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呼呼!

    龙卷风越发狂暴,劲风呼啸,旌旗猎猎,忽然间,旗杆从中折断,打着旋飞上高空。

    在龙卷风中心,一条黑蛟,却是与另外的虬龙、金龙互相对峙。

    “这是……”

    “多谢龙神护佑我等!”

    下方,残存的水兵,不论将领还是士卒,此时都是跪伏在地,诚心叩拜。

    “此乃何方龙神?”

    许廷紧张看着这幕,双手拳头握紧。

    “似是金庭龙君,还有一位,我等不识,但也必定非同小可!”

    孔落眼中泛出灵光,旋即摇头,又向许廷庆贺:“将军出行有着龙神庇护,可见天命所归!”

    “此时说这些,还太早!你等速速前去,助我水师剿杀妖类!”

    许廷连连下命:“还有……这两位龙君,日后都要重重祭祀,酬谢神恩……”

    不表态不行!

    此时,要命的龙卷还在外面等着呢!

    反正他现在,已经完全将玄真道那一套抛到了九霄云外去。

    “诺!”

    十几名道人听命,来到水师船上,一道道法术就施展开来。

    “回春术!”

    “天命有火,疾!”

    “妖孽看剑!”

    ……

    道法、剑光不断,孔落随意游走,身上一丝青色剑气凌厉无比,挡者披靡,却没有多么喜悦。

    他十分清楚,陆地战场上的不过偏师,真正影响此役胜负的,还是天空中的龙君对峙。

    “你们两个……背叛妖族,实在是我族之耻!”

    黑蛟咆哮着:“我乃安江龙君!安江灵气,听我号令,聚!”

    一道神光在他它身上出现,引动风云,水波流转中,一条大江虚影就浮现在它身后,给予强大的加持之力。

    在神祗法域当中,便是主场!

    “果然是天地正神!可惜……失之暴虐!”

    方元摇摇头,看向旁边的金庭龙君:“动手吧!”

    “敕命,灵气退散!”

    当即,两道神光也在他们身上浮现,现出两片广袤无垠的湖泊来,一喝之下,安江水系立即受到影响,灵气开始飞快消退。

    “是齐湖龙君,还有金庭湖龙君!”

    这两湖一上一下,扼守安江,有着巨大的影响,因此两湖龙君联手,安江凝聚的灵气顿时散去七成!

    作为这类天地正神,最大的依仗,瞬间被破去。

    甚至,在两片法域压制中,安江虚影不断萎缩,再也镇压不住虚空,一丝丝黑气就浮现,带着血光与不祥。

    仔细一看,那当中还有不少冤魂,乃是安江血祭与这次杀伤的人族,一个个白衣无足,眼中流出血泪。

    作为安江龙君,其下属神若多行不义,享受血祭,罪孽自然也要分一份在它头上。

    这日积月累下来,就十分恐怖了,此次遇到这引子,一下爆发,神位又被两位龙君联手压制,无法镇压下去,立即就出来作祟。

    “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方元见着这幕,却喃喃着,对于此方世界的天意又多了几分了解。

    “顺天而行,事半功倍啊!”

    金庭龙君也是一叹,缓缓上前,双手一压:“散!”

    呼呼!

    一股逆风刮出,与龙卷互相抵消。

    风眼一下越来越小,最后终于彻底消散。

    下方众人见了,都是纷纷惊喜狂呼,一场大灾难,就这么被消失于无形。

    “啊……你们,给孤记住!”

    黑蛟身上燃烧着血红色的火焰,乃是业火,痛苦咆哮着,又自龙鳞下发出光来,抗拒着火焰,想要逃跑。

    此时天赐良机,方元又怎么会错过:“雷剑!出!”

    轰隆!

    虚空中炸响一个惊雷,电光一闪,就截住了逃跑的黑蛟:“水火无情,雷剑天罚,三才剑阵,起!”

    咻咻咻!

    三道剑柱笔直冲天而起,寒冰、烈焰、雷霆一下狂暴。

    “少君……好手段!”

    金庭龙君见着这幕,眼角直跳,这剑阵中的杀机,就连它也没有把握能够接下。

    “此阵虽然犀利,要杀一神敕龙君,还是不够!”

    方元神色淡淡:“还请龙君压制其神敕,我要给它最后一击了!”

    “好!”

    砰!

    下一刹那,三才剑阵炸开,现出当中伤痕累累、鳞片破碎、龙血横飞的黑蛟来。

    “压制!”

    金庭龙君面色凝重,双手按压,背后呈现出七彩之色,内里是大量信徒的祈愿场景,又凝结成一面金轮。

    这是香火金轮,带有万民愿力。

    与它相比,在人道方面,黑蛟身上就只有无尽的怨气。

    香火金轮一压,黑蛟顿时惨叫一声,体内一个金青色的神敕浮现,上面光华流转,符文闪动,此时就有些凝滞的味道。

    以有道伐无道,便是如此摧枯拉朽。

    “好!”

