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方元……你……嗯?”

    梦界当中,风信子望着方元,以及他手上绕指柔一般的剑气,瞳孔一下瞪大:“你……晋升四重了?”

    方元此时,手上正把玩着一道剑光,灵性无比,仿佛小蛇一般游动。

    对于剑气能控制到此等境界,简直神乎其技,而风信子更是清楚,此乃四重虚圣,点化灵性的境界!

    “正是!”

    方元微笑承认。

    实际上,这也瞒不住,不过现在虽然实力上来了,权位还没有提升,去与敌人碰撞未免不智,当然要来寻找靠山,显示价值。

    “当真是……恭喜了!”

    风信子心里一下百味呈杂,想到自己之前困顿四重关卡多年,最近好不容易才突破,甚至为此不惜搭上大半身家,再看看方元,顿时有着一把年纪都活到了狗身上去的吐血感觉。

    不知不觉间,一丝嫉妒与阴郁就生成了。

    当然,四重虚圣的控制力何等厉害?风信子维持着笑容,没有丝毫表露:“你且等着,我去为你通秉炼火长老!我脉又得一英才,长老必然大喜!”

    言罢,匆匆而去。

    方元见此,却是默然。

    哪怕对方没有丝毫表露,但这就是最大的问题!任何人看到自己这般,都应该有着一丝嫉妒,如此便是深藏内心,宛若毒蛇了。

    伴随着自己的不断晋升,与这位朋友之间,终究是开始出现了一丝裂痕!

    ……

    大殿之内。

    “什么?方小子已经晋升四重?”

    火龙化形,炼火长老浮现主位,同样惊讶非常:“此等资质,恐怕盟内都可排入前十了……不,梦师要晋升,不光是资质的问题,还有资源需要补足,看来要么便是他继承了前人遗泽,要么便是几次梦游异世界,收获颇丰啊!”

    “此人天资横溢,我所不及!”

    风信子躬身道:“并且……似有着秘密在身,传承也不一般,任凭长老处置!”

    “但凡能到虚圣者,谁没有些秘密?”

    炼火长老不以为意,七重虚圣,堪比真圣武者、真元灵士,每个都是天之骄子,机运与奇遇一样不缺。

    此时居高临下,自然不会看得上一个四重虚圣的传承。

    听到风信子所言,反而饶有兴趣地注视回去:“你觉得……应该如何办呢?”

    风信子心里一凜,知道这长老已经听出了自己隐藏的妒意,顿时跪下:“长老明见,我脉天才辈出,风信子唯有欣喜不已,哪怕有着一点不甘,也不会因此耽误大事!”

    这就是表明态度,又十分坦诚,炼火长老微微点头:“你继续!”

    风信子心里长出口气,知道这一关是过了,又斟酌着说道:“既然方元已经到了四重,有着这个实力,那没有多久,盟中都会自动提拔权限,为了弥补之前间隙,不妨现在就给他!”

    “此人能快速晋升,必然有着一点秘密,但我脉底蕴深厚,也不差他那点,当徐徐图之,不断同化,总有一日,此人会主动献上,倒是不必操之过急,反而惹得离心!”

    “嗯,不错不错……你能认知到这点,便是得了大局!”

    炼火长老点头:“四重虚圣,最起码也可得四叶权限,的确是应该给他,免得白白便宜别人卖人情,至于其它,非我脉核心,还是要多加考验!你去叫他进来,老夫亲自接见,再为他提升权限!”

    “遵命!”

    风信子躬身,心里充满了一种喜悦。

    长老最后一句,明显是在安抚他,也是,哪怕同为四重,自己身家清白、根正苗红,对方不过半路加入,又怎么算得上核心?

    必要重重考核,打磨之后,方量才录用,这在任何组织中,都是如此。

    ‘突破四重,必然已经耗尽了底蕴,需要重新积累……同一起跑线上,我靠近核心,有着大量便宜,难道还怕被反超?’

    一念至此,顿时就多了几分信心,大步走出。

    在他身后,炼火长老捋着胡须,笑而不语。

    一口气增加两名四重,在界盟之中,无疑会多了几分话语权,这在平时没有什么,但大战将至,却是十分重要。

    ……

    不久之后,界盟山。

    云州司库使偏殿。

    阴柔秀士模样的正使,正脸色阴沉,听着周混的禀告。

    “大人……”

    周混跪伏在地,哪怕是神念之身,都是涕泪横流,甚至脸上的巴掌印都特意演化出来:“那镇抚使目中无人,折辱小人,实际上是打您的脸啊!”

    “混账!”

