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好条小鲤鱼,得了我的九转造化大金丹,倒也颇有福分!”

    忽然间,一个声音响起,令袁洪与妹喜都是浑身一颤,连忙跪下:“掌教大老爷恕罪!”

    清音当中,方元款款而出,火眼金睛一闪。

    在他视线当中,那条赤龙瞬息间飞腾千里,甚至得了这场大造化之后,直接投胎转世,化身成人!

    “老爷,一切都是妹喜的错!还请老爷降罪!”

    妹喜咬咬牙,脸色苍白地跪请道。

    “你也知道自己有错?”

    方元瞥了她一眼,摇摇头:“你失我金丹,按常理……应该废去仙根修为,贬回畜生……”

    这刑罚,听得袁洪都是身体一颤,嘴唇一动,却最终还是说不出口。

    “……姑念你侍奉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先罚入红云洞,每日受火云焚身之苦!以儆效尤!”

    幸好,方元接下来改口。

    “多谢掌教老爷开恩!”

    听到不必被废去修为,变为畜生,妹喜先是大喜,旋即听到红云洞之罚,又是胆颤心惊。

    “至于你……”

    方元瞥了一眼袁洪:“也算有罪,自去黄巾力士那里,领个一百雷鞭吧!”

    “多谢掌教老爷!”

    袁洪半句话都不敢多说,乖乖认罚。

    等到这两者离开之后,方元默然不语,旋即问着:“石生,你觉得本尊如此处置,如何?”

    “师尊上体天心,一言一行便是造化,岂有我等弟子置喙之理?”

    石生连忙拜倒说着:“只是罪魁祸首,终究是那赤龙,石生不才,愿意请缨前去,捉拿那孽龙归案!”

    “此龙得了本尊的金丹,合该有着一场造化,你且等着,数十年后再去收它。”

    方元摇摇头,拒绝了石生的这一提议。

    “造化?”

    小石头显然有些听不懂。

    “大轩之国,已到革故鼎新之时,天下争龙,诸雄并起……甚至……”

    方元笑了笑,不多说了。

    这次,他的诸多弟子,也是卷入其中,不可自拔。

    再加上故意放跑的这条赤龙,人间八成要有得热闹了。

    ……

    轩国国历四十五年,国都。

    在一片哀嚎声中,轩躺在病床上,生命也渐渐走到了尽头。

    哭者,有声有泪谓之哭,有泪无声谓之泣,而有声无泪,则是嚎。

    哪怕轩已经模糊的脑袋,此时也可以听得出周围没一个真心哭泣的,儿子等着上位,侍女与仆役则是为自己的前途迷惘,至于那些实权派,更是自有打算。

    但他已经很累了,累到不想去管这些事。

    他的思绪,已经飞回到当初的部落生活中。

    从一开始的茹毛饮血,挣扎求存,再到后来的成为勇士,受到尊敬与拥戴……

    最令他难忘的,还是获得果实,成为异人的那一刻。

    正是因为掌握了火焰的力量,才令他能整合大河各部,击败巨兽,建立大一统的王国。

    可惜,即使是这种奇异的能力,也不能挽回他的寿命。

    他恨啊!

    恨老天不能再给他五百年!

    恨为何不能有着增长寿命的奇花异果!

    更恨为何不能像那些修仙者一样,青春永驻,获得长生!

    “来人……”

    那种剧烈的恨意,宛若十数条毒蛇一拥而上,啃噬着他的心扉。

    轩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挣扎地说着。

    “父王!”

    一个中年立即靠了过来,眸子里有着期待,还有硬挤出来的眼泪。

    可惜,轩说出的话,却不是他想听的。

    “我死之后……将那个彭,杀掉!不……现在就去杀!”

    轩仿佛夜枭一般笑了起来:“身为国师,负海内之望,连延寿金丹都炼不出来,就是欺君!欺君者死!”

    “诺!”

    哪怕是弥留之际的王者,依旧有着巨大的权柄。

    几个甲士躬身,飞快退了出去。

    看着他们的背影,轩忽然充满了一种快意,指着自己的儿子:“我死之后……传位……传位……”

    他努力地想留下遗言,可惜,之前的命令似乎已经耗费了他太多的心力,哪怕王子急的脸色通红,依旧是没有等到他想要的。

    砰!

