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宏武元年。

    原本的楚国都城,此时已经改名为吴兴。

    虽然百业待兴,但毕竟是一国皇都,伴随着新朝入主,就渐渐多了一丝生命力,街面上的行人也变多起来。

    皇宫。

    原本的小皇帝被封了一个有名无实的王爷,自然不能再在皇宫之中居住,被放到专门的王府中圈禁,如无意外,基本上一辈子就是这样了。

    御花园内,李鸾怔怔看着一枝梅花,默然不语。

    许廷登极,她被封为灵妃,在皇后、贵妃之下,但待遇与服侍人手都是比照贵妃来,也不算苛待。

    真正让她心惊胆颤的,还是在许仁故去之后,许廷就仿佛变了一个人。

    虽然依旧英明神武,但眸子就仿佛深潭,再也让人窥视不清深浅。

    “娘娘!”

    这时,一个太监就小步过来:“陛下有口谕:今日本来约了灵妃赏梅,但朕心情不佳,便不去了!”

    “妾身遵旨!”

    李鸾行过礼节,又使了个眼色,旁边的丫鬟立即塞了一块金锭过去。

    这沉甸甸的份量,立即令传旨太监笑得眼睛眯起。

    偌大的皇宫之中,人人都需要生存,更少不了金银打点。

    李鸾忽有些悲哀,面上丝毫不显,问着:“陛下因何事坏了心情?”

    传旨太监想了想,这倒不是什么秘密,因此就回答:“奴才也不是听得很真切,似乎是陛下派去劝降新丰军的使者回来了……”

    “百里玄都以区区六府,就敢对抗大半国不成?”

    李鸾怔了怔,但没有多问,这就不是这太监能知道的事情了。

    “你下去吧!”

    打发走太监,李鸾的脸上顿时浮现出忧虑。

    果然,没有多久,更多消息就传来。

    新丰军节度使百里玄都拒降,不仅拒降,甚至还联系着齐国与梁国中的强镇,似有借兵之意!

    许廷当即大怒,决意春后起兵十万,御驾亲征!

    这也是扫平吴国的最后一战!

    “齐国、梁国虽乱,但若真跟新丰军勾结起来,势力不小……我该劝劝陛下才是!”

    李鸾目光凝重,喃喃说着。

    实际上,这几方能联合起来的原因,就是在许廷身上!

    十余岁起兵,从一府之地发家,到现在,不过二十余岁,却建立了吴国,祭天登基!论英武莫过于此,史书中的各个开国太祖都是不及!

    若再不联合起来抵制,必然被此人得了天下!

    有着这个共识,自然就容易被百里玄都的唇亡齿寒之策说动,再加上,其中说不定还有妖族影响。

    一想到妖族,李鸾脸色更是阴郁。

    此时她虽然贵为皇妃,但一入宫门深似海,竟然比为妾时还要不得自由,甚至,就连去寻两位龙君问策,也成了奢望。

    “历来国祚衰,才有妖孽现于朝堂!此时大吴兴起,吉气汇聚,又有玄真道等有道高人辅佐,设立法禁,皇宫之内,真正禁绝一切道法,连传信都成问题,龙君自然也不会冒险到这里来……”

    李鸾想着,就取出一方锦帕,写了几行小字,交给婢女:“你出宫去,将其丢入任何一条大河便可!”

    “遵命!”

    这侍女恭敬行礼退下,李鸾望着她的背影,不知为何,却只觉一阵不安。

    ……

    御书房内。

    许廷留了胡须,面相威严,天庭光滑,紫气氤氲,端是不凡。

    此时,在书房之内,还有几名道人,正在口若悬河:“……因此,我人族兴起,乃是天命所归,陛下顺天应人,当革鼎天下,建立强盛而统一的新朝!”

    “妖族当衰么?”

    许廷有些犹豫。

    毕竟,他之所以发迹至此,确实得了妖族不少助益,气数上就有些迟疑。

    见此,玄真道主毫不犹豫,继续进言:“我道人也是人,有着一腔热血与忠义之心,但妖族诡诈,不可不防啊……”

    虽然许廷身上有着妖族投资,但后来人道龙气凝聚,早已成了主流,再加上孙王王气的影响,他还是有着数成把握。

    此时,就是要断其源头,雷霆一击!

    “让朕再好好想想……”

    许廷还是举棋不定。

    见此,玄真道主眼中就闪过一缕精光。

    他敢亲自来面见皇帝,自然有着把握,还有门中神算长老的苦心谋划。

    “陛下!”

    这时,一名暗卫头目就求见着,献上一方锦帕。

    许廷看了,却是面上一下充血:“大胆!竟然刚窥视我皇宫私密,内外勾结!真是好一个龙神,好一个妖族!”

