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作为一个小村村长,骑士麾下能有多少实力呢?

    方元略微估算了下,乔拉骑士的手下或许有着一百户农奴与平民,这已经很不少了。

    若是竭泽而渔,大概可以抽调出一百名成年男性作战,当然,地点不能出采邑的一日路程,毕竟这些都是壮劳力,一旦远离生产活动,来年领地必然会遇到饥荒。

    “因此……能常备的兵源,最多只有二十人,按照五户抽一丁的原则,方能不太损害民力……”

    “而作为上级封君的封臣,骑士每年都有自备马匹、装备、扈从,为上级领主无偿作战30天的义务,超过这个天数会有补偿,没有超过就只能自己搜集战利品了……而乔拉骑士的义务中就明确规定,民兵扈从不能少于十五个……”

    虽然还没有正式继承,但方元无疑已经将整个骑士领当成了自己的东西。

    毕竟,在此时的制度之下,即使是乔拉骑士上一级的封君,也无权收回册封出去的领地,甚至由于封君过多的索取,致使封臣叛乱,也是常有之事。

    “不过……据说乔拉骑士一家,死于瘟疫?”

    方元看了看周围,一派和谐的田园风光,丝毫没有什么哀鸿遍野的迹象:“只针对一家人的恶疾么?有趣!”

    想到这里,他随便拦下一个路过的农夫:“带我去乔拉骑士的别墅!”

    领主在自己的采邑上有着财政、军事等等的大权,哪怕修建王宫都没有人来管。

    当然,出于财力问题,即使是男爵,也很难有着自己的城堡,骑士更是大多只能住在别墅里了。

    而反过来,一座继承了数百年的城堡,就是一处地标,贵族荣耀的来源,还代表着安全。

    毕竟,这个时代的城堡,除了炫耀武力与财力之外,最重要的功能就是防御了,或者说,防御才是主要的功能。

    “你是……”

    被叫住的人看起来似乎有着三四十岁,灰头土脸,套着一件麻袋般的衣服,身上倒是有些肌肉。

    不过方元清楚,那并非吃饱喝足锻炼而来,而是长期重体力活压迫所致,往往代表着消耗了日后的寿命。

    实际上,这个人应该才二十多岁,却已经有了几分未老先衰的趋势。

    这时抬起头,饱经沧桑的脸上就带着疑惑,又带着一点敬畏。

    毕竟,能骑着马,佩戴武器的男人,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农民能得罪起的。

    “我是卢恩,乔拉骑士的继承人!”

    方元宣告一般地说着。

    “原来是领主大人!我叫做威利!”

    威利连忙躬身行礼,是那种脱帽的架势,可惜他头上并没有帽子,反而乱蓬蓬的像个鸡窝,很是有些不伦不类。

    并且,方元更是敏锐地从他眼底,发现了一抹惊惧与怜悯。

    ‘觉得我会跟之前那些倒霉蛋继承人一样,没几天就死于各种各样的意外么?’

    他心里默默想着,随即甩了几枚铜子过去:“我是个慷慨的人,这是你的报酬!”

    “啊……这怎么可以?!”

    威利连忙说着,双手却是不自觉地将钱币攥紧。

    这点钱完全可以买上一条黑面包,让家里几个小子饱饱吃上一顿了,唉……可怜最小的克里尔从生下来就没吃饱过,还经常跟姐姐抢食。

    由于有着小费打赏,威利顿时爆发出难以言喻的热情,一面带路,一面为方元介绍着原领主乔拉以及几位继承人的事迹:

    “乔拉骑士是一个好人啊,夫人也十分和蔼,有时候还会给领民赠送面包……却不幸一家都死于疾病……幸亏有着牧师到来,及时控制住了源头,才没有扩散开来……”

    “等到骑士大人去后,马文斯少爷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可惜在来的路上就被马摔下,跌断了脖子……”

    “与马文斯想比,恩格尔就差多了,脾气暴躁得很,甚至还有倒霉蛋被他抽了一鞭子,只是他在骑士大人的别墅住了一晚后,就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变成了疯子,没有多久就把自己淹死了……”

    “从那时候开始,所有继承人都接二连三地出事,大家都传闻别墅里面萦绕着乔拉骑士的诅咒,他不甘看到外人继承他的家业呢……”

    ……

    虽然这个时代的农奴在领主面前都有着天然的敬畏。但此时,在金钱与一点点暗示的作用下,威利却是仿佛与方元十分熟悉一般,变成了大嘴巴。

    直到看到那一幢两层别墅的时候,他才仿佛一下想起自己的身份,连忙摆手道:

    “哦!抱歉,大人,我不是在说您!……所谓的诅咒……根本只是谣传!谣传啊!”

