,再也没有了之前的轻松状态。

    “嗷唔!”

    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芬里尔长声嚎叫,望着道路的尽头,浑身的毛发都是倒竖起来。

    这种如临大敌的表情,就仿佛见到了什么可怕的克星!

    踏踏!

    从一处树林的阴影之中,传来一阵脚步声,慢慢浮现出一个中年男人的轮廓,眸子赫然是紫色!

    踏踏!

    他皮鞋踩在地面,发出的声响却一声声震动在皮特的心脏上,简直好像要炸开一般。

    “不准……不准你过来!”

    小皮特颤抖地大叫一声,右手的臂环与锁链尽数炸裂,一条章鱼般的触手出现,不断变大变粗,仿佛巨蟒一般狂舞。

    “呜呜!”

    似是受到它的影响,旁边的魔狼芬里尔同样站起身来,向着入侵者露出了锋利的爪子与獠牙。

    “有趣,真是有趣!”

    紫眼中年人衣着体面,彷佛一个即将参加宴会的绅士,此时目光就在皮特与芬里尔身上来回打量:“一头炼金生物,夜魔人与狼人的混血?还有一头伏都尸,居然快被人类小鬼收服了……哈哈!”

    他狂笑一声,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沉静起来:“你们,真的敢与我动手么?”

    在黑夜眷族当中,下位血脉向上位血脉动手,是不容饶恕的大罪。

    “不准你,再伤害姐姐了!”

    皮特怒吼一声,右手臂仿佛巨蟒一般蠕动,源源不断地从他体内抽出,形成可怕的肌肉巨臂,将半个庭院都直接掀翻。

    “嗷唔!”

    芬里尔也嚎叫一声,庞大的身躯仿佛风一样轻灵,几乎是眨眼间就杀到了绅士的面前。

    “可惜……你们难道不知道,黑夜眷族中的位阶压制么?”

    中年人嗤笑一声,纯正的恶魔气息从身上散发开来。

    “咕噜!咕噜!”

    霎时间,皮特的伏都尸手臂就好像受到了什么刺激,发出闷声交击的巨响,整个缩了回去。

    旋即,芬里尔扑了个空,脑袋上挨了狠狠一拳,硕大的头颅都陷入土坑当中,半天爬不起来。

    “我——尤里克斯,不是你们能够揣测的,甚至在未来,我会超越欲望大君,获得真正碾压一切的力量!”

    尤里克斯目中紫光大盛,以纯正的恶魔语说着。

    在这宛若咒语,又宛若祭歌的氛围中,皮特与芬里尔甚至双眼翻白,直接昏厥了过去。

    作为黑夜眷族的顶点,恶魔们对于普通的血脉,有着天然的威慑性。

    熊熊!

    在尤里克斯身后,绿色的火焰汇聚,隐约勾勒出一个恐怖的恶魔身影。

    只是,祂瞥了一眼房屋,并未将皮特与芬里尔宰杀,而是施施然走了进去。

    “时隔了千百年,我又见到了有猎魔人妄图晋升恶魔猎手……”

    房屋正中,爱蒙周围,巨大的炼金阵法轰鸣着,将里面鲜红色的血脉之力尽数压缩到爱蒙身上,显然变化已经到了一个极为剧烈的关头。

    方元瞥了一眼这个不速之客,却没有动手。

    因为,对方似乎并无恶意。

    否则,以恶魔的凶残,外面的一人一狼,恐怕连灵魂都不剩下了。

    果然,尤里克斯只是静静看着这幕,仔细观察着地面上的炼金法阵,脸上带着惊叹之色:“竟然用黑魔术……将上古仪轨代替,天才的创意,大师级的手笔!只可惜,还差最后的一步!”

    “血脉,不仅流淌在身体内,更是灵魂的烙印!”

    方元悠然说着,这个道理他当然明白。

    此时,阵法内的爱蒙已经完全恢复了人类的模样,只有额头处,留下了一个紫色的菱形烙印。

    大量的血光被压制,慢慢化为细密的符文,虫子一般,爬进了爱蒙体内。

    “黑魔术——血脉追溯!”

    弹指间,方元接连施展着术法。

    而在爱蒙身上,一幕幕幻景浮现,展露出诸多的人影,最后又都汇聚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上。

    对方只是普通人的模样,浑身却燃烧着碧绿色的火焰,一双眼睛赫然是紫色!