    虬龙一闪,化为人身。

    方元一指三柄神剑,此三剑顿时合而为一,并为一道巨大的剑光。

    虚空中,蓦然多出一柄巨大的长剑。

    此剑寒冰为身,表面却带着雷炎,有着堂皇天罚的味道。

    “斩!”

    方元持剑在手,向着黑蛟就是一斩。

    咻!

    巨大的光华闪过,天地立交,乌云蔽月,风雨大作。

    漫天血花洒落当中,一颗蛟龙头颅就掉落下来,正好砸在许廷面前,死不瞑目!

    “一剑之威,蛟龙授首!”

    孔落呆呆望着这幕,脸色已经是一片惨白。

    对方的剑道造诣,早已超出他千倍万倍,到了某种神乎其技的境界。

    比他更惊讶的,却是许廷。

    “那是……乌龙将军?!”

    他看着人形的方元,已经认出了这个少年。

    只是与当时的轻装简从相比,此时却是冠冕堂皇,威严无比,又剑斩蛟龙,神威赫赫。

    这一切的一切,都令他有着如坠梦中之感。

    “父亲不是说,他乃黑蛇水神么?怎么一下就成了龙君?”

    当然,此时,巨大的蛟龙头颅,以及暴雨与血雨,还在述说着此神战力之过人,神通之不虚。

    许廷想也不想,深深一拜:“金泽府许廷,多谢两位尊神相助!”

    金庭龙君理也不理。

    此时的祂,正在着力压制手上的安江神敕。

    这位格与祂的金庭湖相同,这次若非合两位龙君,又占据地利,根本压不下来。

    神敕光华闪闪,似有些不甘,又感受到龙君身上的功德与人道香火,才慢慢平复。

    “多谢道友!”

    得了这个,金庭龙君立即大乐,向方元称谢。

    虽然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炼化这神敕,但只要炼化,掌握了权柄,祂的威能必然能大进一步。

    这神域扩大了一倍,影响自然非同小可。

    “此乃事先约定,不必客气!”

    方元嘴上说着,却毫不犹豫地动手,将黑蛟尸首收了起来。

    金庭龙君见此,目光一闪,没有多说什么。

    祂已经得了神敕,对方拿走龙尸,那是天经地义,甚至哪怕将安江龙宫搬空,祂也不能有丝毫意见。

    “两位龙君!”

    这时,终于才注意到地面上的蝼蚁。

    清光当中,孔落几个道士的声音就传了上来:“我家将军感恩两位相助,特意设宴,还请两位不吝一聚!”

    “也罢,我们就去见见!”

    方元与金庭龙君对视一眼,都是大笑。

    除了安江龙君,楚国水系之中,就再无敌手,自然值得庆贺。

    实际上,这也是妖族失算了,以为只有一个金庭龙君站在许廷背后,在安江上反而要处于劣势。

    却想不到,方元直接釜底抽薪,两面夹攻,灭了此黑蛟,奠定大局!

    一招算错,满盘皆输。

    此时,就算那妖圣娘娘倾巢而来,两龙君也是丝毫不惧了。

    一夜宾主尽欢。

    第二日,许廷送走两位龙君,立即召集下属军议。

    “启禀将军,我们昨夜损失大船二十,水师死伤过两千,逃散一千……战死校尉以上官员十七名!”

    一名水师提督就出列说着。

    还未开战就有着损失,实在不算好事,但相比于差点就全军覆没,这还是可以接受。

    许廷面色青白不定,旋即就说着:“抚恤与调整,就交给各位提督,还有,我意……在各府修建齐湖与金庭湖龙君的祠堂!”

    “诺!”

    孔落直接出列稽首,瞥了玄真道的几个道人一眼。

    “将军,我道愿意出黄金一千两,粮草一千石,以助军用!”

    清玄面皮一抽,只能出列说着。

    “嗯,既然是你一番心意,本将就收下了!”

    许廷不冷不热地说着,那种疏离感,立即令清玄心里一凜,不由就是苦笑。

    知道自己与师门之前排斥异己,打压神道,已经惹得猜忌,有着裂痕,极难补救了。

    “另外……”

    等到文武官员都散去之时,孔落被许廷留下。

    此时的少将军,神色却是有些扭捏,又有些举棋不定:“你秘密派人,去金泽府一趟……将府上的李鸾姑娘接来!”

    经过昨夜提点,许廷已经知道此女代表着部分妖族气数,不能不纳。

    “遵命!”

    孔落答应下来,却是心里一动。

    他修为日深,也渐渐知晓了大势。

    妖族衰落,人族兴起,虽然是大势所趋,但此消彼长也非常重要。

    许廷根基薄弱,若能收纳部分投诚的妖族气数投靠,乃是有益无害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