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少爷!”

    李鸾脸色有些苍白憔悴,进入房间,见到许廷之后,又轻轻叫了一声。

    “嗯……”

    许廷应了一句,心里也有些复杂。

    这青梅竹马的情分,终究不是假的,只是终究门不当户不对,并且玄真道的道士也进言此女有些问题,这几年可真是冷落了。

    但是,也并非不可弥补。

    当即就上前,温言安慰:“这几年,辛苦你了,我已经写信向父亲禀明,等到战事告一段落,就纳你为妾……”

    “多谢大少爷!”

    放在之前,这是梦寐以求,此时李鸾却不知怎的,心里就有了些寒意。

    虽然面前这人还是以前那个,蛟珠的感应也越发明晰,但总有些意兴阑珊的感觉。

    当然,表面上还是温情款款,连许廷都没有发现异常。

    “很好,你有一位故人,想要见你一面,我就不多留你了!”

    许廷摆摆手。

    李鸾有些疑惑地退出来,旋即就在仆役的带领之下,来到另外一处后花园。

    就见池塘边上,修了一个小亭,亭中还有一条青色大鱼在不断翻腾,隐约有着精怪修为。

    当然,最令她诧异的并非这青鱼,而是摆弄青鱼的人。

    “你来了?”

    方元转过身来,微微一笑。

    “这是……”

    李鸾自然认得方元,但此时的少年,给她的感觉却与之前截然不同。

    不仅身上多了一股龙君的威严,最关键的还是那神力的气息,几乎令她热泪盈眶:“这是……齐湖水君?”

    “不错,我已经诛杀齐湖三妖,继承了水君大位!”

    方元直接承认,一挥手,大青鱼在地上一滚,就化为面相憨厚的青衣大汉模样。

    “想当年,我们三人,就在安江之中,许仁的船上汇聚,此时人是物非,倒也有趣……”

    他淡漠说着,身上不论龙性还是神性,都浩大而不可测,在李鸾感应之中,甚至还要超越了她的父亲,齐湖水君。

    “还有……安江龙君,阻挠大军,也被我与金庭龙君联手斩杀,道友身上的缘分与劫数,已经断了大半!”

    方元又说出另外一个消息。

    这李鸾,乃是原本的齐湖水君之女,与白关有着杀父大仇,又为了报仇,投入安江龙君麾下,忍辱负重,偷了一枚蛟龙之珠出来。

    只是后来,被气数所迷,或者说临机决断,将龙珠赠予了许廷。

    因此这次安江龙君袭击许廷,还真不能说他冤枉,两者之间,本就有着劫数存在。

    “多谢龙君大人!”

    李鸾泪水飞溅,郑重拜下,行大礼:“多谢龙君为我父报仇,又替我了断因果,李鸾可在此发誓,从此与齐湖一刀两断,我后代同样如是!”

    “很好,我喜欢聪明人,你下去吧!”

    方元含笑点头。

    前代齐湖水君,也就是那条大青蛇,薄有功德,因此后代之中,未尝没有重新崛起的希望。

    此时方元就是防范于未然,免得被分了气数。

    当然,这李鸾只是很小的一支,真正的布置,还要在后面。

    打发走李鸾后,他又看向大青鱼:“喂……大青,你还记得我不?”

    “那年……船上……黑蛇……要死要死!”

    这大青鱼虽然呆傻,但记忆力却似乎颇为不错,居然想了起来。

    “嗯……我们三人有缘,却还不止我之前说的那些缘分!”

    方元缓缓说着,心里却是一叹:“前代齐湖水君薄有功德,哪怕渡劫身死,也有一线生机,只是真灵蒙蔽,不知前事,连父女对面都不相识,当真可悲可叹。”

    已经彻底炼化神敕的他,对于体内的感应细致入微,还有梦师那种冥冥中的灵感,却是不会认错。

    这大青鱼,赫然是之前的齐湖水君转世,又或者真灵附体!

    当然,神位权限已经转移,哪怕它立即恢复前世记忆,甚至修为,都是无用,但也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更不用说,方元还拿了它为自己准备的青龙龙珠,这又是一番因果。

    “来,你过来!”

    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直接招手。

    “你……叫我?”

    青衣大汉迟疑着,就走上前来。

    “很好!”

    方元手掌一翻,浮现出九滴黑红色的血液,当中又有点点金色,带着凛然龙威,很是不凡。

    安江龙君的整个蛟龙之身,炼化之后,也就只有这些龙性与蛟龙真血。

    “拿去吧!”

    他笑了笑,直接一掐法诀,将龙血往大汉额头一按。

    咻!

    这九滴血液顿时化为一条小蛟模样,从他眉心钻入进去。

    砰!

    大汉双眼翻白,直接昏倒在地上。

    “我得龙珠、神敕、大半都是凭借自身实力而来,与你没有多少关系,今日,用这蛟龙龙性龙血了断因缘,从此两不相欠!”

