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五百里齐湖,烟波浩淼。

    方元收摄龙威,还是化为鲤鱼模样,慢慢游动着,感慨不已。

    话说这化鱼术法,似乎是龙族必备,本能一般,历来若有龙君遭难,龙游浅水,就多有变成鲤鱼者。

    此时方元就变成黑鲤鱼,在水中横冲直撞,颇有以前凶残暴食者回归的迹象。

    “说起来……我身上还背着齐湖水君的通缉呢,只是谁能想象得到,区区十数年,鲤鱼就化龙了呢?”

    这时的齐湖水君,名为白关,乃是蟒蛇得道,又炼化了前代神敕,能兴风作浪,布云施雨,又有一头鳄龟,一头水牛,两大妖王相助,实力非同小可。

    只是不成龙身,依旧不能称龙君,只是水君罢了。

    “蟒蛇化龙,必有大劫!”

    方元想到此点,心里立即冷笑:“天灾地劫,还有人难一齐爆发,特别是在此时,天意不亲妖族,劫数甚大,这水君能渡过了才是见鬼!”

    渡不过天劫,没有化龙,那依旧是蛇妖!

    若不是此妖掌握天地神敕,又有妖王相助,方元一人上去便可以收拾了。

    “嗯……还有李鸾,若许廷势力蔓延至此,她必然不会放过杀父仇人!”

    提到这齐湖水君,就不能不提李鸾。

    此女乃是前代水君之女,为了复仇,还偷了安江龙君的一枚蛟珠,可谓胆大包天,又心智坚毅。

    只是,一见许廷误终生,不仅将龙珠送人,就连自己也搭了进去,实在令方元不能不感叹天意弄妖。

    就好像金庭龙君一般,久处人道,亲近香火气运,自然要受其影响。

    方元也是看到了这点,才不愿多么亲近。

    “也不知道荷花塘的那些精怪如何了……”

    此时故地重游,方元心念一动,直接向荷花塘赶去。

    不论深藏不露的归中,还是天真可爱的罗珠,以及倒霉悲催的那条猪婆龙,都一一浮现在记忆中,活灵活现。

    只是到了荷花塘范围之后,才发觉了不同。

    诸多水族逃窜,一队队巡湖夜叉列队,竟然还是一副大搜的模样。

    “咦?这倒是奇了!”

    连方元见了,都大是奇怪:“莫非这荷花塘又出了一个大妖?被水君搜捕?否则为何为如此?”

    他之前黑鲤鱼时居住的此处,不过齐湖中的偏僻地带,也没有多少灵气与厉害精怪,实在想不到为何要如此大张旗鼓。

    除非是发现他到来,特意布置天罗地网,不过这就是无稽之谈了。

    “呔!那条黑鱼,水君老爷抓人,你速速离开!”

    当先一头夜叉见到方元过来,立即呵斥着,一股凶威就扩散开来。

    “抓人,你们来抓谁?”

    方元微微一笑,略用动用了一丝惑神之力。

    “当然是那只携带神位潜逃的扇贝!水君有命,哪知夜叉能抓到那女,献上神位,便立即提拔为水师领兵大将……”

    这夜叉长相凶恶,手持钢叉,此时却是有啥说啥。

    直到将所知统统道出之后,才愕然地摸了摸脑袋:“我为何要与你说这么多……等一等,你这条黑鱼,很面善啊!”

    “哦,你认不出我么?”

    方元笑了笑。

    他此时化身的这条黑色鲤鱼,乃是比照自己当初九变化龙之时而来,鳞片光华细密,又有龙须,非同一般。

    “我认出来了,你也是被水君通缉的要犯,还在那贝女之上!”

    夜叉一个机灵,认了出来,顿时大喜:“若拿了你,水君老爷必会提拔我为属神!”

    它利欲熏心,也顾不得为啥此鱼会突然出现在这里,就挥舞着钢叉冲上。

    “看来也是被点化的水族,这灵智……堪忧啊!”

    方元略微一动念,周围湖水立即凝聚,结成一块寒冰,将这夜叉封在其中,端是栩栩如生。

    “不想死的,就滚!”

    他一道神念发出,宛若飓风过境般来回扫荡,更携带着一丝龙威!

    面对真龙威严,大量水族纷纷吓尿,连忙遁走。

    “那扇贝,该不会就是罗珠吧?”

    一种奇异的预感,浮现在心底,令方元不由加快速度,排开水流上前。

    ……

    一片湖沟当中,大量的夜叉巡查,手里捧着明珠一般的法器。

    为首的,赫然是一头蟹将军,通体金黄,长着四只手臂,身披铠甲,相貌狰狞,又很是威武雄壮。

    “水君老爷有命,不能让这贝女走了,否则我们都要受罚,此时我水军已经封锁荷花塘,那贝女跑不了的,给我一个个搜过去!”

    “诺!”

    重赏与重罚刺激之下,大量的夜叉顿时红了眼,来回巡查。

    随着范围被不断缩小,突然间,一颗珍珠上就发出炫目的红光。

    “就是这里了!”

