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淮水为天河龙脉一支,灌溉千里,距离向阳氏族的部落并不远。

    ‘那两个隐龙卫统领的法身,我们已经追查多年了,想不到就隐藏在淮水龟山中!’

    路上,夏启还有些唏嘘地对方元传音:“这方圆百里,河泽泛滥,八成就是无支祁无意识中搞出来的……证明此妖已经渐渐在解开封印了,祂身上积蓄着七重虚圣的法力,非同小可!”

    作为被人道排斥者,这些隐龙卫的降临过程也是很辛苦的,必须慢慢积累天地元气,还要小心翼翼地躲过界盟的搜捕。

    换成普通梦师,哪怕躲躲藏藏数百年,也不一定能积蓄多少力量,但七重虚圣的化身就不同了!

    ‘无支祁乃是大妖,又自我封印,消耗极少,积蓄下来的妖力,恐怕足以支持七重虚圣直接降临,并且立即发挥威能!’

    一来属性下降一半,这还是界盟特有的待遇,换成朝廷,不削弱至极限就算好的了。

    而这些梦师可不是方元,没有属性栏的固化金手指,要慢慢恢复就不知该等到什么猴年马月了。

    但此时,若有着无支祁的法身牵引,那便是一来便可发挥全部实力。

    方元目光一闪:“夏启……难道你就不怕?”

    “你放心……盟内已经确认,隐龙卫投入此方世界的,只有一名七重虚圣!并且还被曦牵制着,不会出现在这里。”

    夏启胸有成竹地回答:“绝对不会再来一个占据无支祁的躯壳,八成是要给其它的梦师使用,这样的话,也基本相当于五六重虚圣的战力了,不好对付啊!”

    他言语之间颇为自信,方元想想也就理解了。

    此时,毕竟还是隐龙卫与朝廷抗衡五大势力,能勉强维持守势就不错了。

    自己这方后援不断,对方最多只有一个七重虚圣,还是早早就潜伏下来,恢复了修为的。

    法身虽然隐藏得极好,但也难保不会被发现,只是圣人放长线,钓大鱼,虽然几率很小,但撞到了就必然陨落,那些大能又怎么敢赌?

    “希望如此吧……”

    方元默默叹了口气,望着一行人的身影,心里却是有了不好的预感:‘总觉得……事情不会如此简单啊……’

    ……

    龟山。

    此山位于淮河一处水口,形似巨龟伏卧,镇压水脉。

    原本湍急的河流,到了这里,水速一下和缓,河床开阔,带来上游肥沃的土壤与营养,形成了一片肥沃的平原。

    商章氏、兜卢氏、犂娄氏……十数个大大小小的部落,都聚居于此,拥有着强大的势力。

    “唉……我曾经受命走遍九州,搜捕隐龙卫余孽,曾经三次路过此地,都被这表面所迷惑……”

    夏启见着这一幕,暗自对方元叹息道:“毕竟无支祁乃水怪,所过之处遍地汪洋,哪里想得到祂竟然如此狡猾,特意选择这造福一方的龟山封印自身呢?说不得还暗中收服了这里的部落,得其族气庇护掩藏!待会我去见这几个部落的首领,你看准了就直接下杀手,不用留情!对了,你现在恢复多少?一半实力总有吧?”

    一个四重虚圣的一半实力,夷灭这几个部落,已经堪称大材小用了。

    “放心!”

    方元瞥了眼自己的属性栏:

    “姓名:方元

    精:48

    气:48

    神:60

    职业:梦兵师

    修为:虚圣(四重)、武宗(五脉)

    技能:巨鹰铁身功【六层(1%)】、百毒炼金身【一炼】、八门剑阵【五剑(1%)】

    专长:医术【三级】、种植术【五级】”

    任凭谁都想象不到,只是短短数日,他就恢复到了本体巅峰的修为!

    由于世界不同,哪怕界盟的梦师,一进来都要削弱一半,甚至最多提升到本体七八成实力!

    就这,还需要长年累月的修持与恢复。

    但方元根本不需顾虑这个,不论在哪里,都可以很快恢复上限,这才是他梦游诸天万界的真正本钱与底气所在。

    “那便好,我们两个联手,哪怕这几个部落加起来有数万人,能出数千战士,也是不惧!”

    夏启似放下心来,走到一个部落之前,命令手下前去通报:“我们是夏的使者,奉了曦的命令前来治水!”

    这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部落的核心。

    这个部落,名为商章,有着一万人,首领名为章,此时听到禀告,立即就有些犹豫不定。

    “父亲大人……”

    在他身边,一个少年数次欲言又止,旋即还是出列说道:“夏国乃是我们三千诸侯拜过的盟主!当年在涂山之会上,大家一起推举夏为王者,它的使者到来,我们应该热烈地欢迎才是啊!”

