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倏忽间,数月时间一晃而过。

    上次三阳真人前来拜访,方元也就半推半就,结成联盟小圈子。

    这些时日以来接连聚会,又引进了几个同道,都是云州附近的四重虚圣,互相抱团取暖。

    得益于他们,一些比较高级的信息方元此时也是心知肚明,知道整个天下都已经小摩擦不断,五大梦师势力连连挑衅,大乾皇室收缩反击,修行界可以说是遍地烽火。

    “从目前情况来看,大部分武修与灵士,还是倾向于大乾一方……不得不说,梦师因为向来孤高,已经将周围快得罪光了么?”

    方元看着一份情报,有些无语。

    但这个世界,个人之力压倒一切,梦师神通广大,哪怕所有武宗与灵士都投靠皇室那边,也不过增加了一点小麻烦,要多费一些杀手而已。

    “实际上……梦师们也不是没有收编的心思,但武宗灵士,到了我们这边,只能当奴仆一流……在大乾那边,却有着各种实质好处……毕竟是人道皇朝,一些资源不是我们能轻易拿出来的……”

    他想了想:“皇室走的是集众合力之道,拉拢一切可以拉拢的力量,可惜若是梦师五大势力真心联合起来,还是无法阻挡啊……”

    修行界战火连绵,对于方元而言却没有多少新奇的体验。

    当然,最直观的感触,还是各个福地的任务一下加重,这次可不是故意针对,而是盟中亲自派遣的任务,连周天也改变不得。

    蒙田、孟广两人自然叫苦连天,言道哪怕穷竭地力,最多还能支撑一年。

    但方元却早有计较,现在难得有着这清静,自然能耗多久是多久,最关键将自己修为提升,才是正理!

    不见梦师五大势力联手,哪怕天下都沸反盈天又如何?照样有信心压服!

    “此时有着时间,还是静心修行,否则日后战争大烈,恐怕就没机会了,更要耽误掉不少机缘!”

    天下大乱,是危险也是机会。

    此时天机一片混乱,方元自然选择埋头修行,等到日后局势明朗,就是大浪淘沙,火中取栗之时!

    这时也不多说话,来到一处偏殿中。

    咕噜!咕噜!

    池水沸腾,青绿色的水流不断滚动,冒着黑气。

    嘶嘶!

    甚至,这些黑气还在虚空中化为蜈蚣、蝎子、蝮蛇等五毒之属,厉害非常,销魄蚀骨!

    “百毒炼金身,乃是专门锻炼肉身的功法,以元武大陆的贫瘠,我顶了天将其修炼到一炼境界,但大乾物资丰富,就有着大把的进步空间……并且,我还是梦师,有着梦界为助力,更是不同!”

    当初传承这百毒炼金身功法的不过一武修门派,还得自己行走天下,寻找合适毒物,何等艰难?

    但方元不同!

    身为梦师,只要有着足够的贡献点或者资源,在梦界之中便有着大把大把的交易机会,凑齐上古奇珍百毒都不过是时间问题,足以将这一门功法演化至巅峰之境!

    “自古性命交修,才是正道!”

    方元噗通一声跳入池水,浑身外放金光,毒雾翻腾,对他而言却不过清风拂面,宛若泡温泉一般张开双臂,搭靠在池子边缘,脸上就浮现出享受之色:“梦师中有着一派,专心打磨神元,阴神凝练,视肉身为皮囊,随意可换,到最后修成鬼仙一般,我却不取!”

    “老……老爷,您的……茶汤!”

    片刻后,他拍了拍手,蒙田与孟广一脸忐忑地进来,饶是已经先赐了避毒丹药,此时望着这五毒云雾,也是面色惨白:‘乖乖……这种毒雾,若是吸了一丝,我们恐怕就要立即毒发毙命,腐肉见骨……’

    登时屏住呼吸,看着泡温泉一般,面露享受之色的方元,都是一副高山仰止的表情:“这是断肠草熬了汤,每一株都是五百年份,还有蚀心花果肉,千年毒性,能毒毙蛇蛟!”

    “嗯,东西放下,你们出去吧!”

    看着这两人一副惶恐不安的神情,方元摆了摆手,毫不在意地拿过茶碗,一口喝尽:“外炼筋骨,内炼五脏,都不能马虎啊……”

    又拿过蚀心花果,直接啃苹果一样吃了起来。

    “遵命!”

