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魔鬼大峡谷。

    尤里克斯与索隆并肩前行。

    在黑夜眷族日夜凋零的今天连恶魔们都时不时传出被猎杀的消息它们已经是硕果仅存的几个了。

    “那些人类……”

    索隆声音狰狞带着一点隐约的恐惧。

    即使是它也想象不到原本只是食物的人类一旦爆发出潜力来会如此恐怖。

    虽然普通的恶魔猎手根本不是它的对手但对方已经不是普通人可以免疫混乱与邪恶领域的影响操纵各种大威力武器。

    再配合上一百个精锐的恶魔猎手即使恶魔见到都要逃遁。

    而哪怕是它这个恶魔大君一旦被那种铭刻了炼金符文的榴弹炮轰中也会受到伤害。

    就凭借着这个还有不可思议的基数人类顿时后来居上哪怕短暂受挫也是将恶魔们压迫到了极限。

    除非日后永远隐藏在黑暗中仿佛老鼠一样一有风吹草动就要逃亡它们剩下的选择就只有一个——解封繁衍之母!

    此时在峡谷深处尤里克斯轰开一片岩石顿时看到了一条完全用秘银铺成的通道两边有着人类卫士的雕像举剑而望。

    “找到了秘银通道最后一张死海古卷就在里面。”

    尤里克斯点点头:“这是但丁亲自布置的封印专门克制恶魔即使我们也很难立即攻破……”

    事实上若不是在主页之上获得了其余分页的线索恶魔们也不能这么快地收集齐全死海古卷。

    “不就是一点秘银么!”

    索隆大大咧咧地上前一步踏上了银光闪烁的通道。

    呲啦!

    大量的白烟立即从它脚底冒出仿佛烫伤一般令它不由大声发出惨叫:“这是……更高纯度的星银?但丁……我诅咒你!”

    咔嚓!咔嚓!

    两边持剑的人类卫士身上传来脆响一阵阵灰尘抖落从眼睛中冒出红光开始了动作。

    “吼吼!”

    原本的雕像在活过来之后动作立即狂猛到极点。

    甚至力量与速度都不在普通封号猎魔人之下。

    “该死!这种布置……”

    尤里克斯一下化为恶魔形态投出一团团碧绿色的火焰。

    “但丁你阻止不了我……你背叛了母上但作为它最忠诚的子嗣我会解封它将黑暗带到整个世界这也是我——邪恶恶魔索隆存在的意义!”

    被围攻的恶魔发出咆哮不顾身上累累的剑痕一阵狂拆终于将守护剑士们砸成粉碎。

    “哈哈……”

    不久后从通道深处索隆的狂笑声传来:“终于……最后一张死海古卷……母亲大人很快就可以回归了!”

    “我觉得我们还是马上离开的好。”

    尤里克斯却是浑身一紧蓦然感觉到了某种危险:“我们在这里耽误的时间太长了……恶魔猎手们随时都可能出现!”

    “你说得很对!”

    低沉的声音忽然自它们背后响起旋即一个金毛狼人的头颅就被扔了出来:“你们养的这条狗似乎看门的本事不行呢!”

    乔克持着重型战刀大步走出看着尤里克斯的眼睛中充满了仇恨:“感谢命运的保佑让我找到了你——尤里克斯!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祈祷让你不要死在其它猎手手上因为我一定要亲自收割你!”

    “玛丽亚的父亲?”

    尤里克斯无所谓地笑了笑但等到祂看到爱蒙走出来的时候神色终于变化了。

    “索隆走吧!”

    他催促一声再次燃烧起碧绿色的火焰。

    “虎咆!”

    乔克咆哮一声周围仿佛浮现出一头黑暗巨虎的形体重型战刀狠狠一劈。

    砰!

    碎石飞溅。

    死亡大峡谷的一侧山腹破开个大洞现出恶魔猎手与恶魔的身影。

    “该死的……区区的两个封号若是我全盛状态……”

    索隆浑身暗红色的光芒闪烁嘶声咆哮着。

    “不好!”

    尤里克斯看向天空面色又是一变知道乔克将它们全部暴露在天空中的目的。

    但凡遇到恶魔先召唤一堆炼金炮弹洗地再以领域级的恶魔猎手为核心带着一大票人马围攻已经是成熟的模式。

    “恶魔!”

    爱蒙也转化为半恶魔形态通体燃烧着碧绿色的火焰:“当年猪港的仇……你们必须付出代价!”

    虽然她见过人类形态的尤里克斯但这种恶魔形态还当真是第一次见。

    只是觉得对方身上的火焰与自己十分相似更有一种微妙的感觉。

    “是么?小可爱……”

    尤里克斯狂笑一声:“索隆你先走我要跟她玩玩!”