    看着昏迷的大汉,方元喃喃说着。

    实际上,这既是了断,又是布局。

    这大青鱼收了龙血龙性,必能加速修炼,日后化龙有望,这就是一切了结,若日后恢复真我,还想来觊觎齐湖水君之位,那就唯有杀之!

    而布局,则是针对金庭龙君。

    虽然目前与此君合作甚佳,但方元也不会尽数信它,必要防着一手。

    别的不说,既然已经拥有安江、金庭湖两块,那它想不想再更进一步,将齐湖也纳入神域之中?

    到时候,不论是李鸾,还是这大青鱼,又或者其它什么有关系的水族,就会成为棋子,其中大青鱼的可能最大。

    但现在,大青鱼不仅与齐湖水君之位有缘,还是安江水族,又炼化了前代安江龙君的精血,与安江龙君大位同样有着缘分!

    若不知道这点,就冒然提拔、利用……恐怕金庭湖龙君最终会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

    当然,在一切还未曾发生之前,这不过谋划,暗中做下就是了。

    此时,地上的大汉又现出青鱼真身,只是鳞片上就有些黑色的纹路,蛟龙精血的力量何等庞大?哪怕方元助它炼化,也是开始渐渐改变它的本质。

    ‘这就是亲近偏转了,若你化为黑鱼,与安江的缘分,反而要更大一些……’

    方元眸子中闪着精光,来到河边,将半青半黑的大鱼放生,嘴角就露出了嘲弄的笑意。

    操纵命运,掌握大势,只在未雨绸缪中!

    ……

    与此同时,大楚皇都。

    新丰军节度使百里玄都,率领大军六万,开始了围城。

    他年仅三十,从一个小兵做起,却屡立战功,得了老节度使赏识提拔,并且赐嫁爱女。

    这次,十位节度使联军鏖战王乔,老节度使战死沙场,他临危受命,出奇谋陷杀王乔,报了大仇,又收得两镇投诚,拥兵近十万,围困帝都,端是意气风发。

    “大楚国都中已无兵马,此时我大军六万,足以逼降朝廷,挟天子而令诸侯!”

    百里玄都目光如火,看着城墙上影影绰绰的王公贵族,命攻城器械缓缓上前,三军一齐呐喊,又有骑兵飞驰,做最后的劝降。

    “太皇太后?”

    城墙上,诸多官员望着仍旧青春美貌的太皇太后,俱都沉默不语。

    “嘿……我大楚养官百年,最后你们竟然要一齐来逼迫哀家,断了这国祚么?”

    太皇太后冷笑问着。

    只是她天姿国色,哪怕此时嗔怒,也另有一番美态,令不少臣子不由心里一荡。

    ‘我族圣人有命,让我坚守,这百里玄都也是一支龙气所在,必得斩落,不能给他得了楚都,成就大势!’

    年轻的太皇太后抱着幼皇帝,心里就默默想着。

    她原本是妖族,之后又做了王乔的姘头,因此躲过了一开始篡位的风暴,后来小皇帝驾崩,王乔另外立了一个宗室,就是她怀里这个,不过因此她也提了一级,从太后变成了太皇太后,真正的皇宫之主。

    此时大发雌威,臣子顿时跪伏说着:“我等不敢!”

    “既然不敢,还不下去守城?王煦,这城防,便交给你了!”

    太皇太后环视一圈,点了一将,赫然是王乔的族人。

    “诺!必遵太皇太后懿旨!”

    此人掌握王乔残余党羽,很有点实力,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绝对不可能投降,必坚决抵抗到底。

    因为百里玄都入城,其他人皆可不杀,唯独会灭了王乔全族,以掌握名声与大义!

    王煦大声答应下来,目光环视一圈,就带着点冰冷的杀气,令动摇者心里大凜。

    “看来还得攻打!”

    城外,百里玄都缓缓吸了口气:“传我命,全军先登者,不论是谁,立拔三级,赏金千两!”

    哪怕楚都城高池深,难以攻克,此时也不能虎头蛇尾,必须要有血战的勇气!

    “杀!”

    历来先登者,最多简拔一级,就是了不起的赏赐了,此时加两倍,诸多士卒军官顿时红了眼。

    投石机呼啸着,箭如雨下,大军一波波冲上,皆是舍生忘死。

    百里玄都面色冷酷,坐看自己精锐不断消耗,双拳早已攥紧:‘此时哪怕楚都不降,城内兵员也损失殆尽,正是天赐良机,万万退不得!’

    夕阳如血。

    ‘一日攻城,大军几乎折了数千,但只要再来一日,必可破之!’

    百里玄都眸子赤红,只是忽然间,又有一阵毛骨悚然的感觉传来。

    “节度使大人,北……北方!”

    一名传令兵飞马而来,连话都说不清楚了。

    百里玄都在高台上遥望,就见一道黑线汹涌而来,不是骑兵,而是豺狼虎豹等百兽狂奔,组成了兽潮,不由大惊失色:“妖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