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夕阳西下,古道寒风。

    光线昏暗,老树昏鸦啼鸣,又盯着下方一人,似想等其死而食腐肉。

    那人翻过身来,虽然带着血污,相貌却十分年轻,蓦然睁开双眼,眸子却是璀璨如星辰,张嘴吐出一道白气,宛若利箭。

    咻!

    “嘎嘎!”

    乌鸦抖落下几片羽毛,振翅飞走,吃此一吓,却是再也不敢回来了。

    “嗯……虽然有些波折,但总算运气尚可,没有陨落便是大善!”

    这人自然就是方元,此时内视一下,状态却是相当不佳。

    “三柄神剑早已毁灭,要重铸必须大量梦元力,武道肉身经过空间风暴摧残,也是五痨七伤,现在都不能动弹!”

    心念一动中,略微凝聚着最后的精神,吸纳天地元气,缓缓修补。

    “八门剑阵也就罢了,此时还不是动用储备突破原力之时,太暴殄天物了,日后自可修复,倒是这似乎离官道不远,或有人烟,还是先修补肉身,恢复几分行动力再说……”

    虽然洞天依托于大乾世界,但被虚空乱流席卷,还是有着其它落点可能。

    不过从灵气与周围山水来看,大乾世界的概率还是很大。

    “就是不知在哪里,还有长离洞天的竞争如何了?”

    一念至此,就想到最后金角翼族与白玉手指的两败俱伤,让自己得了便宜。

    “那点玄光或许才是整个洞天的精萃,却被我收取,真正是时运到了……两人都同归于尽,发生地点又在虚空乱流之中,哪怕显圣都无法查知,至于卜算之法就更是笑话了,梦卜之术,也要求信息越详尽,算计才越准确,此时一片模糊,就要推演至宝下落,能给个方向就是侥天之幸了……”

    “当然,为了我自身安全,还是尽快提升实力,方是正途!”

    修为越高,哪怕没有秘法至宝镇压,都能抗拒卜算,甚至给予反噬,这也是正理。

    踏踏!

    这时,古道上马蹄阵阵,一支商队就行了过来。

    “主事,路边躺着一人!”

    一个探马过来看了,立即大叫:“还有气,身上这么多擦伤,莫非是坠崖?”

    “路边浮殍,不必管他!”

    商队中主事过来,看方元的目光宛若在看死人。

    对此,方元也不以为意。

    这个世界上,毕竟好人跟坏人都很少,不好不坏的才占多数,自己跟他素不相识,平常人自然想着规避麻烦,此乃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总是躺在路边,也不是个事……’

    方元默默想着,眼睛中就泛起一丝异色,准备施加精神暗示,影响这人的选择。

    “慢!”

    这时,一辆马车上前,从中出来个少年,十五六岁,身穿绮罗,唇红齿白,显是养尊处优,有着几分富贵之气。

    见了方元,便道:“还是救他一救,毕竟也是一条人命啊,就当为我家积累福德!”

    “少爷善心!”

    主家发话,其余人自然没有异议,就有两人上前:“喂……还能动不?”

    “我恐怕伤了肺腑,暂时动弹不得!”

    方元苦笑一声回答。

    “那就腾出一辆货车,给他躺着,再让老张看看!”

    主事的命大汉动作,脸上就带着一丝忧虑。

    商队略微停了下,旋即又继续启程,方元躺在马车中,感受着空间的闭塞,还有略微的颠簸,功聚双耳,隐约的对话便传入耳朵。

    “少爷这次,真是有些鲁莽了……若真是行人摔伤,也就罢了,但刚才老张头进去,说肢体无虞,应当是内伤,这就或许是武者!虽然我家也有武宗供奉,但惹上麻烦,终是不好……”

    这是那个主事的声音,压得很低,根本想象不到会被方元听到。

    “何叔,这我也考虑到了……但既然道左相逢,便是有缘!各人际遇,又有谁说得清楚呢?搞不好到了日后,也是一个助力!”

    那少年的声音传来,却并非一味纯善,带着功利性,但也算不错了,方元不以为意,缓缓调整着自己呼吸。

    “既然有人搭救,便不急着恢复行动力,当徐徐修补根基,不留隐患才是……”

    实际上,之前几次大战,甚至后面坠入虚空乱流,对方元而言都算不得什么,只是最后一下两个大能同归于尽,还有破入大乾世界的挤压,才令他真正重伤。

    “这位公子,吃饭了!”

    又过了半日,车门打开,一名扎着丫鬟髻的侍女就捧着食盒进来:“我叫小菊,少爷命我来服侍公子用膳!”

    掀开食盒,一股香气就传来,里面乃是肉粥,香软爽口,令人垂涎欲滴。

    “你……真的连手都动不了了?”

