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荷叶席卷,碧波翻滚。

    清香阵阵中,一叶扁舟泛于湖上,方元与罗珠相对而坐,面前煮着一壶清茶。

    “此地有我法力守护,哪怕齐湖水君,等闲也发现不了,这十数年不见,你过得如何?”

    方元端起茶盏,微微一笑。

    那白关虽然是齐湖水君,但整个齐湖有着五百里方圆,焉能事无巨细,一一查探过来?

    因此但凡大妖,都有屏蔽之法,除非就在左近,否则极难被发现。

    “嗯……”

    罗珠眼泪汪汪的,直接开始讲述起来:

    “大哥哥走后,荷花塘里来了一大波好凶的水族,不过遍搜无果,后来也就没有再来了……我按照大哥哥的法子修炼,体内珍珠也渐渐圆满,身子越长越大,倒也无忧无虑了十几年,只是月前,归中老爷爷忽然给我托梦,说他中了水君算计,命不久矣,与我有缘,特将神位托付给我……然后,这些凶巴巴的水族就来了……”

    方元听了,不由大是无语:“那头老绿毛龟?罢了,我亲自看看吧!你不要动,也不要反抗!”

    说着,就一指点在了罗珠眉心。

    此时的少女宫衫罗裙,又有一点神祗的圣洁,端是明艳不可方物。

    但对着方元,还是敞开心扉。

    毕竟,妖类单纯,两人之前又交情深厚,自然非比寻常。

    “嗯……明肌玉骨,根基深厚,法力纯正……”

    既然对方配合,在方元目光中就一览无余。

    他略微看了看,顿时点头,又将目光注意到罗珠识海,一道神敕符箓之上。

    这符箓金红光芒掺杂,带着点点天地之力,端是非同小可,甚至,方元原本从蟹将军上得到的那张神敕,以及之前收获的几张与之相比,都要相形见绌。

    “这神位,似乎并非人道香火凝结,而纯正的天地之力汇聚而成……”

    人道神祗,跟自然神祗,还是有着很大不同,至少后者就能轻易调动神域范围之内的灵气,威能绝非前者可比。

    “这老毛龟,之前就觉得深藏不露,想不到竟然还在暗暗凝聚神位……”

    方元再略微感应,就得了这神敕的神域范围:“嗯……是荷花塘水域,还有附近一道河口……嘿嘿,这就相当于分出了齐湖水君的部分权柄,不惹得敌意才怪,这老鬼之前当缩头乌龟,明哲保身,说不得还有意窥视水君之位,只是被发现后,立刻不得好死……”

    至于为何托梦选择罗珠,并赠予神敕?

    那也是因为此女在荷花塘中法力最高,乃是老毛龟之后最有资格继承神位之人,无奈罢了。

    ‘当然……似乎还有别的什么布置!’

    方元神念汇聚,看着神敕还差一丝,不能炼化的情况,又传出波动:“罗珠妹子,我要助你炼化神位,切记不论识海中发生什么,都不要抗拒,明白么?”

    “嗯!大哥哥只管动手就是!”

    似是听到了方元话语中的凝重,罗珠也是肃穆点头。

    “喝!”

    方元见此,手指一点,三柄剑器就浮现出来,环绕着神敕,散发着红、蓝、青三色。

    只是虽然如此,剑光却含而不露,没有丝毫剑气逸散,展露出强大的控制力。

    对于梦师而言,在识海中精微操作,那也是本能一般了。

    三剑呈现三才之势,一下就将神敕封锁。

    见此,方元才长出口气,大笑一声:“老乌龟!你藏得够深啊!只是……你一丝神念寄居神位之内,想夺我妹子的庐舍,还得问我答不答应!”

    神敕微微波动,却没有动弹。

    方元见此,冷冷一笑,只是一指,一个小小的三才剑阵立即出现,隔绝内外。

    一道道剑气在阵内浮现,向神敕剿杀而去。

    “方元!”

    神敕蓦然一动,在罗珠的惊呼声中,一下光芒闪耀,现出一名绿袍老者的身影,赫然正是那绿毛龟妖归中。

    他神色凄惶,看向方元:“你何苦要赶尽杀绝?”

    “非是我铁石心肠,而是你自己多行不义!”

    方元冷笑:“原本你自凝聚神位,我也懒得管你,但身死之时,却诡寄元神,想要夺舍他人,特别是要害我妹子,却饶不得你了!”

    咻咻!

