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梦界,青铜殿。

    “什么?那方小子已经晋升真圣?”

    炼火长老握着手里的一道传信符,面色微露震惊:“虽然早有预料,但想不到竟能如此快破关,并且还击杀了苍玄圣!”

    这可是金顶宗老牌真圣武者,在大乾都享有威名。

    此时竟然被一个新晋真圣搏杀,方元之名,必然威震天下,被万人传诵。

    “青木……还有其它几个老家伙,也纷纷坐不住了,嘿嘿……”

    炼火长老摸了摸下巴,看着其它几道传音,不由有些得意,又有些无语:“只是我界盟梦师天才,居然在武道上远远超出梦道,真是……”

    “长老,风信子求见!”

    这时,外面就来了一个梦师,赫然是风信子。

    “进来吧!”

    炼火长老挥挥手,面上转为淡漠,青铜门洞开。

    “拜见长老!”

    风信子趋步而进,神态恭谨,行大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在炼火长老面前,就变成了这幅样子,或许是因为隐约的恐惧?

    “嗯,你可知道,方元已经武道铸体,晋升真圣,成就大能之位?”

    炼火长老见了,心里却是嗤笑一声。

    任凭再怎么恭敬小心,与一个真圣战力相比,任何人都知道选择。

    “什么?”

    这消息,宛若一个惊雷,风信子彻底呆了:“怎么可能?”

    “此事经过圣莲教两位长老确认,已经确凿无疑的……可惜了,你之前与那方元私交甚好,后来却露了行迹……”

    炼火长老摇摇头。

    “长老!”

    风信子听着,却是恰如一盆凉水从头浇下,整个人都颤栗不已,忽然叩首:“长老……还请再给我个机会!再给我个机会啊!”

    “自作孽,不可活!”

    炼火长老摇摇头:“长老会已有决议,贬斥你五叶权限,降为三叶,罚至寒幽洞苦役五十年!”

    “长老!”

    风信子大惊:“我对您,对盟中忠心耿耿,您不能这么对我啊!”

    “痴儿!”

    炼火长老面色一肃,隐带杀气。

    这风信子之前所作所为,他也略知一二,但暗中针对,不被发现也就罢了。

    现在却是反目成仇,对方又成就真圣!更何况,此时乃是战争年代,有能力者才能得到重视,过往的情分虽然还有用,却大是不足了。

    ‘可惜了……这风信子若能克制内心嫉妒,拉拢方元,甚至成为至交的话,又何来今日之祸?甚至,还可凭借对方扶持,一飞冲天,时也命也,如之奈何?’

    “去吧!”

    看着不敢再说的风信子,炼火长老神色淡漠,蓦然一挥手。

    风信子的神念身不由已,退出青铜殿,一下消散。

    “童儿何在?”

    炼火长老又吩咐着。

    “主人!”

    一个火龙童子当即出列拜下。

    “你带一份重礼,以我的名义,去金阳福地,为方元贺喜!”

    再怎么而言,方元还算他这一派系的,此时多一真圣战力,在未来就多了几分保命的把握,自然要好好拉拢一番。

    打压风信子,是其一,这贺喜,就是其二了。

    “诺!”

    赤衣童子再拜,一下消失无踪。

    ……

    金阳福地之内。

    物是人依旧,见到方元安全归来,蒙田与孟广都是大喜。

    毕竟,方元对他们不算苛刻,还经常赏赐灵米,指点后代武功,如此大方的上司,可是很少见了。

    这金阳福地只是一个不起眼的灵地,没有惹起朝廷的注意,在这一波大乱中倒是安然无恙。

    并且,等到方元破开阵法之后,还有着欣喜的发现。

    那一千亩黄粱米,又成熟了一次,可以收割了。

    此时他心态又不一样。

    成就真圣之后,已经位列大乾顶尖高手之林,一点黄粱米的秘密,自然能兜得住。

    当即直接开放阵法,命令蒙田派人收割,照顾灵田。

    这五大三粗的汉子,看到一千亩黄粱稻田的时候,当真是眼珠子都要瞪掉下来了,那憨傻的模样,令方元哪怕此时想起,嘴角都不由浮现出一丝笑意。

    若是被那两个武宗下仆知道自己已经武道铸体,成就真圣大能,指不定还会现出什么丑态呢。

    “不过,武道真圣,特别是我修炼成盘古鹰身,在诸多圣体中应当都能名列前茅,自带大能,可屏蔽诸多占卜、推算之法,很多事情就可做了!”

