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九绝山内,乱石阵中。

    一座四四方方的祭坛已经修建而起,正好压在地穴入口。

    周围,各种大阵的仪轨遍布,符文流转,带着凌厉的气息。

    祭坛之内,兴云子坐镇中枢,面上无悲无喜:“此祭坛已建,只要我等能守住九日,便算任务完成,稍后留一点人手,偶尔查看一下便可!”

    方元与周天对视一眼,都是点头。

    至于那个留守的人选,也不用推诿了,看蓬玄那双目放光的模样,就知道此人志在必得,他们当然也不会去抢。

    “话虽如此,但这九日之中,可能会遇到大乾梦师的袭击,我等不可懈怠了……”

    兴云子郑重叮嘱几句,旋即让方元等人分批休息,轮流巡视。

    ‘不对……这九绝山,乃是五大盟的势力,还有圣莲教、邪圣门的人呢?’

    方元下去之后,却是心里电光火石般一闪:‘看来……不是九绝山中的节点不止一处,就是隐藏在暗中,准备给朝廷一个狠狠的埋伏么?’

    界盟上次被隐龙卫坑了一把,肯定做梦都想着要报复回来。

    此次若是鱼饵,也未可知。

    方元可是从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那些上位者的。

    “几位大人,我们已经在周围修建了屋舍,还请稍事休息!”

    红粉仙子守在外面,见到方元等人过来,眼前一亮,上前请安,有意无意地对方元大送秋波。

    “哈哈……正好!”

    周天大笑,给了方元一个眼色,径自走开,梦师们神通广大,私生活方面风流一点,那是人之常情,更何况方元少年心性,干柴烈火,咳咳……

    “正好!”

    在祭坛旁边,已经用砖木搭建了一排小屋,方元选了自己的那个,盘膝而坐,看着跟进来的红粉仙子:“你的心思,我也知晓,不外乎求得庇护罢了,只是我乃苦修之士,对于风花雪月并无多少兴趣,只要你在九绝山听从我的吩咐,我自会庇护你几分!”

    “遵命!”

    红粉仙子面色微红:“妾身必仔细打听多方情报,每日呈于公子!”

    ‘倒是个聪明人呢!’

    实际上,方元也不是禁欲之人,早在元武大陆的时候就放浪形骸,声色犬马早已腻歪。

    现在倒不是看不上此女,只是这女人终归是个梦师,牵扯太多,再说大战在即,哪有这种心思?

    “很好,我不会亏待自己人的!”

    他笑了笑,山河珠一倒,地上就出现了几袋黄粱米:“我吃不惯粗粮,这些你每日三餐料理好了,送到我这里!剩下的,就归你了。”

    “黄粱米?”

    红粉仙子略微倒吸一口凉气,眼睛里几乎要冒出星星。

    储物宝具与黄粱米虽然珍惜,但与现在方元的身份地位也是匹配,她当然没有任何坏心思。

    只是看到这位身家如此丰厚,投靠的心思,就更浓重了一分。

    如此年少多金,又修为高深的靠山,不好好拉拢住,才是傻子……只可惜,这位大人似乎对自己的美貌没有多少兴趣。

    红粉仙子心中暗暗生出几分懊恼。

    ……

    七日之后。

    祭坛周围一直风平浪静,连异兽袭击的事情都很少,令驻守的梦师们心底暗暗松了口气。

    静室之内,方元盘膝而坐,识海中还在不断解析长离圣人留下的地脉图。

    “大乾节点上千,五大盟布置众多,若说对方放过了此处,也是情有可原……”

    见到多日无事,他也只能做如此想法。

    “只是……界盟的这个布置,可根本不是要扰乱地脉这么简单呐……”

    方元面色肃穆,看到了一篇长离圣人留下的手稿。

    “梦师者,造化无穷,一切却依托于梦之本源世界,哪怕显圣大能,都逃脱不了……因此历代梦师,无一不将追寻梦源之界,作为毕生的追求,只是从无一人成功,于是就有圣人得出结论,这个大乾世界中,存在着‘天罗地网’,因为天命地气太过强大,从而阻碍了梦师的探索……实际上,这只是一方面,并非最主要的原因!”

    长离圣人记录的是一种古文,更加类似符箓,方元花了大量贡献点,才从界盟获得解析的文书,通读之后,总算能用自己的话理解出来。

    “按照这长离圣人的推断,大乾世界的干扰是一方面,而最重要的,却是那个起源世界,实在距离太过遥远,甚至可能不在同一维度中,哪怕以显圣大能之力,也只能被动接受梦之起源的辐射,而无法追根溯源,因为实力不足!”