    “竟然能做到这样……”

    尤里克斯这才是真正的惊叹了。

    在祂的感应中,对方的黑魔术不仅追溯到了自己,甚至取得了自己的一点气息,以真灵烙印的形式,刻在爱蒙的灵魂上。

    “很不错的手段,只是你还需要一个防御,否则恶魔会瞬间感应到这种法术,并且进行干扰!”

    尤里克斯点点头,从嘴里吐出一段恶魔语:“我祝福你,混乱的子嗣,我的血脉延续!”

    说话当中,一滴纯紫色的鲜血,就落在了爱蒙额头,飞快被菱形印记吸收,变得更加鲜艳起来。

    砰!

    在轻微的震动中,整个炼金法阵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直接炸裂。

    而在中央,爱蒙则是醒了过来,摸着额头:“怎么回事?”

    “没什么,只是睡了一觉,激活了体内的血脉,获得了特别的能力而已!”方元笑了笑:“欢迎你,恶魔猎手!”

    “恶魔猎手……我么?”

    爱蒙看着自己白皙细腻的双手,怔了怔,又看向尤里克斯。

    不知道为什么,一看到对方,她就有种矛盾的心情涌现,既带着亲切,又有些厌恶。

    “啊!”

    而伴随着一声惊呼,她赫然发现自己的右手上已经被紫色的纹路密布,鳞片长出,化为利爪。

    “不用担心,这是恶魔猎手的力量!控制它,你就可以变回去!”

    方元留下爱蒙,让她慢慢熟悉力量,自己则是与尤里克斯示意一眼,缓缓走到了外面一处密林里。

    “猎魔人,你胆子很大!也很奇怪!”

    尤里克斯身上危险的气息四溢,手中把玩着一团碧绿色的火焰:“愿意与恶魔打交道的猎魔人,当真少见!”

    “只要是智慧生物,就存在沟通的可能!”方元笑了笑:“更何况……”

    他瞥了眼屋子,意思不言而喻。

    “区区一个后裔而已……”

    尤里克斯从鼻孔中喷出烈焰:“小子,你想死么?”

    “区区一个后裔,可不值得一个恶魔付出根源之血啊。”方元摇摇头。

    “好吧……真是一切都被你看穿了,猎魔人!”

    尤里克斯收回火焰,恢复成普通人的模样,神色郑重:“看着爱蒙的份上,给你一个忠告——离开圣山,越快越好!”

    “哦?看起来恶魔们又要大反攻了么?”

    方元却是若有所思:“并且,这次,连琴伦城都不会安全,因此你才这么急切地为爱蒙激活血脉,希望她获得保护自己的力量?”

    “原本,我只是想让她熟悉血脉的力量,成为一名魔裔!”尤里克斯缓缓说着:“现在换成恶魔猎手,也相当不错。”

    “虽然古代的恶魔猎手,一就职就起码有着封号的力量,但那是在消耗一整头恶魔尸体的前提下,此时的爱蒙虽然没有立即晋升,却拥有了未来打开门扉的潜力,这很好!”

    看得出来,他对于方元的血脉实验十分推崇:“这是一项足以改变世界的技术!”

    “是啊,一旦被推出去,将有极大可能改变双方的实力比,所以,恶魔先生,你准备如何做呢?”

    方元虽然表面上谈笑风生,但实际对于尤里克斯的防备,却是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我?”

    尤里克斯笑了笑:“只是恶魔中的一个无名之辈而已,混乱、邪恶、黑暗……那三个傻瓜想做什么,又怎么与我有关系呢?”

    言谈之间,却是给方元一种十分奇异的微妙感觉。

    对面这头恶魔的立场,似乎并不在恶魔那边。

    “不仇恨人类的恶魔,当真奇怪呢。”

    方元忍不住说道。

    “既然有不仇视恶魔的猎魔人,为何就不能有正常的恶魔?”

    尤里克斯反问了一句。

    ‘正常么?’

    方元默默吐槽。

    恐怕这样的恶魔,即使在黑夜眷族当中,也是奇行种一般的存在了吧?

    要不是掌握了强大的武力,恐怕早就被同类敌视死了。

    “等一等……”

    忽然间,他心里电光石火般,转过一个念头:“这个尤里克斯,真的是纯正的恶魔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