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等都下去!”

    遣散所有士卒之后,李如壁望着石生,忽然站起身来,隆重一礼。

    石生坦然受了,又是摇首:“你为何拜我?”

    “昆吾山中,承蒙照顾,感激不尽!”

    李如壁真心实意地说着。

    “嘿嘿……若是如此,我受你这拜,的确并无不可,只是可怜了我那妹喜师姐……”

    石生冷笑道。

    “妹喜姐姐……她怎么了?”

    李如壁面色一暗。

    “哼……你在人间称王称霸,起居八座,好不快活……可妹喜却因为丢了大老爷的九转金丹,被罚入红云洞,日夜受火云煎熬之苦,到现在还没给放出来呢。”石生冷哼道。

    “啊?!”

    李如壁面色大变,握紧拳头,青筋暴起,又颓然坐回椅子:“我以为……她不会有事的……”

    “嘿!你不过一条小小鲤鱼,得了金丹,竟然能有如此造化,可知其何等珍贵,居然还会以为我等失了此宝物,不会受到责罚么?”

    石生冷笑:“纵然是大老爷亲传弟子,只怕也没这个福分呢。”

    “此时……我是心乱如麻啊……”李如壁踱走几圈,忽然道:“你是来捉我回去的么?我心意已定,非得上昆吾山负荆请罪,务必要救得妹喜姐姐出来!”

    “你此时回去,只怕除了多一个囚徒之外,也没什么大用……”

    石生摇摇头。

    到了这一步,他却是主动在为李如壁与妹喜两人考虑了:“师尊一言一行,自有深意,此次让我下山,必然已经算到我会遇到你,又言及天下之争……”

    他看向李如壁,神色郑重:“你是否有意,要称霸天下?”

    “不错,我意欲一统天下,成就王者!”李如壁直接承认。

    “王者,可不够啊……”

    石生摇摇头:“你需要成为一代人皇,造福人间,得无量功德,那时再上昆吾山,或许能以功德抵过,换取妹喜获得自由。”

    “以功抵过?此法大善!”

    李如壁眼睛大亮,很显然也是早就考虑过这个主意。

    旋即,他脸上又有些迟疑地问着:“尊者可曾见过袁洪?”

    “他……应当在轩国大营里吧?”石生感觉有些头疼。

    “不错!他当日见到我之后,简直是气急败坏,最终投了轩国……”李如壁嘴角带着一丝苦笑,对于他而言,这简直是当初昆吾山的延续。

    在山上要被猴子欺负,下了山之后,对方居然依旧不依不饶!

    “袁洪……唉……”

    石生摸了摸头,感觉脑袋都大了一圈。

    ……

    与此同时,轩国大营之内。

    一处营帐中,满室皆春,各类酒肉流水一般的端上,又有柔若无骨的舞姬,踏着乐点翩翩起舞。

    “哈哈……来,再喝!”

    袁洪坐在主位上,左拥右抱,好不快活:“这几日方知这人间之乐,可比昆吾山上要超过不知几许……”

    “呵呵……原来道友出身昆吾山么?不知这一身道法,却是何人所传?”

    金翅大鹏鸟所化的青衫中年作为陪客,笑意盈盈地问着。

    “自然是掌教大老爷!”

    袁洪说完这句,就是心里一凜,只顾喝酒吃菜,不再多说了。

    “袁兄你乃我族大能,小妹敬你一杯!”

    这时,旁边一个狐媚的丽人举杯祝酒,看得袁洪眼睛都直了。

    “愿将军旗开得胜!”

    丽人温柔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这个自然!”

    袁洪呆呆看着这幕,只顾着喝酒,一丝丝酒液就沿着嘴角流下。

    此时酒意上头,不免又开始发着牢骚:“你等放心,我跟那山部之主不共戴天,必会取其首级!”

    在心里,对于那条鲤鱼,更是气得七窍生烟。

    ‘俺身为掌教大老爷的童子,在山上都要小心翼翼地做人,这小鱼儿得了金丹,却有着如此大的造化,着实不公!’

    说实际的,若不是此时李如壁本身修为精深,又有大军与一干能人异士保护,恐怕袁洪早就忍不住而去偷袭了。

    饶是如此,他也是改了原本投靠昆邪的打算,转而投降轩国的怀抱,打着什么主意不问可知。

    ‘那条小鲤鱼,等到破了他的羽翼,猿大爷要亲自剥了它的鳞,抽了它的筋,让它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方可稍稍缓解雷鞭之恨!’

    当初李如壁吞丹逃亡,害的可不止妹喜一人,就连袁洪,也都挨了不少雷鞭呢。

    这个他自然不敢恨自家老爷,只能将怒火集中在李如壁身上。

    殊不知,此时作陪的两个大妖心里,也是宛若浪潮澎湃,不能自已:“昆吾山?莫非那里便是道祖隐居所在?”

