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杀!”

    许廷大军势如破竹,连下庚晨、千红二府。

    原本,府中县中就不能大肆养兵,最多几百上千厢兵,在蓄谋已久,有着水匪与私兵的许廷面前,没有丝毫抵抗之力。

    当然,若再拖上半年,哪怕数个月,给各地豪族大肆招兵买马的时间,情况又会大不相同。

    但此时,却是被许廷抓住机会,连连攻城掠地得手。

    到了八月,已经整编新兵两千,汇集原本大军,足有五千之数,此时对外号称一万,各地闻风而降,将兰泽府府城团团围困。

    兵甲连营,声势看着很是吓人。

    许廷上了高台,略微示意,就有十数个大嗓门的军士来到城下:“尔等听了,王乔无道,我家将军讨伐之,乃是顺天应命,若从,立即开城投降,还不失富贵,否则玉石俱焚,悔之晚矣!”

    “大胆!”

    城墙之上,一个文官模样的人就出现了,穿着知府服饰,直接喝骂:“许廷你不过区区一举人,入职巡检,就敢自称将军,还攻打同僚,这不是反贼,什么是反贼?我进士出身,蒙朝廷恩典,牧守一方,必不能让你得逞!”

    以五品黄堂,知府之威喝骂,军阵当即有些骚动,特别是新兵,有些不安的迹象,但也就仅此而已了。

    许廷见此,不由冷笑。

    心知自己军中的精锐骨干还是家兵与水匪,已经得了死力,哪怕跟随着自己造反,都没有丝毫问题。

    而此时又有为小皇帝复仇的大义名分,任凭喝骂,军气凝重如山。

    若是换成普通士卒,又没有大义在身,那就很危险了。

    ‘不过……这知府也不是什么好鸟,明面上大义凛然,实际上心中暗藏割据之志,根据线报消息,已经在大肆招兵买马、铲除异己了……’

    他面色一冷,直接手一挥:“攻城!还有,记下这知府,破城后杀他全家!”

    “诺!”

    他大军中都是荤素不忌的水匪,此时攻打府城,也没有丝毫迟疑,就推动着军械上前。

    当几架投石机都被推出来的时候,城墙上知府的面色也是变得惨白,被人扶了下去。

    “杀!”“杀!”“杀!”

    三军一起大喊,惨烈的攻城战一触即发。

    “若是真的强攻,哪怕府城内没有多少厢兵,也可以动员民壮,对我不利!城中内应,可安排好了?”

    见到互相试探了几次,许廷就问着。

    “启禀将军,已经安排妥当!”

    此时的孔落一身青衫,风采照人,身上隐约有着剑气汇聚:“黄家、张家已经答应,只要到了夜中,立即开门献城!”

    “好!”许廷顿时大喜。

    府城之内,自然不是铁板,可以分化拉拢收买。

    否则,以古代这种条件,真的要攻城,除非有着破城利器,否则围上数年,打到城内粮食耗竭仍旧不能破城的情况,也比比皆是。

    “嗯,这次由你带队,我派暗卫协助你!”

    当然,此世有着神通法术的存在,又有些不同。

    许廷踱了几步,立即令着。

    “遵命!”

    孔落打开灵眼,见着许廷身上气数汇聚,并无劫难的模样,也是答应下来。

    他此时身在军中,气数与主帅相连,若有着大变,必然会显现,如今却是一帆风顺之相。

    ‘可恶!’

    下方众人称是,几个玄真道的暗子就心里郁闷:‘原本策反这两家,便是我道的功劳,为何还要分润出去?’

    但主将有命,谁敢不从?

    哪怕几乎要吐血,也只能点头称是。

    ……

    是夜,黄、张两大家出家兵两百,里应外合,秘密献城,兰泽府城被攻破,知府自缢身亡,全家被搜出抄斩。

    并且坚决抵抗的官员,无论背景势力如何,一律处死,立即全府震怖,凛然归降。

    这时诸多世家才反应过来,乱世之中,兵权最重,明晃晃的刀子下一刻就要落在自己身上,还讲什么关系,人情,家世,无疑不过取死之道尔。

    九月,金庭湖周围最后一府罗宋,见事不可为,由知府直接带着百官投诚。

    许廷大喜,禀明许仁后,还是任命为知府,不过调到别处,再派出亲信收编厢兵。

    至此,从少帝驾崩,誓师讨伐以来,所花不过数月,却席卷四府,一下就成了楚国中有数的藩镇诸侯,发家之速,委实令人目瞪口呆。

    奈何此时楚国中最大的战事,还是十家藩镇联军,与王乔控制的楚都禁军鏖战,只能坐视,给了许廷发展壮大的机会。

    永安五年,十月。

    许仁自领光禄大夫,开府建牙,设主簿、参事、长吏等职,管理各府事务,又封许廷为游击将军,主掌军事。

    大夫者,在此世源自分封古制,从士大夫卿体系中演化而来,曾经都是有着封地、私军、掌刑法、赋税的封君,后来作为皇帝近臣,分为中大夫、太中大夫、谏大夫,无固定员数,亦无固定职务,在大楚中以加光禄者最为显贵。

    许仁取这官职,显然是看重其上下皆宜,又是文职,此便是在给许廷铺路了。

    “吉气汇聚,宛然若云,大善!”

