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半个月后。

    方元手里拿着自猎魔人总部拿到的死海古卷核心页默默阅读。

    “死海古卷是一件不可思议的奇物被但丁用来封印繁衍之母上面记录了诸多黑夜眷族的隐秘……这第一页最主要的就是欲望之主的真名还有古老封印的真相……”

    很显然如果少了这一页恶魔们死也不可能解封繁衍之母。

    “找个机会让恶魔们获得它就是了……”

    良久之后确认再无遗漏方元将死海古卷收好调出了自己的属性栏:

    “姓名:浩克(方元)

    精:(110)

    气:(100)

    神:(120)

    职业:猎魔人

    状态:健康

    技能:基础格斗(精通)、霍曼切特枪斗术(大师)、神秘学(大师)、药剂学(大师)、炼金学(大师)、晨星剑术(星空)、阴流飞爪(阴爪)、黑魔术(大师)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六级】(满级)、火眼金睛【三级】、封印之体【究极形态】”

    有着圣棺之后通过大量的饮用恶魔之血他已经突破了领域的瓶颈恢复了自己的大部分实力。

    更不用说其它技能也随之突破到达了大师级别甚至黑魔术距离宗师也只有一步之遥。

    “我此时的战斗力最多硬拼一个恶魔大君遇到围攻照样要跪还是得依靠组织为羽翼啊……”

    方元打开圣棺凝视着里面的恶魔猎手沉吟不语。

    “这具圣人之体正好炼化为分身!”

    他早在水之界就拥有分神之法此时更是毫无问题。

    经过培育之后的分身浮现出来化为一个光团没入但丁体内。

    “分神与身体适应还需要一点时间……并且……”

    方元看向但丁的小腹。

    只见伴随着分神入主封印之体的符文烙印也是随之浮现带着深不可测的力量。

    “恶魔们实际上根本不算啥有着大量的恶魔猎手完全可以解决!这个世界真正可怕的还是繁衍之母……”

    面对那个传闻中的存在方元觉得自己需要一个底牌。

    炼化但丁为分身顺带再释放一点封印的源力以次级力量成就恶魔猎手就是他的计划之一。

    至少仪式中的手脚加上控制了血脉源头的恶魔保证没有一个恶魔猎手能够反抗。

    并且这也是研究源力炼化的实验。

    甚至到了最后就是对抗繁衍之母的杀手锏!

    方元做事一向有备无患此时更是紧锣密鼓地开始筹备。

    ……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来到外界稍事休息爱蒙立即呈上了丰盛的餐点。

    用餐的地方是一条长桌除了乔克一家之外还有不少的新面孔一个个看到方元却是立即欠身表示敬意。

    在屋外一只三头地狱犬懒洋洋地趴在地上偶尔打个哈欠从口鼻中就喷出仿佛来自地狱的烈焰。

    “术师中的十三氏族已经明确发声反对猎魔人的统治并且走到台前控制了昆沙、加门、克丽斯王国以及更多的地方区域几乎囊括半个大陆这绝对是早有预谋!”

    “十三氏族的背叛必须遭到惩罚但目前最要紧的还是重振猎魔人公会……我得到消息一些幸存的猎魔人在几个封号的号召下决定在这个月的十五号召开一次会议。要不要去看看?”

    “这绝对是胡来我们会被黑夜眷族一网打尽的。”

    “猎魔人的首领只有头儿能担任!”

    ……

    一个个猎魔人低声讨论着声音却是越来越大。

    叮叮!

    方元用银色的汤勺敲了敲酒杯发出清脆的嗡鸣声顿时所有喧嚣立即消失。

    在这段时间之内他已经用自己的实力给众人展示了一个真正的首领形象更不用说这些恶魔猎手的后续手尾仪式与血脉压制都还指望着他呢。

    “猎魔人公会已经过时了……”

    方元举目四望第一句就令众人诧异不已:“我准备改组猎魔人公会我们需要更多的人手哪怕是普通人也需要!我会开放生化师职业令大地上的恶魔猎手越来越多到了最后我们一定能够将恶魔们淹没!”

    “哦哦!”

    诸多猎魔人咆哮着仿佛看到了希望。

    在圣杯毁灭封号猎魔人难以达到的现今也唯有恶魔猎手才是真正的力量所在。

    “重组之后的猎魔人公会我准备称之为恶魔猎手协会我是第一任会长称为会首下辖生化师、炼金术师、药剂师三个非战斗部门以及五个战斗机关成员必须都是恶魔猎手!”

