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楚永安四年。

    金庭湖,载物岛。

    唯厚德故,方能载物!

    原本这岛无名,但许廷占领之后,立即以载物名之,展露出强大的野心。

    这时,在码头上,几艘大船缓缓靠岸。

    一批流民以家庭为单位,有秩序地迁移下来,周围的兵丁维持着基本的队形,显然也是经验丰富。

    这岛屿地形平坦,走了一段之后,就现出了一片平坦的土地,此时已经粗略开垦出田垄,又有一些农舍。

    不论田地,农舍,皆是井井有条,横平竖直,充满了一种大规划的美感。

    “大人!”

    这时,几个文吏模样的人就上前迎接。

    “嗯……做得不错!现在情况如何?”

    这些都是家族中的杰出子弟,能识字,懂计算,起家之初,就有这些,立即就形成骨干。

    许廷看着农田,满足地吸了口气——这就是根基啊!

    “谨遵大人之命,在此地设立保甲,五户一甲,选出甲长,明确责任,并且一旦有着逃亡,立即连坐……此时已建立一百甲,开垦两万亩,并且每家要出壮丁一人,忙时为农,闲时参加兵训……因为分了田,又有大批物资支援,民心思定,逃亡之事很少……”

    一文吏就禀告地说着。

    “很好!”

    许廷点点头:“我这次又破了十三连环坞的水匪,运来三千人,都要安置下去,没问题吧?”

    因为实行的是军管,规划统计方便,这文吏只是思索了一下,就肯定道:“宅子木屋都是建造好的,只等人来就可入住……而此岛平地可开垦三万亩,实际上,还有山坡,可建梯田,这又是起码五千亩,等到水稻收获,便可养得上千丁壮!”

    这文吏也是许家人,此时眸子中就带着火热。

    说是丁壮,实际上,就是精兵!

    能随便出兵一千!甚至可沿水路攻打各府,已经是十分了不起的力量了。

    许廷听了,也很是满意。

    这实际上,就是军屯,士卒闲时为农,战时为兵,又实行军管,少了很多行政单位与大户豪绅的盘剥,哪怕收赋税一半,也算善政,大大增强了中央实力。

    更不用说,这里种的还是水稻,亩产很高,完全可以多养一些。

    如此一来,起事的本钱就有了。

    “不过,十三连环坞,乃是水匪最后的联盟反抗,这一战定下,日后金庭湖中成规模的水匪就没有了,最多零星扫荡……”

    入了议事厅,许廷缓缓说着:“你们都是我之心腹,我也就直说了,如今奸相当政,天下疲敝,各地藩镇四起,正是乱世之时,我家不求显贵,只求苟安性命,但要做到这点,手上也必须掌握实力。”

    “这载物岛,便是我家最后的根基,一旦大局不利,退守于此,有着暗礁与暗流天险,也能保一时之安!”

    “如今,就是要飞快扩充此岛实力,水匪没有了也没关系,大可以去各县征集流民么,甚至不一定非要本府!”

    ……

    经过剿匪,并且掌控军队,这整个岛屿已经尽在掌握之中,许廷也不避讳说些机密。

    当然,真正的核心乃至野望,却是谁都不会说。

    “少爷英明!”

    但饶是这些,也令下方众人心潮澎湃。

    毕竟,乱世已至,乃是谁都能见得到的事情,这载物岛有着天险,又有着良田开垦,一旦能自给自足,人心就一下安定下来了。

    ‘当今……王乔逼迫越甚,甚至已经开始谋划封侯封王,简直是反心不加掩饰了……天下彻底大乱在即,有着这后方与精兵,我家也未尝没有更进一步的指望!’

    许廷望着远方,一时间心里暗暗火热。

    ……

    “人道大势,如火如荼啊……特别是各国之中,似乎都有妖孽身影……”

    方元盘踞水中,默默注视着这幕,却是若有所思。

    “齐国、梁国当中,不是皇子争位,就是有着权臣,并且皇帝身体都不好,莫非全是巧合?嘿嘿……妖族当真好算计,只是莫要为人嫁衣才好!”

    见到此局,他已经略微有着猜测,恐怕在各国高层之中,已经混入了妖族的身影,要令人道气数自衰。

    但天意弄人!

    这三国原本就非天命垂青,本就应衰落下来,龙蛇起陆,各争天命。

    妖族冒然插手,反而是加速了这一过程,甚至,哪怕妖族大能、圣者、占卜天机,都被蒙混过去,五蕴皆乱,天意弄妖,颠倒迷醉,一至于斯乎?

