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逍遥梦路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六十四章 状告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哦,这么说起来的话,你们的确是故意谋杀我的了?”

    就在玛兹与里克商议的同时,一个声音却是骤然在他们周围响起,那熟悉的音调,令他们立即跳了起来:“卢恩?!见鬼!”

    他们可是一直盯着身后的,对方什么时候跑到了这么近的距离来?

    “我很痛心……毕竟,你们曾经是我的朋友……”方元不疾不徐地道:“如今却想谋杀我,难道你们不知道,按照公国的法律,谋杀一个自由民,会付出怎样的代价么?你们被会被送上绞刑架的!”

    “不!”

    里克双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这一切都是玛兹的主意!”

    “站起来,你这个蠢货!”玛兹却是眼珠通红,冒出凶光,忽然抽出一柄匕首:“到了现在,只有送他去冥界,否则我们都要进监狱!”

    他一个疾冲,手里的匕首仿佛毒蛇吐信一般刺出,虽然没有经过专业的刺杀训练,这一手却是又准又狠,也不知道私下练习过多少次了。

    当初,在丛林里给卢恩背刺的人,也是他!

    啪!

    但这一次,却是出现了意外。

    剧痛传来,玛兹蓦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腕被一股大力钳制住,匕首直接掉落在地。

    “很不错的决心呢,可惜……”

    方元叹息一声,手腕微微用力。

    咔嚓!

    刺耳的骨裂声传来。

    旋即,玛兹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痛得几乎昏死过去。

    “里克……”

    做完这一切之后,方元转过头,看着另外一个几乎被吓傻的小伙伴:“想像他一样么?”

    “不!”

    里克顿时一个激灵,浑身颤抖地摇头。

    “很好……那就将所有的经过都告诉我!”

    方元瞥了瞥周围。

    即使卢恩的小木屋在镇子的边缘,但这种种情况,还是很容易被外人看到,必须速战速决了。

    “是因为一份遗产,来自肖申克领的乔拉骑士!”里克看着地上的匕首,咽了口唾沫,飞快地说着:“乔拉骑士一家死于瘟疫,而其它的顺位继承人也相继遭遇了不幸,因此轮到了你!真的……很快你就会收到遗产文件,所以玛兹催着我动手!”

    “一位骑士的遗产?”

    方元摸了摸下巴。

    斗士是超凡职业,而骑士却是贵族!

    他们相当于封君的高级武士,在战时需要自备盔甲坐骑、乃至扈从追随封君作战,而作为回报,往往有着一个庄园作为封地,如果封君不能赐予采邑的话,就必须支付丰厚的年金补偿。

    一般来说,骑士都有着自己的庄园,在这个时候,大多数的庄园都能自给自足,甚至生产橄榄油与葡萄酒,向外销售牟利。

    更不用说,一旦成为骑士,所代表的就是迈入了统治阶层,哪怕只是最低等级,身份地位也立即有了转变。

    在这个时候,如此诱惑,的确能够令很多人不顾危险,阴谋百出。

    “我有着继承骑士的资格?”

    方元摇摇头,感觉有些啼笑皆非,忽然间,脸色又有些凝重。

    卢恩的父母没有留给他什么遗产,但一个自由民的身份,就是这时代许多平民可望而不可及的。

    ‘更不用说……这个卢恩的母亲,好像是有一些贵族血统,虽然很稀薄就是了……’

    即使是男爵伯爵,也不能无限地分封自己手里的领地,因此,那些庶子们,必须自己寻找生计,为其它贵族做管家,或者成为骑士扈从,都是有着可能,庶女之类更不必说。

    在此种大环境下,一个骑士的血脉流传到自由民家庭中,也不是没有可能。

    “只是……”

    方元摇摇头:“这种关系已经很稀薄了,隔着三代呢……居然还会落到我头上,前面到底死了多少个倒霉蛋?”

    他估计以自己的血脉,能排个第八第九顺位都要庆幸了。

    但是现在,居然天降大礼包,还是砸在他头上,那也就是说,前面的其它顺位继承人,已经全部死光了?

    “这里面的水,简直深不可测啊!”

    方元感觉到一股寒意,旋即继续逼问。

    这个里克不如玛兹,立即全部交待了,大意就是排在方元身后的那位继承人,为了获得骑士爵位,出了大价钱,收买他的性命!