    轩闭上眼睛,手指无力地垂下,陷入一片黑暗中。

    国历四十五年秋,轩王薨,长子章继位,国中诸侯不服起兵,天下顿时进入大乱之中。

    外面的喧嚣,与王宫中的某处,却似乎毫无干系。

    “唉……我终究是不是老师啊……”

    彭看着手上精心雕琢成兽形的‘兽炭’,又望着面前一个金色的巨大丹炉,叹息一声。

    他虽然听过太初道人传法,可惜对于炼丹术却不怎么精通,毕竟当初的方元也只是提了几嘴而已。

    要凭借这些,就炼出能令人重返青春,延续寿元的丹药,未免有些异想天开了。

    实际上,在当初制服了两个轩国武士之后,他就起意离开,奈何轩国的动作太快,竟然不等他休息一夜,就用兵包围了部落。

    面对气势汹汹的敌兵,还有当时深不可测的轩,彭只能选择臣服,变成了轩国的客卿,传授仙道之法,并且为轩王开炉炼丹。

    ——毕竟他当时修仙才不过数日,哪怕修炼出了一点点法力,又怎么可能是轩等一众异人的对手?

    因此,只能虚以委蛇。

    ‘不过借助着一国之力,我此时的修为,应该已经超越全盛时期的轩了,只是依旧不能望老师的项背!’

    在太初道人传法之后,不论是人族还是异类,对于方元,完全只有一个印象,那就是高山仰止。

    彭虽然懂得内炼之道,这几十年来乍一看根本没有衰老多少,让轩十分羡慕,甚至索取法门。

    但他聪慧,肯定不会如实供述,而只是给出一些似是而非的东西,没有一个真传弟子,反而将轩活活坑死。

    他故意欺骗轩说,世间修仙,非得有着资质,这种资质千万中无一,因此没有资质的人,根本修炼不出法力。

    用这个说辞,再加上交出的一篇错漏百出的功法,顿时将轩哄得半信半疑,旋即就另辟蹊径,给轩指明另外一条道路——炼丹!

    也就是通过外丹之法,延年益寿。

    实际上,这也是正道,但很可惜的是,彭根本就没有方元的手艺。

    之所以还鼓动轩如此,完全是为了找个金主靠山,能有着源源不断的材料挥霍。

    靠着轩国举国之力提供资源,他的炼丹术倒是突飞猛进,若再开炉,还真有那么一两成把握能炼出灵丹来,但彭怎么会这么做?

    因此,他完全就是靠着自己的寿元,活活地将轩给拖死了。

    “王上有令,立诛彭!”

    这时,外面也传来了杂乱的声响,伴随着奴婢的惊呼,一群甲士冲入丹房,杀气腾腾。

    “算算轩的寿元,也该是这时候了!”

    彭笑了笑,从容不迫地整理着自己的衣冠,迎接出去。

    见到他这个一直被礼为上宾的国师,甲士气势一滞,后退半步,旋即想到这次的命令,又握紧了手上的刀剑。

    “杀!”

    伴随着一个将领的命令,几支羽箭顿时飞出。

    “天地无极,五行借法,去!”

    彭手指一点,几道藤蔓飞出,软鞭一般,抽飞羽箭,甚至没入人群,造成了极大的混乱。

    此时的他,可不是数十年前那个刚刚出道的毛头小子了。修炼数十年,哪怕是仅靠自己的肉身,他也有着把握能够杀出宫门。

    但他毕竟心地不算坏,更不想杀得血流成河。

    当即又一掐法诀,一股大力生出,震动地面,让甲士们纷纷倒地。

    旋即,清鸣当中,一只神骏的仙鹤从半空中落下,双翅展开,有着数丈之长,显然是头异种。

    彭轻轻一跃,整个人宛若鸿毛,飘到了仙鹤背上。

    “啾啾!”

    白鹤展翅,一飞冲天。

    “射!将它射下来!”

    下面的将领气急败坏地喊着,连连催动箭矢。

    奈何彭借来东风,猛吹一通,顿时将下面的士卒吹得七荤八素,箭矢什么的更是成了笑话。

    “十年一觉轩都梦,赢得身前身后名……”

    彭洒然一笑,驾驭白鹤,瞬间化为天际的一颗黑点。

    下方,因为失去轩王的宫廷,立即陷入了大乱当中……

    ……

    昆部落。

    昆邪早已继承了首领的位置,此时的他,虽然已经人到中年,却依旧相貌年轻,丝毫没有衰老之态。

    部落之中,都在传闻他早年遇仙的事迹,以为神异,更增添了许多敬畏。

    此时,轩国之中发生的剧变,就按照隐秘的渠道,飞快到他的案前。

    “轩王已死?彭驾鹤出奔?好!”

    昆邪一击掌:“此乃天助我也,我昆部已有勇士过万,轩国之中,唯一能够令我忌惮的,唯有轩跟彭两人而已,此时轩老死,临死之前还自毁依仗,当真是不智……哈哈……”

    他看得很清楚,如果轩一直对彭礼贤下士的话,这个同门师兄弟碍于面皮,未来恐怕不得不帮上一把,或许就会与自己刀兵相见。

    此时对方自毁长城,逼得彭乘鹤而去,却是主动替他除了一个心腹大患。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昆邪站起身,下定决心:“立即起兵,誓师伐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