    想到这里,方元眼里就寒光一闪。

    他师父的仇家非同小可,若是起了敌意,说不定都会直接引起注意,再梦卜出位置,强行降临击杀。

    是以之前,不仅绝口不提报仇之事,连想都很少想。

    但成就真圣大能之后,终于可以提上日程。

    “到了大能阶段,哪怕九重虚圣的梦卜之法,所得结果也会变得模糊无比……更不用说,九重虚圣境界的梦卜师,已经多年未曾出现过,并且专精此法者,似乎无法突破圣人……”

    方元盘膝而坐,手上光芒闪烁,一枚蛟龙珠就浮现了出来。

    这珠子半透明,中间有着一点灰色玄光,雾气却比之前消散大半。

    此乃长离圣人的传承,之前却碍于修为,不能尽得,特别是核心资料。

    “现在,以我真圣之力,大概足够突破阻碍了!”

    方元神色一肃,身上青蒙蒙的混沌色一闪。

    “吼吼!”

    在他背后,一个顶天立地的巨人虚影浮现,肌肉虬结,隐带鹰纹,有着开天辟地一般的气势。

    此时青气汇聚,形成一柄巨斧,被巨人双手持着,一下砍入蛟龙珠内。

    咔嚓!

    似是玻璃碎裂的声音传出,里面的灰点一下炸开,化为大量金色的符文,蚂蚁一般游走。

    “就是现在!”

    方元眼中精光一闪,惊人的神念形成桥梁,接引着这些金色符文。

    吼吼!

    蛟龙珠之内,一条金青色的小蛟龙也浮现出来,协助着此项工程。

    终于,两面夹击之下,大量的金色符文从一开始的不情不愿,到后来汇聚成一条金色的小溪,一股脑地向方元眉心注入。

    “呜!”

    方元闷哼一声,感觉脑袋轰然一震。

    大量的信息流浮现,带着大量的文字图像资料,每一个都带着天地道韵,威能非凡,若非已经成就武道圣体,甚至有被撑爆脑海,变成白痴的风险。

    “大乾……梦师本源世界……六极地合禁断大阵……天罗地网系统……”

    这传输很慢,进行了堪堪半个时辰,才彻底完成。

    而方元却是神色迷离,直接进入闭关状态,花了三日三夜的功夫,才大体将这些资料分门别类,整理出自己最想要的内容。

    “原来界盟布置的,乃是六极地合禁断大阵,能生生不息,威能无穷!最根本的目的,并非对付大乾,而是献祭!一举重创整个大乾世界的世界意志,再将大量本源献祭,形成打破一切的力量,直接牵引梦师本源世界下降!”

    方元面色凝重,喃喃着:“大手笔!当真是大手笔!”

    只是此念一动,自己顿时都有着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仿佛被天谴盯上一般。

    “要做下这种事,哪怕我们起源于这个世界,是祂的孩子,也要遭到妒恨与杀戮……当然,因为土著气息庇护,又是大能,此时还可无视,但大乾天意地气,必然豁尽一切,支持大乾朝廷!”

    方元也有了明悟。

    难怪梦师五大势力联手,却无法直接横扫一切,打灭朝廷。

    原来朝廷与隐龙卫不过表象,梦师们真正的敌人,就是这个世界!大乾世界!

    “这可是比古辰大世界还要恐怖,迄今为止,最强的世界啊!”

    方元喃喃着:“若不是我们都乃本世界的土著,此时恐怕早就五雷轰顶,连圣人洞天都要被削了吧?”

    “哪怕此时不动手,等到计划发动的一刻,也是与世界彻底决裂,必然被抛弃的!”

    “梦师们,果然都是一群疯子!”

    虽然梦里已是穿越客,但方元对于这个承载他诞生、成长的世界,还是有着一分感情。

    但五大联盟的首领,以此世界成道,种下洞天,号称圣人,却为了超脱与永恒,要直接灭世!

    此种做法,的确是圣人无情,视天下为刍狗,方元自问有些学不来。

    “接下来,就是关键了!”

    他摸了摸下巴,脸上带起一丝玩味的笑容:“真的要陪梦师这么疯狂么?还是相助世界?我有着预感,若此时与梦师为敌,必然能得天地气数庇护,搞不好还会量产气运之子来!”

    这时却放下不想,直接走出密室。

    “大人!”

    蒙田与孟广在外面已经等候多时,直接拜下说道:“外面来了许多使者……说是,说是要恭贺大人晋升真圣之喜!”

    他们两个咽了口唾沫,喉结滚动,显然还是不能置信,如在梦中。

    那可是真圣啊!

    大乾的一方枭雄巨擘,自家镇守使,就这么轻易地达到了?

    明明之前还只是一个普通中层而已啊。

    “使者么?”

    方元神念一扫,已经在九九金阳大阵之外发现了不少气息,的确带着一点大能的意志,但并非亲至,只是仆从或者弟子罢了。

    毕竟现在大战,哪里有着那么多闲工夫?再说,也并非晋升七重虚圣,能有着这些,已是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