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的身上,有吸引你的东西?”

    方元面色一变,手掐剑诀:“三才剑阵,起!”

    嗤嗤!

    水火剑气浮现,混杂雷霆,顷刻间在四邪阵中又加了一个剑阵。

    凌厉的剑气外放,剿杀邪祟,一头黑色凶兽被笼罩进去,转眼间就化为齑粉。

    “以阵破阵?”

    尹邪略微惊奇,旋即又是冷笑:“半调子的阵法,也拿出来献丑?”

    唧唧!

    哈哈!

    在他身上,九道黑气浮现,化为婴儿鬼怪的模样,怪笑不断,扑入黑雾当中。

    顷刻间,又有一座大阵成就,乃是九子鬼母大阵!

    他嘴上不屑,实际心里对于方元还是颇为重视,直接略过种种试探,施展了自己的杀手锏!

    “公子小心……”

    从斑斓彩蝶群中,传来夜淑华勉强坚持的声音:“此阵阴厉非常,乃九幽污秽凝聚,最善污人法宝!”

    “没有用的!”

    尹邪大笑着,丝丝缕缕的墨绿气息浮现,宛若触须一般,腐蚀着剑气,甚至蔓延到了神兵本体之上。

    “雷剑!”

    方元神念一动,雷剑上电芒闪烁,一下将墨绿色气息净化,但水火两剑就悲鸣一声,有些不支。

    ‘之前三才剑阵被破,神剑本体也受到了点损伤么?否则这区区污秽,剑气一震也就尽数消除了……’

    之前对阵十位虚圣,又被龙爪攻击,毕竟非同小可,饶是方元也有些强弩之末的感觉。

    最明显的,就是真实梦境之内的梦元力不断消耗,已经到了一个十分危险的临界。

    “不论普通梦师、还是虚圣显圣,最主要的修行,便是锻炼神元,从冥冥中的梦师世界汲取梦元力,造化万物神通……此时,我的梦元力居然都不足了!”

    一口气与如此多同阶存在对战,这也是理所应当之事。

    ‘此时炸开三剑,我仍旧能破开这九子鬼母大阵,并且用巽风之力逃脱……至于那夜家姐妹,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尝试一番之后,方元立即产生出退意。

    ‘等到我回复过来,生死搏杀,尹邪不是我的对手!’

    他右手一招,虚幻的绿色风行剑气浮现,带着轻灵之意。

    “三才剑,爆!”

    若是普通神兵,主人或许还要珍而重之,爱惜非常。

    但对梦兵师而言,只要成功凝聚出一次,哪怕损坏本体,也不过是积累梦元力修复的事,十分容易,方元自然毫不吝啬,施展出这最后手段。

    轰隆!

    轰隆!

    轰隆!

    三柄神兵一下爆炸,惊人的红蓝光芒,交杂着雷霆,化为可怕的波动四散。

    “啊……拼命了,九子鬼母,现!”

    尹邪披头散发,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

    阵法当中,九个幽绿色的鬼婴浮现,汇聚于一,形成某个恐怖的身影,将他周围护住:“桀桀!”

    这鬼母刚一出现,毁灭性的力量就降临,惊人的剑气呼啸冲天。

    火光、寒冰、雷霆……

    各种波纹外散四溢,连地皮都削去一层。

    一个蘑菇云冉冉升起,等到风平浪静之后,原处就多了一个大坑。

    夜家姐妹的护身彩蝶厉害非常,又并非爆炸中心,仍旧受到波及,被远远砸飞,直接破了护体秘法,双双昏厥过去。

    “死了?不太可能!”

    方元嘴唇紧抿,上前两步,看向坑洞中心。

    砰!

    土层炸开,尹邪的身影浮现出来,嘴角溢血,衣衫破烂,狼狈非常。

    “事不可为……”

    方元见此,神色却是一紧。

    对方虽然看着狼狈,但不过小伤,反而是自己,差不多出尽了底牌。

    “该走了!”

    一念至此,一道青色的巽风就浮现在身周,要带动着离开。

    “休走!”

    尹邪双目尽赤,化为一道流光扑来,一挥手,一道黑索出现,搜天索地,显然是要不死不休。

    ‘真要拼命起来,我梦元力虽然几乎耗竭,但巨鹰铁身功可没有丝毫消耗……’

    方元眼睛微微眯起:“既然你想找死,那我也成全你好了!”

    哪怕被逼到绝境,那大不了临阵突破,以真实梦境中的世界之力直接突破虚圣四重!

    这是他最后的拼命底牌,轻易不能施展。

    但若这尹邪找死,便成全他好了。

    “交出来!”

    尹邪咆哮着:“我感觉得到……你身上有着我想要的东西,此时气息更清晰了,只要得到它,我一定能晋升虚圣四重!”

