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韩家虽然搬迁至四元城不到三十年,但有着韩老爷子这个老牌武宗坐镇,发展却是不小,宅地连绵,金碧辉煌,充满了一种人间的富贵气象。

    “刀狂先生早!”

    清晨,方元刚刚起身,享受了一把堪称奢靡的八名少女服侍,来到院子里,就见到韩惊飞兄妹两个等候在那里,身上甚至还有些露水,显然时间不短。

    其中以韩惊飞的心里最为忐忑。

    在昨晚的酒宴之上,方元简直对他是另眼相看,称赞他‘骨骼惊奇,天资聪颖’,正适合修炼刀狂一脉的武道。

    韩老爷子当时内心必然十分之无语,他孙子是哪块料,自然再清楚不过了。

    但那时,出于某种目的,还是让韩惊飞兄妹与方元多加亲近。

    ‘实际上……这韩家老祖韩啸天,乃是师尊的一个侄子,算起来,我还是这两兄妹的爷爷辈……现在无缘无故降了一级,当真郁闷!’

    经过昨日的观察,方元已经大体确定,这韩家,就是当年师尊家族的一支分支所在。

    连姓都改了,显然是为了避祸。

    “嗯,你们兄妹既然能来,那便不错!”

    方元点点头,装成一副世外高人的形象:“你们两个根骨虽然一般,但比较适合我这一脉的武功还有秘法!如果习练入门的话,或许会有些成就。”

    “啊……还请先生指教一二!”

    这韩惊飞就是个莽夫,听到这话立即大喜,又被韩玲儿扯了扯袖口,这才有些惊觉,憨笑着摸了摸脑袋:“当然,要拜师的话,还得我们爷爷同意!”

    “哼!我这武功一脉单传,并且还有着特殊的规矩!”

    方元看着韩玲儿,阴阴一笑。

    “什么规矩?”

    韩惊飞一个激灵,这才想到这位狂刀先生乃是个独行客,说不定还是邪派中人,行事偏激,又有些暗暗叫苦。

    “我这武功,每一代只能传一人……”

    方元摇头晃脑地道:“在此之前,我已经收了一名弟子了,若是你要再学的话,我就得回去,将那弟子杀了,这才能收你为徒的啊!”

    “呵呵……先生说笑了……”

    韩惊飞心里大凜,暗道果然是邪派高手,此时只能尴尬地笑着掩饰。

    “不过一两手秘法,却也没有多少问题!接着……”

    方元解下腰间长刀,直接一抛。

    砰!

    这刀不过是他在路边随手买的,钢口与刀锋皆是普通至极,但经过他之手重炼一次,又暗暗种下了精神烙印,自然不同。

    韩惊飞只是握住刀柄,呼吸就快凝滞了。

    他眸子中浮现出一丝血红,仿佛看到了天地初开,苍茫大地之上,百族争雄,一支蛮人手持长刀,披荆斩棘,与各种蛮荒凶兽搏斗的场景。

    “此刀,名为魔刀,刀法乃是魔刀刀法,杀神夺魄,刀刀无情……”

    方元幽幽的声音传来,将韩惊飞从幻景中拖出,已是满头大汗,蒸汽淋漓。

    “要记住,此刀诀的要义,在于以人御刀,而非以刀御人,若是心念不坚,就有可能堕入旁门,万劫不复!”

    实际上,这魔刀十二式,不过是方元以如今的武道见识,从巫族传承中挑出一套,经过修改而来的罢了。

    刀法只能说不错,但厚实狠辣,千锤百炼,若配以刀上留下的一丝蛮荒之意,更是威力倍增,日后有着武宗之望!

    之所以如此,自然是看这韩惊飞一条废柴,必须得磨砺一二,方能成就。

    “大哥……这魔刀如此危险,我们就不练了吧?”

    韩玲儿被吓得差点哭出来,摇着韩惊飞的手臂。

    “不练?不!”

    韩惊飞一咬牙,刚才短时间入迷,那种霸绝天下的意境,实在令他流连忘返,舍不得抛弃。

    并且他也知晓自己资质,此生突破武宗,还在五五之间。

    但只要有着这刀,现在就足以与四天门圆满的武道高手争锋,日后突破武宗的概率还要狂增数成!

    要如何选择,委实不用多说。

    “嗯,不错,魔刀刀出无悔,每次出刀,必噬人血!切记切记啊!”

    花园之中,方元在凉亭内入座,看着韩惊飞魔怔了一般,不断演练刀法。

    在他对面,韩玲儿眼中饱含忧虑,又强行收摄心神,为方元泡茶。

    她的点茶手法轻灵精巧,令人仿佛看到了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更让方元嗅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

    “好茶!”

    茶汤入口,回味无穷,方元却一时有些痴了。

    这茶与手艺,虽是家传,却令他看到了几分坐忘茶道的影子。

    默然良久之后,才缓缓道:“你根基尚可,也不需要学什么武功,我这有一套医术,还有清心宁神的口诀,可以交给你,只要你能入门,哪怕未来你哥哥狂性大发,魔意入脑,也足以救得回来,你愿不愿学?”

