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数日之后。

    前来庆贺方元晋升的各路使者纷纷离开,唯有界盟的几个长老使者留了下来。

    大殿之中,摆了一张圆桌,一圈座椅,几个气息各异的童子端坐其上。

    “好了!方元,我来为你介绍,这是我界盟七长老,曦晨与青木,你早已见过,接下来是黑水、厚土、锐金、极阴四位长老!”

    炼火童子大大咧咧地一挥手,声音苍老,却颇有指点江山的豪气。

    “后学末进方元,见过诸位长老!”

    方元眼中金光一闪。

    只见这些童子使者,身上气息大变,影影幢幢,仿佛戴了一张面具般,比如面前这个火龙童子,就有一层炼火长老的虚影,附着其上。

    心知这是各大长老以使者为依凭,分神降临,不由行礼。

    曦晨长老自己当然见过,虽然是古辰大世界中的夏王形象,但也相差不远,见到他望来,回以善意的笑容。

    倒是旁边的青木长老,脸色就不怎么自然了。

    想是看见对头阵营又增加一位真圣,如虎添翼之故。

    其余的几个长老,也是各有所长,气息如渊海般深沉,特别是极阴长老,作为唯一的女性,浑身似笼罩在黑雾中,给方元的威胁感反而最强,也令其它长老多有忌惮,保持一定距离。

    “嗯,不错,想不到你能如此快武道铸体,经我长老会决议,一致授权你为本盟七叶修士,得执法之权!”

    曦晨长老点点头,声音温和。

    只是方元神念惊人,又有火眼金睛,一下就看出了他的虚弱,连旁边的青木长老都是如此。

    显然上次在古辰大世界,最后不得不自戮转移,对两位长老的本源损害还是颇大。

    “……哈哈,不错,方元你可要尽力,可惜这次你是武道突破,无法直接晋升长老,不过没有关系,以你的天资,我相信不久之后,本盟一定会再多一尊长老之位的!”

    青木长老原本脸色还有些阴沉,此时却也是和善一笑,暗暗捧杀。

    此言一出,旁边的炼火长老就有些尴尬。

    方元却冷眼旁观,做出战战兢兢的模样:“我才刚刚晋升,早已感觉耗尽心血积累,哪里还奢望这个呢?倒是盟主大人可在?我既然加入本盟,总得拜见一二的。”

    在他感应中,这七位虚圣长老,每一个都是一尊山头,气息互不统属,互相较劲。

    那位极阴长老最强,方元揣测其本体几乎有着九重虚圣的修为,月阴之气萦绕不去,第一眼望过去,甚至感觉到了夜晚,见得明月高悬之景。

    而接下来,就轮到曦晨,这长老大致有着八重虚圣的修为,乃圣人亲传弟子,也是不凡。

    其它几位长老,大概也就在七重虚圣左右徘徊,与炼火、青木一个等级,却明争暗斗不停,令方元很是无语。

    “盟主大人有着要事在身,不然你乃本盟新锐,他必然很乐意赐见的!”

    新人崛起,拜见盟主,乃是应有之义。

    晨曦长老怔了怔,旋即说着。

    ‘看来针对大乾的布置,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必须随时有着显圣梦师镇压么?’

    方元眼珠一转,却是从这只言片语中,得到了很多的信息。

    “好了,既然方元你身为本盟执法者,该承担的责任,还是要承担的,这金阳福地你既然喜欢,我们就做主,将其所有权彻底转移给你,还有之前数年的任务不应期,缩短为半年,你看如何?”

    几个长老对视了眼,极阴就说着。

    她女声清脆,有如地底幽泉,几乎光是听到就要冻结人的魂魄。

    “既然是长老会要求,我也只有接受了。”

    方元心里暗暗叹气。

    这他早有预料,大战在即,哪怕这些长老都要忙成狗,哪里还能容许他逍遥?

    整个金阳福地,还有浓缩的半年,就已经是盟内做出的最大让步了。

    若不是自己已经晋升真圣,又携带着击杀苍玄圣的威名,能不能有这些补偿,还是难说之事。

    ‘半年……看来大战不远啊……不,是早就已经开始,半年之后,就是决战之期了!’

    方元眼中精光一闪,有了明悟。

    “善!”

    几个长老对视一眼,完成了最新的安排后,纷纷脱离附身而去。

    “见过大人!”

    童子们神色一怔,旋即向方元行礼,慢慢退下。

    “这种寄神之法……第一是要有着依凭,比如这些事先做下手脚的童子,第二就是不能降下太多实力……刚才这些长老投影,虽然气息深沉,但真正打起来,最多六重虚圣左右的实力,我一个人就能尽数打爆!”