    这话一出,就见几个族老与祭司对视一眼,脸上都闪过诡秘之色。

    “不错!”

    章走了几步,却是下定决心:“你代我去迎接他们,吩咐部落里的人,将最好的酒,最美的少女都奉献出来,让我们款待远方的来客!”

    “首领!”

    少年高兴地走了出去,旁边一个瘦骨嶙峋、披着黑色袍子的祭司就阴恻恻地说着:“我们该怎么办?”

    虽然下面人不知道,但他们这些部落高层却非常清楚,商章氏能在龟山立足,繁衍至今,就是靠着某一个大妖的庇护。

    “先听听对方的来意再说,也不一定是发现了!”

    在这决定部落生死存亡的大事上,章少见地迟疑了:“命令我们族中的武士戒备!还有……你们立即出去,通知兜卢氏、犂娄氏的首领!虽然他们平时跟我们有着争端,但在这种大事上,还是要保持一致的。”

    “治水?嘿嘿……”

    祭司与族老们纷纷点头,又是冷笑。

    龟山附近波浪不兴,又有何可治之处?夏氏的使者到来,实在是来意不善啊。

    但这也没有什么,他们本来就自成一体,不过名义上遵从夏族为盟主,有些献金朝贡罢了。

    若使者真的带来了不利的消息,那就可直接杀之!不服就战!

    最近尊贵的水神已经有了恢复的征兆,只要等到它完全苏醒,在它庇护之下,哪怕中原之首的夏族,又有何惧?

    ……

    “欢迎你们,来自夏国的使者,我是商章氏族的伐!”

    部落之外,方元等人等了片刻,就见到一个少年迎接出来:“我父亲,部落的首领,章,命我来迎接你们!”

    “有劳!”

    夏启矜持地点头,跟在伐的身后,走进这个部落。

    一路上,不时就从茅草屋中探射出好奇的目光,应该是留守的妇女与儿童。

    方元看着这一幕,却是若有所思:‘实际上,这龟山平原上的部落,对夏氏族而言,连藩镇都算不上,就是彻头彻尾的藩国诸侯!首领章对氏族成员有着控制权,制定法律,组建军队,最多象征性地进贡,承认夏的盟主地位,随时都可以翻脸!’

    一旦翻脸,他们这区区百人不到的使团,恐怕仅凭商章氏族就可以将他们覆灭——如果忽视隐藏的两个梦师的话。

    这时天色昏暗,在广场的中心,却点燃了一个巨大的篝火。

    大量的少女迎接上来,捧着烤肉与各种果盘。

    “欢迎你们,来自伟大夏氏族的使者!”

    在正前方,则是一名身材高瘦的中年人,向着夏启张开了臂膀:“我是商章部的首领——章,不知伟大的夏王给我们带来了什么?”

    “我奉诸夏盟主,曦的命令,给你们带来了一条消息!”

    夏启高高举起玉圭,面色肃穆:“根据祭司的占卜,曾经祸害九州,阻挠治水的大妖——无支祁,就隐藏在这里,我们将要找到它,杀了它!”

    此言一出,方元就感觉这个部落高层都是眼神一凜。

    虽然他们将情绪隐藏得很好,但在两个梦师面前,都是无所遁形。

    “原来是无支祁……”

    章面色一僵,旋即笑道:“我们有着龟山镇压水势,一百年来都没有发生过大的灾祸……这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不过既然使者这么说了,我们自然会支持,今日先不说这些,来来……喝酒!”

    他拍拍手,热情迷人的少女就围了上来,拉着方元入座,又一左一右地靠在他身边,笑意盈盈地献上酒水。

    “嗯?”

    方元略微品尝了一口:“度数不高,更类似果酒……不过现在就有酒类了么?还是从夏氏族那里带来的变化?”

    这里终究不是真正的先秦时代,有着界盟一大票梦师到来,科技树长歪或者乱点,也就毫不稀奇了。

    先民风气开放,特别是方元附身的这个少年人高马大,英气勃勃,虽然不怎么俊美,但十分健康强壮,一看就是种马的最佳选择。

    不多时,他身边的两个少女就脸颊红扑扑的,整个人都几乎贴了上来。

    哪怕战国时代,都还有桑林野合,繁衍人口的事,这时自然更加荤素不忌。

    “哼!”

    方元倒没有什么,后面就传来一声冷哼,锋锐的寒意简直如箭般刺来。

    他苦笑一下,就转过头,立即看到了气呼呼的薇,此时的少女就仿佛猎物被抢的雌豹一般,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危险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