    小菊盯着方元,略有些警惕。

    “不是不能,只是一动便剧痛无比,还伤身体……”

    方元脸上现出一丝无奈。

    “那好吧!”

    小菊听了,也就认命地拿起汤勺,舀了一口,细细吹着,又送到方元嘴边。

    “多谢!”

    哪怕情势所迫,这时方元脸上还是有些发窘,但当然不能说我有天地元气续命,不需这些,再说此时的确需要营养滋补肉窍,只得吃了。

    ‘虽然米并非灵米,但肉却十分滋补,还算不错……’

    吃了两碗之后,他只觉一股热气自腹中生出,身体略微舒活了些,不由道:“还有么?”

    “嘻嘻……这肉可是灵兽之肉,专门给少爷准备的呢,这次便宜你了,还想多占?”

    小菊笑嘻嘻地收了碗筷,又拿着毛巾,给方元擦脸,等到灰尘落叶都扫去之后,却是脸颊微红:“想不到你……还挺好看的么?”

    ‘这小丫鬟,都知道思春了?’

    方元暗自翻了一个白眼,他相貌不过普通,但胜在年轻,并且久经大事,气度自凝,不是那个只历练出了一张皮的少爷可比。

    “可惜……”

    小菊不知道想着什么,又叹息一声,提了食盒出去。

    ‘可惜我不是你家少爷么?也是……一般丫鬟,若能爬上少爷床,日后抬为小妾,再生个一子半女作为老年依靠,那便是一生的奋斗目标了……’

    感受着这丫鬟的心绪变化,方元也颇觉有趣。

    自从习练武功,踏入梦师之道后,他便与这种凡人的生活,彻底隔离了。

    “喂喂……我跟你们说,少爷救的那人,长得真不差呢……”

    “莫非小菊姐你动了心!”

    “啐!才不是呢……我看你这妮子发春!”

    马车之外,莺莺燕燕的声音传来,甚至有些明目张胆,令方元登时无语。

    ……

    入夜,车队中一片寂静。

    方元还是不死不活地躺着,感受到丹田之中元气凝聚,不由心里一喜:“再来一日,就可大抵活动如常了!”

    这时,一阵沙沙声就传来,方元先是眸子一凝,旋即就带着冷笑。

    车门开启,一个黑影闪了进来,尖嘴猴腮,三十岁左右,似是普通随从。

    他原本蹑手蹑脚,一进来却对上了方元的眸子,不由就是呆住。

    ‘原本想趁他行动不便,来摸点东西,张二哥可说了,这小子别看衣衫破烂,但内里很是有料……但想不到他竟然没睡?’

    不过这时,又是冷笑:“怎么?要不你动一动?喊一喊?我家商队救你,自然该有报酬,老子拿一份是应得的……”

    嘴里说着恐吓或者壮胆的话,他大手伸出,就向方元抓来。

    “真是找死!”

    方元轻笑一声,真以为他身子不爽利,就没有丝毫还手之力么?

    梦师修行,只在精神,哪怕刚刚遇到那会,若是这商队有着歹意,最后灭亡的也肯定不是他。

    这时,两道精光就自瞳孔中冒出,没入这瘦高个眼里。

    此人一怔,旋即面色就有些呆滞起来。

    遇到梦师的迷魂之法,哪怕是简略版的,普通人还是面团一般,任凭揉捏。

    “姓名?”

    “孙二狗!”

    “多大了?”

    “三十三!”

    “这车队主人是谁?目的地何处?还有……此地分属哪个大州?”

    ……

    既然有着小白鼠送上门来,方元自然毫不客气地笑纳,细细拷问着情报。

    这孙二狗木着脸,却是无有不答。

    片刻后,方元摆摆手,让这人出去,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果然回到了大乾!”

    根据拷问出的信息,此地乃是大乾云州治下,距离玉京已经隔了千山万水,不过空间风暴向来如此,没给吹到四海八荒就算运气。

    还有,就是此乃何家商队,真实目的乃是送少爷学艺,一路兼做着买卖,终点乃是金阳城。

    “那何家少爷……被检测出梦师天赋?”

    这可是一族大事,何家几乎举族支持,这一支商队,还有金阳城中的十几家店铺,便是给这少爷学习的开销了。

    方元倒是不语,之前只见了一面,也没注意对方到底天资如何。

    “总体而言……无事了!”

    他沉吟着,又想到了破碎的洞天,一下沉吟起来。

    “此等洞天碎片,对于七重虚圣而言都是不错的补品,当然……看最后那惨烈,不像分食,反而更似自爆!圣人都不一定能完全封锁……洞天碎片四溢,搞不好还会有着漏网之鱼,砸入大乾世界,形成灵地险地,也就不知道那个幸运儿或者倒霉蛋有此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