    开府之日,几乎所有的炼气士都是赶来,观望着这个新生政权的气象。

    “此时光禄大夫掌握五府,虽然仍旧设立了知府知县,但实际上都是以幕府中的文吏处理政务,将各地主官架空,官职待遇却保留着,也是一神来之笔!”

    孔落见了,不由叹息。

    这知府知县的位子,自然是用来招降纳叛用的。

    只是一些世家不怎么坚定,或者兵临城下,迫不得已才降,自然不能一开始就委以重任,当然,也不能贬谪下去,徒惹敌意。

    此时,当作泥菩萨高高供起,俸禄待遇统统不变,以示诚意,真正做事的却是幕府中的一干才能通达,资历、背景却不足够的小吏,因为体系垂直,反而能减少行政消耗。

    日后,等到这批降官基本消化了,大可分派到新征之地上,为这些小吏腾出位子,也是快速提拔之道。

    由于军权都掌握在许廷手上,五府都是稳定如山,对于新政权来说,这就相当难得了。

    “历来做事,都在体系通畅……此时五府运转如常,有着这气也不奇怪!”

    孔落感受着一股功德涌来,带动灵气,整个人都有着醺醺然飘忽之感,又是不由大喜:“许将军正式争夺天命气数,汇聚五府两百万军民大运,哪怕只是一点加持,对于我也是大有裨益!”

    此时,得了那大道法诀,他原本的师门服气法就已经突破三层,再得此之助,短短时间内突破四层也并非什么难事。

    在传承当中,到了四层,便可称真人,有资格立下道统与小门派了。

    甚至,借着这股大运,一举将法门补全,完善五层、六层的道门之基,也未尝不可!

    “这是本门崛起之机,任何人都不能阻挠,哪怕玄真道,也是一样!”

    孔落喃喃说着,瞳孔中就闪过一丝青色,带着锋锐。

    ……

    “金泽、千红、罗宋、庚晨、兰泽五府……有着户口五十万,各色军民两百万人,若是能真正消化,拉出五万大军不成问题,此时落在许家父子手上,必能经营妥当……”

    一道水流中,方元化为虬龙之身,不断前进。

    此时,他自然也感受到了反哺的好处,最直接的一点,就是虬龙之身不断成长,已经从原来的三尺,变成丈许长,身上金青光芒闪烁,威严越发浓重。

    哗啦!

    他一路横冲直撞,没有一个水族敢于冒犯,甚至些微的龙威放出,诸多精怪纷纷表示臣服,又有百鱼相随,声势浩大无匹。

    哪怕是再幼小的虬龙,也是龙种,自然与其它水中精怪不同!

    “许廷也是个聪慧的,拿下五府之后,立即整编厢兵,并且大力发展水军,准备沿着安江一路往上,打到齐湖,不趁着这个天赐良机飞快发展壮大起来,等到王乔与联军决出胜负,那就说不好了……”

    一入安江,感觉顿时不同,大量的水中灵气蜂拥而来,令方元很是舒畅。

    “这安江龙君,却是个不明天时的……它身为妖族,却抗拒大势,就已经输了一半,虽然还有地利,但我携许家龙气而来,却得人和,算它倒霉了。”

    许廷要发兵,必然水陆齐上,金庭湖水军大量涌入安江。

    这龙君若反对,便是与天命相抗,杀之有功无过。

    时来运转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此时大势在我,自然要好生利用一二。

    “啊……是哪里来的龙子?”

    几名分水夜叉探出头来,看到方元,居然愣是不敢冒犯,连连行礼:“还请去龙宫见我家龙君!”

    “哈哈……安江龙君我便不见了,你告诉它,莫要抗拒天意,否则大祸临头,悔之已晚!”

    此时为许廷与龙君拼命,方元傻了才这么做,当即化为一道金光,疏忽间远去。

    一连疾行数日,龙君追之不及,一个充满灵气的大湖就浮现在眼前。

    “齐湖,我回来了!!”

    方元一个猛子扎入,心里却充满了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