    蒙田孟广两人如蒙大赦,飞快退下,一直走出老远,才望着明媚的天空,长出口气,简直有着从鬼门关爬回来一般的错觉。

    ‘老爷神通,果然不可思议啊……’

    ……

    “真是不堪造就……”

    毒池之内,方元却是摇了摇头,也懒得去管,吃饱喝足之后,就闭上双眼,似在假寐,神念遁入梦界之中。

    “道友!上次的五毒花可还满意?我五毒乃是出了名的童叟无欺,不管你想毒死谁,找我就对了……”

    “这位朋友,黄粱米可还有?我愿出高价收购,不论灵材、功法、还是情报,任凭你说……”

    “前辈,我有两个上佳炉鼎,皆是国色天香,就换两百斤黄粱米,如何?”

    ……

    一入梦界,铭牌上的信息就在狂闪。

    “看来黄粱米行情很走俏么?”

    方元摸了摸下巴,很是满意:“此物原本就是上品梦师资源,现在遇到大战,未来消耗巨大,更是保命之物,自然存多少都不为过……”

    哪怕是丹药,除非绝品,否则也不能拿来当饭吃,但黄粱米就可以。

    他要收集各种珍惜毒物,自然要有付得出的代价,贡献点自己也要用,就这黄粱米性价比最高,自然放出一批。

    想不到,这行情前所未有的好。

    “梦师能种出黄粱米,不算什么,关键是不能给知道这投入与产出的比例,还有变异灵种……这两个秘密守住,余下的风波,以我目前的实力地位,也足够镇压。”

    方元扫了几眼,可惜没有见到自己想要之物,也就懒得回话,直接去四方石碑,寻找自己需要的材料,还有悬赏几样奇毒的下落。

    这一看,顿时找到一株‘碧焰金昙’,也是十炼金身需要的一样奇毒,登时心里一喜,联系买家:“这碧焰金昙如何作价?”

    “贡献点五百!”

    对方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我出黄粱米代替!”

    “啊……你在哪里,我马上来交易!”

    火光一闪,一个赤红人影就凝聚着,急吼吼地赶了过来:“道友有黄粱米?我这碧焰金昙品质上佳,绝对是独一份,只要四百斤黄粱米就够了……”

    姿态前倨后恭,当真令人发哂,但方元这些时日已经见得多了。

    实际上,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里也有些戚戚。

    大浪打来,底下的梦师都是风中浮萍一般,只能随波逐流。

    这时完成交易,辞别这人,又与几个熟识通了消息。

    柳梦眉倒是十分匆忙,显然作为这次攻势的主力,圣莲教与邪圣门当之无愧,她这个候补圣女也不得不转战四方,夷宗灭门。

    夜家姐妹倒是表露了些靠拢的心思,特别是在方元晋升四重之后,似乎就有些后悔,毕竟大战将至,过往情分还是不如硬扎的实力管用,只是方元一门心思扑在修炼上,也懒得搭理这两个麻烦,直接联络几句,交换下情报,也就是了。

    “自古美女多麻烦,特别是这对姐妹花,还牵扯到夜家家名,以及大批的恩怨情仇,傻子才冲上去呢……”

    方元来到界盟山,根本不想再理会这对姐妹:

    “也只有那等天之骄子,注定的主角人物,才会故意靠上去,排忧解难,趁机得罪一大批高手,再修炼反超,完成打脸大戏,我就免了吧……”

    界盟石碑上的任务,报价比公共区域更高,材料也更加珍惜,方元在这里却有些矜持,只出贡献点,又换了几味绝毒,这才退到一边休息,默默思索:

    “论积累,突破四重之后,水之界的收获就已经耗尽了,余下武道、金身,不过每日打熬,循序渐进的水磨工夫,至于虚圣想要突破,更是难上加难,若想飞跃,必须走捷径!”

    捷径在哪?自然便是其它异世界了!

    “我目前为止,也就经历过两个世界,水之界就算了,那方天地八成已经恨死了我,一过去就有天罚,偷渡都十分危险,到了该去新世界的时候了……”

    世界坐标虽然难得,但也要看对于谁而言。

    在界盟当中,自然有着不少,甚至还有专门的任务。

    实际上,五大梦师势力,真正的底蕴不显山,不露水,大多都在异世界之中。

    发掘一个世界的宝藏,又岂是平时这点蝇头小利可比?

    “这种世界坐标,都是各个势力的核心……普通梦师接触不到,但我身为四重虚圣,又有着权限,还是可行。虽然探索过的世界,没有新开发那么大的利益,但也不错了……”

    方元心念一动,身份铭牌一亮,与石碑交流,开始飞快寻找着异世界的信息。

    “以我目前的权限,能接触到的异世界,只有三个么?不过空手套白狼,有三个就不错……咦?这个世界……”

    他细细浏览着,忽然间,瞳孔一缩,仿佛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