    秀士眉目中闪过危险的光芒:“此人目无余子,我早已知晓,只是想不到如此暴虐易怒……这一收一打,当真是距离规则只差一线,恰到好处,你冒犯在先,他又没有抗命,我怎么动手?”

    此时心里就冷笑:‘既然接了任务,金阳福地产出绝对不足,必是打了自己补贴,宁可出血也要维持职位,不上战场的主意!越是如此,越要破坏了!’

    直接对周混道:“一月之后,你再去催促,若真的上缴了,那就当场再加派任务,为这次的两倍!”

    “啊……大人,这不合常理!”

    周混傻了眼。

    虽然很想报复,但绝对不是这种自己当出头鸟的形式。

    再说,这次加派就已经惹得很多怨言了,若是年内第三次摊派,那恐怕会立即沸反盈天的吧?

    “所以,只有他一个人!并且,金阳福地的份额多了,云州其它处的任务就少了,这是大利之事,除了金阳镇抚使本人,还有谁会反对?”

    秀士冷笑一声:“至于他本人?哼……区区一个三叶修士,此时违抗上命,就是不尊大局,我可请示上峰,革了他的差事,打发他上战场去!”

    “大人高明!”

    周混心里一寒。

    知道若是自己遇到此种局面,当真是无法可想,哪怕自己出血,也满足不了这位大人的贪婪,旋即,一种痛快的情绪就浮现出来:‘哈哈……你也有今天?叫你当初敢打我……这便是报应……咦?’

    这时,他眼角余光一瞥,忽然看到一个人影横冲直撞,进入偏殿。

    “来者何人?”

    司库使同样心里一凜。

    在他没有开放认可之前,对方能强行闯到这里,显然乃是同等权限之人,界盟四叶修士,绝对的中坚力量!

    “你滚开!”

    方元随意一脚,周混就惨叫着倒飞出去,滚在一边,惨叫出口:“啊……你是金阳福地镇抚使?方元?”

    “是你?!”

    司库使瞳孔一缩:“你成就四重虚圣?还提升权限到了四叶?”

    这种晋升速度,天才都难以描述了吧?

    “你便是云州司库使?”

    方元同样冷眼打量,充满了一种分庭抗礼的味道。

    而实际上,论实力,论权限,也正是如此。

    “本人周天,你要如何?”

    秀士一般的周天皱着眉。

    “我要如何?”

    方元大笑一声:“周天!这次之事,你我心知肚明,本是我与李禽的矛盾,你敢参与进来,莫非要与我上生死台?!”

    “你……”

    周天一下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这生死台制度,乃是界盟中为了真正不可化解仇怨的梦师订立的解决之法,各凭实力,上台死斗。

    关键是必须同等修为,又有长老见证,摒除各种宝物与底牌,可以说完全生死由天定,算是比较公平了。

    但这周天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对方居然这么愣头青,自己小小刁难了他一下,竟然就要与自己上生死擂台,真当这几十年辛苦修炼,都是灰灰?

    哪怕有着九成把握,去跟人生死搏斗,也太亏本了点。

    身为梦师,就是仙人一般,长生久视,如何能轻易下场与人死斗?

    最关键的是,他跟方元何怨恨何仇?就为了一块玄元晶,就搭上自己的小命?自己有那么蠢么?

    ‘要糟!我怎么忘了这人就是个愣头青!为了夜家那对姐妹花,三重就敢对上李禽……’

    周天心里越想越怕,额头甚至浮现出一丝冷汗,不由陪着笑脸:“方兄弟消消气,这其中或许有着误会!”

    “误会?”

    方元心里冷笑:“那这额度之事,如何解释?”

    “这都是下属错漏,多加了十倍……这周混误事,我自会处置他!至于原先那份额,自然改了!改了!”

    周天立即变脸,一挥手,周混就惨叫一声,神念化形消散无踪。

    方元看着这幕,心里更是暗笑,这便是身为下位者的悲哀。

    同样,自己乃是新人,为了保护利益,要么有着强硬靠山,要么就得摆出光脚疯狗一般的架势,不惜一战,自然就惹得敌人顾忌。

    除了真正死仇,便不会有哪个再穷追猛打。

    一念至此,脸上同样露出和善的笑意:“原来不过误会,周正使,我等虽然权限相等,但论职务,您还是我的上司,以后还得多加亲近才是!”

    “正是……正是……”

    周天面色抽搐,心里越加凛然:“此子翻脸如翻书,当真心计如海深沉,胸有山川之险啊!”

    知道此人不好对付,顿时就熄了很多心思,同时对李禽忽然不看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