    方元暗暗揣摩着:“正好……有了这半年的空闲,就去师父的故乡看看吧,也不知道他那些故旧,现在过得如何了……”

    ……

    叶州,云翠山。

    此州不过一偏陲小州,人烟稀少,但云翠山周围出产的灵茶却甚是有名,最佳者为皇室特供,因此养活了很大一批人与产业,围绕着云翠山,建立起大大小小的城镇。

    诸多修炼世家,也云集而来,于此处定居,生息繁衍。

    大路上,一辆牛车缓缓前行,方元穿着宽松舒适的葛衣,头上戴了个竹笠,压低至眉梢一线,半躺着赶牛,神情闲散而慵懒。

    师尊问心居士的传承,他早在青峰灵地就已经尽得,除了秘传的梦兵师八门剑阵之外,就是简要的生平概述。

    ‘吾本号‘绝心’,大乾叶州云翠山人士,出身叶家,少年学剑有成,得长辈赐名‘离’……十五岁,破武宗关卡,小有名气,遂游历天下,得梦师传承,十八岁,正式成就梦师,受朝廷招揽,入隐龙卫。’

    不错,当年的绝心居士,赫然是隐龙卫之人,大大的朝廷鹰犬!

    奈何方元却没有继承这份遗志的打算,再说,他当初是得罪圣莲教,才被迫找着靠山,以界盟从中说和,获得成长时间。

    若是加入朝廷,那本来就是敌对势力,更要不死不休了。

    “师尊为隐龙卫,得朝廷资源供养,神通惊人,八门剑阵之下,杀伤甚惨,与两大邪派的梦师结下血海深仇……等到八门剑阵大成之后,更是显圣之下第一人,斩获连连,甚至圣人的亲传弟子都宰了几个,辣手无情,得号‘绝心’,由此彻底为梦师所不容……”

    方元叹息一声,默默思索着当年得到的内容:

    “哪怕有着朝廷庇护,但血海深仇太多,还是有着疯狂的梦师,制造云翠山惨案,一夜间灭了师尊满门,甚至连师尊本人都被重伤,侥幸逃得一命,却修为大损,朝廷态度转为冷淡……因为这缘故,师尊对隐龙卫也心灰意冷,闹翻之后远走高飞,到了元武大陆,收养了我……”

    他半靠着牛车,眼神迷蒙,似是回想起了元武大陆的一切。

    正因为这个缘故,八门剑阵一出,简直举世皆敌!

    “当初灭了师尊满门的梦师,为源初会之主,乃是号称伏魔圣笔的李青绵,显圣梦师!拥有梦笔生花的大神通!一笔一世界,一花一天堂!”

    此等对手,哪怕方元已经突破真圣,也唯有暂时仰望。

    “我当然奈何不了源初会,但这次五大势力联手与大乾开战,却未必没有机会浑水摸鱼……”

    方元心里默默叹息一声:“目前,还是先默默蛰伏,去师尊提过的几个故地看看再说……”

    狡兔三窟的道理,梦师们都非常明白。

    而绝心居士当年所在的叶家,就有过几次隐秘的分支,流出血脉,甚至以秘法阻隔了查探,隐姓埋名,防的就是被一锅端。

    时过境迁,到了这时,应当还有几丝血脉流传才是。

    牛车继续缓缓前行着,没有多久,就到了一个大城。

    这是云翠城,当年叶家大本营所在。

    方元扮作一个赶车的客商,脸上肌肉骨骼移动,直接改头换面,变成了来自别州的灵茶商人,在城内随意逛了逛,漫无目的地走着,过不多时,就来到东面城区。

    这里明显与别处不同,地形更改过,有着几个连环的小湖,周围种植了不少草木,看着风景秀丽,但极是清冷,人迹罕至,与城中其它几处绝不相同。

    “这里……应该是当年叶家主宅所在……”

    方元看着面前一个波光粼粼的湖泊,心里的滋味复杂难言。

    见到旁边有着一个茶摊,直接驾着牛车过去,点了壶清茶。

    虽然不是灵茶,但靠近云翠山,品质依旧十分不错,入口香醇,回味隽永。

    “好茶!”

    方元故作惊喜,眼睛一亮。

    “哈哈……老汉这茶,虽然比起灵茶来远远不如,但在凡品中却是绝顶了,这手艺可不是自夸,当年叶家三百里茶庄,几百个茶头、大师傅中,老汉也能排得上一席之地……”

    摊主是个白发苍苍的老头,此时抽着水烟袋,目光迷离,似是陷入了回忆:“只是后来……叶家一夜尽灭,茶山焚烧,连云翠城都被毁掉大半,那个惨呐……”

    方元默默听着,喝着茶水,表情平静。

    片刻后,不置可否,甩下一钱银子,漫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