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数日之后,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就在四元城内传播开来。

    原本声势惊人,如过江猛龙一般的沙家帮,竟然瞬间风流云散,门人弟子仓惶出逃,再也没有了当初要一战而夺城池的气势。

    甚至,就连他们原本的武宗帮主,以及诸多护法,也不知何故身陨,令四元城其它大小势力当真是眼球掉了一地,又忙不迭地去韩家表忠心,为之前的摇摆赎罪。

    而这件大事,比起叶湖三大势力之一的玉玄宗解散,却又算不得什么了。

    据玉玄宗声明,数日前有着一个神秘高手拜访山门,玉玄宗自宗主之下,长老门人皆非敌手,不得不发下毒誓,自动解散宗门,再也不得以玉玄宗名号行走江湖。

    实际上,韩家人都清楚,这必是发现宗主身死,玉玄宗不得已的对策。

    否则没有通脉武宗坐镇,光是玉玄宗目前占据的资源,都足以引来群狼,将所有门人弟子牵扯消灭。

    只是韩老爷子也是久经风浪的人,并未趁机痛打落水狗,反而变得更加低调,连四元城的势力都放手了大半,执行起全面收缩的对策。

    毕竟此时兵荒马乱,太过出头,引起注意,反而是取祸之道。

    得益于此,哪怕后来乱军压境,整个韩家也还是保存了下来,香火不绝,福气连绵,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

    就在整个四元城势力重新洗牌之时,方元早已出了叶州。

    此时一边赶路,一边就研究着得自师尊玉简中的内容。

    “师尊能教的,已经尽数教我,留给家族的玉简中,除了八门剑阵之外,便是朝廷与隐龙卫的一些隐秘情报……或许他以为这些消息我用不到,家族中或许有使用的一天,却不成想,梦师的诞生,实在太过艰难……”

    方元幽幽一叹:“不过,这次之后,或许会有些不同。”

    他对于那韩玲儿,不仅教了坐忘茶道,更留下一批问心灵茶。

    以其份量而论,或许机缘巧合之下,也有人能走上梦师之路呢!至不济,灵士还是没问题的。

    这就是一个家族崛起的契机。

    而在方元心中,韩家毕竟不是绝心居士的嫡系后人,能有着这些,已经足够。

    接下来,就该放下心头负担,开始全心全意谋划自己的大事了。

    “半年之期,还有数月,这段时间,似是可以再好好提升一次,梦游一个世界……”

    虽然武道真圣,已经勉强踏入了大决战的最低门槛,但方元想要的却是火中取栗,算计一干大能,甚至包括圣人,攥取最大利益而回。

    这个实力,就显得有些不足了。

    而武道至此,已经几乎尽矣,反正大乾一干真圣,除了朝廷那几个获得了天命地气加持的国师之外,就再没有突破者。

    方元不觉得此时自己一人能比得上他们群策群力,自然将注意力转移到了其它方面。

    梦游世界,提升梦师实力,自然成了当务之急。

    “那些原力丰富的世界坐标,都掌握在各大组织与强者的手中,我没法抢,也抢不来……唯一的一个例外,就是古辰大世界了!”

    方元有些遗憾地想着。

    这个世界,他之前就试探过一次,结果却是不尽人意。

    虽然并不排斥他,但整个世界,却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沸腾当中,仿佛在进行什么变化。

    那种时光交错飞逝的感觉,令他知晓,若是投入进去,说不定世界一日,这边就会过去一年!到时候鸡飞蛋打,什么菜花都得黄。

    “不过我现在身为界盟七叶修士,权限极高,应该也有相应的福利待遇吧?”

    方元打定主意,稍后就进入梦界之中,在界盟数据库中寻找适合自己穿越的世界。

    ……

    中州,鹰愁城。

    这是中州的北面门户,依靠鹰愁大峡谷的地利,将史龙图的二十万叛军尽数阻拦在外。

    此时,整个城池早已变成了战争堡垒,城墙上灵光绽放,符文闪烁,到处可见蓄势待发的灵砲灵弩。

    “统领!”

    两个隐龙卫统领,盘坐于城楼之中,强大的神念无时无刻不笼罩全城。

    这时,数个隐龙卫就走入城楼,恭敬行礼:“今日我们巡逻,根据统领大人的推算,又查获一处奸细所在!乃是圣莲教之人,已经尽数杀灭。”

    “嗯……”

    起码也是七重虚圣的大能微微颌首,又看向对面:“这些不过小道,大军杀伐,最看重的还是实力啊!”

    “哼,这史龙图世受皇恩,从小兵简拔至此,想不到竟然也敢反!”