    ‘一个我避之唯恐不及的位置,居然还有傻瓜眼巴巴地想要坐上去……当然,也有可能他就是幕后真凶,但这个可能性就太小了……’

    要是对方真有着这种暗中的能量,无论在哪里给自己活动到一个骑士领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根本不必如此大动干戈。

    “麻烦要来了……”

    方元淡淡叹息着一句,却没有真的怎么害怕。

    他的性格,一向是既来之,则安之。

    更何况,那个乔拉骑士的事迹,也很是引起了他的一点兴趣。

    “不过,在那之前,先要处理这两个麻烦!”

    方元想了想,押着玛兹与里克两个人,来到镇子上,找到了之前的镇长。

    “啊,是卢恩啊,你们怎么来了?”

    这个镇长名叫米修勒,见到方元三人到来,特别是玛兹的惨状以及那柄匕首,浑浊的眼眸中闪过一缕诧异。

    “我要状告这两人,谋害一位骑士的继承人!”

    方元立即大声说着。

    “谋害贵族?那位受害者在哪里?”

    米修勒立即跳了起来,这又跟自由民的性质不一样了。

    “受害者就是我!”

    方元指了指自己。

    虽然没有收到文件,但梦师能明辨真假,他自然知道这两人没有说谎话。

    此时先借着虎皮,也没有什么。

    “你……骑士继承人?”

    米修勒感觉脑袋有些发懵。

    毕竟,卢恩与玛兹、里克三个,原本还是不错的好友,此时押着两人过来,状告谋杀,已经很令人诧异了。

    而卢恩更是自称骑士继承人,这就更加令人惊讶。

    “不错,我将继承肖申克领的乔拉庄园!”

    方元言之凿凿地道,听起来却是很有些大言不惭:“而这两人,在森林里面,竟然企图谋杀我,就在刚才,他们又进行了一次卑劣的阴谋!妄图第二次刺杀我!”

    “……我明白了,卫兵!”

    米修勒看着匕首,叫来两个民兵,先将玛兹与里克带了下去:“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起谋杀自由民的案件,我会继续调查的,还有你,卢恩,事情的真假我会去确认,在案件定论之前,你不能离开蓝月镇!”

    “这个当然!”

    方元一口答应下来。

    虽然知道从现在开始,八成也会有着民兵监视自己,但根本无所谓。

    他的本意,就是将这两个人甩给镇上处理,再借助着镇公所的渠道,帮自己打探一下乔拉骑士遗产的真假罢了。

    反正消息传开之后,那个幕后黑手还敢继续他的阴谋么?

    方元对此可是很期待的。

    当然,如果到了最后,发现所有的事情都是一场乌龙,那也没什么好说的,直接拍拍屁股走人就是了。

    毕竟,他又不是真正的卢恩,对于这个身份更没有什么归属感。

    更妙的是,卢恩的亲朋好友都凋零得差不多了,堪称无牵无挂,随时都可以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一个骑士……呵呵……”

    回到自己的木屋之后,方元盘膝而坐,嘴角就露出冷笑:“原本还不想惹着麻烦……孰料却是错综复杂,接踵而至……莫非这也是世界潜意识的反击?”

    “劫难既来,一味躲避只是下策,应当主动应劫,才能寻找消解之法。看来……那个骑士之位,我是应当争一争了。”

    ……

    这一夜,注定有许多人不能安寝。

    镇公所中。

    米修勒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在油灯之下看着公文,良久之后又取下来,揉了揉眉心。

    实际上,玛兹与里克都不是什么厉害角色,甚至不用上刑,吓一吓就招供了一切。

    事情的来龙去脉,已经非常清楚。

    甚至,就连乔拉骑士的事情,他都有所耳闻,知道对方不幸的遭遇。

    因此,这两人的确可以说是证据确凿,一个谋杀贵族的罪名,绝对可以将他们送上绞刑架了。

    但事情怎么可能有着那么简单?

    看着这供词,米修勒简直恨不得直接将他们宰了更好。

    “这一切的主使,竟然是商人欧文?他可是男爵大人的亲密朋友啊……莫非这一切事情,在后面还有着男爵大人的意志么?”

    正是出于这个考虑,米修勒才迟迟下不了决心。

    甚至,巴不得自己远离这滩浑水,越远越好!

    “镇长,托雷洛牧师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仆人敲门,带来了另外一个不速之客的消息。

    “天呐……难道他连一个晚上的时间都不愿意等么?”

    米修勒哀叹着,旋即还是让人将托雷洛请到了大厅,脸上挂着虚假的笑容:“牧师大人,您来的正好,有关你的报酬,我已经命人准备……”

    “实际上……我并非为了报酬而来!”

    托雷洛的嘴边挂着一丝微笑:“倒是镇长大人你,仿佛遇到了什么麻烦?不知道能不能为您效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