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问心斋。

    “抱歉……我们老板真的不在!通窍香也没有存货了……”

    丁秋语与赵丽红都在,陪着笑脸,将最后一个客人送走,看着对方执意留下的‘订金’,都是苦笑。

    “乖乖……这一叠怕不是有着好几万吧!”

    丁秋语数了数,有些咋舌:“老板弟弟真是个能人,随手做的这通窍香,居然都这么好卖,我看就连卖古董的都没这么赚吧?”

    “是啊!”

    赵丽红也是青春洋溢的大学生,此时就促狭地笑道:“如果傍上了这个老板弟弟,一辈子就不用愁了……丁姐你可要努力啊!”

    “作死呢,丫头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情况……”

    丁秋语翻了个白眼:“不过陈博最近也变得奇奇怪怪,老说什么要突破化境,人都快魔怔了……上次也问我要通窍香,准备出钱买一批呢!”

    “最近奇怪的事,多着呢!”

    赵丽红的面色忽然变得很神秘:“我们学校后面那条路,就有人传闻,说见到了鬼!”

    “还有,西二街那一大片,说是火灾,但有人信誓旦旦地说看到了火德星君爷爷了呢……”

    “除此之外,城西的老槐树,还有城东龙王井,都有人看到异样……不行不行,这世道变了,我看还是去青凤山上的将军庙,求个灵符来避避邪吧!”

    ……

    赵丽红煞有介事地掰着指头。

    “赵大小姐,拜托……你可是新时代的大学生,怎么满脑子封建糟粕?”

    丁秋语翻了翻白眼,又有些疑惑:“咦?青凤山上将军庙,这名号好耳熟啊……”

    “最近传出来的,据说原本只是座普通祠庙,来了一个老道长,可神了!能看手相,断祸福,求子送子呢!”

    “咳咳……”

    丁秋语更无语了:“求子?这似乎是送子观音的业务,跟将军庙一听就不搭界吧?”

    “管他搭界不搭界,灵验就行……你想想看,老板被带走这么久,音讯全无,我们也去求求,保他个平安嘛!万一老板真遭到什么不测,也好给他多烧点纸钱……”

    赵丽红见到丁秋语意动,顿时鼓起三寸不烂之舌,奋力劝说道。

    “也是……改天我们一起去,听说青凤山的景色不错!”

    丁秋语果然有些意动了。

    “咳咳……我还没死呢,烧什么纸钱?”

    方元踏步进店里,脸上黑得如同锅底。

    刚刚返回京城,就听到这些对话,令他心里十分郁闷。

    “老板弟弟,你没事啊,太好了!”

    丁秋语上前,似是想拉着方元好好看看,忽然就见到叶英姿与赵大牛门神一般杵着,又有些警惕:“这两位是……”

    “我的保镖!”

    方元挠了挠头:“赵大牛,叶英姿!”

    “哇!老板你真的发达了,还跟电视里一样,有了保镖诶……”

    赵丽红双眼放光,对于叶英姿没有多少注意,却对赵大牛很有兴趣,眼睛来回打量。

    ‘如果我说这些只是明面上的,暗地里还藏了八个,你们不知道会是啥表情……’

    方元心里腹诽着,又有些好奇:“怎么你们两个都在?”

    “哦,是因为最近店里生意太好,都是被那个通窍香吸引来的!”

    丁秋语拿出账册:“老板你寄存的货,已经全部卖出去了,刚才还有一个老板,直接报价一千块一两,留了好几万的订金呢!”

    “嗯,辛苦你们了,这些你们分了当花红吧!”

    方元无所谓地道。

    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人,真是淳朴啊。

    换成他前世,老板消失几个月,又守着这么大一堆钱,当真做出什么都毫不稀奇的。

    当然,这两个女人,或许也要庆幸自己没有动什么歪念头。

    否则,不说方元,就是叶英姿后面所代表的力量,就足以让她们好好喝一壶了。

    ‘应当是一些修炼中人,发现了通窍香的作用么……’

    方元有了些想法。

    只是得到了国家助力的他,对于这些人,已经不怎么看得上了。

    “以后,我们的通窍香就不卖了,订金也不要收,至于已经收的这几个,算他们走运,我等会让人拿货过来!”

    方元又看了下店里,发现一切运转良好,十分满意地离开了。

    途中,叶英姿离开了下,片刻后就回来:“方元少校,我们围绕着你的问心斋,发现了间谍活动的踪迹,可以确定,之前购买那批通窍香的顾客,有一半都是各国情报人员……还有一半则是附近的修炼者,社会关系十分复杂!”

    “我知道,所以,只有这一次了!”