    “晋升虚圣四重……莫非……”

    方元心里一凜,看向自身。

    只见在自己身上,不知道何时,已经多了一层暗红色的光芒。

    真实梦境之中,梦元力消耗殆尽之后,却有着一丝丝奇异之力浮现,越发浓郁,带着梦幻般的力量。

    “三界山,幻梦界的异力!”

    他脸色一下十分难看起来:“我消耗到极限,又失去神剑镇压之后,终于异动了么?”

    啪!

    此时来不及多想,鹰爪抓出,直接抓住黑索,手心就滚烫,仿佛烈焰灼烧一般。

    “把东西,交出来!”

    尹邪狂叫着,拉动黑索。

    一股邪异的吞噬力量,立即自手掌上浮现,带着强烈的腐蚀性。

    “好一件邪门兵器!”

    此时,哪怕武道元力也护不住方元手掌,在这黑索与上面腐蚀之力的攻击下,他双手掌心糜烂,浮现出鲜血。

    “桀桀……这噬魂索以我的梦元力催动,一旦黏住猎物,就是不死不休!”

    尹邪怪笑着:“不想被化为脓血的话,赶紧将我要的东西交出来!”

    “你想要?好,那便给你!”

    一股暴戾之气自心底浮现,令方元放弃了脱身的打算,勉强压下突破的念头,浑身的血红色光芒却是越发浓郁起来。

    “这种异力,我当跗骨之蛆,你却甘之如饴,那就都送了你又如何?”

    他大笑着,声音都变得有些暗哑。

    旋即,一层血光就自手掌浮现,尹邪的梦元力简直一触即溃,节节败退,这血红光芒甚至沿着黑索一路蔓延,到了尹邪的手掌上。

    “这是……天邪力!你身上的是天邪梦元?!啊……”

    尹邪惨叫一声,双手立即干枯,仿佛血肉在一刹那都消失不见。

    “你放手……快放手啊!”

    他大叫着,脸上露出极致的惊恐表情来。

    而方元却是敏锐地感觉到了这股异力的欢呼雀跃,仿佛觅食者终于找到了可口的猎物一般,贪婪地吞噬着对方的一切。

    “饶命……饶了我……”

    尹邪眸子里满是恐惧之色,双手却根本摆脱不得,反而成了噬魂索的祭品,枯萎从双手一直蔓延到手臂,旋即是肩膀、胸膛……

    等到脸颊上的血肉也飞快消失的时候,他整个人就变成了一具血红色的骷髅。

    熊熊!

    一朵红色的火焰在他尸体上绽放,一下子就将这个梦师形神俱灭,甚至连洞天都来不及抢食。

    “天邪力?天邪梦元,变得更强盛了么?”

    早在尹邪自食苦果之时,方元就想撤手,奈何这股异力同样牢牢黏着,不能放开半分。

    此时,等到红莲一般的业火熄灭之后,方元却感觉一股比之前更强的异力回馈了过来,甚至有着一些吃撑的感觉。

    这异力来到真实梦境之中,却又一下沉寂,丝丝缕缕水银一般的梦元力浮现,却再难见到一丝暗红色了。

    “真是……见鬼!”

    骤然杀灭强敌,甚至还恢复了伤势,方元脸上却没有丝毫喜色。

    “这股元力,果然也是梦元力的一种,天邪力么?可惜尹邪已经死了,否则当可问到更多……”

    他刚才明显感觉到了这股力量,甚至不依靠自己而行动,有着自立的意志。

    很显然,方元根本不可能允许梦境之内还有此种不受控制的力量存在,哪怕来自一个死人!

    “出去之后,这隐患必须立即解决!”

    这时扫视了下战场,尹邪早就灰灰,血肉元力精华都被吞噬殆尽,身上连一片布料都没有剩下,唯一的战利品就是手上的黑索。

    而在战场边缘,夜家姐妹昏厥不醒,姐姐手里还紧紧握着一枚玉佩,外放一层清光,勉强支撑着,将她与妹妹保护在内。

    “昏厥到现在?果然也是一种幸福呢!”

    仔细检查一番,发现是真的昏死过去,方元不由叹息一声,心底杀机顿敛。

    之前的事情太过怪异,若是被这两个女子看到什么,他恐怕真的要辣手摧花,杀人灭口了,此时却大可不必。

    “嗯……两人都没什么事,只是之前被我的神兵爆炸波及,识海震荡罢了……放在外面,应当任凭昏睡,好好调养,但这里么……”

    方元拿开玉佩,略微凝聚出两团水花,一下淋在这姐妹身上,两道梦元力又输了过去。

    两女实际没有多少伤势,这些便足够了。

    “啊!”

    夜淑华尖叫一声,一下睁开眼睛,捂着脑袋:“我头好疼……尹邪呢?”

    “姐姐!”

    旁边的夜淑敏却抱着肩膀:“我身上怎么全湿了,好冷啊!”

    “你……”

    夜淑华白了方元一眼,这时才发现自己姐妹春光乍泄,连忙挡在妹妹身前:“不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