    玄真道主看着这幕,心里冷笑不已。

    实际上,这灵妃传信,未必是起了歹意,但就算用心是好的,也是内外勾结,其心不轨!

    特别是,对象还是妖族龙神,这就更犯忌讳。

    毕竟,前朝楚国,就是一个活生生的前车之鉴啊。

    “传朕旨意……”

    许廷龙行虎步,走了几圈之后,淡漠下旨:“灵妃违逆宫禁,贬为才人,命搬至春暖阁居住反省!”

    这实际上,就是打入冷宫。

    玄真道主听了,心里不由一喜。

    “还有……各府在建的龙祠,一律停工,玄真子,你去代朕传命,要这齐湖龙君与金庭龙君扫平天下邪神与妖族!”

    经过道人提点,许廷此时已经明悟对付神祗,首先就是要限制其信仰。

    并且,他此时登基为帝,有着帝气护身,普通百灵,根本难以冒犯,却也无所畏惧。

    “臣……遵旨!”

    玄真子跪下,心里就是大喜。

    识海之中,蓦然又闪过孔落的身影。

    这道人也终于被打压下去,只等此次压服龙君之后,便可将青丘剑收回。

    ……

    宏武元年,四月。

    许廷起兵十万,御驾亲征,兵锋直指新丰军。

    百里玄都仓促迎战,此时哪怕齐、梁两国有些支援,但本身就内乱未平,有心无力,即使多方筹措,最终也只汇聚五万人,劣势一目了然。

    就在新皇出征之际,玄真道道主也是带领一干门中精锐长老,来到了齐湖。

    “这次必要为门中长老报仇!”

    几名老道汇聚,都是目光如火,盯着玄真子手上的圣旨。

    这圣旨三尺长,一尺宽,通体明黄色,两轴有着龙纹,周围以祥云装饰,带着一股磅礴龙气。

    “我等乃是钦差,得王朝大运加持,那齐湖龙君水兵损失惨重,彼消我长,正是破敌良机!”

    神算长老捋着胡须:“老道刚才已屏蔽了那两头龙君的天机感应,正是突袭之时!”

    “好!这次必要将那妖挫骨扬灰!”

    几个长老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深沉的恨色。

    “挫骨扬灰,扒皮抽筋?太便宜它了,当签订契约,奴役其千百年,再烹杀之,物尽其用……”

    “走!”

    几名道人化作流光,一下消失在湖面上。

    ……

    被惦记的方元还真没啥感觉。

    此时的他,正看着面前的巨鳖,很是无语:“哪怕我水兵全部战死,也是齐湖龙君,正统所在……你们居然敢造我的反?”

    齐湖中水族繁衍,能称得上妖族的,也足有两万!

    这其中,龙宫占据一半,乃是绝对优势,还有一半,便是占水为王的散修,不服王法。

    此次看到龙宫水兵全灭,立即就出来,兴风作浪,甚至还有意水君之位!

    方元见此,自然十分无语,同时心里也在暗暗窃喜。

    这就给了他清洗的藉口!

    整个齐湖如此多妖族,哪怕折了八千,还有一万多,当大加杀戮,至少,领头的那些大妖就不能放过。

    “你……苍天无眼!”

    巨鳖五肢缩壳,一个声音却从中传了出来:“身为龙君,却相助人族,让我齐湖八千健儿战死沙场,为何还能稳坐大位?”

    “呵……原来这就是你们造反的理由?”

    方元眸子淡漠,右手上浮现出雷剑:“我所做的,又岂是你等能够理解?”

    帝都一战,两万水族,几乎全军覆没,通天血光而起,对他而言却不痛不痒,甚至还有大量功德落下。

    得了天地认可,龙君之位,还是稳如泰山!

    此时,这些水族作反,不过给了他理由,继续屠戮罢了。

    当即出剑,一道雷光如柱,顷刻间穿破龟壳,从中传来一个惨叫声,电光一闪,又立即消失不见。

    “真算起来,这趟捞得已经足够……”

    杀戮过后,方元望着顶上鸿华,面露微笑,旋即又闪过一丝晦暗:“只是……许廷那边,着实令人心寒!”

    此人登极,原本应该还有一大波返还,此时却丝毫未见,必是有意为之,龙气不近!

    对于投资者来说,这就是很郁闷的一件事了。

    “还真以为占了一国,又登基称帝,天下便是你的么?”

    方元冷笑一声:“必得给个报应,让你知晓我的手段!”

    此时神念一动,又化为流光,来到一处湖边。

    几个道人立在一起,满脸不怀好意之色,当先一人,便高举着圣旨,厉声喝着:“有旨意,齐湖龙君,还不速速跪下接旨?”

    话音一出,一股绝大的压制之力就形成了,带着难以言喻的威严。

    这是许廷统一大半楚国,身为千万百姓之主,所产生的凛然龙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