    方元回到自己租下的小院,让赵大牛将成熟的药材一起收割了,再送几包药粉到问心斋去,这才准备挨个地拜访朋友,将原本的人情给一一还了。

    贺天鸣那里自然是首站,对于他的去向,贺老师隐隐知晓,这时就满口祝福之语,十分欣慰。

    而知道神童班里的其他人各有机遇之后,方元也就不再管,直接告辞出来,来到田教授家。

    不得不说,论在大学时期的帮助,哪怕贺天鸣都比不上此人。

    田家离西京大学不远,独门独户,有着一个不错的四合院。

    方元之前来过一次,这次自然轻车熟路。

    照例,还是叶英姿上前敲门。

    “谁啊?”

    一个老婆婆探出头来。

    “是我!”

    方元上前两步:“我来看看田教授!”

    “是小方啊!”

    田教授的爱人一见方元,脸上勉强挤出笑容:“你来得不巧,我家老伴在医院里,唉……要不是你来,我也马上要出门了。”

    “嗯,出了什么事?”

    方元眉头一皱。

    “唉……我那可怜的孙女啊……”

    老太太一听这个,眼珠就红了,开始泣不成声。

    方元使了个眼色,叶英姿立即上前,将老太太扶进屋里。

    “是田嫒出事了啊!”

    方元略微闭目,眼前就似浮现出一个充满活力的少女身影。

    对方比他还大两岁,此时已经读到大学,乃是田教授一家的掌上明珠。

    当然,那老头还恬不知耻地给自己拉过红线,只是被义正言辞地拒绝了。

    “在哪家医院,我去看看!”

    现在对方出事,方元当然不能坐视不理,直接打听到位置,来到医院中。

    “田教授!”

    “方元!”

    病房之内,方元就见到了田教授一家。

    田教授本来精神不错,此时形销骨立,整个人就仿佛老了十岁一般,见到方元,却是眼睛一亮:“你快来给我孙女看看!”

    “田老啊……”

    旁边,两个医生似是无奈地劝着:“令孙女是精神方面出了问题,她的各项生理指标,都十分正常啊!”

    “徐医生!”

    这时候,另外一个女医生看着方元,似乎认出了什么,在他身边耳语几句。

    这徐医生顿时诧异地望了方元一眼,不再动作。

    “精神方面的问题?”

    方元上前,翻开床上田嫒的眼皮,看了看瞳孔:“嗯……的确,似是离魂症啊!什么时候开始的!”

    “三天前,从青凤山上旅游回来之后,就这样了!”

    田教授勉强挤出笑意:“之前发病得急,若不是我还有你半手十三神针的功夫,恐怕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又是青凤山!”

    方元瞥了一眼,叶英姿立即出去,收集着资料。

    “我来试试吧!”

    方元捻起一根银针,刺入田嫒的太阳穴。

    “咳咳……方医生,虽然你创立的新中医学,令我很是敬佩,但……”

    旁边的徐医生咳嗽了下,正要说话,突然间,眼睛就瞪大了。

    病床之上,原本昏迷不醒的田嫒,一下睁开了眼睛,看着四周,神色有些茫然:“这是……哪里?”

    “我……去!这不科学!”

    徐医生已经接近语无伦次了:“不可能……”

    他费尽心思,所有检查都做了,却束手无策的疑难杂症,居然一根针就解决了?

    这简直是对于他世界观的颠覆!

    “孙女啊!”

    “女儿!”

    田教授一家人泣不成声,对方元感谢连连。

    方元却是推谢着出来,脸上带着冷笑:“有什么发现?”

    “有!”

    叶英姿立即压低声音:“青凤山上的将军庙,是建国之前的建筑,曾经被捣毁过一次,后来又重建,现任的道士名叫马坤元,并未进行登记……之前一直平常,不过年关之后,就传出神异,很是灵验……”

    “此外,我们查了京城里的医院,发现跟田嫒一样病情的少女,还有六位,都有曾经到青凤山落脚的记录……”

    “嘿嘿……”

    方元神色幽然,此时就冷笑:“当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跑出来了!”

    ……

    青凤山,将军庙内。

    这庙宇不大,却颇有古意,前面供奉着一个狰狞的神将,就是青凤将军了。

    此时,后宅。

    密室之中,一个道士盘坐持印,望着前面的七杆小幡,脸上就带着喜色:“祖师庇佑,老道成道有望了!只要练成这玄阴七煞旗……老道道功,当可再进一重!嗯?谁敢破我术法?”

    他面色一变,密室内阴风乍起。

    只听蓬的一声,原本阵中的一杆黑旗,顿时一下炸裂,无风自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