    “……”

    索隆没有多说知道此时集齐死海古卷最为重要直接张开翅膀一下飞到天空中。

    如果是混乱恶魔科索莫或许头脑一热就冲上去大砍大杀但它专精邪恶领域并不会不知进退。

    “休想……”

    乔克大吼一声同样长出了恶魔翅膀。

    轰隆!

    旋即它的半边身体就遭到了绿色的火球轰炸。

    “你们的对手是我呢!”

    尤里克斯哈哈大笑蓦然看着星空:‘今夜的星空是如此灿烂……就好像那一夜一样……’

    “找死!”

    乔克看到这一幕眼睛中闪过冷芒蓦然对着领口的对讲机发出信号。

    “黑魔术……封印!”

    一根根触手从皮特右手臂上与两个恶魔猎手一起组成了某个奇异的封禁一下就将尤里克斯定在原地。

    恶魔猎手拥有黑夜眷族的血脉自然可以施展黑魔术!

    再加上剿灭的大量术师家族获得他们的传承与秘宝整个恶魔猎手的术法力量发展也是突飞猛进。

    虽然这样的封禁一个恶魔只需要片刻就可以挣扎开但这点时间已经足够了。

    咻咻!

    下一刹那诸多流弹拖着长长的火焰尾巴笔直砸中了尤里克斯。

    轰隆隆!

    乱石纷飞尘烟翻滚。

    巨大的爆炸当中原本的地形瞬间被犁平现出一个大坑。

    榴弹的余威对于猎魔人而言却算不了什么威胁。

    顿时乔克带着一大帮赶来的助手冒着热浪来到了巨坑核心。

    在那里一头通体燃烧着碧绿色火焰的恶魔看起来狼狈非常。

    不仅断了一条手臂与翅膀头顶的犄角也是残破不堪。

    “人类的重炮配合炼金炸弹?真有趣啊……可惜……这最多伤害我却不可能伤害繁衍之母!”

    尤里克斯摇头叹息着。

    “你们果然准备召唤繁衍之母!”

    乔克眼角一跳:“杀了它再立即将这个消息通知会首!”

    “那繁华的……必将归于沉寂……那升起的也必将坠落……”

    尤里克斯吟唱着一首诗歌单手一抓顿时多了一柄燃烧着碧绿色火焰的巨剑。

    “虎斩!”

    乔克咆哮一声率先冲了过去爱蒙与皮特紧随其后。

    旁边大量的恶魔猎手准备着黑魔术与其它炼金枪械还有魔器支援。

    惨烈的大战一触即发。

    噗!

    血液飞溅。

    火焰大剑斩过将一名恶魔猎手分为两段尤里克斯的身上也受到反击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哈哈……今夜的星空多么灿烂!”

    它狂笑着从伤口中涌出岩浆一样的血液忽然向着爱蒙冲了过来。

    “你休想!”

    乔克也是伤痕累累半跪在地此时奋起余勇跟皮特一起拦截。

    砰!

    火焰重剑与战刀、触手再次撞击荡漾出大量的烈焰两个人被飞快震开而恶魔速度不减。

    “恶魔……死!”

    爱蒙飞快后撤看着逼近的尤里克斯捅出了手上的长剑。

    噗!

    出乎她预料的是这个恶魔竟然采取了一个拥抱的姿势主动放弃了抵抗任凭细剑刺入心脏。

    “你……”

    爱蒙的双手有些颤抖。

    旋即她就看到了面前的恶魔解除变化缩小为一个普通的人类。

    那双紫色的眼眸终于跟她记忆中的对上。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泪一下就流了出来:“是你!”

    “你的眼睛……”

    尤里克斯咳着鲜血抚摸了下爱蒙的脸庞脸上带着笑容:“跟她……真像!”

    轰隆!

    下一刹那它就在烈焰中化为了灰烬。

    唯有一团纯粹的碧绿色火焰没入了爱蒙的身体。

    咔嚓!

    受此影响爱蒙骇然发现自己手上的细剑已经化为火焰重剑。

    “它……将它的能力送给了我?!”

    爱蒙整个人喃喃着陷入了沉默中:“它……是我的祖先……”

    “姐姐!”

    皮特走过来担心地望着爱蒙。

    “我没事……”

    爱蒙苦涩一笑。

    她现在感觉非常迷惘旋即像是给自己打气喃喃自语地道:“这一切都是恶魔的错!所以我做得是对的恶魔们必须被剿灭!”

    只是虽然如此她的眼泪依旧仿佛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不断滑落。

    ……

    恶魔猎手总部。

    圣棺之前方元顿时仿佛有了感应不由露出一丝微笑:“集齐了么?死海古卷……恶魔们不要让我失望啊!”

    对于那疑似源力影响的存在繁衍之母他有着极大的兴趣此时感觉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