    实际上,他给出的魔刀,也只是看着恐怖罢了,最多杀性重点,以韩惊飞的材料,想成魔,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但韩玲儿显然被吓住了,立即脱口而出:“我愿意!”

    “好,很好!”

    方元颌首:“但在此之前,先学煮茶吧!”

    “煮茶?”

    少女的眸子里有些疑惑。

    “正是……”

    方元心里感慨不已,当年绝心居士收他为徒,今日他再传叶家两个后人,这其中,当真有着一点微妙的缘分呢。

    ‘可惜……昨日见韩家之人,大多不堪造就,赠予太多,不过惹祸,还是以凡人的身份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就好了……’

    方元回想起一幕幕,目光闪动连连。

    ……

    数日后。

    四元城,某处。

    沙家帮帮主沙里飞手持两枚铁胆,望着面前找上门来的老者,神情中带着一丝郑重:“您是?”

    “本人成邈!”

    来人身穿白袍,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但沙里飞一听,顿时震惊而起,直接行礼:“原来是玉玄宗掌门亲至,在下失礼了!”

    “嗯,你要对付韩家?”

    成邈瞥了眼沙里飞,强大的通脉武宗气势宛若巨石一般压下。

    “正是……莫非您老准备出手?”

    沙里飞心里暗喜,作为立志打垮韩家的霸主,四元城内发生的大事怎么能隐瞒过他?自然知道玉玄宗门人在韩家手上吃亏之事。

    “很好,挑战提前,你明日亲自上门,老夫倒要看看,是谁敢与我玉玄宗为敌?”

    成邈脸上闪过一丝怒气。

    毕竟,兰飞宏可是他最心爱的弟子,居然不明不白地受伤回山门,早已令他心底燃烧起来熊熊怒火。

    沙里飞大喜,有着一个通脉武宗压阵,这次十拿九稳了,当即道:“请大人放心,我的人马早已监视住韩家,得知那人也入了韩家,数日都未曾出来,此时必然还在的!”

    “很好,我倒要看看,谁敢捋虎须!”

    兴许是在这贫瘠之地待久了,连成邈都有些狂妄自大起来。

    “虎须,凭你也算?”

    这时,一个少年的轻笑就从前门传出。

    “什么人?”

    沙里飞与成邈大惊,旋即就见刀光闪动,两名沙家帮弟子惨叫着,将大门撞得粉碎,一个黑衣持刀的人影缓缓走了进来。

    “嗯?你是……韩家的韩惊飞?”

    沙里飞眼角一跳,看着地上生死不知的两个护法:“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

    “哼,你们两个狼狈为奸,还想图谋我韩家,今日撞到本少爷手上,非要你们知道厉害不可!”

    韩惊飞立马横刀,霸气凛然。

    但心里,却是连哭都哭不出来了:“狂刀先生……您老人家别玩了!”

    “放心,只管放手去做就是了,想想看,你今日以不到元力境的修为,连斩两大武宗,其中还有一个通脉,必然声名鹊起啊!”

    一个细细的声音,直接在他心中响起。

    “这种名声,我一点都不想要!”

    韩惊飞在心里吐槽。

    “嗯,小子你如此年纪,就懂深藏功与名,很不错,我更看好你了哦……”

    在方元的调笑声中,韩惊飞却是身不由己,直接进步上前,魔刀道法施展开来,将沙里飞与成邈尽数笼罩。

    “不对,这小子有古怪!”

    成邈退开几步,感受着魔刀的凌厉,却是面色凝重。

    “管他有没有古怪,我们两个武宗联手,还收拾不下一个小家伙不成?”

    沙里飞咆哮一声,一抖腰间,就抽出一条带着倒刺的长鞭,如同蟒蛇一般席卷:“黄沙莽莽!”

    “玉震乾坤!”

    成邈点点头,双手结印,元力化形,变成一方白玉印章的模样,同样砸向韩惊飞。

    “两个武宗打我一个,要死要死,先生救命!”

    韩惊飞亡魂皆冒,在心里狂叫。

    “嗯,看好了!”

    方元的意念传来,韩惊飞瞬间动作,长刀劈出,刀光分化,刹那间凝结为一片炼狱,迎接向两个武宗。

    呜呜!

    大量的天地元气汇聚,甚至化为一个黑色的鬼神虚影,在刀身上狰狞咆哮。

    一刀挥出,如恶鬼降世,修罗索命!

    “元力?你不是……”

    在刀光长河中,传来成邈诧异的声音,旋即就见两朵血花绽放。

    噗噗!

    两具尸体倒在地上,韩惊飞怔怔看着手中的长刀,仍旧不能相信:“两个武宗,就这么死了?怎么比杀两只鸡还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