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整座圣山,瞬间由白转黑。

    这是什么概念?对于猎魔人而言,无疑是从天堂坠入地狱!

    由此带来的,还有心灵与信念上的打击!

    若不是原本力量的性质有着问题?为何圣山会一瞬变色?

    虽然底层的猎魔人不会想这么多,但越是高级的猎魔人,就忍不住越要向这一方面思考。

    随之带来的,就是各种不坚定。

    “不可能……圣山为何会变成这样?难道我们猎魔人从一开始就是错的……那以前,我们究竟做了什么?”

    一个A级猎魔人见到这幕,顿时崩溃了,更是立即被混乱领域趁虚而入,疯狂地拔枪射杀着周围的同僚们。

    甚至,在暗红色的光芒中,他身上浮现出鳞片,嘴里露出獠牙,竟然堕落成了魔物!

    作为经常使用圣水锻炼的猎魔人,实际上,距离堕落为魔物,只有一步之遥。

    而此时,心灵的崩溃,加上圣山的辐射影响,还有恶魔在一边蛊惑,这种可能顿时被无限放大。

    “上次恶魔大军虽然进攻圣山失败,但它们却成功地在山体上留下了烙印,再配合这次的城市血祭,终于一举成功,扭转了圣山性质。”

    尤里克斯微笑着,看向朗基努斯。

    在失去了圣山支援之后,原本的圣枪虽然依旧光华璀璨,却不能蔓延至整个城市。

    相反,恶魔们却是欢呼咆哮着,气焰前所未有地嚣张起来。

    “杀光猎魔人!”

    “毁掉圣器!”

    “黑暗,必将重新统治大地,重建黑暗帝国!”

    ……

    “大人!”

    这种情形之下,哪怕封号猎魔人,也是担忧地看向朗基努斯。

    “第一代恶魔猎手们的努力,历代圣器传承者的贡献,不能毁在我们手里!”

    朗基努斯神色坚定,腰杆宛若标枪一般挺拔,高举着圣枪:“杀!”

    嗡嗡!

    在圣枪枪尖,血色的光芒闪烁,蓦然间仿佛刺破虚空一般,来到一头恶魔的面前。

    噗!

    枪尖毫无阻碍地刺破了恶魔的胸膛,耀眼的圣光炸开,宛若小太阳一般,里面的恶魔瞬间化为了灰烬。

    “无敌!”

    “无敌!”

    即使没有了圣山支援,朗基努斯之枪仍旧是排名第一的攻击圣器,击杀恶魔如探囊取物一般容易。

    见到这一幕的猎魔人们,顿时精神一震。

    而科索莫与索隆、还有浮现出来的安兹,却是大声咆哮着:“人类!你们在利用我们的力量,对抗我们……那个叛徒所犯下的错误,今日必须得到纠正!”

    ……

    大图书馆。

    作为猎魔人总部的资料存储中心,方元可是这里的常客。

    当然,因为身份与权限问题,同样也有一些绝密区不能进去。

    不过此时,却是天赐良机。

    恶魔攻城,大量封号猎魔人外调,即使还有一些人员留守,防御也绝对要疏漏不少。

    最关键的是,刚才圣山一下性质转化,暗红色的光芒笼罩山体,简直化为了地狱!

    哪怕封号猎魔人,待在圣山之上,也要受到影响!

    原本的很多布置与封禁,更是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整个瘫痪了。

    “好家伙!”

    方元看着地面上的暗红色光华,听着外面诸多猎魔人的惨叫,自己却是宛若清风拂面。

    ‘深究起来,也不过是一次大规模的转化罢了,只不过这次是从圣水的圣力,变成了原本的恶魔之力!’

    只要是力量,就可以被控制!

    以他对自身的精细把握,还有曾经尝试过的转化经验,即使变身恶魔也能飞快适应。

    但其它的猎魔人,显然就没有这个能力了。

    “真是幸运……”

    在隐形当中,方元来到大图书馆,原本的公共区此时早已空无一人,一些书籍散落在地,显然十分狼藉。

    “第二层!第三层!”

    他脚步不停,直接来到了第四层隐秘区的门口。

    此时,在门口的两尊石像,以及一套防御机制,却是由于圣山的缘故,失去了动力源,彻底罢工,让方元暗道一声幸运,直接走了进去。

    “《封号猎魔人传奇》!”

    “《百年猎杀女巫运动之秘》!”

    “《恶魔解剖学》!”

    “《堕落猎魔人名鉴》!”

    ……

    看着书架上一部部饱经沧桑,连封面都似乎带着某种禁忌的大部头,哪怕方元,都有着停下来搜刮的冲动。

    “但真正最机密的,肯定还在上面!”

    旋即,他就将自己的欲望压下,整个人无比之冷静:“虽然图书馆对外宣称只有四层,但我知道,那里还有第五层,并且一直有着一位封号猎魔人镇守!”