    “看来此方世界的天意,比我想象中还要强大……”

    方元面色肃穆,不再看向载物岛,而是来到了水下的一处洞府中。

    虬龙尾巴一甩,当即化为了人形,盘膝而坐,面前漂浮着两剑,一青一紫,皆是光华闪闪,寒气逼人,非同一般。

    “去!”

    他手指一点,两道法力便汹涌而上,化为火焰,开始疯狂炼化起这双剑来。

    “此灵剑非同小可,之前只是以功德压制,还查最后一点,才能炼化!”

    此时,在法力火焰中,双剑沉浮不定,外放剑芒,嘶嘶有声,似还在做着最后的顽抗。

    “嘿嘿……垂死挣扎罢了!”

    方元一笑,强大的法力一拥而上,配合功德,终于彻底将灵剑之内的最后一丝烙印抹去。

    呲啦!

    两剑一动,彻底散去光华,露出朴实的本体,上面有着各种古朴的花纹。

    “好剑!当真好剑,似乎并非灵宝那么简单,其上有着气运隐约汇聚,恐怕需经历一番杀劫才可……”

    哪怕再好的宝物,只要不能收入真实梦境,对于方元而言也就本世界用用,价值并不太大。

    当然,玄真道知晓后,怕是要跳脚。

    “这么长时间的调查,也应该知道我的跟脚了吧?还有这灵剑,必得收回的……”

    方元冷笑一声,心里有了决断。

    此时一招手,两柄剑就落在手上,顺心如意。

    光芒内敛之后,剑身上的铭文便清晰可见,有着古篆文字,一名紫索,一名青丘。

    “天地杀劫,人有,其剑也有……玄真道炼此双剑,必然是要斗法连场,杀得数人,以完自身劫数……”

    方元不用掐指,便自然猜到了这双剑的来龙去脉,心里顿时一动,手上法力光芒闪烁中,紫索剑外形一变,化为一柄古朴的连鞘长剑,长三尺,紫光隐隐,一看便是世俗中削铁如泥的神兵。

    “妖族是对手,同行更是冤家……玄真道还想扶持许家么?”

    他心里一动,顿时来到载物岛边,冕袍收敛,化为普通青年的相貌,只是一点,一层水雾浮现,顿时隐去身形,越过外围守卫,来到了岛屿深处。

    ……

    “唉……鸟儿啊鸟儿,多吃点!”

    密林中,之前跟随许廷作战的道士喂着白鸟,脸上就闪过一丝落寞之色。

    他虽然做道士打扮,奈何没有正式的道牒,乃是野路子出身,名为孔落,幼年时得了奇遇,被游方道士的师父收入门中,当作衣钵弟子培养。

    只是他这一脉,乃是散修出身,没有什么正经传承,只有一套简陋的食饵服气之法,还有豢养白鸟的奇术。

    这种散修,往往门人稀少,几代之后道统香火便即断绝。

    但若有着奇遇,也可崛起,位列道门之中。

    孔落跟着师父潦倒半生,在金泽府安家,老道士临终之前,却是机缘巧合,窥破几分天机,命他投靠许家,借助气数庇护修炼,再找机会光大门楣。

    此时孔落心里,就在默默思索着:

    “公门之中好修行!借着许家供养,我服气之法已经精进到二层,师父之前也不过如此……如今,许公子气运勃发,又练此精兵,显然志向非小,若我能匡扶之,取部分气数,必能大大增进道功!”

    “奈何天下奇人异士众多,纷纷来投,我这一技之长,委实算不得什么……”

    他原本被许廷器重,但随着玄真道不断追加投资,特别是之前的布置发挥出来,立即就被排挤,到了可有可无的地步。

    此时深刻感受到地位危机,自然满脸愁容。

    “嘶嘶!”

    突然间,腥风乍起,草丛一阵耸动,一条黑色的大蛇就冒了出来,眼露凶光,嘶嘶有声,向孔落咬来。

    “什么?这么大的蛇,精怪?”

    孔落吓了一大跳,这岛屿之前早就被清理过,应当没有什么猛兽才是,为何多了这么大一条蛇?

    此时不暇思索,飞快跳开,一张符箓就拍出:“疾!”

    噗!

    火光一闪,黑蛇略微一怔,旋即尾巴飞抽,这孔落顿时吐血倒飞。

    “快去叫人!”

    他肩膀上的白鸟飞起,扑打翅膀,向村落而去,发出凄厉的叫声。

    而孔落则是头也不回,亡命飞奔起来。

    “莫非我今日就要毙命于此?不!我还要振兴师门!复我道统!”

    想到师父的遗愿,孔落心里似乎又有了力气,连滚带爬地下山。

    这原本就只是个土丘,距离村落不远,又实行的是军管,没有多久,一队士兵就跑来。

    “救我!”

    孔落见到救兵天降,立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大叫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