    “因此,要想真正找到梦师源头,打破天罗地网,只是最初级的,真正要做的,却是从世界本源中,得到足以突破一切的力量!”

    方元神色一冷,又想到了界盟在地脉中的布置。

    放在以前,或许还会认为这是一意要击破地脉,覆灭大乾,但现在看来,诸多圣人算计,实在是深不可测。

    “要足以打破次元与维度的力量?”

    方元沉吟着:“恐怕剥夺其它世界的本源都未必足够,不过……若是大乾世界本身,就差不多了……”

    这个世界,实在是他所见的最强世界,连古辰大世界都要逊色一筹,本源之力浓郁无比。

    看来梦师中的五大圣人,必然不会放过这么大一块肥肉,更何况还关系着日后超脱。

    “这个世界……真的要乱了……”

    略微拨开迷雾之后,方元立即感受到了一种深刻的寒意。

    梦师高高在上,征伐掠夺诸天万界,在他们眼里,哪怕这个大乾,也不过一处暂时的停靠站罢了。

    为了超脱与追寻源头,哪怕献祭一整个世界,也在所不惜!

    源初会的那帮疯子,绝对做得到这点!

    甚至,连白泽山的圣人,都或许不会反对。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既然都是平等,其它世界可以牺牲,那大乾为何不可以牺牲?

    “不知不觉中,就站到了反派一面啊……”

    方元苦笑一声,眼眸中闪过一缕精光:“哪怕如此,真正的启动之法,也在核心中……我若掌握了长离圣人的秘传核心,未必没有一点破局可能!”

    ……

    “大人?”

    这时,外界传来叩门声,是红粉仙子。

    “进来!”

    方元面容转和,旋即就见到此女提着一个餐盒,脸上满是讨好之色:“大人,请用膳!”

    看着方元用羹勺一口口喝着,又开始汇报最近情况:“今日清晨,出外巡逻的小队遭到了一次穿元蛇与雷虎的袭击,死了一个梦师,三名力士……”

    “青元等几个梦师,有偷偷跑出去,探索附近禁制的举动,据说还真给找到了一点东西,虽然不多,但也是一部分资源,兴云子镇守似有察觉,却没有反对……”

    “我知道了!”

    方元淡淡说着,心里又是一阵寒意泛起。

    这种公干期间出去干私活的行为,严格说起来已经算得上擅离职守了,但看兴云子,居然是一副不制止的默许态度,就能说明一切。

    ‘我们这一路,既是明攻,也是诱饵,就是要引得隐龙卫与朝廷动作?好让潜伏的另外四家联手剿灭?’

    要算计大能,自然不能明说,整个队伍中,恐怕唯有兴云子一人,才知道来龙去脉。

    ‘虽然早已不抱什么希望,但此种行为,还真是……令人心寒呐!’

    他心底冷冷一笑。

    见此,红粉仙子却是忽然后背一凉,她虽然见多识广,但论四重虚圣当中,却没有一人能给她这般深不可测的感觉。

    ……

    “哈哈……方元兄弟!”

    这时,外面传来周天的声音,有些打趣:“可有打扰?”

    “无妨,兄台请进!”

    方元伸出手,无形的力量将门扉拉开,周天大步而出,瞥了眼红粉仙子,脸上就带着男人都懂的表情。

    “妾身告退!”

    红粉仙子脸颊微红,略微躬身,退了出去。

    “哈哈,可有打扰方兄你红袖添香?”

    周天打趣地笑问。

    “得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们之间是清白的么?”

    方元翻了一个白眼:“倒是你最近无事不登三宝殿,又发现了什么?”

    不错,除了一些低阶梦师之外,这周天也是不务正业,经常外出的人之一。

    “实不相瞒!”

    周天盘膝而坐,神色一下变得肃穆:“我与两个力士这段时日遍搜周围,还真的找到了一处禁制遗迹,想要你助我一臂之力!”

    要共同分润好处,这便是拉拢了。

    至于蓬玄?

    自从得到兴云子的许可,这尸王已经扑在地穴之中,几天都没有见人了。

    “可!”

    方元沉吟了下,直接答应。

    又瞥了眼周天,若有所思:‘这次派出任务的,除了兴云子寥寥几个外,都是我们这种四六不靠,又或者根基羸弱的,借刀杀人的心思简直不要太明显……风信子,炼火!’

    虽然知道这种境遇,八成来自风信子的嫉妒,但若没有长老一级的默许,恐怕也达不到这样。

    方元眸子幽深,猛地下了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