    那名水夜叉大喜,旋即就是湖底震动,大量的泥沙喷涌,滚滚洪流当中,一个巨大的贝壳若隐若现。

    啪!

    这贝壳足有房屋大小,简直铺天盖地,只是一砸,这夜叉就筋断骨折,惨叫着沉入湖底。

    呼呼!

    巨贝喷吐水流,仿佛一座无敌堡垒一般,悍然冲阵,想要逃跑。

    不过这蟹将军追捕日久,早已见识过这贝女神通,一挥手,一队水蜘蛛就出现,喷吐着彩虹色的大网。

    这大网形成网兜,互相连接,形成了天罗地网,只是一罩,就将贝壳网罗在其中。

    “嘿呦!”

    “嘿呦!”

    大量的夜叉,虾兵蟹将,立即抓着网兜,开始拔河一般后拉。

    这巨大的力量,终于令巨贝都无法抗衡,哪怕连连喷吐水流,也是被定在原地。

    “上!”

    这蟹将军又是一挥手,大量水兵涌出,打砸着贝壳,闷响连连。

    “如此下去,要到什么时候?”

    此时,贝壳里面略微张开,浮现出一个手捧明珠,焦急的少女身影。

    蟹将军不耐烦地咆哮一声,挥舞着数个巨大的铜锤,就是上前,猛地砸落。

    砰砰!

    宛若闷雷炸响。

    巨大的贝壳立即浮现出一道裂缝,里面的贝女更是脸色顿变,一下苍白失血,又举起明珠:“定!”

    一道神光飞出,连连扫荡水族,又被蟹将军身上的光芒挡住。

    “嘿嘿……你我皆是齐湖属神,必要归水君老爷管辖,哪里有私相授受的道理?”

    这蟹将军大笑:“乖乖跟我回去,说不定水君大人还会赦免你的罪过!”

    “做梦!”

    少女呵斥着:“归中爷爷就是听了你们的话,不反抗才遭了毒手!”

    “冥顽不灵!”

    蟹将军冷哼一声,虽然它的确是这个打算,但被当面说破,还是有些恼羞成怒。

    当即举着铜锤上前,又是狠狠一敲。

    砰!

    整个湖面都是一震,大量蜘蛛网一般的裂痕就在贝壳上浮现,不断蔓延。

    “哈哈……臭丫头,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见着少女大惊失色,蟹将军顿时邪笑着。

    只是,刚刚再举起锤子,就感觉周围水流忽然一变。

    原本平静的湖底,仿佛形成了漩涡,一个龙卷浮现,不断将虾兵蟹将卷入。

    “这是……妖术神通?谁来救这丫头?”

    蟹将军顿时心里一凜,全神贯注地注视着漩涡。

    果然,在漩涡中心,一条黑鱼就悠哉悠哉地游了过来。

    “鲤鱼精怪?很是眼熟啊!”

    蟹将军怔了怔,旋即失声道:“你是那条偷窃了君上重宝的鲤鱼?”

    与此同时,网中的贝女也是惊呼:“方元大哥哥?”

    “果然是罗珠!”

    来的人自然是方元。

    他看着长大了数倍的贝壳,还有其中的贝女,不由十分惊讶。

    “能修炼到这程度,应当是我当初传道的功劳,但这神光是什么回事?”

    虽然有些诧异,但他并没有开始叙旧。

    因为蟹将军的铜锤已经来到了头顶。

    “哈哈……这真是天赐的功劳,你这黑鱼竟然自投罗网!”

    它四条手臂狂舞,风轮一般砸下。

    “居然只有一个水将军?”

    方元见了,却是浮现出一丝失望:“还以为会来个妖王呢……”

    此时尾巴一甩,砰!

    巨响当中,两柄铜锤就是猛地飞出。

    “啊……你!”

    这时,蟹将军才发现面前黑鱼的不同,那种怪力,更是令它生出了逃跑的念头。

    可惜,方元动作远远比他快,几乎只是此妖转身的一瞬间,一道火红色的剑气就从它当头穿过,化为火焰。

    熊熊!

    火舌当中,一只大闸蟹顿时浮现,原本的金黄消散,变成熟透的大红色。

    “呦,这大闸蟹不错!”

    方元没有再去看烤熟的蟹将军一眼,来到贝壳面前,略微几挥,剑气纵横当中,七彩巨网就支离破碎,现出里面的罗珠。

    “好久不见,你长大了不少么!”

    他看着此时的大萝莉,微微一笑,习惯性地敲了敲罗珠的额头。

    罗珠怔怔地看着这幕,眼角却涌现出了大滴大滴的泪花,变成珍珠滑落:“你……真的是大哥哥,呜呜……归中老爷爷死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你怎么成为水神了?”

    方元看着她身上的神光,也是十分惊讶,又看了看周围:“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走!”

    手一抓,一道略带点金色的符箓就从红烧大闸蟹身上浮现,又对罗珠说着。

    “嗯,我听大哥哥的!”

    罗珠乖巧地点头,对于方元无条件地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