    “另外……向这个世界的普通人类政权发函邀请他们派遣精锐前来协会学习我们将会为他们培养生化师与恶魔猎手!”

    方元继续说着自己的决定一项项动议都是石破天惊。

    这就相当于完全向普通人开放恶魔猎手的能力。

    不用说以那些军阀与政权的力量一旦获得绝对是会疯狂地暴兵。

    到时候或许还会出现以恶魔猎手为主体的军队!

    光是想一想这种场面在座的猎手们都是一个寒颤。

    “没错……猎魔人死了三位圣器执掌者还有大量精英元气大伤……但这个世界的人类有着多少?这点损失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方元笑了笑:“在决定世界未来的战场上我们不允许失败那总体的思路就是用数量压死对方让大量的菜鸟恶魔猎手在死亡中学习最后能幸存下来的必然才是最强大的强大到足以狩猎恶魔!”

    哪怕是之前猎魔人公会用圣水培养猎魔人也绝对没有他这么迅速。

    只要进行血脉移植一个恶魔猎手就诞生了。

    当然为了控制源头但丁的血液必须要谨慎给出或许完全可以放低一个等级传授那些生化师如何制作狼人猎手、吸血鬼猎手的技巧。

    反正这个世界上最珍贵的是人命最无价值的也是人命。

    三千恶魔猎手推平不了世界的话就上三万!三十万!

    方元觉得自己此时就可以为那些恶魔们默哀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

    几个恶魔猎手互相看了看:“普通人当中索罗将军、还有南方的几个王国国王都曾经派人联系过我们希望能结盟对抗黑暗势力……只要给他们希望想必肯定能坚持下去不会向黑暗臣服的。”

    虽然恶魔们使用了术师家族作为缓冲但黑夜眷族的天性怎么克制?

    任何正常的人都不会想要那种朝不保夕随时可能变成食粮的生活。

    特别是那些掌权者。

    方元提供给他们掌握力量的途径而恶魔与术师们却是要求他们臣服献上大半的权力。

    这其中的比较恐怕只要是个精明合格的首领都知道会怎么选择。

    略微落了一子就可改变世界!

    “另外还有那些老式的猎魔人该怎么处理?”

    在座的都是恶魔猎手未来协会的高层对于原本的出身之地以及同僚心思顿时复杂起来。

    “他们也不应该游离于我们的体制之外我会给他们一个选择的机会!”

    方元说出了自己的打算:“愿意加入协会的必须转职恶魔猎手这是最低要求!”

    “我相信他们会做出选择的。”

    见此诸多恶魔猎手对视一眼都是恭敬点头再无异议。

    ……

    数日之后南方桂月森林。

    这里所属的蓝月王国属于人类还在抵抗的势力因此猎魔人们可以半公开地活动而不用担心遭到追杀。

    此时在森林中一片宽阔的空地上大量火把被点起映照出一张张或沉思、或迷惘、或惶恐的面容。

    “圣器执掌者都是骗子!他们欺骗了我们!”

    在中心一个猎魔人正在慷慨激昂地演讲:“他们给我们灌输邪恶的力量却冠以神圣之名……”

    遭遇巨大的失败之后人类总是要质疑一下领头者更不用说处于迷惘期的猎魔人了。

    “咳咳……”

    眼见他的话语越来越煽动一个年老的猎魔人不由站起来:“不论力量性质如何终归是力量!此时……如果我们不想被灭亡的话就必须放下一切成见联合起来!”

    这个老猎魔人的声音洪亮关键是人似乎很有威信很多猎魔人听了都是纷纷点头。

    “所以我觉得我们目前最重要的就是重开封号猎魔人会议建立流亡总部号召各地猎魔人……”

    老头精神一震将自己的设想说了出来。

    “封号猎魔人?”

    一声轻笑忽然自周围传出:“不行!我觉得这个提议必须要改为什么非得封号才能进入议会?”

    “没有错我们抗议!”

    诸多猎魔人群情汹涌:“这次战败议会也要承担责任!”

    威格静静看着这幕忽然间感觉心里的火焰都在熄灭。

    ‘到了这个地步……猎魔人还有救么?’

    他迷惘地看向旁边的特里斯对方却同样摇摇头露出一丝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