    水火双剑汇聚,中间泛着雷光,哪怕神敕之力都无法阻挡。

    这归中肉身早死,元神也消散大半,此时只是一个虚影,哪怕隐藏得再好,被发现之后也是翻不起多少大浪。

    顿时,原本的虚影就一下涣散,脸上现出狰狞之色来:“啊……莫非你真要鱼死网破?此是小丫头识海,若我引爆神敕,她必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啊!这事是老夫不对,只要道友高抬贵手,老夫立即离开她肉身,另找寄宿,可以道心神位发誓,如何?”

    “不怎么样!你要自爆?大可试试,只怕鱼肯定死,网未必破!”

    梦师最擅长的就是操弄识海,方元一开始布置三才剑阵,自然也是为了这个,此时就笑:“你送上的大礼,我就代罗珠妹子收下了,去!”

    咻!

    雷光一闪。

    原本归中还想要引爆神位,同归于尽,此时在罗珠的惊叫当中,一道电光就从这老乌龟的额头穿过。

    他面色怔怔,形体一下炸开,化为丝丝黑气。

    “索性再助你一臂之力,彻底炼化了这个!”

    方元心念一动,三才剑阵发出玄光,直接斩在神敕之上。

    这神敕一震,彻底散开,化为大量的金红色篆文,每一个都带着天地至理,蕴含着某种造化之力。

    “嗯……实际上,大道三千,殊途同归,最后都是研究规则之路啊!”

    方元看着这点,若有所思,手又是一招,原本属于归中的丝丝黑气就缠绕在手,浮现出零星的记忆片段。

    “大哥哥……你在做什么……我,我好害怕,刚才就好像要死了一样!”

    直到完成这样,小罗珠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无事,你且现身出来,接受这神位吧!”

    方元笑了笑,撤去剑阵,见到罗珠阴神,就伸出手,将那些篆文往她身上一丟。

    嗡!

    神光一闪中,罗珠身上立即多了几道法纹,这是天赐的神通,又可调动荷花塘与河道口的灵气。

    “我……我好像一下知道了很多东西!”

    罗珠怔怔,身上的神光越发凛然起来。

    “嗯,你先好好熟悉一下!”

    见此,方元退出识海,就见面前的萝莉又有变化,似乎长大了数岁,此时正在闭目冥思,也不去打扰,手上几缕黑气消散,代表着归中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烙印彻底消失。

    “这归中……身上居然也有真龙血脉,端是深藏不露啊!”

    想到炼化的那些记忆片段,又是若有所思。

    “此妖修为精深醇厚,谋划天地正神,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甚至已经几乎成功……奈何不得天时,还是被齐湖水君发现,遭了劫数!”

    这妖的过往,方元没什么兴趣,只是还有几分对于神道的心得,令他获益匪浅。

    “真正的天地神敕,乃是规则凝聚,天地本源之力所化,非同小可,因此才有种种神异!”

    “至于其它人道封神,虽然可借助香火之力,但就差了那么一分,不过也不是不可晋升,只要对天地有功德,还是能积攒起来,最后换得天封!”

    “这归中凝聚神位,已经消耗了它绝大部分气数,此时不得天时,又遇劫难,就只能陨落了……”

    哗啦!

    此时,湖面上忽然多出一片水雾,少顷,绵绵密密的雨丝就清扬洒落下来。

    “多谢大哥哥为我炼化神位,去除隐患!”

    罗珠睁开双眼,又是盈盈一拜。

    此时她才知道刚才有着多么凶险。

    若不是方元,恐怕等到她彻底炼化神位的那一刻,就是归中夺舍之时,到头来一切都为人作嫁衣。

    “无妨……你得了天地神位,自动掌握布雨之法,也是你的机缘!”

    看到之前的小伙伴也有了出路,方元还是十分欣慰的:“只要日后记得多多积德行善,不亏职守,不与大势相抗,当无灾无劫!”

    “只是……我这神位,齐湖水君必不会坐视!”

    炼化神位之后,罗珠也懂了很多,脸上就带着一丝愁色。

    荷花塘与河口都是齐湖部分,归属水君管辖,如此分薄权柄,能乐意才怪!

    并且,方元是深刻知晓,这罗珠还与之前的蟹将军不同。

    水君麾下的属神,那是天子与诸臣的关系,只是假借权柄,一言便可收回,容易控制。

    而罗珠的神位却是天地自凝,相当于自立的藩镇,哪个王朝皇帝能够容忍?

    是以两者间必有一战!

    “呵呵……你放心,在此事上,我也要助你一臂之力,毕竟这水君,可是与我有着大仇呢!”

    方元冷笑一声,又看向自己头顶。

    但见金青之色汇聚,成吉花状,外放波纹,有着彩气相随,展露出不凡。

    许家龙气勃发,占据五府,掌两百万军民大运,返还回来,自然非同小可。

    修为大进,正是复仇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