    第四层的图书馆已经很小,他按照神元中探寻到的痕迹,搬开一面书架,顿时发现了一道暗门。

    打开之后,一个强大的气息顿时外溢出来:“谁?”

    “封号猎魔人?”

    方元冰冷一笑,笔直前冲。

    短短路程转瞬即逝,旋即他就看到了一个小小的房间,里面一个猎魔人正要冲出来,脸上却带着疑惑。

    即使以领域者的感知,他还是没有发现入侵者的踪迹!

    “挡路者死!”

    就在这刹那间,方元猛地动了。

    虚空当中,忽然伸出一柄枪管,强大的力量汇聚,带着惊人的危险。

    “这是……魔鬼哭泣!”

    对面的猎魔人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呼,旋即——砰!!!

    巨大的枪响之后,他脑袋炸开个大洞,尸体倒在地上。

    “真以为狙击手不能近了开枪么?”

    方元吹了吹枪管,同样有些感慨。

    在特尼西奥之皮的庇护,还有魔鬼哭泣的强大杀伤下,一个封号猎魔人,就这么出其不意地被斩杀。

    当然,这也跟对方没有防备有关系。

    要是这个猎魔人知道对手有着魔鬼哭泣火枪,绝对不会死得如此憋屈。

    但此时,胜利者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浏览着自己的战利品。

    这个隐藏的五层范围很小,只是一个暗阁,里面也只有一排书架,书写的都是历史——猎魔人的历史!

    “死海古卷……似乎并不在这里!”

    方元抽出最初的那一本,翻开已经腐朽的扉页,仔细辨认着上面的信息,一开始就是惊雷:

    “第一代恶魔猎手,名为但丁,为恶魔大君,欲望之主!”

    “黑暗帝国末年,欲望之主找到人类中的勇士,赐予三件圣器,亲手培养出第二代猎魔人!”

    “但丁为所有恶魔猎手的始祖,它以生命为代价,封印了繁衍之母,将封印物品——死海古卷撕裂,散落四面八方。死海古卷无法损毁,唯有集齐全部,才能解封繁衍之母,所有的猎魔人,誓言尽力阻止此事发生。”

    “秉承欲望之主的遗志,恶魔猎手们成立了猎魔人公会,以此对抗黑夜眷族,最终推翻了帝国……”

    ……

    最初的猎魔人历史,并没有纪年,因为人类社会的帝国与王国都没有产生。

    并且,似乎也没什么文化,只是平铺直叙地记录。

    但方元却相信,这里面任何一条传出去,都会引起轩然大波!

    “猎魔人的源头,果然就是恶魔,并且,还是最强的恶魔大君,欲望之主——但丁!”

    方元摇摇头:“这个恶魔中的最强,竟然背叛了自己的阶级,甚至封印繁衍之母,真是不可思议!”

    但这也符合常理。

    以黑暗帝国中,人类食粮一般的地位,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援助,又怎么可能一朝崛起?

    “看来,这个世界真的是物理规则严苛的世界,一切的超凡,都源于繁衍之母!”

    方元眸中闪过一丝精芒:“另外一道……源力么?”

    ……

    此时,圣厅之中。

    蒙德与阿拉贡看着打开的圣棺,默然无语。

    在圣棺之内,静静地躺着一个青年猎魔人,面相英俊,面色红润,仿佛只是在沉睡。

    唯有在心脏位置,有着一个伤口——这是用朗基努斯之枪捅出来的。

    此时,他的血液就源源不断地涌出,落入圣杯之中,化为圣水。

    “第一代猎魔人……欲望之主……但丁!”

    阿拉贡感叹着:“它不愧是最强的恶魔,即使是死后的尸体,也能保持栩栩如生,甚至不断造血,哪怕圣枪造成的伤口,每隔一段时间也会消失……”

    “真正的圣水,是用欲望之主的恶魔血液制造,经历圣杯转换,才能批量制作出封号猎魔人,这也是我们维持世界正义的依仗!”

    蒙德发出一声叹息:“我们人类,才是世界的主宰,即使是曾经的恶魔之王,也选择了我们!”

    实际上,那些二代三代的猎魔人,对于一个恶魔为何会选择站在人类一方,也是十分的不可思议。

    久而久之,就只能用人类天命所归来解释,麻痹自己——更可悲的是,最后这些后代大部分都信之不疑。

    饶是如此,这个秘密,也是永远流传在圣器执掌者与少数几个猎魔人之间,被牢牢死守着。

    毕竟,这个消息一旦传出,对于猎魔人而言,绝对是一场巨大的地震,不知道多少人要信仰崩溃。

    “赞美你,但丁……你是地狱中的希望!”

    阿拉贡躬身表示敬意:“直到此时,我还是有些不能置信。你相信么……是有人类用爱情感化了这位恶魔大君?”

    “我不信!”

    蒙德缓缓道:“但根据圣棺一脉的口耳相传,这位欲望之主,虽然身体是恶魔,但它的灵魂……却来自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