    不过,看着袁洪好色无度,得志猖狂的模样,又是缓缓摇头。

    若非还有用得着此妖的时候,以其无礼程度,恐怕早就乱棍打出去了。

    ……

    “鬼仙之道?!”

    昆国军营当中,昆邪一身道袍,正在与几位同道探讨着妖族的变化。

    “的确……此乃神魂不灭之法,修得一点灵识不昧,转世投胎,化身为人!”

    一名修仙者缓缓捋着胡须:“只是此法艰难,即使大妖之中,也未必能有几个可独自修炼至此等境界,因此都是那金翅大鹏亲自出手护法点化……”

    妖族必须是能修行的精怪,但这个世界上,最多的还是愚昧的牲畜。

    金翅大鹏以鬼仙之道,点化其中可堪造就者,重新转世为人,开启灵慧,修炼起来自然一日千里。

    这也是轩国国力日盛,军队超乎寻常的原因。

    “当年我等同听道祖讲道,那金翅大鹏与九尾狐,都是妖族中的不世奇才,能悟出鬼仙之道,却也并不突兀……”

    昆邪若有所思:“我等当中,却以彭资质悟性为第一,幸好此人此时协助李如壁,还是我等阵营。”

    “妖族野心,此时已经是路人皆知,昆邪你身为我等之首,理应拨乱反正,还天地一个朗朗乾坤才是!”

    一个名叫‘离’的修仙者站出来,义正言辞地道。

    他的提议,顿时得到诸人的附和:“妖族鬼仙,不过小道,唯有人道大昌,才是我等真正所愿。”

    为了与妖族区别,他们将自己所修的仙道,称之为‘人仙’,意为人族修炼成仙之道。

    忽然间,一名侍者匆匆跑来,递过一张便签。

    昆邪看了,脸色顿时一变:“石生?昆吾山?”

    “道友,出了何事?”

    几名同道纷纷问着。

    “此乃大喜之事,山部新得了一位异人,名为石生,来自昆吾山……”昆邪犹豫了下,还是将实情说了出来:“其山主,却是疑似太初道人!”

    “什么?是老师?”

    几名修道者大喜:“那我等当亲自去拜见才是!”

    “一切,等这战打完再说!”

    昆邪却是有些烦躁地挥挥手,五年前的阴影似乎又浮现了出来。

    那遮天蔽日的黑影,一口吞下万余大军的神通,仿佛恶梦一般,不断缠绕着他。

    即使他搜罗了当年的修仙者师弟们前来,也只是略微增加了一点信心而已。

    并且,还有一个情报他没有说出口。

    ‘来自昆吾山的修者,不止一位!还有一位,极有可能在轩国阵营中么?’

    虽然心头有些惴惴,但此时却无可奈何,退一步便是万丈深渊!饶是昆邪,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了。

    ……

    次日。

    擂鼓阵阵,声音惊天动地。

    数万大军汇聚,分为三个营盘,在平原上摆开阵势。

    “今日一战,将决定未来天下归属,更是我妖族的生死存亡之关键……”

    金翅大鹏鸟所化的中年人叹息一声,看向对面的大军:“必要时候,我会再次动用天赋神通!”

    “万万不可!”

    旁边的丽人连忙阻止道:“你上次已经伤了根基,到现在还未完全复原,若是再来一次,恐怕……”

    “为了我族的千秋大业,区区一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

    大鹏洒然一笑,望着战场。

    此时,三家士卒已经开始了短暂的交锋。

    但见轩国大军虽然人多势众,面对少而精的昆国与山部大军,竟然呈现出相持之势。

    “果然……昆邪身上有着大运数,或许便是下一任的王者!”

    大鹏化身的中年儒生见到这一幕,立即叹息一声,面前仿佛出现了无形的阶梯,让他一步步走上天空。

    “是他!”

    点将台上,昆邪神色一凜:“诸位道友准备!”

    在大战一触即发之际,袁洪也发现了石生,不由气得面色涨红,来到山部之前,大声传音:“石生,你非要与我为难不成?难道你不知道,这个李如壁,就是当初逃掉的那条孽龙?”

    “这个……我下山之时,大老爷只命我选择明主辅佐……”

    石生挠了挠脑袋,用憨厚的声音说着。

    同时,心里更是大凜,掌教老爷的那句‘各为其主’,莫非早就已经看出了他的选择?

    “啊啊……气煞我也!”

    吃了这么一个不大不小的软钉子,袁洪登时气得三尸神暴跳:“石生……你我情分,今日便恩断义绝,战场上相见,休怪我不讲昔日情面!”

    :

    看书就搜“书旗吧”,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