    下面的隐龙卫听了,顿时有些咬牙。

    史龙图,原本的高州州牧,少年时生有重瞳异象,过目不忘,名闻乡里,后来得到当地官府提拔,以军职入仕,连连获取战功,受到先帝的喜爱垂青,仕途一帆风顺。

    到了昭明帝继位,更是将他放到了一方州牧的高位,亲之信之,想不到此等之人,竟然也会反叛。

    “此也是无法……我们的人追查三代,总算查到了这史龙图的一点根底……这史家,原本就是圣莲教的暗子,特别是史龙图,乃是一个圣莲教长老转世,又封印修为记忆,绝无异常,此时再突然发动……”

    这种操作只是闲子,再说也不会布置太多,但只要有着一个能爬到高位,所造成的影响就十分恐怖。

    “南方张进、雍州吴越,都不足为惧,这史龙图却是麻烦,毕竟他手下的,原本就是官军啊!”

    旁边一名统领就叹着。

    古时候农民起义,绝大部分都是为王先驱,皆因没有充足的粮食与兵器,更没有经过有效训练。

    这样的起义军,官府以精兵剿之,一千能打一万!十万!

    唯有有着根据地,能源源不断提供粮草、军械,又严格训练的大军,才是朝廷官兵之敌。

    在大乾世界,这个差距更是被放大了。

    普通平民百姓,能有几个接触到武道、灵士、甚至梦师修炼之法?

    因此统治者伟力归于自身,垄断知识,下层绝无希望。

    遇到天灾人祸,一个修炼有成的县尊,便可镇压一县,无论起义军来多少都是送死的份。

    别看此时大乾当中烽烟四起,但若隐龙卫出手,顷刻间便可横扫绝大部分的义军领袖,一月之内镇压叛乱,安定四方,绝非虚言!

    哪怕对面二十万大军,都是原本精锐,但只要两个隐龙卫统领动手,也有把握杀得干干净净。

    奈何,对面同样也有梦师守护,这就是绝大的麻烦。

    两边高层,早已有着默契,不会亲自下场,屠杀平民,接下来就看各自的大军实力了。

    以大乾此时的布置,却是有些捉襟见肘。

    “鹰愁城中,只有兵五万,据险而守,半年绝对不成问题!”

    另外一个统领就说着:“尊主大人早就有言在先,只要我等能守住半年,便是有功无过!”

    “鹰愁城之后,便是一马平川,若是失守,叛军几可一路杀到玉京城下……”

    旁边的统领就摇头:“尊主要争取这半年的时间,扭转大势么?难!难!难!!!”

    “五大梦师势力布置太古级别的禁断大阵,干扰地气,大乾国势立即就衰,但天命不坠,大事尚有可为!”

    两个统领对视一眼,眸子中都闪过精光。

    ……

    玉京城。

    此城建立之际,就有大能法天象地,相土尝水,梳理地气,建筑宏伟,镇压龙脉,乃是天下第一雄城。

    “咳咳……”

    此时城中某处,殇侯老道士咳嗽连连,抛开鲜血染满的丝帕:“敌方诸多梦卜师联手,扰乱天机,老道也无能为力,只能再推波助澜一把,令天运混淆,我们无法推演,对手也无法获得明确的未来……”

    这种天机之间的对战,实际上早在很久之前,就开始了。

    双方互相干扰,造成的后果就是天机逐渐混乱,哪怕大能梦卜也不能获得明确的结果,甚至还有大量的误导。

    否则,方元得到长离圣人的传承,到成就真圣之前,可不止被演算了一次,说不定便会露出破绽。

    “很好,有着这些便足够了,殇侯辛苦,剩下的,便交给我吧!”

    在殇侯老道士身边,赫然是隐龙尊主,声音恢宏。

    “咳咳……我这把老骨头,早已寿元无多,药石无灵……不需多说,尊主你多个帮手,也能轻松点……”

    殇侯苦笑着,看看周围。

    这是一个祭坛的样式,构造古朴,以五色土抟造而成,长宽高各九丈九,肃穆浩大,早已准备了各色祭品。

    “嗯,也好……”

    隐龙尊主燃烧祭品,将玉石与灵龟之壳投入焚烧,一蓬青烟就冉冉升起,贯穿天地。

    “地龙扎根大地,因此才能被那些叛逆利用……六极地合禁断大阵已成,我们无法阻止,只能同样建立大阵抗衡,对方以地为阵,我们便铸造天阵!”

    天意无寻,无形无质,制造的大阵自然也无法可破。

    若在平时,要以天为阵,哪怕隐龙尊主出手,也是太过狂妄。

    但这时不同!

    殇侯可以很明显地感觉到,整个大乾世界的天意,都在支持着自己这方!

    有着这个,便是成阵的本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