    “呵呵!”

    方元笑了笑,也没有去管这个快被自己吓死的威利,上前敲了敲门。

    作为骑士的住所,这幢别墅面积很大,红木大门显得非常结实,窗户很大,紫色的窗帘拉开,让阳光尽情洒落,采光十分不错,很合方元的胃口。

    ‘无论怎么样,总比城堡强多了……’

    作为防御工事的城堡,很多情况下都能摧毁少年少女的梦想。

    狭小的窗户,阴冷湿暗的环境才是其中主流,在里面待久了,铁定会染上风湿之类的疾病——当然,超凡者的体魄例外。

    相比较而言,骑士们的别墅却很是下了一番功夫——用大理石铺就的地板,后面还有一个小花园,隐约可见喷泉、雕像、以及剪裁过的植被,一些花卉盛开,散发出醉人的香气。

    方元见到这里,立即就决定,日后即使有了足够的资金,也不会去建一座石头棺材将自己埋进去。

    就在他遐想着的时候,精雕细琢的大门从里面打开,现出一个戴着假发的中年管家,浑浊的眼睛里面有些疑惑:“您是……”

    “我是来自蓝月镇的卢恩,这是我的身份证明,还有其它文件!”

    方元将包裹里的继承文件递了过去:“我将继承乔拉骑士的遗产!”

    “原来是卢恩少爷,我是乔拉大人的管家——马赛,已经等待你好几天了,请进来吧!”

    马赛管家立即让开道路,略微欠身,将方元迎进别墅。

    别墅里面的光线还算不错,到处都有着铜质的烛台,墙壁上与拐角处还有着大理石雕塑与油画装饰,显得十分有贵族范儿。

    “少爷远来辛苦,请先休息一下,我去让仆人准备晚餐!”

    马赛彬彬有礼地说着。

    “这些事情先不急!”

    方元来到客厅,在裹着厚厚一层布,类似沙发的椅子上坐下,摆了摆手:“首先我们还是来确定一下,我的继承权合不合法,以及真正继承爵士的话,需要什么手续……”

    “可以!”马赛略微有些惊讶,旋即还是捧上一壶红茶,为方元倒满,以一种缓慢的语气说着:“在雷蒙少爷死后,您已经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只要您不声明放弃,继承权无可动摇,只是在老爷的遗嘱中,您还必须完成一个条件,才能完整地继承这些遗产!”

    “什么条件?贵族试炼么?”

    方元抿了一口红茶,十指交叉,饶有兴趣地问着。

    “不不!只是很简单的一个要求,爵士大人需要您,在这个别墅的书房中,住上一晚!”

    马赛以平静的声音回复。

    “在书房里,住上一晚?”

    方元顿时联想到了之前向导威利口中的那个倒霉蛋恩格尔,似乎就是因为住了一晚,精神出现了问题?

    “可以!”

    但对于他而言,这个自然不算什么,当即点头应诺。

    “既然如此,我立即去请几位公证人过来!”马赛仿佛长出口气的样子,欠了欠身出去。

    “难道这个别墅里面,真的有着什么恶灵么?”

    此种表现,令方元略微狐疑,神元散开,嘴角顿时就带起一丝微笑。

    ……

    别墅内的晚餐很不错,有烤得外焦里嫩的小羊排,各种蔬菜沙拉,以及白面包与果浆,饮料则有葡萄酒,餐具都是银光闪闪的银器,显得十分奢华。

    值得一提的是,方元并非一个人用餐,跟他一起的,还有几位指定的‘公证人’!

    其中既有着乔拉骑士的上级封君,那位肖申克男爵派来的使者,也有本地的头面人物,以及一位死神教会的主教。

    更加令方元惊讶的是,他们仿佛就住在附近,马赛出去一趟,立即就将他们带了回来。

    “感谢你的款待!”

    吃饱喝足之后,那位赫斯的主教丹尼尔率先开口:“祝愿你能成功!”

    “多谢!”

    几个人举着酒杯,一饮而尽,因为是第一次见面,忌讳交浅言深,方元也没有多说什么。

    只是感觉这个主教望着自己的目光,似乎带着点深意。

    ……

    “晚安,卢恩少爷!”

    晚餐之后,方元就被带到乔拉骑士的书房。

    旋即,马赛指挥着仆役,将被褥之类的放下,退出书房,礼貌地关上了门。

    透过窗户,方元看到那些仆人正在离开别墅,显然另有住所,不由更加惊讶:“看起来,这个别墅里面,果然有点水深啊!”